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谁是我的新娘 > 详细内容

谁是我的新娘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9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作品介绍:新婚的妻子处处透着异常,为了探寻真相,他走上了一条不归的路hellip;hellip;
----正文内容----
(1)
苏更生是本市三甲医院的外科医生,前段时间由他操刀治好了一位富商的病,富商一高兴给了他很多钱,最近他又与心爱的女友刘小甜结婚。这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可他却高兴不起来,总觉得那里不对。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妻子刘小甜变了,变得与她认识的刘小甜不一样。女友时期的刘小甜连厨房都不会下,家务更别提了,她的房间比男生还要邋遢。刘小甜之所以看上他,与耸主持家务的能力有很大关系。
现在的刘小甜整日忙来忙去,做饭洗衣统统都由她一个人包了,根本不让他插手。而且,对他异常的温柔体贴,快成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贤妻良母。
这事换在别的男人头上估计笑歪了嘴,可是苏更生不这么想。他越看妻子越觉怪异,与他同床共枕的女人好像是另外一个人,只不过披着妻子的肉体。
晚上苏更生与新婚燕尔的妻子爱爱过后,她像是温柔的猫咪蜷缩在他怀里。他说:你还记得咱们滑雪的事吗?;
妻子的眼中闪过一抹迷茫,随即点点头。
苏更生想起了什么趣事,满脸笑意地说:当时你故意欺负我这个菜鸟,好几次让我栽进雪里,你不仅不把我拉出来,反而一旁哈哈大笑,说我笨忒,滑雪都学不会hellip;hellip;;
哈哈hellip;hellip;;妻子在他的怀里娇笑连连,就是!就是!欺负你怎么了?谁让你学了好多次都没会学,要怪只能怪你笨!;
苏更生也跟着笑,只是刘小甜没有察觉出丈夫笑的是那么的勉强、生硬。
刘小甜已睡着,苏更生还没有,妻子身体的温度着他的身体,他心却是一片冰凉。
滑雪?
他在心底发出一声嗤笑,刘小甜最讨厌的滑雪了,在她小的时候与父母一起滑雪,由于不小心一头扎了雪中,若不是救治及时,她险些丧了性命,此后她是谈雪;色变。
滑雪?说笑呢!
至此,苏更生已然确定一个问题,他怀里的女人根本不是他的妻子刘小甜,而是一个陌生的灵魂!
躺在床上,他怎么也睡不着了,不断回忆着妻子是何时起发生了变化,想着想着,他有了头绪。几个月前的刘小甜还不是他的妻子,她的单位组织了一个活动,让职工们到医院的标本室参观,了解人体各个脏器官的功能作用,学习基本常识。
这本来是件好事,但当天他接到了刘小甜同事打来的电话,说刘小甜在标本室受到惊吓晕倒了。他哭笑不得,标本室里的东西是有些恐怖,吓晕就有点说不过了,要知道她的男朋友是一位外科医生!
醒来后的刘小甜变得沉默了,最初几天的她植物人一般,整天对着房顶发呆。这可把他和刘小甜的父母吓坏了,幸好不日后她恢复了正常,大家只好把这归结于惊吓后遗症。

如今想想,当初刘小甜异常绝不是惊吓后遗症那么简单,在她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不会性情大变,连记忆也没了。
妻子不是妻子,哪会是谁?
苏更生的呼吸不可抑止地加快了,心跳也跟着咚咚;加快,仿佛马上要跳出身体。
怀里的妻子呢喃了几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问道:老公,这么晚了你咋还不睡,想什么呢,心跳得这么快?;
苏更生作为外科医生,心理素质自然远超一般人,强作镇定说:我是hellip;hellip;;
是什么了?;刘小甜很是好奇。
苏更生忽然坏笑了几声,我是想hellip;hellip;要你了!;说着把身躯缩进了被子。
几日后,苏更生来到刘小甜曾参观过的那家医院,找了一个理由进了对方的标本室。接待人员摸不着头脑,你一个三甲医院的大夫,来我们医院的标本室参观毛线?
奇怪归奇怪,接待的人员还是陪着他来到标本室,大家都是同行,说不准什么时候还用得着,不就一个破标本室,又没什么值钱的货,来吧!
