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乘客 > 详细内容

乘客

作者:下个转角见  阅读: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五月十五
真是倒霉透了,整整一个月,老何没有拉到几个乘客。
老何是一位夜班出租车司机,老婆去世了,女儿生下来就不会说话。生活的压力让老何疲惫不堪,时常冒出不可思议的想法: ;活着可真累,唉,真不如死了。 ;不过女儿倒是很乖巧,每天夜里老何收工回家,女儿都会给老何一个甜甜的微笑,然后送上一杯热奶。老何便想: ;我不能胡思乱想,不然女儿谁来照顾呀。 ;
老何工作的格外卖力气,每天都到很晚。老何的车速也很快,不是他喜欢开飞车,老何只是想跑快一点,多拉几个钱,让自己和女儿的生活好一点。
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流逝着,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之间,老何的生意就不好了,根本就没有人乘坐老何的车。
有一天下半夜,老何看见了一个人站在街边,提着大包小包的,正在等出租车,不禁喜出望外,急忙 ;嘎 ;地一声,把车停到了他的身边,几乎用近似讨好的声音,说道: ;嘿,师傅,上车! ;却没有想到,那个人向车里面张望了一眼,说道: ;车里面有人,你还让我上去干什么? ;老何愣了,急忙回过头,向车后座位打量了一眼。车里面空空如也,哪里有人呀?老何又看了一眼乘客,不禁笑了。那位乘客戴着眼镜,看起来视力不怎么样,肯定是把车窗上的反光或者把自己映在车窗上的影子当成乘客了,误会了。老何向后伸出了手, ;咔嗒 ;一声,打开了后车门,说道: ;师傅,车里面没有人,你上来吧。去哪儿,我送你。 ;那个人又向车里面张望了一眼,有些恼了,说道: ;对不起,我不喜欢和人合乘,你还是走吧。 ;
说完,伸手拦住了另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走了。
类似的事情,接连发生好几次。那些人要么说: ;你车上有人了,我们不坐,赶快走吧。 ;要么就是说: ;对不起,我们不想合乘。 ;每次,老何都认真地往车厢后面看看。当然,每一次,他都会发现,车厢后面空空如也,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老何哭笑不得,这他妈的是怎么了?这不是活见鬼了吗?
这一切,都是从那一场车祸开始的。
四月十五
老何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天,是四月十五。
那天夜里,两位醉得不成样子的乘客爬上了老何的车,一上车就吆五喝六地催着老何快点把他们送到开明宾馆去,老何很是反感,第一想法就是把他们赶下去。可转念一想,只有乘客挑车哪有司机挑乘客的道理,赚钱不容易。老何也就忍了,他没情绪地把车开飞快。
老何的车刚到开明街,眼看黄灯闪烁绿灯马上就要亮了,老何也就没有刹车,继续踩了油门。可是忽然间,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个年轻的女孩,沿着人行道冲了过来。老何惊得大脑一片空白,想要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老何的车,直直地撞向女孩。
待老何反应下来,冲下车跑过去抢救时,女孩儿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交警们很快就赶到了现场。老何肇事的全部经过,都被路口的自动摄像机录了进去。老何冲过候车线的时候,绿灯己经亮了,车速虽然很快,可是,并没有超速,所以,责任并不在老何。接下来的事情,其实挺简单的,到交警队做了一份笔录,然后,理赔的事情,都交给了保险公司。
老何仍然是老何,继续出车。不过,老何的心里,却很难过。
那个女孩儿,看样子,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和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多好的年龄啊,就这样没了。虽然这场车祸并不怪自己,但是,老何还是挺内疚的。
以后,每次再开车走过那个路口,老何都会默默地在心里说一句: ;孩子,对不起了。 ;
六月十五
夜半时分,肚子有点饿,老何开着车,来到一个叫做 ;幸福大食堂 ;的小饭店。幸福大食堂实行的是自助餐,二十四小时全天营业,是专门为出租车司机和打工仔开的饭店。人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吃饭,也为了能有人聊天。
