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女人头 > 详细内容

女人头

作者:不着调先生﹌  阅读:158 次  点赞:3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贵月这段期间, ;鬼 ;字成了禁忌,能不提就尽量不提,毕竟鬼门开了,被鬼缠住了可就不好了。
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我们月刊的白烂总编辑。我在一家专门刊登灵异事件的月刊杂志社工作,而我的工作就是给鬼话连篇的专栏写文章。因为鬼月快到了,于是我跟总编提出鬼月停笔的要求。
哪知总编不但不同意,还坚决地下达了命令: ;下期的月刊你一定要写出一篇恐怖绝顶的文章,越恐怖越好!最好是让读者们看了都不敢上班上学!月刊发行当天最好让我看到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最好政府看到月刊后也会发布‘鬼月期间全国停止上班上课’的消息 ; ;
嗯,看得出来他有一点儿轻微的妄想症。
;但是鬼月写这种题材,我只怕 ; ;我还想提出一些意见,但被总编很果断地驳回了: ;有什么好怕的?鬼月就是我们的天下了你知不知道?学生们会开始热衷于‘鬼’这个话题,我们就要满足他们的需求,知道吗? ;
眼看没办法改变总编的心意,我只能闷着头说: ;哦,我知道了。 ;
总编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地说: ;期限是一个礼拜,在鬼月时准时发行,没问题吧? ;
;我写文,你放心。 ;我说。
;鬼 ; ;Word文档中打了这样一个字,标题也是这个字。二十分钟之内,我只打了这样一个字,而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内,我枕着双手盯着屏幕上的这个字边看边思索着。
其实看久了,会发现这其实不过是由几个笔划构成的中文字,没什么大不了。真正重要的是这个字所隐藏的意思。
似乎很多中国字都是这样,看久了,就会觉得它不过是一个笔划复杂的怪图案,没其他葸思。
电脑桌旁的窗户突然发出了啪哒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敲了一下窗户。我整个人从思考中惊醒回来,警觉地看着窗户一团球状黑嘛嘛的东西从窗户外面闪了过去。
;靠! ;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那是小偷?这里可是三楼啊!
我来到窗前,心惊胆颤地往外面望了望。意料之中,没有东西。通常鬼故事写多了对这些情节都很熟悉。
大概是不知道哪个小孩在楼下丢球丢到我这里未了 ;真是白痴。
;唉 ; ;我又重新坐到椅子上,看着那个字,尽量不把刚才的事跟这个字联想在一起。但刚刚发生的事让我有了某种联想。
我删掉那个字,把Word文档的标题给改了。
;《女人头》 ;你这篇故事还算不错,虽然有些地方比较老套,‘一队学生去露营,遭到含怨的女人头攻击撕咬…’唔 ; ;总编拉动着Word的卷轴,又把整篇文大略看了一遍后,边摸自己的头边说道, ;女人头 ;这故事光看标题就有点儿毛毛的感觉。 ;
我微微笑了,这是昨天那个从窗户外闪过的黑色球状物体给我的灵感 ;不过那乐西到底是什么?该不会真的是人头吧?
这么一想,我又失神了,直到总编哭然开口: ;喂,你恍神啦?你挑最后一天才给我该不会是怕我要你重写吧?放心吧,我知道鬼月你也有点儿避讳,就用这篇,不用改了。 ;
;晤,谢谢总编。 ;我点头道谢,虽然刚刚他说什么我都没听清楚。
那天那团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马上会想到人头?这些问题征我脑海里不断打转。
手机如炸雷般响起,我打开浴室的门看了一眼放在床上的手机,心想等一下洗完澡再回拨,但打来的人却犹如催命般地一直打,自动转语音信箱后下一秒又重新打来。我忍不住了,用毛巾简单把身体擦干后走出浴室拿起了手机,看到是总编打来的,我不敢抱怨,马上接起来, ;总编,对不起,我刚刚在洗澡 ; ;
总编没理会我说什么,自顾自地说: ;我问你 ;昨天那篇文的灵感是怎么来的?是什么? ;我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出来了,总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地说: ;你知道吗?我也看到了。 ;
;看看到了?你看到什么了? ;
;人头!女人头! ;总编听起来很害怕,我在电话这头就可以听到他大声的喘息声,他说, ;昨天我把你给我的文章传到电脑里,一打开的时候,就听到窗户那儿传来了怪声,我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颗女人头贴在窗户上面盯着我看。我吓傻了,那颗女人头诡异地朝我笑了笑,就从旁边飘走了。 ;
;嗯 ;总编,会不会是你看错了,那可能只是一个从你家窗外经过的女人 ; ;我说。
;我家在十三楼。 ;总编一字一字地说,让我顿时说不出半个字来。
;你老实说,当你那天看到那团黑影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它像人头? ;
我把回忆拉回到那一天,仍然只记得看到一团模糊的黑影,无法确定。我便回答: ;我不知道,我看得不是很清楚。 ;
总编嘿嘿地冷笑了几声,说:
;没关系,要是这女人头是鬼,那老子就要让这贱女人尝到吓老子的下场
突然,从总编那边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声响。
啪哒。(:http://www.bh88.net/转载请保留!)
