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生死通道 > 详细内容

生死通道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2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头顶有个洞
我从口袋里掏出绷带,帮钱黑头把手背上的伤口包扎好,然后,我们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稍事休息。
刚刚进入墓道不久,钱黑头的一只手就被从墙壁上掉下来的一块石头砸伤了。如果不是我从后面推了他一把,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去地狱报到了。我把手电光略略抬高,然后向漆黑的墓道深处照了过去。
圆柱形的电光穿透黑暗,如一条透明的蟒蛇,尽力向前伸展着身子,却根本无法到达尽头。凸凹不平的墓道两侧,不时有粗粗的树根盘结在青石上,扭曲如蛇。叫人不禁怀疑,我们是不是已经到达了地狱的入口。
我收回手电筒,电光照在钱黑头的脸上,他头顶的那块癞疤瘌不停地起伏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挣扎着,就要钻出来一般。我收回目光,恶心地吐了一口唾沫。
这座古墓我们已经观察很久了,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打通了盗洞。看得出,墓主人是一个颇懂阴阳学的人,纵横交错的洞口,差点儿就叫我们迷失了方向。所幸我和钱黑头都是倒斗老手,凭借着以往的经验,终于还是找到了这里。
;走吧。 ;我站起来,轻轻地踢了一脚钱黑头。
钱黑头的脸色有些发白,呼吸很急促,大滴大滴的冷汗不停地从额头上流下来,脸部明显有些扭曲。
;这么点儿伤,你不至于吧? ;我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这个和我无数次出生入死的伙伴,到底是怎么了。
钱黑头没有说话,略带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我摇了摇手。
我不再理会他,大步向墓道深处走去。可没走出多远,我就感觉到哪里不对,身后的钱黑头好像在燃烧,阵阵热浪不停地拍打着我的后背。
我吃惊地回头,果然看见他的脸色已经由白变红,头上也腾起了团团雾气。
还没等我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钱黑头已经浑身瘫软, ;扑通 ;一声倒在了地上。我大吃一惊,慌忙地跑过去,伸手想要把他拉起来,可双手刚刚接触到他的身体,我就惊呼一声退了回来。

钱黑头的身体就像是一块烧红的烙铁,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额头上的汗水变得十分黏稠。他好像是被吊在大火上面烤着的一头乳猪,不停地向下流淌着油脂。
;黑头,你到底怎么了? ;我大声地问道。
钱黑头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他抬起一只手来指了指自己头顶的那块癞疤瘌。我惊讶地看到,那令人恶心的疤瘌已经破裂了,一个黑糊糊的足有小手指粗细的洞口出现在他的头顶,一条细细的烟柱正从里面缓缓地冒出来。
我不停地倒退着,双脚踩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低下头来,一团冷气瞬间爬上了我的脊背。
我踩到的居然是一只手,一只从墙壁的缝隙里探出来、没有皮肉的手。
墙里有人
我慌忙地抬起脚来,手电光一扫,我发现那只手居然在动,五根骨节粗大的手指深深地抠进地面,好像是墙里面的人,在拼命地向外面爬。
墙壁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响声,忽然,那砌得十分坚固的墙骤然间倒塌下来,一条巨虫般的黑影从里面缓慢地爬了出来。堆积的石头砸伤了我的双脚,我踉跄着差点儿摔倒。刚刚站稳,黑影忽然对着我扬起手来,把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向我掷了过来。
我惊慌地转身躲开,那东西砸在了我身后的墙壁上,竟然被墙体反弹如疾风一般再次对着我袭来。我下意识地挥起手电筒砸了过去, ;噗 ;地一声闷响,手电筒居然陷了进去。
我这才吃惊地发现,那竟是一颗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的人头。