标本室80、90平的样子,展示的主要是人体各个部位的器官,如脏、肾、胃等,也有男女生殖系统稍微完整的部件。苏更生一个个看,其实这些东西他已经了然于心,他是想要发现到底是什么吓到了妻子。
接待人员有些疑惑地说:苏大夫,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我,这间标本室是对外开放的,所以那些珍贵的器官没有在这里。;
苏更生漫不经心地说:几个月前有人在参观时被吓晕了,据说还是成人hellip;hellip;;
这个呀hellip;hellip;;接待人员思索起来,他没有发现对面的苏更生正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很在意的模样。
哦,我想来了。;接待人员带着苏更生来到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前,指着它说:就是这东西。当时我还郁闷呢,不就是一个标本吗?怎么把一个大人当场吓晕,虽说对方是个女人hellip;hellip;;他发现苏更生像是着了魔一样,呆呆地望着那个标本,眼睛都不带眨的。
不会吧,他可是外科医生,要是被吓倒hellip;hellip;;接待人员不敢再想下去了。
令苏更生着魔的东西是个圆柱形的玻璃标本容器,褐色的液体里浸泡着一个婴儿,许是时间太久了,婴儿的身体因腐烂而显得异常狰狞,身体没有重量般的浮里面。让人吃惊的是,婴儿仅有一条腿,且腹部以下的左侧什么也没有,并留有明显的切口,一些肠子自切口露了出来,浮在液体中。婴儿的上半身几乎正常,但是左边的手臂却很短,比右边正常的手臂小一半,俨然是一个畸形婴儿标本!

就在他打量着婴儿时,婴儿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在褐色的液体透出浓浓的哀伤,苏更生看得一阵心悸,啊;地叫了一声。
苏大夫,你没事吗?;接待人员紧张地问道。
苏更生很快镇定下来,说自己没事。
你刚才hellip;hellip;;苏更生略显迟疑地说:刚才你发现了什么异常吗?;
接待人员望了一眼,不解地摇了摇头。
这个婴儿只有一条腿,而且有明显的切口,似乎对他动过外科手术hellip;hellip;;苏更生说。
接待人员心想那里不是贴着信息吗,但人家既然问了,他只能解释道:这不是一般的婴儿,那是我们医院多年前做过分离手术的一对连体女婴。连体女婴儿出生后不久,其中残缺的那个开始呼吸困难,医生怀疑她活不了多久,为了保住另外一个婴儿,经婴儿的父母同意,医院给这对连体婴做了分离手术。在当时的医学水平下,做分离手术是相当危险的,很可能两个婴儿都性命不保,但如果不做手术,那这对连体妇婴绝对没有一个可以存活,医院经过细致的检查和探讨,最后由当时一位资深的教授执刀做了手术。手术基本上是成功的,经过分离和人工修补后,保住了完整的婴儿,但是,那个残缺的婴儿最后还是死在了手术台上。死去了的婴儿则由其父母答应,留在我们医院研究使用,如今医疗水平今非昔比,连体婴早已没了研究价值,所以拿出来作为标本室的参观学习使用。;
自从见了标本室的连体婴儿后,他的脑海经常不由自主浮现出婴儿那双幽怨哀伤的目光,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因为这个,他在做手术时险些出了关错,科室的主管把他大骂了一顿,并强制放了他半个月的假,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回到家中,刘小甜上班还没有回来,但桌子上放着香喷喷的饭菜,只要热一热就可以吃了,这是妻子上班前给他做的,回来后饿了可以马上吃饭。除了饭菜,桌上还有妻子写的便条,不要等我,你饿了就先吃,么么哒!;
望着便条苏更生不由笑了起来,就算这个女人不是刘小甜,难道不可以做他的妻子吗?
晚上刘小甜依偎在他的怀里,两人一起看韩剧,感觉是那么的美妙,好像又回到了与她恋爱的时光。
电视剧中女主角为了留住男主角的心,亲自下厨房做菜,她一次又一次被烫伤。苏更生若有所思,不经意地说:小甜,你们多像啊。;
刘小甜随口就说:是hellip;hellip;;她忽然缄口,紧张地望着丈夫。
苏更生温柔地笑了:有你这样的妻子在身边,如果我都不知道珍惜,如何对得起自己?;
闻言,刘小甜羞涩地低下了头,苏更生见此爱意大生,他的目光无意瞥见妻子胸口若隐若现的沟壑,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引来妻子一阵娇嗔,两人复又相拥在一起。
当苏更生趴在妻子光滑的上身往下进军时,无意发现妻子的右腹下部有块椭圆形深色一点的皮肤,与周围白嫩细腻的皮肤格格不入。他越看越觉得眼熟,忽然,一道哀伤的目光浮现在他的脑海,一个景象也与此重合。
是啦!标本室连体女婴的腹部就有这个形状的切口,而妻子刘小甜身体的腹部竟有这个形状的皮肤,那么,妻子会不会就是那个连体女婴的另一半?妻子的那块皮肤虽然不是切口样貌,但他可是外科医生,婴儿时期的切口长到现在已然能够恢复到与正常皮肤接近的样子。
刘小甜见丈夫直直盯着自己腹部看,问道:是不是我这里不好看?;
没有。;苏更生心不在焉地摇摇头。
刘小甜说:这是胎记,你介意的话hellip;hellip;;
苏更生忽然打断她的话: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或者妹妹?;
(2)
一闭上眼,连体婴腹部的切口与妻子腹部的那块深色的皮肤就会不断地重合,仿佛在诉说一个事实:她不是你的妻子,她是标本室里死去的婴儿附在妻子身上!
