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灵通电话 > 详细内容

灵通电话

作者:不着调先生﹌  阅读:1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从手术室里出来,张洋路过走廊拐角的时候,看见院子里那座电话亭。

天色已晚,黑漆漆的夜里,电话亭很孤独。

“也不知医院怎么想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留着一个电话亭。十几年前的玩意了,如今连小孩子都用手机联系,谁还会用这东西呢。”

张洋嘴角一撇,有些不高兴。

他伸手拦住一个从身边走过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衣服,短发齐耳,头戴帽子,是一个值夜班地护士。

“小夏,去和设备科的王主任说说,让他找人把这电话亭给拆了。我都说过好多次了,怎么还留在这呢。”

女护士小夏愣住了一会,抬头看看天,忽而笑了。

“好的,院长。不过您看现在都半夜了,王主任他们都在医院新区那边忙着,咱们旧区也没几个人了。等改天大搬迁的时候,一起拆了,您看可以吧。”

张洋沉下脸,点点头说道:“那好,就这样,别忘了就行。你先去忙。”

“嗯,院长,我先过去了。”

小夏在他身后,吐了吐舌头,低头溜走了。

看见小夏的身影,娇柔多姿妩媚动人,张洋想起了十二年前,自己刚毕业的时候。那时,自己和周平、沈秀秀,也是这样的少年风采,英姿锐气。

那会儿,他们三人是最好的朋友,毕业后来到同一家医院做实习生。张洋和周平是好兄弟,也是好对手,而且还同时喜欢沈秀秀。

想到这里,眼前闪过那年夏天的一个场景,张洋的心里就是一阵绞痛。

他捂着胸口,慢慢走向电话亭。

电话亭很破旧,亭上的灯光微微亮着,圆圆的按键虽然古老,却仍然洁净如初。看来,医院里的清洁工还是很尽职尽责的。

盯着话筒,张洋突然想起了十二年前,就在这个电话亭旁,也是一个深夜,周平和自己开过的玩笑。

“午夜三更时分,到电话亭里拿起话筒,拨打十一个零加井号,就会接通地府。”

“真的假的,骗人的把戏哦?”

当时张洋根本不信,对此嗤之以鼻。而周平则煞有其事地对他说:“信不信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张洋被他怂恿,两个人又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会怕这些鬼话。于是张洋拿起来话筒,按了十一个零加井号。

嘟……

嘟……

嘟……

当时夜色很深,四下无人,话筒里只传来几声嘟嘟的声音,在空旷的院子里显得有些瘆人。张洋不由得感觉心跳加快,手心冒汗。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张洋受了惊吓,猛地把话筒挂了回去,身子向后退了两步。

“哈哈哈,你看你那样,哈哈,真是胆小鬼。”

至今,周平嘲笑自己的那副傲慢模样,张洋还记得很清楚。

思绪回到现在,张洋眼睛直勾勾盯着话筒,脑海里不知怎么的,不停地在回荡周平的声音。

“午夜三更时分,到电话亭里拿起话筒,拨打十一个零加井号,就会接通地府。”

自从十二年前的夏天,周平从山顶失足坠落之后,张洋总是会想起他,想起自己这个好兄弟。

他们曾经一起上课逃课,一起吃饭打游戏,一起喜欢沈秀秀。而在周平遇难之后,张洋不愿意趁人之危,就主动离开了沈秀秀,来到现在这家医院。

十二年了,他再也没有听到过周平的声音。

“真的会有地府吗?”

“人如果到了地府那边,还会记得从前的事,从前的人吗?”

张洋走进电话亭,抓起了话筒,他想再试一次。

他按下了十一个零,按下了井号,然后,把话筒放到了耳边,静静地等待。

嘟……

嘟……

嘟……

一切,仿佛和十二年前是一样的。

一样幽幽的深夜,一样凄冷的凉风,一样无人应答的电话空号。

张洋闭上眼,没有听到异常,打算把话筒放回去。就在这时,话筒里忽然传来了人的声音。

“救我……张洋,救我……快,快救我上去……张洋……不要……救我,不,不要……”

“啊啊啊………”

断断续续的叫喊声,噪杂不清,最后的一句尖叫就像是人掉落深渊一般,撕心裂肺地在吼。

此时的张洋,也如同掉进深渊一样。

“这,这怎么可能?”