人头上面早已经没有了皮肉,就连骨头都已经发黑,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蜂窝般的小孔,无数条蛆虫在里面翻滚着。
看清了手里的东西,我不由得一阵大喜。这里有人头,说明刚刚倒塌的墙壁后面,一定就是一间墓室。
爬出来的僵尸没有给我高兴的时间,它摇晃着从地上站起来,迈着一双僵直的大腿向我直逼过来。我从背袋里掏出铁锤,迎着僵尸冲了过去。对于我们这些见惯了死人的倒斗老手来说,僵尸是古墓中最容易对付的,我自信可以一招制胜。
铁锤砸在了僵尸的头顶,深深地陷进头骨,我用力一拉,借着僵尸向前摔倒的机会,抬起脚来,狠狠地踹了过去。
脚骨接触到僵尸身体的瞬间,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它的身体竟然非常柔软,没有皮肉的肋骨紧紧地把我的脚骨包裹住了。
碎骨划伤了我的大腿,鲜血流到了它的骨头上。
;不好! ;我大叫一声,拼命地想要抽回脚来。
僵尸那已经脆弱不堪的骨头折断了,鲜血落在上面,发出一阵 ;嗞嗞 ;的声音,很快就被完全吸了进去。鲜血激活了它已经沉睡的灵魂,我惊恐地看到它那深深的眼洞里,射出了两道令人胆寒的冷光。
僵尸的双手用力一扭,只听 ;嘎巴 ;一声脆响,我的大腿骨完全错位了,剧痛叫我大叫一声险些昏死过去。
好在僵尸并没有继续扭动,而是用力朝前一推。我被推倒在地上,强忍着疼痛,飞快地向一边滚动。后背靠在了墙壁上,我飞快地坐起来,抓住腿骨猛地一拉。
腿骨虽然复位了,但疼痛却叫我再次惨叫不止。
铁锤掉在了地上,我摸索着捡起来,和僵尸对峙着。
僵尸之所以不可怕,是因为它的所有行动都是无意识的,或者是被外力操控着的。我们只要稍微动一动心思,就可以消灭它。可现在,这具僵尸那隐藏在身体里,已经沉睡了千年的魂魄却被我的鲜血激活了!换句话说,它已经是一个可以自由支配自己行动的、活着的人体。
钱黑头依然瘫坐在那里,身上热气蒸腾,皮肤裂开了无数条血口子,头顶上的烟柱还没有消散。他浑身不停地抽动着,发出了求救般的哼声。
我没有时间理会他,也不可能出手相助,眼前的活僵尸已经距离我不足一米远了。
我慌乱地俯身挥动着铁锤,对着它的大腿骨砸去。
封住灵魂
活僵尸的腿骨已经风化,被铁锤一砸,顷刻间就断裂了。活僵尸干涸的骨髓被拖得老长,可它却并没有倒下,相反那条断腿一抬,尖利的碎骨就对着我直刺过来。
我的脑袋歪向一边,腿骨刺入了我的肩膀,我倒退着一头倒在了钱黑头的身边。正要爬起来,却被浑身颤抖着的钱黑头一把按住了。
钱黑头的双手灼热如火,手背上还在不停地向下流淌着油脂,他就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野兽,瞪着血红色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
;黑头,是我! ;我大叫着,试图起来。
钱黑头的意识已经模糊,双手死死地按住我,好像要把我的骨头压碎。我看了一眼正在向我移动着的活僵尸,无奈地举起了铁锤。
铁锤砸到钱黑头头顶的瞬间,一道黑色的烟雾腾空而起。那条一直努力向外挣扎的烟柱,顷刻间完全脱离了出来,并极快地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人形,围着我和钱黑头不停地旋转着。
我好像明白了,这团黑色的烟雾,其实就是钱黑头的魂魄。而他头顶的那快癞疤瘌,就是封住其魂魄的符咒,难怪每次遇到危险,那里都会鼓起来。
他的身体之所以会融化,完全是因为过分恐惧导致的,人的恐惧永远都是灵魂离体的原动力。
此时,活僵尸已经很近了,而钱黑头也因为没有了魂魄而彻底死亡,他按着我身体的双手也松开了。我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惊恐地靠在墙壁上,不知道这刚刚离体的钱黑头,会不会和活着的时候一样来帮助我。
钱黑头的魂魄在空中盘旋着,忽然朝我直压过来。一股冷气迅速地漫延到我的身体上,叫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黑头,你、你要干什么? ;我慌忙大声提醒它,希望能唤起它的记忆。
烟雾微微一抖,显然钱黑头听到了我的话,可它只是略略停顿了一下,就再一次向我扑了下来。我闭起双眼,挥锤朝它猛砸过去。
铁锤从它的身体中间穿过,砸到了地上,碎石飞溅而起,差点儿就划伤了我的脸。我摇晃着,向前踉跄了两步。刚刚回过头来,就看见烟雾已经和活僵尸搅在了一起。僵尸身体里的魂魄刚刚苏醒,还没有彻底地恢复过来,钱黑头的魂魄显然激怒了它,它竟然挣扎着从僵尸那破碎的头骨中爬了出来。