这时,他想起了,刘小甜被问到是否有双胞胎的姐姐或妹妹时的惊慌失措。尽管后来刘小甜假装淡定地告诉他,母亲只有她一个女儿,但他还是从她的眼里读出了这是谎言。
假的,她是假的!
骗子,她就是骗子!
苏更生的内心在不断地挣扎着,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接受这个温柔体贴的女人,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做不到,做不到!
这天晚上苏更生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回到了那家医院的标本室,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叫着他的名字,幽怨而深情。
更生,我在这里呀,你来啊!;
我认识你,但你为什么认不我来,我好伤心!;
好冷!好难受!好孤独!更生你快来陪陪我吧!;
这些声音从标本室的一个角落飘了出来,围绕着他的四周不断地响起,令他不由得毛骨悚然,恨不得立即离开这里,然而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一步步往声音的来源走去。
时间像是过了万年了,终于他在连体婴的前面停了下来,这时浸泡在褐色药水里的连体婴的那腐烂了的小嘴一张一合,发出苏更生非常熟悉的声音。
这正是刘小甜的声音!
连体婴突然睁开了眼睛,幽幽地凝视苏更生,半晌后才说出一句话:你来了!;紧接着,关着连体婴的容器盖子自己掉了下来,他的身体往出口飞去,很快她的头露出了,而后是上身。飞出来的同时,她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从头到脚她最终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女,最后飘然落在苏更生的眼前。
因腐烂而显得狰狞的畸形婴儿,瞬间变成了一个美女,苏更生只觉得以及都快跳了出来,他不仅没有半点喜欢,反而十分的恐怖。连体婴变成的女人乃是刘小甜的模样。
刘小甜伸出手摸了摸苏更生的脸,苏更生想动也不能动,只能任由眼前的怪物抚摸。
更生,不,现在我应该叫你老公,这也不对。因为跟你结婚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另一半,双胞胎的妹妹刘小美!;
苏更生的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但看向眼前这个女人的目光不再那么惧怕了。
刘小甜接着说: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你现在的老婆不是我,而是我的双胞胎的妹妹刘小美。一个早已经死去的鬼,趁机夺了我身体,并由此顶替了我的鬼!而我却代替了曾经的她,整天浸泡在这难闻的药水当中,被前来参观的人们看来看去!;她的眼中满是不甘和怨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小甜长长出了一口气,说:我从小最害怕的就是过生日,因为生日过后就会迎来一个可怕的梦!这个梦从我记事就开始做,每当生日以后的第十五天我就会梦到可怕东西。;

是什么?;苏更生有些紧张地问。
就是她!;刘小甜指着自己,忽然,她的美丽的外表快速地发生了变化,从身体的各个部位开始,成了一个体形特大号的畸形婴儿。她面目狰狞丑陋,只有一条腿,且从腹部以下的左边留有明显的切口,一些肠子自切口露了出来,甩在了地上。她的上半身几乎正常,但左手的手臂异常的短小,整个身体看上去怪异而恐怖!
