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同病房的年轻人 > 详细内容

同病房的年轻人

作者:灵灵伊  阅读:16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那年,我的儿子八岁,他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总是喜欢蹦蹦跳跳,每天都闲不住。我一度怀疑他有多动症,可是医院检查后医生说他这是正常反应,这个年纪的孩子就是这样的。可是我总是担心他会受伤,经常会把他关在屋子里不让他出门。

那时候我们住的是老式的筒子楼,我们家住在二楼,不是很高。一天下午,我把好动的儿子关在他的房间让他预习功课。眼看着儿子把书本摆在桌子上我就给他锁上了房门,我自己在客厅里听起了收音机,一听就是两个小时,我正听得入迷,突然被门外传来的急促的敲门声带回了现实。

那敲门声又急又猛,惊得我心突然变得很慌张,我赶紧从沙发上起来去开门,原来是楼下的邻居,他穿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你,你在家干嘛?你儿子….掉下楼了,你都不知道?”

我一听就慌了神,赶紧跑回屋中打开儿子房门一看,果然没有人,再看窗户下面摆着一张凳子。我急匆匆的跟着邻居下了楼,儿子正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他的头上和腿上都有血迹。

我赶紧抱起儿子送到医院,经过仔细检查,儿子没有大问题,脚和肩膀脱臼了。医生帮他把关节复位后开了一些药,然后建议我们住院观察一晚。

那个时候医院的病人很少,我抱着儿子跟着护士来到一个双人间的病房。进屋后,护士指了指外面靠近门口的那张的病床说:“就把他放这张床上吧!”

我把儿子放到床上后四下看了一下这个房间,屋内有两张床和两把椅子,床上的被褥和枕头都是白色的,地上也是被刚刚擦过的,很干净,另外一张床也是空空的,看样子并没有病人住,我心想着这下好了,我晚上在这里陪床还可以有个休息的地方。

护士给儿子扎好输液的针后交代我等药快没有的时候叫她来拔针,然后她就出去了。忙活了半天,天已经黑了,我和儿子都还没有吃晚饭,我告诉儿子躺着不要动,爸爸我去食堂弄点吃的回来。来到食堂,人已经很少了,我怕儿子一个人胆小,我就买了几个包子和两碗粥打包准备回病房。

虽然刚过晚饭时间,医院已经很安静了,我拿着饭走在寂静的走廊里,总是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可是回头后又什么都没有。很快,我回到了病房,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坐起来了,他背靠着枕头,手里还拿了一个棒棒糖。我问儿子谁来过,儿子指着里面那张病床,说是那个床的病人给的。

我把目光放在那张床上,除了被褥和枕头还是什么都没有,依旧整整齐齐。

“这个床有新的病人来了?”我问儿子。

“是,一个叔叔,他刚出去了。”儿子一边吃着糖,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我的问题。

我突然感觉有些失落,晚上本打算在那张床过夜的,这下没戏了。但是没办法,我只能在椅子上坐一宿了。

我把带回来的饭喂儿子吃了一些,吃完后我把垃圾收完就拿出一本书坐在椅子上读了起来,一读书我就忘了时间,最后还是被进来的护士打断了,护士是进来拔针的。我这时突然惊了一身汗,我竟然忘了儿子正在输液,差点就晚了。我对护士连忙感谢和道歉自责,可是护士的表情却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先生,怎么了你,不是你让人叫我来拔针的吗?”

护士的话倒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我和儿子两个人都没出去过,我这边也没别的亲人,怎么会是我叫人让她来拔针的?

“我叫你来的?”

我满脸疑惑的盯着护士。

“是啊,一个年轻男的,和你长得有点像,不是你家亲戚啊,他告诉我这边该拔针了我才过来的!”

护士说完就拿着用完的药瓶和针出去了,我却觉得十分诧异,到底是谁去叫的护士?她说是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年轻男子,到底是谁呢?

我怎么也想不出那个人是谁,这时候儿子已经睡了,我坐在椅子上一边没心思的翻着书一边等同房的那个病人,可是我一直等到快夜里十二点了,那个人也没有出现。

我实在困了就趴在儿子旁边睡着了。刚睡着就被一阵开门声吵醒了,我睡意惺忪的双眼看见一个男子走了进来,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我对他的模样感觉很熟悉,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看见他进来我赶紧站起来和他打招呼,可是他却对我回以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好像和我有仇似的,那一眼让我在炎热的夏季感觉一丝冰凉,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他,也不敢再开口和他说话,只能默默的坐下来又胡乱的翻了翻书。

自从那个人进来后,我突然感觉整间屋子都凉爽了许多,也安静了许多,屋子里只能听到我和儿子的呼吸声,那个人再没发出任何声音。我随便翻了几页书后觉得无趣,就又趴在儿子边上继续睡了,睡前我瞟了一眼那个人,他正站在自己床前,目光似乎是在盯着我,我没敢多看,赶紧把头埋在儿子旁边闭眼睡去。

刚刚睡着我就开始做梦了,梦中我回到了小时候,见到了我逝去多年的父亲和母亲,他们还是年轻的样子,梦中我们三口人很欢乐,父亲将我抗在肩头,母亲唱着嘹亮的歌,我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儿……突然,父亲的脸变了,他的笑容渐渐消失,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最后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瞪着我,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天呐,那个人,同房的年轻人,是我父亲年轻时候,我赶紧抬起头望向那张床,那个年轻人已经不见了。

我明白了,那是父亲的魂魄,他是不放心孙子才过来,他是在责备我没有将儿子看好,我突然觉得很惭愧。我小时候的时光全都是快乐的,可是我对自己的儿子却似乎过于严厉,他这个时候正是应该享受快乐的童年时光。

看着床上绑着绷带的儿子,我眼睛湿润了,我错了,等儿子出院后我要加倍补偿他,让他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