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看着我的眼睛 > 详细内容

看着我的眼睛

作者:期待那一天°惜情  阅读:80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我的好梦,我打开了床头灯,看了看表,才凌晨两点多,我心烦的嘟囔着:“这大晚上的,谁这么无聊,有事不能明天说。”

我不情愿的拿起电话:“喂,谁啊?”

“宁伟,陈斌自杀啦,他跳楼了!”李磊略带哭腔的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听了猛的一惊,不敢相信李磊说的话,赶忙问:“什么时候的事,他为什么要跳楼?”

“就在两个小时前,你快过来吧,电话里说不清楚。”听得出李磊说话很紧张。

“好,我马上赶过去。”放下电话我穿好衣服,急急忙忙的来到楼下,我离李磊住的公寓有十多里远,我打算做出租车过去。

我站在路边,焦急的等待出租车,阵阵的凉意从旁边袭来,我打了个冷战,条件反射般的往旁边扭头看了看,在我身边四五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女孩。

一身洁白的连衣裙,亭亭玉立,披肩的长发被风吹的有点凌乱,脸蛋很漂亮,长得很标致,白皙面无表情的脸正对着我,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死死的盯着我看。

要是换做平时,我肯定过去主动搭讪,她这么专注的盯着我,我身上肯定有吸引她的地方,也许是被我的帅气迷住了,可我现在却没有心情理会她,但是看到她时,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以前肯定在哪里见过。

这时来了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跟前,我打开车门,正要上车,只见这个女孩幽灵般的抢先钻进了车里,平时抢座也就算啦,我会很有修养的等下一辆出租车,因为我现在着急赶到李磊那,所有心中很烦感。

刚要跟她理论理论,女孩往车里面挪了挪,用手拍着她旁边的座位,看着我温柔的说:“来,上车,我们是同路,拼个车吧。”

我愣愣的看着她,刚要爆发的怒火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大晚上的,女孩都说愿意和我拼车了,我还有什么意见,就顺从的上了车,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我告诉了司机要去的地址,我坐在车上,脑子里乱的很,陈斌为什么要自杀,就在半个月前我们还在一起喝过酒,吹的那是海阔天空,再说了,陈斌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怎么会这么想不开,我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我不经意的看了女孩一眼,发现女孩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脸上没有表情,我看不出女孩是用怨恨的眼光还是用陶醉的眼光,就这么直直的盯着我看。

我被她盯的不自然了,换了好几种坐姿,在她面前我好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我感觉有一股一股的微弱的凉风从女孩那边吹过来,我以为是车窗没关好,就扭过头去看了看,车窗关的严严的,是这个女孩在用嘴轻轻的对我吹着气。

要是平时我会很享受这样的氛围,现在我感觉心里堵的慌,她是什么意思,是在挑逗我吗,我现在没有心思去想她。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李磊住的地方,我刚要下车,女孩却突然拽住了我,温柔的说道:“等一下,以后你见到我妈妈,替我把这个项链交给她,告诉我妈妈我在这边一切都好,让她不要伤心了。”

女孩说着就把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放到了我手里,目光还是直直的看着我,很坚定的说:“看着我的眼睛,我叫夏雨荷,我会来找你的。”

我的大脑瞬间短路了,我竟然一句话没说就下了车,当我回过神来要问个明白时,出租车却开走了,我顾不上多想,就匆匆上了楼。

陈斌和李磊都是我的好哥们,他们俩合租住在一起,我来到四楼,门开着,没有看见法医和警察,他们已经走了,就看见李磊安静的坐在客厅里。

李磊的眼圈发红,很显然他哭过,现在也是满脸的沮丧。

我就在李磊的身边坐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别难过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端端的,陈斌为什么会跳楼?”

李磊用很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我,低声说到:“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怀疑陈斌是被鬼缠身了。”

我听李磊这么一说,浑身打了个冷战,急忙问到:“你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根据?”

