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迟来的醒悟 > 详细内容

迟来的醒悟

作者:花开一夏  阅读:6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当陈杰拧开房门,听见屋子内传来炒菜的声音的时候,他下意识的退出去看了一眼门牌号。

903,是自己的房子没错啊,那怎么会有别人在啊?陈杰不解的挠挠头,带着狐疑的神色走向了厨房。

当他看到厨房里那抹熟悉的身影正在挥舞锅铲的时候,他脸上的疑惑霎时间凝固了起来。手里的钥匙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阿杰你回来啦。去洗手,可以开饭了。”女子回过头看见面色僵硬的陈杰温柔的笑笑,催促着陈杰赶紧去洗手。

“哦。”陈杰愣愣的看着她,仿佛失了魂魄一般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他机械的打开水龙头,任由冰冷的水冲刷着修长的手。锅铲与金属碰撞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在他的耳边萦绕。禁锢的他喘不过气来。

“爸爸,你怎么啦?”突然,陈杰感到有一股小小的力道拉扯着他的裤腿。他下意识的低头看去。

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只到他膝盖的小孩子。此刻,他正仰着一张白嫩圆润的小脸,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陈杰。

“你是谁!”陈杰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

“爸爸?”小孩歪着头不解的看着陈杰。

“我问你是谁!”陈杰似乎受不了刺激一般大吼出声。

小孩静静的看了情绪失控的陈杰一眼,瘪了瘪嘴发出了刺耳的哭声。

“你吓到孩子了。”拿着锅铲的女人出现在门口。看到大哭的孩子忍不住埋怨出声。

陈杰望着耐心哄着小孩的女人,再也忍不住的夺门而出。

“施主,那对母子对你没有恶意。”香火繁盛的庙宇里,得道的高僧盘坐在蒲团上,手里拈动着一串乌黑发亮的佛珠。他的眼睛半闭,面容安详,似乎这俗世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的样子。然而他对面的陈杰反而就没他那样的心性了。

“可是她已经死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缠着我!”陈杰像疯了一般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你是真的不明白吗?”高僧微微睁开眼睛,眼里是看透一切的宁静。

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陈杰竟然有一种哑口无声的感觉。

“回去吧,她们不会害你。解铃还须系铃人。”高僧又闭上了眼睛,手里的佛珠互相碰撞,发出悦耳的声音。

陈杰几次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只能灰心离去。

“师傅,徒儿看那位施主印堂发黑。显然已是命不久矣。师傅您怎么不告诉他?”一旁扫地的小沙弥忍不住开口。

“唉,孽缘。”高僧脸上终究还是露出了不忍之色.............

陈杰几乎跑遍了所有的寺庙道观,令陈杰不解的是,竟然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去帮他。甚至还貌似好心的劝告他,既来之则安之.........

真的逃不开吗?陈杰站在门外。想着一门之隔的女人,有一种在做噩梦的感觉。

踌躇了很久,他还是不得不打开门进去。

高僧说了,无论他逃到哪里,那对母女都会找到他。与其一味逃避,倒不如从容面对。

“筱柔,终究是我对不起你。”陈杰面色复杂的看着正对他笑得温柔的女人心里想到。

那一年,陈杰大学毕业。看着一对对分手的情侣,他的心里也忍不住动摇了。

他实习的公司有意与他续约。董事长的千金更是明里暗里暗示了他很多次。

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一旦他点头,他的前程就会一帆风顺。

不用去跟别人争地位,不用低头哈腰,勾心斗角。

无疑,他是爱着筱柔的。但是,爱情在现实面前却显得如此不堪一击。尤其是当他看到心爱的人搂着比她大了好几轮的老男人的胳膊亲昵的招摇过市之后,他更是坚定了分手的想法。

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她的父亲。但也许,他曾经想过这种可能,只是下意识的回避而已,因为那些都不重要,他要的只是让自己心安的理由。但不管他有没有想到,当得知这个真相的时候他都后悔了。只是当时已经晚了。

筱柔自杀了,在他提出分手的那天晚上,从很高的楼顶上一跃而下。她的肚子里还怀有一个孩子,刚满四个月。

得知真相的他,悲痛欲绝。即使他最终没有和实习公司的董事长千金在一起也没有办法挽回已经尸体冰冷的女友。

你看,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宁愿自欺欺人的过,直到事情无法挽回,才想到后悔。有用吗?答案是没用。

“阿杰,想什么呢,那么入迷。”筱柔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微笑。似乎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伤害。

