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用我一生换你一世安乐 > 详细内容

用我一生换你一世安乐

作者:骄纵♛  阅读:6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天还未亮几分,前线的急报再次被帝王丢在了地上,一旁的少女双手颤抖着打开竹简,一滴清泪滴落在地。

那龙椅之上再无曾经意气风发的帝王,两鬓的白发让曾经的英雄苍老了十岁,他看着他唯一的女儿欲言又止。

“华儿…今年开春,北地再来犯,恐长安就要城破了。”

倾华声音颤抖着:“父皇,女儿明白。”

“父皇!不可将皇妹送去北疆苦寒之地!”门外的太子容不顾阻拦,一脚踢开了御书房的朱门。

“扑通”地一声跪在帝王的面前,血迹斑斑的右手紧握着倾华的手,眼中写满坚毅:“父皇!儿臣已经弄丢了最心爱的女人,您还想让儿臣丢了唯一的亲妹妹!”

帝王看着风尘仆仆的儿子,目光饱含着愧疚无奈,这是王者的绝望。

倾华想起前线战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想起那人满身的伤痛与自责,一把挣开太子容的手,眼角微微泛着湿:“父皇,请允许女儿明日去见那北庭王。”

容拉着她衣袖的手紧了紧,心中悲伤不已,对她说道:“阿华,王兄不许你去…听到没有?”

少女弯唇浅笑着,“王兄,一国公主该有自己的骄傲与尊严,若是国破城亡,谁也护不住阿华…”

那日天色正好,年轻的倾华公主跪在帝王面前,求那一道旨,愿和亲北疆。她说——

天地之大,唯有她可以让拓跋玥退兵。

御案后的帝王颤抖着写下最后一字,玉玺红泥落下的那一刻,帝王瘫倒在龙椅上,双手颤抖着抚上少女的脸颊。

他的声音略带苍凉,他对少女说道,是他这个皇帝无能,护不住江山百姓,保不住自己唯一的女儿。

太子容远望着她,双手紧握成拳,双眸充斥着怒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向帝王请辞后,便破门离去。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军队营地的宁静,帐子上明晃晃的大红色刺痛着太子容的心,他带着满身的怒气闯入了帐子。

帐中布着一个喜堂,太子容当着所有军士的面握着新郎的衣领,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斥着愤怒。

他怒问道:“霍恒!你还好意思成亲!我妹妹呢?在你心里,究竟把我妹妹当什么?”

虽然知道霍恒成亲是假,他还是止不住内心的愤怒:“她喜欢你,打十岁那年初见就喜欢你,我一心想让她跟着你,这么六年了,你还是不曾动过心么?”

他再次将霍恒逼入墙角:“她去找过你,你为什么不向父皇求旨娶她?你为什么不去?现在她求了旨…愿和亲北疆,一辈子不再缠着你,你现在可满意了?”

霍恒紧靠着墙角,手中的杯子悄然滑落,跌落在地,碎了一地,他说:“我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做。”

就在所有人以为太子容不会轻易放过霍恒之时,紧握着他衣领的手缓缓松开了,太子容破门而出,骑上马扬长而去。

“报!”一个小兵闯了进来,意识到气氛不对,猛地低下了头。

“说啊!怎么了!”一个白面的小将军说道,他也实在是一个性急的人。

“是…”小兵抬头看了眼霍恒,有些唯唯诺诺:“是公主…公主一袭嫁衣骑着马闯出了皇城。”

“公主?她出皇城做什么?”众将议论纷纷,城外危险,公主金枝玉叶去那里。

红嫁衣,出皇城,霍恒的脸色越来越白,他想起曾经有个姑娘告诉他,此生为他一个人披嫁衣。

皇城外北疆驻扎军营内,上座坐着一个男子,一袭玄色华服,墨发用金冠高高束起,北庭王无疑是人之龙凤,她心中猛地一痛。

“公主金枝玉叶,怎么会踏足这样的地方。”他的声音很冷,丝毫没有要抬头看她一眼的意思,手中的竹卷看了一卷又一卷。

“拓跋玥,你退兵好不好,我王愿意答应你所有的条件。”

“公主觉得,你父皇手里还有什么是值得本王放弃攻打的理由呢?”拓跋玥猛地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的眼睛对上他的眼睛。

“是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她的眼泪划过他的手背,心中有那么一处柔软被触及,他松开了手,不再去看她的眼睛。

若不是她当初大殿上悔婚,北疆就不会发兵,是她连累了所有人。

她掂起了脚尖,冰冷的红唇贴上他微温的唇,片刻,她松开了他,当着他的面,宽衣解带,地上散了一地的衣袍。

“你会后悔的。”他的声音有些低哑,他是一个正常男人,深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如此,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愿意强迫她。

弯腰拾起她的衣袍就给为她披上,一只冰冷的小手却抓上了他的手,她看着他:“我是你的妻,北疆的北庭王妃。”

我是你的妻,你的王妃。这句话久久回荡在他的耳际,猛地将眼前的人圈入怀中,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疯狂地攻略城池,要将她的模样刻入自己的骨血。

军营远处,霍恒捉住几个小兵,几个人将俘虏绑在了树上,白面小将开声道:“我们公主呢?不说的话,老子弄死你们!”

“马上就是一家人了,将军何必动怒?”

“呸,谁和你们一家人呢!胡说八道什么!”

“你们公主现在八成已经是我们王爷的人了,应该叫王妃。”

霍恒的脸色越来越白,拿起宝剑就直杀向拓跋玥帐中,只看见一地的女子衣物,拓跋玥正坐在上座整理衣服,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女子。

霍恒只觉呼吸越发困难,她居然…敢!握着剑的手越来越颤抖。

“霍将军,来的正好,回去告诉本王的老丈人,本王会退兵,承诺两国百年修好。”

“末将只想问公主一句,公主可是真心的。”

他只要她的答案,只要她说不是,哪怕九死一生,他也一定送她出去。

“本公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认真。”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窝在拓跋玥的怀中,眼泪止不住的流,擦了一次又一次。

“既然如此,霍恒祝王爷与王妃百年好合。”

直到霍恒离去的那一刻,倾华才松了一口气。对不起,对不起霍哥哥,今日本该是你大喜之日,新娘一定美极了。

倾华公主和亲北疆,两国百年修好,公主走的那一日,下了一夜的雨,而霍恒在雨中醉生梦死。

三年后,太子容登基,北疆传来消息王妃难产而死,那一夜的雨就如同三年前的那一夜。

他三年未娶,她三年魂归北疆,王妃仙逝三月后,大将军霍恒死于战乱,葬于北庭山北侧,与西侧的王妃墓遥遥相望。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