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医院诡谈 > 详细内容

医院诡谈

作者:指针直指俄心  阅读:14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是一个才来医院里一个星期多的见习小护士小雯,我来这里是想一个秘密,却偶然发现这里的秘密不止我想的那么简单。

“雯娃子,医院晚上可别出去呀,特别是,哦不,反正晚上都别出来就是了,记住没?”看门的刘大爷神情恍惚的对我说着。

“啊?为什么啊,刘大爷。”我好奇的问。还有特别是哪不要去,但我觉得不应该问那么多了。

“没撒子事,医院晚上就是风大,容易发生问题,会把你们这些女娃子吓到罢了。”说完,便匆匆的走了。

“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我才不会信呢!回到医院宿舍里。医院宿舍里,和我同一的有房间的有三个妹子,不过有一个妹子不习惯一起住,喜欢住在外面,那个床自然也就没人睡了,倒是便宜了我们三个放些小物件了。

“嘿,小沈,你知道这个医院里为什么晚上不喜欢让人出来吗?”

“当然,这你就问对人勒,我问过别人,才不是门口陈大爷说的风大,是有女鬼啊!”开口的小沈边说还做了个鬼脸。

“小雯别听她说,她就唬人的。”说话的人是小尹。小尹拍拍小沈的头对小雯说“小雯你别介意,她就这样。”

“哎,小尹,我没说错啊,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一个刚退休的阿姨那听说的。”小沈郁闷的说着。

“好了,好了,没事啦。”小雯决定,晚上一定要出去看看。

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8点多,我编了个理由就出来了,。在医院内,阴风阵阵,感觉一点也不好,本应该有人的医院在这是都没了,就路灯在闪烁着,配着这风,那是格外的吓人。感觉有人在我的后面,转眼望去,却发现没有人,感觉附近有人在凉嗖嗖的哭,我汗毛都快要竖起来了,吓到我飞快的跑回宿舍楼,这里楼太烂,没有电梯,只能爬楼梯,还好,我房间就在三楼,尼玛的什么都不管,爬呀爬的,就到了二楼,在那深呼吸了一下,就突然觉得后面有凉嗖嗖的感觉,我机械般的回头看了一眼,我擦,一个头发特长的红衣妹子就站在我身后,说站也不对,是飘的,脚离地面真高,我快被吓晕了,但理性告诉我,如果这个时候晕过去,肯定特别惨的。疯了似的大叫,狂跑:“啊~~小尹,小沈救命啊!啊~~不要跟着我!”差不多整个宿舍都听到我大叫的声音。后面的红衣妹子也不见了影子。“什,什么啊?小雯叫那么大声干嘛啊?”小沈不耐烦的问我。

我就呆呆的楞在那了一会儿:我说有鬼,她们也不一定觉得我说的是真的,肯定觉得我有病,还是说个谎忙过去吧。

“没,我就是看见老鼠了,把我吓了一大跳,对不起啊!把你们吵到了。”

“算了算了,看你刚才被吓到的惨样,脸都白了,先进来再说吧。”小尹还说了些好话,但处于楞神阶段,进了房间,就没听进去了。她们俩看我这样,就一直哄我,直到我缓冲过来,对她们说了没事后来不知怎么的就睡了。

在睡梦中,我做了个梦。看见一个男人拿着一把锋利的刀把一个年纪不大的穿红衣服的女人砍死了,然后把她埋了起来,想看清楚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了。

一觉惊醒,就到了快上班时间,匆匆洗漱,吃饭然

就拉着俩妹子上班去了。下班时,我走到医院门口,找刘大爷去。

“刘大爷,这个医院到底有什么秘密?是不是有个女人晚上哭泣啊?”我试探的问了问刘大爷。

“没有没有,那有什么女人大晚上哭呢!你这小丫头就会寻开心。”刘大爷神色有些不对劲的说着。“不,我还见过那个红衣服的女人。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什么!你还见过她!怎么会?你认识她吗?”刘大爷当时就惊悚了。

我?认识吗?

画面切换到我的小时候。大概是5岁那年漂亮的姑姑20几岁她很喜欢红色 ,没次来家,都会给我带许多零食,玩具,过了两年,妈妈说姑姑有事,要很久很久才会回来。后来,听妈妈说姑姑不见了,最后,我查了很久,知道了姑姑曾在这个医院上班,后来才不见的。

“那个红衣女子是不是叫梅儿。”我有点激动,又有点否认的感觉。

“是的。该来的,还是来了。”刘开始是瞪大双眼看着我,后来,就渐渐平静了。

“ 晚上,我们去花园吧,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并且和她说说话。走吧,走吧。”老刘很平静的对我说。

,到了晚上,,依旧阴风阵阵的,老刘早早地来这里,手中还拿着一束花。我怎么觉得瘆的慌。喂喂,,说好的的告诉我,怎么变得这么可怕?老刘好像听见我的话一样,说:“再等等,她就要来了。”我听了这话,觉得应该是姑姑要来了。就乖乖的等着。“爸爸,我来了。”啥,爸爸?转头一看,这不是我那位不太喜欢住宿舍的室友吗?然后,风,呼呼的刮来了一位红衣妹子,不,姑姑来了。我擦!,可以说,四“人”会面吗?,搞得这么专注。

“小雯”“姑,姑!”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姑姑在身边,姑姑她不会害我的。

“嗯,我也有10好几年没回去了啊。还是有

由我来讲这段往事吧,”看了我们一眼。

“当年,我23岁来到医院,爱上了刘文,和他在一起了许久,很幸福,本来打算再过一个月回家可说的,是医院院长也喜欢我,追求不断,后来,看我实在喜欢他,便不了了之了。过了些日子,院长约我在花园见面,说是说一句话,看在朋友份上,我答应了,但我还是和刘文说了。我去花园时,他喝酒喝的大醉,还拿着刀削苹果,见我来了,便放下了,可没想到的是,他突然拿着刀砍我,我也躲不及时,砍伤了手,由于这边人少,地荒凉。我被砍了数刀,流血不止,这是,刘文,疯了般的进来,杀了那个人为我报仇,把他埋了。可刘文为了我活,送阳寿给我,可送到一半,发现竟然没到我的命中,然后发现我怀了,想到孩子还要人照顾,便没送阳寿了,他,把我带回了他家,养了9个月,孩子也出生了。虽然我死了,但我可以以灵魂的方式和他在一起,可我怕他阳寿因为和我在一起便流逝的更快,就决定,在他阳寿流逝的终点在和他一起,并且,在我死的地方等他,他也就在这里医院当保安。那个院长的魂也不见了,我担心他今年可能会回来残害这里,便下了,晚上虽是阴风阵阵,却保你们平安,还有,昨天,很是不好意思,我想的伤心事哭了,看见了你,觉得像小雯,就多观察了会儿,发现是你,却,没想到把你吓坏了。”“妈,爸,没事,上班时我也有吓她,她精神没你们想的那么脆弱啦!”

最后,我与父母说了此事,一切归与平常,当然除了,有时候,我们和姑姑聊天在一起的事。

再后来,我离开了医院,过上了属于我的狗血生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