两团黑色的烟雾纠缠在了一处。
僵尸的身体晃动着倒了下去,我胆战心惊地看着这一切。忽然,我跳起来,挥起铁锤就对着僵尸的身体猛砸,随着骨头破碎的响声,僵尸的身体很快就被我砸成了无数块碎骨。我不敢停留,又飞跑到钱黑头的尸体旁边,继续挥动着铁锤。
看着地上的两堆碎骨,我的嘴角扯起了一丝冷酷的笑,然后缓缓地坐到了地上。
没有了身体作载体,这些虚无缥缈的鬼魂,就算再凶恶,也无法伤害到我这个实实在在的活人。
包扎好脚上和肩膀上的伤口,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冷漠地看着依旧扭动着的两团鬼魂,然后不再顾及它们,迈步向倒塌的墙壁走了过去。果然不出所料,倒塌的墙壁后面是一间方形的墓室。奇怪的是,墓室里并没有棺木,生满青苔的青石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殉葬的尸骨。一条粗粗的铁链从尸骨的中间穿过,把它们连在了一起。
我的目光在尸骨中间搜寻了一下,然后就迈步走了进去。双脚刚刚踏到地面,忽然脚下一软,一块青石骤然间翻转过来,一条沾满了血迹的铁链,如一条大蛇般地从下面弹射出来,死死地缠住了我的双腿。
铁链锁魂
铁链冰冷如霜,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每一处连接处,都透出丝丝冷气。我翻滚着倒在地上,没等我坐起来,铁链已经飞快地摇动起来,就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用力挥舞着,连带着我的身体都被高高地抛了起来。
身体撞在墓室的墙壁上,又被强行拉了下来, ;扑通 ;一声摔在了地上。我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摔烂了,骨头也发出了破碎的响声。
我挣扎着滚出很远,艰难地靠在了墙角。

铁链脱离了我的双腿,大腿上的皮肉被撕裂了,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骨头。我咬着牙一动不动地看着那条铁链。忽然,我浑身一抖,吓得差点儿叫出声来。因为我看到,在铁链的中间位置趴着一个人,一个通体焦黑、肌肉萎缩的千年前的人。
不对,确切地说,是被锁住了魂魄的千年前的老尸。
老尸的样子非常恐怖,身体如枯干的树皮,每一条裂缝里都落满了泥土,一双眼睛坚硬如球,好像马上就要从塌陷的眼眶里滚动出来。
老尸恶狠狠地瞪着我,几乎和脸颊脱离的下巴骨轻轻地错动着,那样子好像要一口把我吞下去。
我握紧铁锤,从地上起来,大腿撕裂般的痛楚叫我几次都差点儿再次跌倒。我咬牙坚持着,这种时候,任何一点儿疏忽都会要了我的命。
老尸开始攻击了,它就像一条极粗的长蛇盘结在铁链上,双腿轻轻一蹬,铁链就被它抡了起来,链子的另一端笔直地向我急射而来。我不敢大意,慌忙地向一边跳开,铁链 ;呼 ;地一声从我的脸颊掠过,竟然 ;啪 ;地一声刺入了墙上的青石之中。
我的双脚尚未站稳,老尸已经双手在链子上一撑,如一只失去了翅膀的怪鸟,从链子上弹了起来。我再次向远处跳开,老尸从身边掠过,扑到了墙壁上。
我抓住机会,挥起铁锤,用尽平生力气对准它的后背猛砸过去。
铁锤砸在它凸出的脊骨上,发出 ;嘭 ;地一声闷响。木柄竟然折断了,锤头差点儿就落到我自己的脑袋上。我倒退几步,迅速从腰间抽出备用的铁锤,准备再次发起进攻。
虽然没有砸断老尸的脊骨,但还是令它感觉到了恐惧。它飞快地沿着墙壁向上爬去,很快就爬到了墙壁的最上端,在棚顶和墙壁之间的连接处停了下来,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我。
我抬起头和它对视着,这枯树皮一般的脸叫我忽然感觉到了危险。
;不好! ;我暗叫一声,转身打算逃出去。可是已经晚了,老尸的一只手在棚顶飞快地划过,随着一声清脆的爆响,原本横在殉葬者尸骨上的那条铁链竟然猛地弹了起来,连带着那些老尸一同从地上弹射而起。
铁链从这些尸骨的胸前穿过,绕了墓室整整一圈,尸骨明显还带着死前挣扎的痕迹,链子上还残留着已经干瘪的内脏。
顷刻间,我就被这些老尸包围了。
我的头 ;嗡嗡 ;作响,早就听说过这种链子锁魂的厉害,只是一直没有遇到过。看来墓主人为了防备我们这些后来者,还真的是煞费苦心。
我不停地转着身,眼看着这些老尸迈动着僵直的双腿向我逼近。一双双发黑的手骨高高地举起来,好像顷刻间就会把我这个大活人撕成碎片。
铁链有玄机
随着铁链抖动发出的响声,老尸的手骨几乎在同一时间向我抓来。我大叫着蹲下身子,后颈却被一只手骨紧紧地抓住了。我拼命地一挣,脖子上的皮肉被撕开了,而我也扑倒在了地上。
我在地上翻滚着,不断地挥动着铁锤对准老尸的腿骨猛砸。随着腿骨的折断,我知道自己真的没有了活着的希望。因为这些没有生命的个体瘫在地上的同时,也把我上面的空间封死了。
有一瞬间,我差点儿就放弃了挣扎。可就在我几乎完全绝望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在铁链的中间位置有一件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个椭圆形的类似镜子一样的东西,表面早就已经落满了灰尘,有几处已经出现了裂口。
我的心激动得差点儿就跳出来。这一定是墓主人为了防备这些殉葬者的魂魄钻出来闹事,才找人设置的机关。也就是说,如果我拿到这面镜子,完全可以控制它们,甚至还会为我所用。
想到这里,我扔下铁锤,伸手就去抓镜子。
镜子的表面虽然落满了灰尘,但依然光滑,并且透着丝丝冷气。当我的手接触到镜子表面的时候,那些老尸忽然惨叫着向后栽倒。紧接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镜子竟然自动碎了,光滑的表面瞬间变成了无数的碎块。而老尸们的骨头就像这镜子一样,极快地崩裂了,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堆堆的碎骨,散落在墓室各处。
我明白了,这墓主人处心积虑地设置了链子锁魂的机关,用来对付我们这些后来者,可又怕这些冤魂对自己进行报复,不得不再设置另外的机关,用来控制冤魂。
我从地上爬起来,抬头看着仍然趴在棚顶的那具老尸,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
老尸显然也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快就消灭这些殉葬者。僵硬的脸皮抽动了几下,就松开双手,向我扑来。

