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诡迹之小魔王之死 > 详细内容

诡迹之小魔王之死

作者:紫色露露  阅读:15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我跟凌子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钻进于是狠狠地洗了个澡,必须要把自己洗干净。凌子说过,只要是处理完这种事情,就一定要好好洗澡,不然的话,晦气会跟着我们。

洗完澡,我们惬意地坐在宿舍里,一边喝茶一边聊着天。

正聊得高兴,我们宿舍的老三突然推开门闯了进来!

“三哥,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我问道。

老三说“这还用问吗,你不在宿舍就肯定在你好基友这里!”

我看了凌子一眼说:“我们是纯洁的……”

“行了,没心思管你们纯不纯洁,我有事儿跟你说!”

“咋地啦,你先别着急。”

“老弟你不知道,我家最近出了件怪事儿,很奇怪,二哥说这方面的事情你的朋友懂,所以我就来找你们了!”

“啥事儿?”我饶有兴趣地问道。也许是因为跟凌子一块儿经历的事情多了,所以现在我的胆子确实大了不少,而且对这种事情也发生了兴趣。

“你们还记得我妹妹吧……”老三一开口,眼中瞬间就充满了焦虑。

老三家里有一个妹妹,还不到六岁。刚开学的时候,他的这个妹妹曾经跟着他的父母到宿舍里来过一次,我们宿舍的人都见过那个小女孩儿。

说着的,这小女孩儿长得挺可爱的,但是行为就不敢恭维了!也许是因为年纪小,又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儿,所以被家里人宠坏了。

这家伙,在宿舍里根本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不管做什么也都不会不好意思,我们的任何东西,只要她看上的就随便拿,不给就哭,还打人,无比霸道。而且这么小的年龄,嘴里脏话连篇,什么都说的出来!不客气地讲,绝对是个十足没教养的小魔王!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孩子因为拿不稳,把我们老大新买的手机给摔了地上。老大想发作,但是还没等说什么,小魔王那护犊子的老娘马上就站了出来,先指桑骂槐地把老大数落了一顿!

老大气得脸都青了,要不是我们拦着,早就跟她们打起来了!

好在老三跟他妹妹不一样,送走家人后,请我们吃了饭,诚恳地赔礼道歉,才取得了我们的谅解。

不过现在,这小魔王遇到麻烦了。不知道为什么,几天前突然脸色苍白,一点儿血色都没有,带着到医院检查了一翻,但是什么问题都没有发现。这还不是最严重的,严重的是,刚一入夜,小魔王就开始撕心裂肺地嚎哭,不管怎么哄都止不住,而且眼睛总是盯着一个地方,似乎那里有什么让她害怕的东西!

“人家都说小孩儿的眼睛干净,能看见咱们看不见的东西!”我接口说。

凌子说:“先不要下定论,三哥你接着说。”

之后几天,小魔王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精神也越来越不好,很明显贫血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然而即使这样,每次一到夜幕降临的时候,还是不停地哭,哭得肺子都快撕开了!

三哥的父母急得不得了,跑遍了城里的各大医院,可就是找不出孩子的病因,几近崩溃。

很多人都说,这孩子应该是中邪了,必须要找个懂行的人来看一看,不然的话,这孩子就危险了!

“子轩,我听二哥说,你的这位朋友精通什么奇门遁甲,是个很厉害的大师,所以我想找他帮忙看看,我妹妹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三哥的语气急切且满是乞求。

凌子转过身,背对着二哥摸了摸下巴说:“我擦,叫那家伙保守秘密的,竟然还是说出去了,真特么没义气!”

“凌子,帮帮三哥吧,救人一命是好事儿!”我说。

凌子转回身来说:“不过先说好,我可不是免费干活的。”

三哥一拍大腿说:“你这话就见外了!你放心,只要你能救我妹妹,不管多少钱,我父母肯定不还价!”

“那好,咱们去看看吧。”说完,我们收拾好东西,跟着三哥来到了他妹妹所在的医院。

看到这孩子的一瞬间,我就惊呆了,怎么变成这样了,小圆脸已经变成了锥子脸,比雪还要苍白,但是两篇嘴唇却红得发黑,两个眼圈也是黑的,就好像僵尸电影的小僵尸一样!真的很难把这孩子跟之前的小魔王联系在一起。

“妈,这两位是我同学,都挺喜欢妹妹的。听说妹妹住院了,就跟着我来看看。”三哥对坐在旁边抹眼泪的阿姨说。

“哦,有心了。”阿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凌子盯着阿姨看了看,眉头不禁皱了皱。随后又来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小魔王。

看着凌子咬着嘴唇,双眉紧锁的样子,我就知道情况不对。过了好一会儿,凌子借口该走了,把我和三哥带出了门外。

凌子皱着眉头问道:“三哥,你实话实说,你的母亲和妹妹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三哥挠挠头说:“子轩知道我妹妹什么样,被她得罪的人,我估计不在少数。为什么问我妈,我妈怎么了?”

