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消失的太平间【2】 > 详细内容

消失的太平间【2】

作者:到底还要痛多久  阅读:13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身后的死尸晃晃悠悠朝我走来,灯光忽明忽暗。我实在不敢回头去看它,双手在“铁门上乱砸,大声呼喊:救命啊!救救我!尸变了!!”

门外鸦雀无声,一片寂静。我心里知道,就算喊破喉咙也没用。路过一层太平间时,里面没有“停尸,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可是人的求生本能一旦上来,就算天王老子也要搏一搏。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我还是个人!

就当我回头时,那一具尸体已经在我身后。我的眼角已经吓出泪水,卷起袖子把眼角泪水擦了一把。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死尸”!

尸体歪着头,站在那里像是也在看着我。尸体嘴里发出“咕噜...咕噜声音”像是要说话,我心里头闪过一个炸雷,心想:如果是冤鬼要害我,那我还是死了想活着出去的心!

我腿一发软,居然跪在了地上。双手合掌,作出叩拜姿势口中念词:您行行好,放过我吧,我家中有妻儿老小。全靠我一个人赚钱养家。您要借尸还魂,找别人啊!

此时向我靠近的“死尸,突然停下脚步,”像是能听懂我说的话!我一想有戏,只要拖延时间,老保安和医院护理人员,一定会下来找我。

我清清嗓子,继续说道:您已经死了,何必要害无缘之人呢?您要是缺少衣物,钱财。我出去一定烧给你。您把名字告诉我,每年清明节,我都给您烧纸钱。

我一边口中念词,一边看着尸体动态。心想,竟然出不去了,那就拼个鱼死网破!你让我死,我也不让你找尸体脱身!

说来奇怪,尸体就站在原地,不在向我走来。离我大概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我仔细打量着尸体的面貌,下身肢体还穿着蓝色绒裤,虽然已经破烂不堪。但是能看出来尸体只是干瘪了。

对于基本密封的地下室来说,这一具尸体保持还算完好。上半身毁坏程度十分吓人,胸口还挂着腐肉岔子,特别是面部狰狞表情。它为什么有眼睛?我正在这里胡思乱想时,尸体突然比划起来。

我看着尸体怪异的举动,突然想起老人平时说的鬼怪故事。“什么借尸还阳,看望亲人啊,什么变成鬼怪找生人锁命的。”可是这一具尸体一定通过某种媒介才出现在这里,是什么原因呢。

死尸嘴里继续发出“咕噜...咕噜声”并且手舞足蹈在比划着什么,我心里非常清楚,它是想传达什么意思,我仔细观察着尸体比划着动作,它一直在指着自己的胸口部位。

我明白了,胸口骨盆内一定有什么东西,我捂着鼻子靠近尸体。这股艾草加腐烂尸体的气味,实在是太难闻了。我小心翼翼靠近尸体,看清楚尸体的面貌。脸上有咬痕,像是被什么东西啃过,头骨被啃出一道道白痕。十分明显!

尸体感觉我靠近,向我走进一步。它突然的举动吓的我,连退了几步。我喘着粗气说:“你...你..你干什么!”尸体像是听懂我的话了,站在原地又不动了,手又在胸口指了指。

我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珠,对着尸体说道:你别乱动啊,差点吓死我!说完大步靠近尸体,瞄了一眼尸体胸膛内部,里面除了腐烂的内脏,还有一些黑色的血块,除了这些还有一张卡片?塑料卡片?

我抬头看了一眼尸体,说:你是让我把你肚囊里的卡片拿出来吗?尸体点头示意,是的。我额头又出了一层白毛汗,一只手慢慢的伸进了“死尸的肚子里,拿两根手指夹出了,塑料卡片”。

我拿着卡片示意尸体不要动,我向后退了几步。看着血渍斑斑的“塑料卡片,这东西是此人生前的介绍,或者是死亡病例。有名有姓,是必须的。

我一只眼睛歇着看着尸体,一只眼睛看着卡片上的资料:尸体此时也没在看我,而是在看着头顶的灯光。卡片上有些地方能看清,有些地方被血渍挡住。我拿卡片在自己裤子上,使劲蹭了几下。

黄海军;男,1936——1998死亡原因不明!曾经参加过“1961年越南战争,机枪连;排长”读到这里,我脑中充满了疑问,医院是1999年才建成的。这尸体死亡年份比这个医院还要早?