你!你!hellip;hellip;;苏更生吓得说不出完整的话。
刘小甜的身体又一阵变幻,又化成了刘小甜那幅美丽的外表,这就是我每年生日的第十五天会梦到的场景,就是这个可怕的鬼婴在梦里纠缠着我,对我充满仇恨地说,这才是你应有,是你抢夺了我的一切hellip;hellip;;
关于这个恶梦,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知道说出来也没人会信。自从认识了你之后,我生日过后的那几天,我总希望你留在我身边陪陪我,哪怕什么事情也不做,只要你陪着我就行。可是,你一直忙于事业,任由我一个人孤单地应对即将到来的恶梦!;
苏更生感到无比的惭愧,是啊,除了追求刘小甜那时他随叫随到,但追到手以后,他又如从前一样继续忙碌在医院当中,他忽略了一个女人寂寞孤独的心。
对不起!对不起!;
晚了,一切都晚了!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得去从前hellip;hellip;;刘小甜伤感地流下了泪水。
苏更生心有不忍,上前把刘小甜拥入了怀中,紧紧地抱着,怕她下一刻无声地离去。
我要你回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发誓地说着,神色中尽是悔恨。
更生,你听说我,刘小美现在还没完全融合我的身体,我还可以回去,但是时间有限,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否则hellip;hellip;;
刘小甜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从她的脚下开始往上化成星星点点的光芒,眨眼消失在黑暗之中,苏更生歇斯底里地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始终没有出现。
为了验证事情的真假,他再次来到那家医院,并查看了有关当年那次连体婴手术相关的证明和材料。果然,那对连体婴出生的时间与妻子一致,而是连体婴做手术的那日正是她们生日后的半个月,也就是第十五日。

苏更生不知道怎么离开医院的,真相已经自己浮出了水面,现在的妻子根本不是刘小甜,而是死去的刘小美占用了姐姐的身体,从此顶替了姐姐而活!
我该怎么办?
苏更生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最终他决定复活真正的刘小甜,至于刘小美hellip;hellip;管她呢!
他以研究连体婴身上的外科刀技为由,将连体婴带离了这家医院。时过境迁,当年颇有研究价值的物品,而今已沦为展品,医院没有太多考虑就同意了这个请求。
为了保险起见,苏更生特意租了一间房,把装着连体婴的容器放到了这里。
后半夜的月色如水,淡雅地洒在窗前,他抱着容器,痴痴地望着里面狰狞的连体婴。在他的眼里这个丑陋的畸形儿,仿佛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子,曾与她共度风花雪月。
小甜,你知道吗?我骗那个可恶的恶鬼,说今晚值班不回家了。现在我是一刻也不想跟她在一块,她是那样的可恨,居然把你活活变成这幅模样,我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苏更生的语气中充满恨意。
而容器中的连体婴并没有任何动静,回答他的只有窗外吱吱叫的虫子。渐渐的,他有困意,索性抱着容器睡着了。
梦里刘小甜出现在苏更生面前,对他说当下你要对刘小美更好、更关心,千万不要让她察觉出异常,否则咱们的计划就不能成功。如今距离中秋节圆月之夜还有二十来天,必须要在下个月圆夜来临前成功复活,不然等刘小美的魂魄彻底与身体融合,她将没了任何复活的机会。
好!我都听你,忍耐只为了爆发!我忍了!;苏更生捏着拳说。
刘小甜满意地笑了笑:那天我在医院的标本室参观,被泡在容器里的刘小美吓晕了,然后她的魂魄趁机把我的魂魄从身体挤出来,并把我的魂魄丢进了她的婴儿躯体,令我日日夜夜受苦受折磨,损失了魂魄本身的力量。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恢复我魂力,只要魂力完全恢复,就可以将她从我的身体里挤出来!;
那我应该怎么做?;苏更生问。
我需要生命的力量来补充魂力。;
什么是生命的力量?;
刘小甜信誓旦旦地说:心脏乃人的生命之源,只要你给弄来一些活人,我很快就能恢复魂力!;
听得此言,苏更生的心脏除此停了跳动,他慌忙地摆摆手:不行,不行,小甜你想想别的办法吧,杀人是犯法hellip;hellip;;
刘小甜忽然笑了起来,我逗你呢,瞧你胆儿小的。没有活人的心脏,小动物的心脏也可以,譬如猫、狗、鸡、猪什么都行。;
苏更生明显松了一口气。
正在看韩剧的刘小甜接过丈夫的茶水,她的心里暖暖的,虽然她并不爱喝茶,但这是爱的茶水。她呷了一口茶,不禁皱皱秀眉。
苏更生握住妻子的一只手,喝茶水不仅能美容,还保护视力,增进食欲,总之她的好处很多。以后,我喝茶的时候也要给你倒上一杯,你我夫唱妇随。;
刘小甜笑了,就如她的名字一样甜美动人。
然而,苏更生却在心底冷哼了一声,喝吧,喝吧,到了时候看你还能不能笑得那么灿烂。他按照真刘小甜的嘱咐,往茶里放了少量的童子尿,这样每天让假刘小甜喝一点,既能避免被她发觉,又能不知不觉伤害她,以便调换魂魄的大计进行。
(3)
转眼一周过去了,等待中的苏更生得知了一个坏消息,真刘小甜告诉她,吞食小动物的心脏恢复魂力太慢,根本不可能在本月月圆时完全恢复魂力。
这下苏更生彻底傻了,真正的妻子回不来,他则要日日夜夜面对披着妻子肉体的假货,这如何是好?