李磊点了一根烟,猛吸了两口,这才说到:“你还记得半个月前,你们俩出去喝酒,我有事就没去,结果你们都喝醉了,回来的很晚,就那次。”

听李磊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次我们玩的很开心,喝了很多酒,半夜回来出租车都不愿意拉我们,没办法就一路走回来的,怎么啦?”我好奇的问。

李磊又吸了两口烟,继续说道:“陈斌回来时,只是醉的走路摇摇晃晃的,也没有看见他哪里不对,他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发现陈斌的脸肿的跟猪头似的,我问他怎么啦,他摇着头说不知道,就是觉得满脸疼,我仔细看了看,这脸上的手印子分明就是被人打的,可是陈斌晚上回来脸是好好的,被打也是睡着觉以后的事,可是这个家就我们俩,我没有打他,屋里没有其他人,我当时也没想通。”

李磊掐灭了烟头,“到了第二天晚上的后半夜,我睡得正香,被陈斌的叫喊声惊醒了,我起来后看见客厅的灯亮着,陈斌就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浑身打哆嗦,好像是被吓的。”

“我问陈斌怎么啦,他惊恐的说有个女人骑在他身上打他,还是用手打他的脸左一下,右一下,左一下,右一下……”

“我不相信陈斌说的,就来到他的房间里,哪有什么人,我当时怀疑陈斌是做噩梦了。”

“可是到了第三天晚上的后半夜,熟睡中的我又被陈斌的惨叫惊醒了,我发现陈斌的脸肿的更大了,颜色也变的紫黑色,陈斌告诉我还是那个女人打他,女人还说打到陈斌死为止。”

“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我问过陈斌前几天干什么啦,会不会招惹了什么脏东西,他只是一直在摇着头说不知道。”

“我觉得就算是女鬼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找他,就问陈斌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女鬼的事情,陈斌说没有,他不认识女鬼,但是女鬼好像告诉陈斌她叫夏雨荷。”

夏雨荷,我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紧,怎么这么熟悉,一定是在哪里听过,我努力的回忆着,猛然间想起来的事情让我感到窒息的恐惧,和我一起坐车过来的女孩就叫夏雨荷。

我没有打断李磊说话,他继续说到:“这两天我也只是怀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我已经请了一位会法术的大师,大师答应明天过来看看,可是谁想到陈斌今天晚上就跳楼了。”

我大脑里一片空白,甚至都没有听清李磊在说什么。

这时李磊突然抓住我的胳膊,激动的问道:“那天晚上你们是在一起喝的酒,回来他就出事了,你好好想想,你们都做了什么,你们肯定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我也一头雾水,努力的回想着那天的情景:“那天你没去,和我们在一起喝酒的还有六个人,我们都喝的很尽兴,喝完都各自回家了,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我们喝的醉醺醺的,本来想打车回来,可是出租车司机看我们喝醉了,都不拉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好走着回来了。”

“你再好好想想,你们走着回来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别的事情,或者干了什么坏事?”李磊提醒着我。

经过李磊一提醒,我想起来了:“当时陈斌走的比我快,在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我看到路边有一个老太太在烧纸钱,可能是在祭奠已故的人。”

“我记得陈斌在路过老太太身边时,用脚踢翻了祭台,把燃烧的纸钱也踢的到处飞,祭奠的东西弄得到处都是。我看到以后赶快跑过来阻止陈斌,可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祭奠用的东西被弄的到处都是,老太太伤心欲绝,愤怒的咒骂着:“天杀的,作孽呀,你不得好死!我苦命的女儿啊……”

“我把陈斌远远的推开,我又回来帮忙把祭奠用的东西都归拢了过来,我看到祭奠的照片上是一个有着一双大眼睛的清秀女孩,牌位上写着‘爱女夏雨荷之灵位’。”

“我很气愤的责问陈斌,祭奠亡人的东西你也破坏,你这是对死人的大不敬,你就不怕遭报应。”

“可是陈斌却不以为然的说,遭什么报应,都是迷信,我还就破坏了,要是有鬼的话就来找我啊!”

说到这里,我和李磊都明白了,我瞬间被恐惧包裹了,那个和我一起坐出租车来的就是夏雨荷。

而出租车上的那股凉风,不是在对我吹气,而是在跟我说:“我会来找你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