我还在想这个尸体是怎么来的,突然察觉眼前灯光暗淡了下来。我抬头一看不好!尸体居然在我低头看卡片时,不知不觉站在了我面前!

尸体口中模糊喊着“泡...泡..跑!” 我脑中一个炸雷,尸体瑟瑟发抖躲到了我身后,死盯着灯光。像是那灯具后面有只恶魔!

从那灯具上方传来,微微摩擦墙壁的声音。这动静不小,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灯具上面!我走到灯下,仔细打量着灯具后面,后面是一条“隐蔽的通风管道,洞口被一些蜘蛛网遮盖,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尸体口中还在模糊喊着“跑...快跑!”我把心一横对着铁门旁的死尸骂道:还他妈能跑哪啊!那大门不知道被哪个王八羔子锁着了!这上面哪怕就是僵尸,老子今天也跟它拼了!

我在对着死尸埋怨时,感觉有灰尘落在眼前;不好!这东西已经下来了!通风口前露出一只“龇牙咧嘴的猫脸”我舒了口气心想,原来只是一只啃食尸体的疯猫!怪不得能引发诈尸,原来都是它搞的鬼。

我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拧成一条绳棍。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只怪猫就已经朝我扑了过来。条件反射,我抬起臂膀便挥了过去,我使出全身力量砸在这只怪猫身上。

怪猫被砸在地上,嘴中发出“喵...喵呜...”的怪叫声,我也被怪猫砸的眼冒金星,连退两步。等我看清这怪猫身形时,它已经起身向我跳来。

在这种环境下,根本躲不掉它的攻击。况且它的体型也太大了。完全跟它的猫脸不对称,体型如狗,毛色黑的发亮。

“黑猫这一跳便把我扑到,口中一股尸臭扑鼻而来”我拿手臂挡住黑猫的撕咬,感觉手臂已经被撕掉几口皮肉。疼的我咬牙切齿,握着拳头猛砸黑猫头部。我心想完了:在让这黑猫咬几口,一定会被它撕碎的!

就在我准备放弃抵抗时,一股黑影从我面前闪过。只听见啪的一身,骨头碎了的声音。这黑猫不知被什么东西击飞,我抬头看了一眼黑影的位置。原来是那死尸在危急关头起身踢了一脚。

黑猫被踢得口吐黑血,看样子也活不了多久。尸体的一只断脚也掉在我身旁。我眼睛一股热泪流出,您..您..我哽咽的说不出话,翻过身跪在了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然后我起身向那“黑猫头部狠狠踩了几脚”确定它已经死的断气了,从地上捡起那只“断脚,放在了死尸旁边”鞠了个躬,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尸体指了指对面通道,口中模糊说道:“门..门..”

我晃晃悠悠走出,二层太平间,此时太阳已经下山。来到一层时,看见门口站着几位医护人员,和两名保安。看着我狼狈走出来,他们几人冲过来连忙把我扶住,我在护理病房躺了两个星期才醒过来。

后来医院将这件事情,悄无声息的秘密处理了。现在医院太平间二层已经被堵死,那一具尸体到底是怎么处理的,我也不知道。唯一留下来的就是一张“证明卡”!

李爷爷回头对着一笑;小晨晨,故事好听吗?

我点点头,嗯 非常好听!

李爷爷起身,准备离开说:时间不早了,我也该下班了。有时间在来看你。

此时房间门开了,是护士要给我打点滴,李爷爷俯身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夜班护士,突然拿药给你吃!你可千万别吃啊!记住!

来给我挂水的护士,我从来没有见过。看见李爷爷后还热情的打着招呼。哟..李保镖也在这里啊,您该下班了,早点回去吧。

李爷爷走到门外对着我,眨巴了一下眼睛,便离开了。

(好看就留言吧——故事已经完结,如果还想继续看请留言)

(感谢;龙哥打赏的鬼币,谢谢支持!)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