不,咱们不能轻易放弃,你说吧,有什么办法能使你尽快恢复?;
刘小甜眼中闪过一抹冰冷,活人的心脏,只有活人的心脏能使我快速恢复!;
活人hellip;hellip;;苏更生的心在颤抖。
圆月似银盘悬在空中,秋水般的月光洒了一地,大街小巷充满了团圆的气息,今天正是八月十五中秋夜。
苏更生推开了家门,刘小甜面色苍白地坐在沙发上,见丈夫回来她疑惑地说:老公,你不是说去买月饼hellip;hellip;;
近些日子以来她的身体莫名的难受起来,医院查不出任何毛病,就是虚弱无力,身体困乏。这不,过中秋节的家里一块月饼也没有,她让下班回来的老公顺路买些月饼回来,月饼没买到,老公的手里居然提着一个大口的透明玻璃容器。
望见玻璃容器的刹那,她一切都懂了。
害怕了,对吗?;苏更生得意地晃了晃玻璃容器,厉声质问道:刘小美,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hellip;hellip;;假刘小甜双眼瞬间模糊了,泪水止不住地流出,泣声道:老公,我是刘小美,可我从未有过害你之心。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请你相信我,我是把你当成我生命最重要的人来对待的!;

苏更生冷眼观望:那你为什么对小甜做了那等残忍的事?;
这不一样,不一样。;刘小美摇着脑袋,同是双胞胎,同是婴儿,为什么他们偏偏舍弃我,为什么?!;此时的她显得有些疯狂,虚弱的身体不稳的晃了晃。
苏更生咬了咬牙,打开玻璃容器的盖子,将里面的褐色的液体泼了过去,刘小美被从头到脚淋个透湿。身体沾到褐色液体的刹那,她痛苦地叫着,双手疯狂地抓着脑袋,苏更生,你好狠的心,我对你只有真情,而你hellip;hellip;你是怎么对待我的?;
刘小美的脸因痛苦而扭曲,身体不断地滚动,撞到桌角划破皮肤流出了鲜血,模样令人望了心生怜悯。
玻璃容器中的液体曾泡了刘小美二十余年,令她的身体和魂魄深受其折磨,所以在刘小美喝了童子尿导致魂魄虚弱的情况下泼在身体上,能够与童子尿共同发挥作用,腐蚀破坏不属于这个身体的魂魄。
小美,我hellip;hellip;;苏更生有些不忍了,真如刘小美所言,她对他从来没做过任何过分的事。
老公,你不要被恶鬼的甜言蜜语所欺骗。;这时,一个腐烂畸形的婴儿来到苏更生身畔,她只有一条腿,却稳稳地立在那里,腹部切口处有些许肠子露出来甩在地上。

她正是连体女婴!
她没有伤害你只是时机未到,要不是我及时出现,天知道你会有怎样的下场。这个连我这个亲姐妹都会害的恶鬼,怎么会对你是真心的?;连体女婴刘小甜说。
是啊。;苏更生不知道是真信了,还是愿意相信这个至少让他心里舒坦些的借口。
连体女婴刘小甜上前一步,刘小美,我才是真正的刘小甜,你夺了我的身体,是时候还给我了!;
刘小美强忍痛苦坐了起来,她一张嘴鲜血就顺着嘴角流下来,望着苏更生说:走到这一步我不怪谁,也不后悔,至少我做了一次人,还爱上了一个男人,虽然这一切是那么的短暂。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去的也太突然了,也许泡在防腐药水里的才是我的归宿。;
防腐药水?你还想回去?做梦吧!;连体女婴刘小甜恨恨地说。
你还真拿自己当作刘小甜?哼!你分明是hellip;hellip;;刘小美的话还没说完,她的人突然怔住了,一双充血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眼睛才眨了一眨,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老公,我回来了。;
为了让真正的刘小甜恢复魂力,苏更生狠下心来将活人的心脏送到了刘小甜面前。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真正的刘小甜复活,尽管刘小美对他很好,但她来路不正,在心里很难真正接受。只是,他付出了这么多,但是回报hellip;hellip;
现在的刘小甜与他印象中的刘小甜仍然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总之一句话:不对劲儿!
你还真拿自己当作刘小甜?哼!你分明是hellip;hellip;;
他不由想起了刘小美没说完的话,不由疑惑起来,她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望着阴沉的天空,他的心也跟着阴郁起来。
作者的话:如果评论的数目达到10条,我就把不对劲儿;的刘小甜的真相贴出来,大家看着办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