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第30章 玻璃罐里的孩子 > 详细内容

第30章 玻璃罐里的孩子

作者:沵旳〃眼涙  阅读:63 次  点赞:2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在医院里,哪里小孩子最多,除了产房就是停尸间,这里的孩子每天死于意外的也很多。

苏文是一名实习护士,每天都要跟在医生后面学习,说到底,实习护士就相当于一个打杂的小跑腿,护士长说一是一二是二,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要是反抗了,随时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开除,跟着好的护士长,什么都不用担心了,跟着由于心机重的护士长,就有够人受的。

刚到医院的时候,苏文就被分配到医院里最叼专的护士长女魔头当部下。

在医院从事后,苏文总被护士长安排到晚间的轮班次,理由很简单。跟苏文一起的另一名实习护士少巧是女魔头的亲戚,白天的班根本就没苏文的份,反抗也是反抗过的,可是没用,她总能以一大堆理由让苏文执夜班。

这样一来,本来以为可以换早班的苏文,却因为没能有更好时间去照顾家里高龄的奶奶,岂料奶奶一个人在家里不小心摔倒,额头上还撞出一个大包子,让孝心的苏文心痛不已。

她从小就是奶奶带大的,至于父母长得什么样子她想都没想过,她也不回去想为什么有父母会这么忍心不要自己的孩子,把孩子扔在树下,尽管奶奶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苏文已经把她当成这辈子唯一的亲人,苏文是奶奶在树下捡来的孩子,但是现在没能后抽出时间好好来照顾奶奶这是她最大的愧疚。

“那今天就辛苦你啦。”

“不会呀,拜拜!”苏文强迫自己挤眉弄眼的跟少巧道别,其实心里把她骂了上千上万遍了,就算自己真的反抗能有什么用,后果就是自己的工作要丢了,然后得从新开始找工作了,现在这社会的工作难找,还是认命吧。

“太过分了,你们的护士长。”另外一个护士长分配过来的实习护士啊音为苏文打抱不平,每个人都是一天一天倒班制的,苏文的护士长倒好了,为了照顾自己的亲戚就不管别人死活,直接就把晚班都让苏文上,实在是太过分了。

阿音跟苏文同年龄,两人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阿音跟苏文聊的很开,很快成为好朋友,对自己晚班这间,苏文知道阿音比自己还要上心,上次要不是自己拦着,估计她都告到院长那里去了。

阿音今晚是不上夜班,她故意跟同事调班的,陪苏文是原因之一,实际她知道医院的“兄弟”很多,想见识一下而且还有苏文为伴,自己就算看到了,也不会太害怕。

“阿音,你听到吗?”苏文停下脚步,拉了拉落在身后阿音。

“什么声音?在哪里?”阿音竖着耳朵聆听,什么都没有,倒是听到自己的肚子饿的咕咕叫。

“不是,你听你听,有小孩子的声音,好像在前面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阿音快把耳朵拉裂了都没能听到苏文说的孩子声音,看她紧张的模样也不像是再骗人。

苏文突然想起之前在她们这边科室发现了一件怪事,一个孕妇生完孩子后一天,孩子在育婴房里莫名其妙就消失了,那里都找不到,会不会是跟这个小孩有关系。两人低头商量一阵,分开寻找声音的来源。阿音嗖嗖几下不见了影子,苏文一步步在当前楼层寻找,越往里走声音越大,直到走到一个标着标本房门口,苏文确定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的。

标本房的门被缓缓推开,苏文紧张的闭气,之前就听说过标本房放着是一些意外死亡孩子的尸体,为了不让尸体腐化,医院用一罐罐放有福尔马林的药水把这些尸体浸泡在玻璃罐子里保存下来,房里灰沉沉的,工作台上照亮的灯泡闪着微微的亮光,加上现在是冬天,这让房间里气氛一下子降到零点。

苏文走到一个内脏被挖得一干二净的婴儿尸体前,肯定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可是看他紧闭的双眼,苏文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就在这时,玻璃罐里的婴儿突然睁开眼睛,诡异的笑了,一双被福尔马林泡得发白的小手,一下一下的敲打着玻璃壁,每敲一下,苏文的心脏就好像被锤子重重的催了一下,苏文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的想找出口,无论她怎么找,刚才进来的门居然一下子消失了,四面都是墙壁,其他玻璃罐子也不安分的摇动起来,整个房间里瞬间哭声整天。

“不要,走开!你们走开。”

“苏文,你怎么了,苏文。”眼前是阿音的身影,苏文一下子蒙了,刚刚她在标本房的,怎么现在,环顾了一下周围,怎么会站在走廊的,苏文急急忙忙的拉走阿音,任凭她问个不停,就是不回答。

两人回到了服务台,苏文这才把刚才的经过告诉了阿音,阿音低着头也不说话好像在想什么,这时候,苏文的手机突然响起,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阿音的声音:“苏文,你人呢!说好等我的,怎么我都没看到你。”

苏文手中的手机滑落,她机械般的转过身,眼前的“阿音”空洞洞的腹腔,婴儿般的脑袋盯着她,似哀求似冤屈,苏文大叫一声,撒腿就跑,远远看着阿音气哄哄的往自己的方向走来,耳风很大,她听不到阿音再说什么,也不顾什么,黑着脸拉着阿音跑出医院就直奔月娘娘家去。

月娘娘的问米很厉害,好多外地的人都经常大老远跑来。

月娘娘刚好从厕所出来,看着苏文带着阿音风风火火跑来差点以为遇见小偷了。

在经过一番了解后,月娘娘决定帮忙。只见月娘娘两手抓米,嘴里说着一些苏文她们听不懂的话。

后来月娘娘解释后才知道事情的经过,原来苏文遇见正是前个月天在她们科室无故消失的婴儿。他出生时身体很虚弱,医院的人在还没有经过家属的同意私自把婴儿抱走,还把他健全的内脏掏空,浸泡在放有福尔马林的玻璃罐子里,如果不是遇上时运低的苏文帮忙,他可能就一辈子都被困在其中,灵魂得不到释放。

次日,苏文按照月娘娘教的方法,把自己连夜折叠好的上千颗星星串成链子,绕成圈子放在玻璃瓶上,链子刚一放上,就有一股白烟从瓶子冒出,是那个婴儿,他恢复了原来可爱逗人的模样,两只小嫩手合十,鞠躬了下就消失了。

也不知道是运气好了,还是怎么的。

苏文回到岗位工作时,本该带领自己的护士长被上头派下来调查行贿的人员带走,其中的案情无从知晓,听闻婴儿的事跟她有很大关系,而没了护士长撑腰的少巧也不敢再耀武扬威,尽管被安排上晚班了,也只能默默接受。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