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远方妻来 > 详细内容

远方妻来

作者:heiyunbiri  阅读:173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那年的夏天相当的炎热。那天启明村后的小小山岗上围满了人:村民以及警察。启明村大概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然而倒不是因为什么好事情,而是因为这山上发现了一具女尸。已经腐朽发臭,看起来已经死了好几天。

此刻夕阳余晖洒在人们的身上,却有一种血色的惨烈。此刻这里人虽然很多,但却不能驱散人们心中的恐惧和震惊,人们面色凝重,心事重重,总觉得有一种诡异的气氛。

“红萍,你说这叫啥事儿啊!前几天这个女人在我们这里四处游荡,我在地里干活,还跟她说了好些话嘞,怎么自己那么想不开,竟然在山上上吊!”丁四婶凑到红萍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调说着。

红萍吓了一跳,惊恐地望着丁四婶说:“四婶,你说咋这么吓人,我就站这么远瞄一眼就觉得瘆得慌,往后都不敢出门了!我胆儿小。”

哪个人不怕呢?小村子里的死亡从来都是自然发生或是出于人力无法控制的意外,而现在竟然有人吊死在山上,对于启明村的冲击力不可谓不大。更何况,这个女人不是本村的村民。丁四婶心里也是害怕的,只不过她这个人极好面子,不愿别人看她露怯。

说起这个人的身份,丁四婶是有些知道的。她前些日子经常见到那个女人,见她可怜,还会拿点东西给她吃。丁四婶了解到,这个女人是被拐卖到这里的,她被人贩子卖给了镇上的一户人家。婆婆和老公对她很不好,非打即骂,她的日子很不好过。于是她趁家里人不注意就跑了出来。然而即使脱离了那个家庭,她也不知道如何能活下去,被卖到这个不熟悉的地方,人生地不熟,又举目无亲,实在是求生不能啊!

没想到啊,她竟如此想不开!丁四婶如此想着,只觉得这世上又有一个受苦的人得到解脱了。突然看见一个老太太从警车上下来,看样子有些惊恐,径直朝那尸体奔去。

丁四婶心想或许这就是那女人口中的婆婆吧。那老太太,不停地揉搓着自己的手,待她走到尸体跟前,她就吓傻了,立即朝后退,再不愿前进一步。她眼神涣散着,口里不停地说着:“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我......我要回家......”

天渐渐黑下去了,众人皆回家去了。只留下那些警察、那个老太太以及那个死去的女人。

大家不晓得警察最终是如何处理这个案件的,只知道警察自尸体发现那天之后就只来过一次,就再未来过,而女人的婆家,自那天婆婆露面之后,也无人来将尸体殓回。

村子里的老人说那山头上六十年前也死过一个人,这就是循环。每过六十年,那里就要再死一个人代替前者的灵魂。

听说那死去女人的男人又讨了一个老婆,像没事儿人一样继续过着他的日子。

不到一年时间,这男人就得了一个儿子,女的却因而难产死去。但男人觉得既得了儿子,女人的死活就无所谓了,心里乐得不行。

然而,儿子越长越大,他竟觉出一丝怪异,为何儿子眉眼之间与他那惨死山头的前妻如此之像。

儿子眼里常常布满血丝,还流转着邪魅的眼波,经常盯着自己的父亲阴惨惨地笑。

于此同时,男人自己的身体像是一点点被掏空,力气和精神一天比一天削减。儿子倒是越来越结实。

不知何时起,男人睡觉时总是会梦见披头散发的前妻那腐朽发臭的身子,隐隐露出惨白的骨架,男人想逃,但她突然一跃而起,瞬间掐住自己的脖子。男人拼命地想要扯开前妻的手,却不知她的力道竟大得惊人,而且她那燃烧着地狱火焰的瞳孔在已经没有脸皮的面部骨架上似乎要喷出火来,灼热压抑到要将男人吞噬了。

这样的梦魇夜夜折磨着他,他心神俱疲,但更多的是恐惧和心虚。他怕死,他觉得前妻该死,是她咎由自取,而自己还这么年轻,好日子还没过够,怎会被这小小的噩梦打倒。

于是他强打起精神,干着手中的活,想要摆脱梦中的阴影。

男人的母亲最近也不好过。她那个宝贝孙子,自打他出生她老人家可是费心照顾,生怕他有什么闪失。一把老骨头了,照顾小家伙毕竟有些吃力,然而心里总是喜滋滋的。可是老太太最近发现,孙子一天天大起来,倒是处处和自己对着干起来了。不同于一般小孩子的调皮和淘气,这孩子做事情显然很有目的性,好似知道自己的所有忌讳和痛点,而且总能准确无误地击中要害。

这一日,老太太按照孙子的要求,作了一大桌子孙子爱吃的好菜。结果中午孙子回来,一看他眼中的神气就觉得怪怪的。他绕着桌子走了一圈,一言不发,老太太正端来碗筷,摆好桌椅,说:“来来来,孙子,快吃!快吃!”

谁知,孙子瞪着老太太,一把将她递给自己的碗筷打落在地,“砰”的一声,白色的碗立即四分五裂,其中有一块残渣落在孙子脚上,立马划了一道口子,然而流出的却是黑色的粘稠物。

老太太盯着孙子的脚,待在原地,她还是很小的时候听老人说过,有一种人是留着黑色的血的,那就是地狱来的讨债鬼!

孙子见她盯着自己的伤口,倒得逞似地邪笑起来,慢慢逼近老太太,说:“婆婆,傻了吧!哈哈哈!你还记得我吗!”

边说边抓起了老太太的衣领,面目变得狰狞,那个在山上上吊的女人的面孔透过孙子的脸渐渐显现出来,声音也变了,成了那个女人的声音。老太太的心脏已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随着孙子猛地松手,她瘫坐在地上。

孙子狂笑着,转过身,一时间屋子里盘子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老太太在这种声音中死去了,死时仍睁着那双惊恐的眼睛。

晚上待那男人回来,见到的就是死去的老太太,遍寻屋中,却见不到儿子。

生平第一刻,这个男人觉得要天塌了。

他一时间支持不住,昏倒了。而那缠绕着他的噩梦又来了,这回的冲击力更强,引得他痛苦地嘶叫着,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个梦,然而决计无可能。于是引得邻居们前来查看情况,结果就看到老太太旁边的儿子痛苦地翻滚、大叫。他们吓坏了,不敢上前去看发生了什么。这个男人折腾了一夜,终于死了,两眼充血,死相凄惨。

而他的儿子,奥不,应该是他前妻转世的讨债鬼终于讨完了老公和婆婆对他欠下的债。此时她此时来到那个山岗,引入其中了。

人命可贵,不要以为做了伤人性命的事而可以高枕无忧。总有一天,会接受惩罚和心灵的折磨。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