老何盛了饭菜,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一边吃着,一边想着心事。
是的,就是从四月十五那天开始,老何的生意就不好了,总是有人说他的空车里有乘客,拒绝乘他的车。
老何也曾经听人说过,出过车祸的车,会很邪,而且,有时候,还会出现脏东西。老何似信非信,但是他还是到洗车行,把他的车从头到尾从上到下彻底地清洗了一遍。后来,老何又特意开车到肇事的路口烧了纸钱。可是仍就有人说老何的车上有乘客,拒绝乘老何的车。
对此,老何无可奈何。恐怖小说:book.guidaye.com
拉不到乘客也就赚不到钱,老何和女儿的日子,也就窘迫起来。坐在车里,老何经常会灰心丧气地想: ;活着真没意思,还不如死了呢。 ;不过,老何马上会自己给自己打气: ;不行,我不能胡思乱想,女儿还要我照顾呢! ;
老何光照着想心事,有人端了饭菜坐在了他身边老何都没有察觉,那人大着嗓门说: ;老何,你艳福不浅呀,拉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满街观光啊。 ;司机们 ;哄 ;地一声,全都笑了,目光也都转移到了老何这边。
老何以为他开玩笑,抬起头敲了那小伙子一筷子,说: ;饭都快吃不上了,还什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呢。女孩能理我? ;小伙子嘻皮笑脸地凑近老何: ;老何,这你可就不对了,大家都是兄弟,还瞒着我们干什么?说,快点说! ;
老何见他这样纠缠不休,想他这是在拿自己开涮,索性把头扭向一边,不再理他了。
小伙子讨了没趣儿,刚想走开,这时候,门外又进来一位司机,一见墙角里的老何,就大声嚷嚷道: ;老何,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吃,不把你车上那个漂亮女孩也叫进来呢? ;
什么?我的车上真的有人?老何吓得浑身一哆嗦,急忙扔下了碗筷,向大门外冲去。可是,车内,仍就空空如也。
七月十五
七月半,鬼乱窜。
老何自觉肉眼凡胎,看不见街上有鬼,可是,街上的行人比以往少了,这倒是真的。这样的日子,出门都怕晦气,所以,人们宁愿选择呆在家里。
老何仍旧一个客人也没拉到,心中恼火极了。他把车停在街边, 一个人发呆。
昨天早晨刚一到家,女儿就打手势问他: ;今天怎么样?拉到乘客了吗? ;老何叹了一口气,回答说: ;还是一个乘客也没有,一分钱也没拉到。 ;女儿打手势说: ;老爸,你怎么骗人呢?我逛夜市的时候,还看见你的车上拉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乘客呢。 ;老何吓得不禁浑身又一哆嗦。怎么?女儿也看见我的车上有人了?可是,我自己为什么却看不见呢?昨天,整个晚上明明是空车啊!
老何叹了一口气: ;唉,这是怎么了?活着可真没意思。 ;老何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人接话: ;老何,你不能死,你要好好地活着。你死了,你女儿谁来照顾呢? ;
老何吓了一跳,急忙回过头向后座位看去。
出租车后排的座位上,果真坐着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儿!
我的天哪,真的闹鬼了!老何浑身一哆嗦,不禁猛地踩了一脚刹车,出租车 ;嘎 ;地一声停了下来。由于停车太急,老何的前胸,一下子撞在了方向盘上。后排座位上的那个女孩,也随着惯性撞到了防护网上,女孩 ;唉哟 ;一声尖叫起来。女孩的尖叫让老何清醒过来,这哪是鬼?这不明明是个人嘛。
老何奇怪地问道: ;小姐,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女孩捂着被撞的头,语气生硬地说: ;刚才。 ;老何更加奇怪了: ;可是,我怎么没看见呢? ;女孩儿不耐烦了,没好气色地回答道: ;你没看见,我就不能上来了? ;老何不好意思地说: ;对不起,小姐,刚才撞着你了吧 ;。女孩看了他一眼,没再抢白他。
一路无话,老何把女孩儿送到了她要去的要坟,在一排平房前,停了下来。下车之前,女孩儿翻了好半天,最后,才叹了一口气,说: ;对不起,我没带钱。我都坐了你三个月的车了,却一直也没有给你钱。过几天,我一起都还给你,行吗? ;老何想了想,觉得反正也就几块钱,无所谓,就点了点头,答应了。不过,老何感到很奇怪,女孩儿明明就坐了自己一次车,怎么却说己经坐了三个月了呢?