凌子想了想说:“这个我也不确定,不过我有话直说,你别介意。阿姨印堂发黑,不吉利之兆,估计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

“不会吧,怎么可能呢!”三哥一脸诧异。

凌子继续问道:“对了,你们家族中最近有没有什么白事儿发生?”

“有!”三哥马上坚定地点点头说:“我二婶,过世快两个月了。”

“她跟你母亲关系怎么样?”

三哥摇摇头说:“要说起来,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二叔比我爸爸小很多,才结婚不久,而且我家跟他们家也挺远,见面很少,几乎没什么交集。”

“这样啊。”凌子想了想说:“三哥你先别着急,咱们找个地方观察这里,你不是说你妹妹晚上哭的时候似乎能看到什么东西吗。等她哭的时候我帮你开天眼,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作怪就知道了。”

“那好,就拜托你了。”

很快,天就黑下来了,我一边抽烟一边打着哈欠。说实话真够倒霉的,刚从绝命天涯那个危险的地方回来,我就想好好歇一歇,谁知道刚回来还要来处理这种事情,真是苦逼啊!等这件事情解决以后,必须狠狠杀老三一顿好的!

凌子倒是精神十足,靠着墙不错眼珠地盯着小魔王的病房。

“哇……啊……”果然跟三哥说得一样,小魔王开始疯狂大哭,撕心裂肺的声音让整个楼道都不得安宁。

凌子拿出两张符纸轻轻一晃,两张符纸马上就烧了起来。他把烧剩下的纸灰往我和三哥的眼皮上涂了一些。

等我们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楼道里已经变样了,原本的白炽灯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绿色,整个楼道里被照得犹如阴间一般!

我们正准备去看看病房里的情况,忽然从旁边的楼道里窜出一个女人!只见那女人穿着病号服的身体十分娇小,白皙精致的侧脸十分迷人。

“哇,美女啊!”三哥忍不住轻声说道。

那女人听见了三哥的声音,于是停住脚步,缓缓地转过了身……

这一转身不要紧,我们竟然看到,那女人的另一半脑袋竟然是烂的!烂肉粘合着驱虫,像一对撒上了番茄酱和毛毛虫的豆腐脑一样恶心!一颗眼珠子挂在脸颊上,晃来晃去,眼看就要掉下来!

三哥哪见过这种阵势,开口就想喊。我急忙捂住他的嘴,把他往后拖了几步,在他耳边说:“别叫唤,小心打草惊蛇!”

凌子急忙拿出一张符纸,在女人面前晃了一下,那女人马上像是触了电一样,身体猛地抖了起来!

“还不快滚!”凌子晃了晃符纸,语气不容置疑。

女人看了凌子一眼,转身飘到楼道拐角处,不见了踪影。

“哥们儿,可以啊,临危不乱!”凌子笑着对我赞叹道。

我看了凌子一眼,对三哥说:“你别叫唤,听见了没有,要不然惊动了吓你妹妹的那个东西,就不好办了!”

三哥急忙点了点头。

我松开了手,才发现三哥的眼泪几乎都快流出来了!

“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三哥问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鬼了!”我擦掉手上的口水说。

“怎么会呢,真的有鬼!”

凌子说:“你不相信有鬼,那你叫我们来干什么?”

“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里怎么会有鬼!”