张洋只觉得浑身冰冷,凉气从脚底涌上来,窜到头顶又窜回脚底。他整个人就像是个冰棍杵在那里。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那是死去周平的声音。

“不,不要来找我,不要……”

张洋瞪大了眼睛,身子开始发抖。他曾经无比怀念自己的好兄弟,可此时听到周平的声音响起,他却是无比的恐惧。

“地府,难道真的有地府?难道自己真的打通了……通往地府的电话?”

他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猛地把话筒挂回去。

然后,他眼前一黑,晕倒了。

……

第二天早上,张洋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愣愣地发呆。

小夏送来的早饭,在桌子上放着,冒出热气。

透过翻腾的热气,张洋的思绪,飘回了十二年前的那个夏天,那一座野人山上。

十二年前,张洋和周平去郊外登山。因为是一座野人山,人烟稀少,他们两人带了绳索铁钩和干粮净水,独自攀爬了一天一夜。

本来一路顺利,谁知到了山顶却出了意外。

那是一处十分陡峭的悬崖,当时因为天快黑了,两人着急就爬得快了些。攀援的铁钩没有固定好,周平一不小心,脚下打滑,身子悬在了半空。

绳索猛地受力绷直,顿时其中一个铁钩飞了出去,这下只剩一个铁钩支撑两人的重量。张洋眼看着铁钩要支撑不住,心中恐慌,他回头望着挣扎的周平,突然间想到了沈秀秀。

“救我,救我……”

周平不停地喊着,眼神里满是恳求。

“要么活一个人,要么两人都会死。”

张洋的心里默默念叨着,而脑门上已经全是冷汗。片刻之后,他作出了决定。他伸出手,从腰里摸出瑞士军刀,慢慢割断了身后的绳索。

割绳子的时候,他不敢去看周平,却清楚地听到周平的声音。

那是周平最后的呼喊。

“救我……张洋,救我……快,快救我上去……张洋……不要……救我,不,不要……”

绳子割断了,张洋很快爬上了山顶。

到达山顶的时候,他给沈秀秀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和周平遇到了落石危险,周平失足掉下了悬崖。

张洋本以为自己能忘掉这事,独自和沈秀秀相处。可是他错了,他无法忘记那天的情形,他总是在恶梦中惊醒。

于是,他离开了原来的医院,离开了沈秀秀。

如今,张洋打通了地府的电话,再次听到了周平的呼喊,他觉得这是一种报应,来自阴曹地府的报应。

他要崩溃了。

……

小夏走过来,看见早饭热气消散,凉得不能吃了,摇摇头把饭盒拿走。

“唉,好好的一个医生,居然神经了十二年。一会看上去好好的,整天以为自己是院长,一会却又傻乎乎的发呆,什么也不说。”

“唉,真是作孽呀。”

……

医院的院长室里,一个女人站在电脑旁边,她身前是一个中年男子,两人都在盯着监控画面。

画面上,赫然是目光呆滞的张洋。

女人叹口气,说道:“周平,咱们真的只能看着张洋这个样子,没有办法救救他吗?”

中年男子是第三精神病院的院长,周平。

周平回头望着自己的妻子,沈秀秀,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秀秀,你也看到了,当年张洋以为我死了,回来以后精神压力太大,没几天竟然患上了疯病。这些年来,他时好时坏,我们也给他用了最好的药物,可情况也没有太大的改善。”

沈秀秀皱眉,有些疑惑地问道:“那为什么,你不直接到他面前,让他知道你还活着?”

周平摇摇头:“张洋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疙瘩,如果不能解开它,我现在走到他面前,只会让他的精神更加崩溃。等什么时候,张洋能够坦然面对电话亭里的那一段录音,我们才能出现在他的眼前。”

“好吧,这方面你是专家,我听你的。”

沈秀秀在周平的脸上亲了一下,向外走着,“我先去把饭热一下,待会一块吃,你先休息会吧。”

周平点点头,面色平静地目送沈秀秀离开。

然后,他起身来到窗边,看着院子里的旧电话亭,嘴角斜斜,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