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颤抖着声音问: ;刚刚 ;你那里是不是有 ; ;
;嗯,就在我后面 ; ;总编的声音也抖得严重走音,但他没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用凄厉的惨叫声代替了回答,叫声之大几乎震痛我的耳膜。我大声问道: ;总编?你怎么了? ;
叫声只持续了一下,那边突然安静了,几秒后传来了几声粗厚的喘息声,然后电话便挂断了。
靠!出事了!
我马上回拨了过去,却迟迟没有人接起来。我马上开车十万火急地赶往总编的家。
当我到达时,总编所住的社区公寓已经呆了几个警察了。原来,总编当时的叫声吸引了他的老婆,当他老婆进房看到他的样子时,也跟着爆出一声尖叫,然后腿软着勉强报了警。
警察告诉我,总编的脖子被咬下一大块肉,他痛到昏迷不醒,所幸没有生命危险。
;他那个时候在跟你讲电话? ;警察问我。
;嗯,我们在谈稿件的事,然后他就好像遭到什么东西攻击一样发出惨叫 ;我很担心,所以就过来了。 ;我没讲实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总编是被那颗女人头给咬的。但我还是问警察: ;知道他是被什么东西咬的吗? ;
警察回答: ;不,我们还要调查,并且等他醒来。 ;
回到车上,我拿起放在杯座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想冷静下来。为什么总编被攻击?那颖女人头到底想做什么?
TMD,就说鬼月不要写这种东西他就是不听 ;我突然全身一震,因为一个蛮常见的情节上演了。
那就是我从后视镜中看到那颗女人头就坐在后座上,嘴巴边还流着血,大概是刚刚咬总编时留下的。我们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碰在一起,谁也没有移开的意思。我是被吓到没法移开,那颗女人头似乎觉得这样很有趣,看了好一阵后她才发出声音 ;嗨! ;
;嗯,你好。 ;我愣愣地回答。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咬你。 ;那女人头的声音其实蛮好听的。
;那 ;你为什么要咬他? ;
;我本来只是去逛逛,不过因为他骂我,我一时不爽就咬下去了,你应该也听到了。 ;
;啊 ;我的确听到了。 ;我回答得很无力。
女人头说: ;你害怕了? ;
;嗯。 ;混蛋,一个人类跟一个嘴边沾满鲜血的人头聊天,谁不怕?
;你不用怕啊,我跟你讲,真正想害人的鬼一开始就会直接下手了,不会像恐怖电影似的在那里东晃西晃、上爬下爬地浪费时间。一样的道理,如果想害你的话,我早就下手了。 ;
;那你想干什么? ;我还是好怕啊。
;不干什么,当天我会出现在你窗户边只是去看看你的文章写得怎么样了。 ;
;啊? ;她的回答让我头上堆满问号。
那颗女人头突然怦地一下跳到前座,笑嘻嘻地说: ;我生前很喜欢看你的小说,所以死后趁着鬼门开的时候来看一下,这样不行吗? ;
我连忙点头: ;是,当然可以啊。 ;
;顺便跟你说一下,有空的时候烧一些你的小说下来,不然在下面很无聊的!好饿,我去吃东西了! ;女人头说完,咻地一下从车窗飞了出去,留下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我。
后来总编知道说出事实没人会信,于是就说是被外面阳台溜进来的一只野猫咬伤的,虽然有点儿牵强,不过也凑合啦。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