“这里是医院,每天都死人,没鬼才奇怪呢!”凌子说:“好了,赶快去看看你妹妹那里究竟什么情况吧。不过,不管一会儿看见什么,都不要出声,交给我来解决就行了。”

三哥点点头,跟着我们来到病房门前。

小魔王的哭声撕心裂肺,非常刺耳。我们透过并房门上的玻璃往里看,只见小魔王正在母亲怀里大哭,而眼睛却始终盯着两病床不远的墙角。

我们顺着小魔王的目光看过去,瞬间全都惊呆了!因为我们看到在那个墙角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只是个人形,很虚幻,具体是什么人根本就看不清楚。

“果然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凌子说着,咬破右手食指,在面前凭空划了一道符,轻轻一推,金色的符穿过病房的墙进入病房。

病房里突然一声尖叫,紧接着只见那个人影穿墙而出,全身冒着白色烟雾,像是被烧过一样。

凌子眼疾手快,几步跑到那人影面前,手中的红绳不知道什么时候甩了出去。

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那人影身手十分灵活,竟然一闪就躲了开来,随后毫不迟疑,朝着楼道的拐角处飘了过去。

等我们追过去的时候,那人影已经不见了。

凌子回头看了看已经吓得尿了裤子的三个,对我说:“这个鬼怨气很重,不好对付啊!”

“凌子,究竟怎么回事儿啊?”

凌子指着三哥说:“这你就得问他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让这鬼对他母亲和妹妹产生这么重的怨恨。”

我们把三哥扶起来,凌子拿出一张符对他说:“这张符你拿着,烧成灰和在水里给你妹妹喝了,可以暂时挡住那鬼,不会有生命危险,只不过时间不会很长。那鬼现在被我的符打伤了,今天不会回来了,等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对付他的办法。”

离开医院,我马上就向凌子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凌子叹了口气说:“我觉得三哥一定有什么事儿没告诉咱们,甚至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

“你是说,他的妹妹做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凌子点点头说:“是的,而且是很严重的事情。”

“那咱们回去问问吧。”

“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凌子冷笑道:“你可是经历过的,就三哥他老妈那尿性,要是真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尤其是跟她那宝贝女儿有关的,就算打死她也不会对咱们说实话的!”

“也是。”我挠挠头说:“那咱们怎么办?”

凌子嘴角一扬,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你放心,有办法,咱们不能从人身上下手,可以从鬼身上下手啊,明天晚上那鬼一定还会来,我一定会抓住他!”

我们回到学校,整整一个白天都在睡觉,就连二哥给我发信息说老师点名我都没理。因为我要养足精神,晚上跟着凌子一起去抓鬼。

太阳刚往西沉,我们就感到了医院。小魔王跟前一天晚上比起来,看上去更加衰弱了。虽然我是个外行,但还是看得出来,这孩子危险了,如果今天晚上再那么被撕心裂肺地折腾一回,肯定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跟凌子出了病房,凌子在清水里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随后就在病房的门上和墙上画了很多符咒。

“大师,今天晚上能解决吗?”三哥紧张地问道。

凌子看了看三哥说:“阿姨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三哥摇摇头说:“没有,我也奇怪,我妹妹虽然霸道,但是年纪这么小,怎么会遇上这种事情呢!”

“凡事有因有果,这件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凌子说:“好了,你先坐着养精神吧,等一下咱们抓住那只鬼,就能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了。”

眼看时间到了子时,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灌满了整个楼道,透着一种刺入骨髓的寒冷。我看着凌子,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

跟昨天不同的是,小魔王并没有撕心裂肺地嚎哭,而是安静地睡着,苍白的小脸似乎稍稍有了一点儿红润。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我身后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急忙回头看去,却没有看到身后有人。

突然,我感到一只尖利的手猛地抓住了我胸口的衣服,巨大的力量将我一下子拉到墙边!

凌子急忙看过来,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死死抓着我的衣服,将我按在墙上,两只流着血的眼睛正盯着凌子。

“住手,你是谁,想干什么?”凌子问道。

那女鬼恶狠狠地看着凌子说:“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多管闲事?”

凌子拿出一张符纸晃了晃说:“看清楚了吗?这回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人鬼殊途,你竟然这么残忍要多走这孩子的生命,你说我怎么能不管!”

“少废话,你要是知道这小兔崽子做过什么,你就不会管了!”

“那你说啊,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该不该管!”

“哼,我没什么跟你说的!”女鬼看了我一眼说:“你最好给我让开,撤了这些符,不然的话,我要你这朋友给我陪葬!”

我现在虽然落在了女鬼手里,但心里并不紧张,因为这种情况我们早就预料到了。趁那女鬼不备,我偷偷从裤兜里摸出一截凌子给我的红绳套,看准时机就吵女鬼的头上套去!

女鬼根本没料到我又这一招,被红绳套套个正着,瞬间抓着我的手就松了开来,倒在地上。

凌子马上冲过来,紧紧抓住绳套把那女鬼捆了起来,用符纸困住。

“你们,真卑鄙!”女鬼气得咬牙切齿,但是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狂呼打骂。幸好一般人听不到女鬼的声音,要不然非把警察招来不可!

