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怪谈之死婴 > 详细内容

医院怪谈之死婴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2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医院里,有几个护士在一起议论,你们知道吗?停尸房又丢了一个死婴。;
有人看见守停尸房的王老头把死婴抱回家了。;
什么?他要死婴干什么?;
吃吧!;
啊?这么恶心。;说得在场的几个护士胃里一阵翻腾。
这些话正好被路过的院长听见,他背着手走到停尸房前,正好和刚从停尸房走出来的老王头撞个满怀,老王头卑微地叫了一声:院长。;
院长点点头,向停尸房里瞄了一眼问道:听说你把死婴抱回家?;
老王头的面色一僵,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本来院长只是道听途说随便一问,可是看老王头现在这个样子,真像是抱走了死婴。他严肃地说道:这可是刑事犯罪,你最好交代一下你抱死婴回家目的!;
王老头突然瞪大眼睛吼道:他们都没死,没死hellip;hellip;;说完情绪激动地走了,和刚才卑微的样子判若两人,那天之后王老头旷工了,再也没有来上班。院长想要报警,可他又动了恻隐之心,这王老头一辈子没娶妻生子,孤苦无依,在医院干了一辈子,临老了他不想把他送上法庭。
这家医院的院长是我大舅,她找上我是因为我开过一段时间的侦探社,舅舅想让我查查王老头到底偷死婴干什么。他说要是王老头真的变态吃死婴,他会毫不姑息的把王老头送进监狱。
带着这个任务和舅舅给我的地址,我找到了王老头家,谁知王老头早就人去楼空,不知去向,我只好敲响了王老头邻家的门。我说我是他乡下的亲戚,才在邻居大妈口中得知,他搬回了乡下。
大妈问我:你不知道吗?;我尴尬地笑了笑说:嗨!出来打工有大半年了,最近没回乡下。;
大妈很有感触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赚钱是重要,可也要常回家看看,要不父母该担心了。;
我连连点头,然后告别大妈走人。
出了王老汉家,我没敢耽误,直接开车去了乡下,到地方后我没急着找王老头,而是在村子里唯一一家小卖店停了车,下去买了点吃的,顺便聊了几句,就套出了王老头家的住址,我把车停在了野外,然后用我穿的衣服和路过的一个农村大嫂互换了一下,这一捯饬还别说真像个农村妇女。然后我徒步走进村子,在王老汉家隔壁租了一家民房,我和那家人说,我和丈夫吵架了,他把我赶了出来,我没有娘家,只能暂时租房子住几天,对方很同情我的遭遇,房子以很低的价租给了我。

第一次见王老头是在太阳下山的时候,他拿着锄头好像是要去地里。见他走远我悄悄溜进他家院子,透过窗外往里看,可惜我只看见了厚厚的窗帘,这个王老头真够怪异的,大热捂这么厚的窗帘,看来他屋子里一定有鬼怪。
我想潜进屋子里看看究竟,窗户还没弄开,王老头就回来了,我急忙躲在了暗处,王老头开门进屋,然后我听见王老头说了句:孩子们我回来了。;我竖着耳朵听着,王老汉自言自语的像是在和谁聊天。可我竖直了耳朵也没听见有另一个声音。
他在说:好孩子别糟蹋粮食好好吃饭。;哎呦呦!你看看你,饭粒都掉了一地。;哎呀!别哭hellip;hellip;好孩子别哭。;
我听得心惊,看来王老头是和一群孩子生活在一起,可是他挡这么厚的窗帘干什么,小孩子不是需要晒太阳吗?
这个疑问我问了房东夫妇,他们说:这个王老倔,以前挺老实个人,这才回来后性情大变,不让任何人去他家,整天挡着厚厚的窗帘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看来房东夫妇也不知道情况,我该怎么接近王老汉那?这个问题足足让我想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假装走错了门,直接去推王老汉的门,门被我推开了一道小缝,隐约看见几个小孩坐着桌子上,正要推开大胆去看时,王老汉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恼怒地问:你是谁?干嘛来我家?;
我抱歉地笑笑说:哦!大叔对不起我走错屋了。;
王老汉听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门毫不留情地撞在我的鼻子上,痛得我眼泪直流,还好没出血,要不亏大了。

这一露脸再想接近王老汉就不容易了,只能靠晚上偷偷潜进他家去。
无聊的一天过得很漫长,我睡了一觉又一觉,终于等到了夜幕降临天黑如墨时,我溜出了门,很轻易就打开了王老汉家的锁,一闪身悄若无声地进了屋。突然啪嗒一声电灯被人拉开,我的眼睛因受强光的刺激,短暂的失明了一小会,等我慢慢地适应了灯光,我看见了室内的一切,我看见了几个可爱的小孩,他们嬉笑的坐在一张桌子上,最小的看上去只有半岁。
他们冲着我笑,有的还冲我伸出了双手,嘴里喊着抱抱。而我看傻了眼,这些孩子都是活灵活现的那个也不是死婴,那么到底王老汉把死婴弄哪去了,还有这些孩子是谁的?
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我只觉后脑一痛,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是浓浓的腐臭味,我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被绑在一张桌子旁的椅子上,王老头就坐在我的对面。四面的椅子上放着已经干枯发臭的婴儿尸体,他正拿着饭碗喂那些干婴吃饭,嘴里唠叨着:宝贝吃吧!别糟蹋了粮食。;饭从婴儿嘴里流了出来,他伸手去接,然后在细心地一点一点喂。
我看的直呕,忍不住开口说:你疯了,他们已经死了。;
王老头突然回头瞪着我大吼:他们没死,没死hellip;hellip;;
我看着他那疯狂的样子,没敢再刺激他。
半晌他突然呜呜地哭了出来,他说:多好的孩子刚刚出生还没享受这个世界,就离开了,人呀!哎hellip;hellip;;
听他这话,我觉得王老头还是清醒的,他知道这些孩子都死了,只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我劝他说:大爷,我知道你舍不得这些孩子,可是你这样困着他们的尸体,他们就不能入土为安不能脱胎转世,这样一来你不是害了这些孩子吗?;
王老头听完沉思了很久,说:我知道是院长让你来调查我的,可是你能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吗?他们真的没有死。;
我点点头说:好!我不告诉别人,请放我走吧!;
他站起来帮我解开绳子,打开门放我出去,我在临出门的时候望了一眼桌子,那些死婴伸直了手臂正冲我摆手,我浑身一激灵,人已经站在了门外,王老汉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在想进去已经不可能了。
想想那些干婴僵硬的样子,我还有些后怕,要不是阳光照着我,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坟墓。
回去后我依照承诺什么也没和舅舅说:他问我说没找到王老头。;他将信将疑,反正那些死婴家属也不会再追要,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没多久我看报纸上看见一则新闻,奇怪老汉在家中引火自焚,警方到达现场发现除老汉外,屋内还有十几具婴儿尸体,尸来源尚不明。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还是没信我的话,怕我告诉医院去找他。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