身上的伤减慢了我的行动速度,但我还是赶在它落下之前跳了出去,并伸手捡起了铁锤。
老尸没有扑到我,身体扑倒在地上,没等它翻过身来,我已经挥起铁锤再次对准它的脊骨猛砸过去。
铁锤又一次被折断了,但老尸的脊骨也被我砸断了。它趴在地上,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我抽出尖刀,飞跑过去,用力切下了它的脑袋,抬脚将它踢出很远,自己也踉跄着坐到了地上。
看着自己满身的伤痕和空空如也的墓室,我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坚持着找到真正的墓室。外面钱黑头的魂魄和那具活僵尸的魂魄依然在搏斗,不时地有冷风从倒塌的墙壁吹进来,叫我不停地发抖。
绷带已经用完了,我撕下衣服,把伤口包扎好,然后努力地站起来,走进了漆黑的墓道里。
无法救你
走进墓道,我不由地一惊:本来搅成一团的两缕魂魄竟然已经分开了,各自蹲在墙壁的一处凹陷处,好像在等待着我的到来。看见我出来,两团黑雾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我清楚地看到了两张模糊的鬼脸,对我露出了狰狞的冷笑。
我的目光落在那具僵尸的魂魄上,它的身后,一条宽宽的裂缝,就像一个巨人张大的嘴巴,一道昏暗的冷光从里面倾泻而出。
我心头一喜,不顾身上的伤痛,就大步跑了过去。

僵尸的魂魄试图拦住我,可它那无形的身体一次次地从我的身体穿过,却伤害不到我。
我把眼睛凑到裂缝前,尽力向里面张望。
冷光从一处我看不到的地方射出来,那里黑如墨染,一个巨大的方形怪物趴在地上。
我断定那是一口棺材,一口保存完好、被铁链固定着的棺材,而光芒就来自它的后面。
我不再犹豫,挥舞着尖刀,开始挖掘墙壁。
巨大的财富诱惑着我,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但我还是很快就挖出了一条可以钻进去的通道。我大口地喘着粗气,俯身钻了进去。可刚刚踏进去,头顶就传来一阵如冰的寒意,紧接着,头部就开始撕裂般地疼了起来,进而整个身体都被这种难以忍受的疼痛感填满了。
我浑身颤抖着扑倒在地上,这才吃惊地发现,那具僵尸的魂魄竟然蹲在我的头顶,已经沿着我的百会穴钻进去了一大半。
它竟然要附在我的身体上,用这种方式来阻止我的行为。我想起钱黑头头顶的那块癞疤瘌,看来那里才是真正的生死通道。
我挥动着尖刀,可怎么也无法伤到它,身体好像就要被胀裂,每一个汗毛孔都好像结满了冰凌。
;黑头,救我! ;我吃力地对着趴在墙壁上的钱黑头的魂魄喊道。
钱黑头的魂魄还没有彻底恢复生前的记忆,等到它终于想起我,并缓慢地飘过来的时候,僵尸的魂魄已经完全进入了我的身体。这千年前的老魂迸发出了可怕的力量,转眼间就完全控制了我的魂魄。
钱黑头围着我的身体旋转着,好像在思考着办法,最后竟然也一头钻进了我的身体。
我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失,我知道,它是想用这种办法把僵尸的魂魄赶出来。可它却忽略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伤痕累累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两鬼魂的进入。
我感觉到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鼓胀起来,连骨头都发出了 ;嘎巴嘎巴 ;的响声。
想着自己马上就要死在同伴的手里,我的心竟然平静了。做我们这行的,同伴永远比这墓中的恶鬼更加可怕,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