“行了,究竟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要跟这小女孩儿过不去。”

女鬼猛地抬起头,流血的眼睛似乎要瞪出来了,非常恐怖。

“二婶!”三哥看着女鬼,忽然叫了起来:“怎么是你?”

女鬼狠狠地看着三哥说:“你少跟我来这套,你跟那小兔崽子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我……”三哥本身就害怕,这一下子更加语无伦次了。

凌子对三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对女鬼说:“昨天他说的时候,我就怀疑是你了。看来你得死有蹊跷啊,难道跟里面那小女孩儿有关。”

“你说的没错!”女鬼的表情变得无比愤恨:“就是这兔崽子干的!”

“不可能,我妹妹虽然惹人讨厌,但是她那么小,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儿呢!”三哥诧异地说。

女鬼说:“你们一家人果然都一样,年纪小怎么了,都已经害了人命,你们还要包庇她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先说出来。”

原来,三哥的二婶年龄并不大,而且还是个充满少女心的女人。平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手机一些毛绒公仔还有很多精巧美丽的小饰品。

不过,她可没有想到这个家里有一个小魔王的存在。他们结婚那天,小魔王就从他们的新房里拿走了一个小公仔和几只非常漂亮的水钻发卡,让她心里很不高兴。但由于是新婚,也就没有说什么。

可没想到的是,小魔王得到了好处,竟然得寸进尺起来,三天两头拉着他妈妈来二叔家来做客,没别的目的,就为了看看她二婶又买了什么好东西,能让她带走!

女鬼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小魔王的妈妈极是能说,总是以孩子小为借口偏袒小魔王,每次都顺走不少东西。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时间长了谁受得了!虽然这些东西不一定有多值钱,但是对于主人来说就是心爱之物,这样拿法谁都无法忍受。

于是,女鬼终于翻脸了,打了小魔王两巴掌,紧接着就跟小魔王的妈妈吵了起来,闹得不可开交。

本以为两家人会就此疏远,谁知道没过两天,小魔王竟然一个人来了。刚进门就表示跟二婶道歉,承认自己做得不对。

大人哪有跟小孩子置气的,见孩子态度诚恳,女鬼还是好言相待。

可是,谁都没想到,这孩子是怀着目的来的。她从小被娇宠惯了,绝对没想到当婶子的竟然会对她动手!于是怀恨在心的小魔王竟然在她二婶的喝水杯里放了老鼠药,让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消失!

“不可能啊,她这么小!”三哥不敢相信地看着女鬼说:“你骗我的,我妹妹不会做这样的事!”

“还不相信,那你就去问问你爸你妈还有你奶奶吧!”女鬼说完,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捆着她的绳子不知道什么被挣脱开来!只见她急速冲进病房,一把抓住小魔王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

“不要啊!”三哥的父母大叫着哀求。

女鬼冷冷一笑说:“现在知道求我了,为什么不跟警察和我的父母说出真相?”

“我们只是……”

“不用再说了,我现在就要了这兔崽子的命!”说完一扭小魔王的脖子,小魔王马上开始嚎啕大哭,没哭几声就开始大声咳嗽。

三哥母亲心疼坏了,冲上来想把女儿抢回去,但是女鬼猛地一窜,上了屋顶。

小魔王咳嗽了几声,脸色已经变得铁青。没一会儿的功夫,咳嗽的声音就弱了,渐渐地,眼球上翻,嘴里吐血,没了知觉。

一股白色的烟雾从小魔王的鼻子里飞了出来,正落在女鬼的掌心之中。女鬼对着我们冷冷一笑,随后就消失了踪影。

三哥和他的父母扑在小魔王的尸体上开始嚎啕大哭。

凌子叹着气摇了摇头对我说:“咱们走吧。”

“凌子,刚才……”走出医院,我终于开口了。

凌子看了看我说:“其实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根本就不想救那个孩子。”

“她虽然坏,但毕竟……”

“这么小的年龄,就能做出这种事儿,如果长大了呢,真的难以想象。”

“那三哥……”

凌子拍拍我的肩膀说:“你放心吧,我不收他钱,这次就算是白干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回头看了看医院的大楼,耳中似乎还能听到三哥家人的哭声:“兄弟,怎么能让你白干呢,明天晚上我家饭店,我请客!”

凌子点点头,跟着我回到了学校。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