真是莫名其妙。
八月十五
今天是八月十五,老何已经答应女儿早点回家陪她一起吃月饼,赏月亮,一起过个团圆节。
还是没拉到什么人,老何想干脆提前收工回家。他把车开得飞快,在一处红灯前,老何猛踩一脚刹车,轮胎与地面之间擦出刺耳的声音。就在这时,老何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 ;你开得太快了,这样很危险的。 ;老何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出租车后排的座位上,坐着那天没有付钱,明明只坐了一次却说自己已经坐了三个月车的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
老何清楚记得,自己的车上,从接班开始,根本就没有上过人呀。可是,女孩怎么在车上呢?老何结结巴巴地说: ;你,你,你什么时候上来的?你怎么上来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 ;女孩儿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问得太多了,这些问题,都不是你应该问的。你应该问我,今天来干什么来了。 ;老何更加结巴了,问道: ;是,是呀,你,你,你今天来干什么,来了? ;女孩还是像刚才那样,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已经白坐了你四个月的车,一直都没有付钱。今天,我是还帐来了。 ;
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上一次送她回家,再加上这一次拉她,一共两次。可是,她却说已经坐了四个月了,老何断定这个女孩精神上有点问题。
绿灯亮了,老何来不及多想,踩了一脚油门,车窜了出去。 ;你这样开车,实在是太危险了。 ;女孩急了,伸手扯了扯前面的老何,哀求道: ;你把车开得慢一点儿,我和你说点事儿,好吗? ;尊重乘客的请求,是出租车司机最起码的准则。老何只好把车速减慢了下来。
这时,老何身后的出租车嫌老何的车速太慢,呼啸着,从老何的左侧,一闪而过,超过去了。可是,那辆出租车刚驶到街口,一辆货车也呼啸着向右侧的街对面冲过来。霎那间,破碎的玻璃,撞碎的零件,倒坍的货物,散了一地。老何再也顾不得女孩儿要说什么了,急忙拔打急救电话,然后驱车离开了车祸现场。
好险啊,刚才,要不是女孩阻拦,出车祸的那个人,应该就是自己。老何回头看了一眼女孩儿,心中充满了感激。女孩儿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白坐了你四个月的车,今天,终于把欠的账,全都还清了。 ;老何感到更加莫名其妙了。什么四个月的车,什么欠账,什么还清了,自己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呢?他不禁回过头去,可是,女孩不见了。老何吓了一跳,车一直都在行驶着,女孩是怎么下去的呢?老何疑惑地把头转回来,不禁又吓了一跳,女孩赫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女孩儿是什么时候从后面钻过来的,自己怎么没注意到呢?
不对,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到女孩儿上车,可是,女孩儿就已经在车上了。自己根本就没有看见女孩从后面爬到前面,女孩儿就已经坐到前面了。老何忽然想起来,刚才发生车祸的那个路口,正是自己四个月前撞死人的那个路口!
难道,女孩真的是 ;
真相
女孩看了老何一眼,又叹了一口气。
女孩好像猜透了老何的心思,说道: ;不错,老何,我就是是四个月前被你撞死的那个女孩。这四个月里,我一直都坐在你的车上,想找个机会,为自己报仇,让你给我赔命。可是,我总是听你说,你要好好地活着,你要照顾你女儿。我很受感动,我觉得,你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好人,渐渐地,就不忍心。刚才,应该死的那个人,本来是你,不过,看在你白拉了我四个月也没收钱的份上,我救了你。就当是我付了这四个月的车费吧。 ;
女孩说完,又叹了一口气,忽然不见了。
老何想对女孩说一声: ;对不起,孩子。 ;可是,己经来不及了。
十二点己经过了。老何开着车回家。女儿正在等着他,回家吃团圆饭。不过,这一次,老何的车,开得很慢,很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