“没,没什么。”陈杰避开筱柔的深情,匆匆的走进了卧室。

在他心里,筱柔是怪着他的。所以已经化为鬼魂的筱柔让他感到了强烈的危机感。所以当他在电脑桌前工作,一双冰凉柔嫩的手按上他的肩膀的时候,他几乎是第一时间跳了起来。

看着筱柔不解的目光,他感觉到自己的耐性用到了尽头。

“你已经死了,还来缠着我干嘛!”陈杰歇斯底里的大吼,死了就死了吧,总比受这种酷刑一般的煎熬强。

“不是我,是我们的儿子。”筱柔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他?”陈杰怔住。

“他想见见自己的爸爸,和自己的爸爸生活一段时间。”筱柔看向门口小小的孩子平静的说。

“爸爸……”男孩迈着短短的小腿咚咚咚的跑了进来。在离陈杰一米多远的时候却停了下来,似乎在害怕被爸爸推开。乌黑的大眼睛渴望又胆怯的看着陈杰。

陈杰眼里闪过一抹纠结的神色,他知道那是一只鬼,但是那却是他的孩子。如果不是他,这个孩子此刻已经在幼儿园上学的,对于这个孩子,陈杰心里一半是喜爱一半是内疚。

“就一个月”筱柔定定的看着陈杰。

“来,到爸爸这来。”陈杰犹豫了一下,最终蹲了下来张开了怀抱。

原以为会害怕,会远离的。然而看到孩子明亮的眼睛,所有的害怕都消失了,他忍不住抱紧了那个懂事乖巧却早逝的身体。

一个月转眼过了大半,陈杰已经习惯了回到家里就看到可爱的孩子扑到自己的怀里,以及筱柔做的可口的饭菜和温和的笑容。甚至于他经常爱犯的胃病也不见了。

这样和平的生活,让陈杰生出一种错觉。似乎,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

然而,鬼就是鬼。不会因为过上了人的生活就变成了人。

深夜,熟睡的陈杰胃部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剧烈的疼痛。像是有一只手在自己的胃里死命的搅动。

他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只见筱柔正站在床边,她的一只手穿过了他的胸膛,埋进了他的身体。等到她的手伸回去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胸前已经变得血肉模糊。

“你个骗子!滚!”陈杰用尽全力的大吼。

“我,不是。。。。”筱柔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但是却咬了咬下唇缓缓的离开了房间。而陈杰也因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第二天,当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陈杰模模糊糊的醒了过来,晚上的事情突然涌现在脑海,他赶紧低头往自己的胸口看去。

没有,没有伤口。原来是梦啊。陈杰轻吁了口气。

不,不是梦!当他看到床单上的鲜血的时候,他再次害怕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陈杰疑惑的穿上拖鞋推门出去。

厨房里静悄悄的,没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客厅里堆到一半的积木安静的躺在那里,小小的孩子早已不知所踪。

所有的一切,似乎像一场梦一般。消失了,结束了。

解脱了,真的解脱了!陈杰突然大笑了起来,接着却无力的坐在了地上。那一瞬间,心里,突然变得空荡荡的。

一天,陈杰没有出去。屋子里所有的啤酒都被他喝光了。也许是为了庆祝终于摆脱了那两只鬼吧。

当最后一罐啤酒被倒进胃里,他拿起了钥匙摇摇晃晃的出了门。却在下楼的时候一脚踩空掉了下去。

“先生,您胃癌刚好是不适宜喝啤酒的。”医院里,白衣服的医生不悦的说。

“医生你搞错了吧,我没有胃癌。”被邻居送到医院的陈杰不解的说。

“什么嘛,你身上明明就有癌细胞扩散的痕迹。不过已经治好了。”医生无语的说,还以为陈杰哄骗他。

“可是我没去过医院啊,也没治过病。”陈杰不解的说。

“你没去过医院,还能是鬼治好的吗?”医生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却让陈杰愣住了。

他想起那天晚上的筱柔,以及筱柔的动作,还有莫名愈合的伤口。

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陈杰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

他失魂落魄的在路上游荡,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座庙宇。

突然间他想起了那位高僧。也许,高僧知道这所有的一切。

“唉,冤孽啊。”高僧听到陈杰的叙述,良久一声叹息。

一切的事情都明了了,他的胃病是筱柔治好的。在她死后一直放不下陈杰,后来更是发现陈杰得了胃癌,情急之下她冒险请求高僧帮她,让她能够帮助陈杰治好胃癌。代价是永世不得投胎。

陈杰是真的愣住了,他一直以为筱柔是怨着她的,而真相却是这样残酷。当他知道对自己最好的人是谁的时候,那个人却注定与自己无法相见。他甚至,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说出口。

深夜,陈杰没有再回那个空荡荡的家,而是坐在了顶楼的阳台上呆呆的看着楼下来往的车辆。

他想起来那天也是这么这么高的楼层,筱柔站在边缘威胁他如果自己要分手就跳下去。

自己怎么回答的呢?好像是说,那你就去死吧。然而,筱柔没跳下去。而是说要到他公司里告诉大家他就是一个为了名利抛弃女友的混账。那一刻他慌了,所以他鬼使神差的把她推了下去。

那个时候他根本不知道筱柔有了他的孩子,更不知道那些只是她说的气话。毕竟,她一直是那么的爱他。

然而一切已经晚了,他为了自己的私心,将自己和筱柔以及那个可爱的孩子一同逼上了死路。

“那对母子要我转告你,他们从来不曾怨恨过你。也不怪你。”这是高僧说的最后一句话。

然而陈杰早已陷入自责中无法自拔。

“筱柔,从这里跳下去很疼的吧。”陈杰喃喃的说到。他仿佛看到了楼下,一对母子正努力的仰着头冲着他灿烂的微笑。

“对不起。”伴随着呼呼的风声,那句迟到已久的道歉终于是进了筱柔的耳中。

一个重物从顶楼落下,摔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声音。陈杰流着鲜血的嘴角勾出了一丝安详的微笑。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