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死婴复仇(下) > 详细内容

死婴复仇(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上一篇:《死婴复仇(中)》

冷汗又一次从晓晴妈的头上滑落,回头看一眼女儿,她还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一脸宠溺的看着怀里的死婴。

发生了这么多诡异的事,自己的女婿也离奇死亡,肯定是有什么脏东西在搞鬼,难道是自己那刚出生就夭折的外孙!!

晓晴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看着女儿这幅样子,她心一横,从女儿怀里抢过死婴,狠狠摔在了地上,黑得发臭的血缓缓淌了出来,死婴的头颅也摔出了一个大坑。晓晴尖叫着想要捡起地上的孩子,晓晴妈死命拉着她,不让她靠近。

忽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婴儿原本紧闭的双眼瞬间张开,死死盯着晓晴妈。晓晴妈脑中一片空白,后背忽冷忽热,惊得浑身颤抖。

婴儿抬起了摔断的手,冷漠的看着眼前这对可怜的母女。“妈妈,我,好,疼,抱,抱,我。”晓晴就像听到了某种召唤一样,大力挣开了晓晴妈的手,捡起了地上浑身是血的死婴。晓晴妈看着眼前诡异的景象,感觉自己就快要崩溃了,她声嘶力竭的大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知道打掉你是我们不对,但这件事都是我的主意,跟晓晴无关,你不要伤害她,她是你的妈妈啊。”

死婴突然转过头看着跪在地上大哭的晓晴妈,笑了,大量黑色的血混杂着蛆虫从死婴的嘴里滑落出来,然后慢慢抬起了手,一点一点把小小的手掌搭在了晓晴的脖子上,然后突然加重了力道。晓晴的脸慢慢变成酱紫色,呼吸越来越困难,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滑落下来。可是晓晴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依然用一种宠溺的眼神看着怀里的婴儿。

晓晴妈跪在地上,双手死死抠着地上的地砖,指节泛白。她看着眼前被死死掐住脖子的女儿,忽的站了起来,冲上前去再一次抢下了死婴。“我跟你说过了,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不要伤害她,你想掐死她?我先杀了你。”

晓晴妈将手中的婴儿狠狠摔在地上,双脚不停地踩踏着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婴儿,她双眼充血,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突然后脑一疼,晓晴妈不甘心的倒下了,半睁得眼睛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

是自己的女儿,晓晴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把铁锤,然后,抡圆了胳膊,狠命砸了下去。晓晴妈再也没有了知觉、、、

“喂,醒醒,快醒醒,你都昏迷了一个星期了,也该醒过来了,喂、、、”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声音,晓晴慢慢睁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扎的她眼睛生疼。她试图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很疼,好像全身都很酸痛,嗓子也疼的要命。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睡了一个星期了。”旁边的护士叽叽喳喳的说着,“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病房,我妈呢,我妈去哪了?”护士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主治医师,主治医师点了下头,护士这才敢开口。“你妈她,她去世了。”

晓晴脑袋里嗡的一下,她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怎么可能,妈妈怎么可能会去世了呢。昨天还兴高采烈的让她看恐怖片,今天就去世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晓晴很想哭,可是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这么多人面前流下眼泪。这些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她的命就这么苦,先是自己那可怜的孩子,还未出生就夭折了,然后是丈夫,惨死在医院太平间里。现在她唯一的亲人,妈妈也死了,他们都离她而去,只剩她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上。

正当她感伤之际,旁边的主治医师开口了,“你昏迷的这几天,你妈妈的尸体已经处理好放进太平间了,你不要担心,还有关于你丈夫和你母亲的离奇死亡,负责这起案件的林警官想找你谈谈,希望你能提供一些线索,以便快点破案,找到真凶。”晓晴点点头,“如果需要我配合的地方我会尽力配合的,希望能快点抓到凶手,让我的家人早日安息。”

林警官来的时候晓晴正在吃饭,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折腾,晓晴的身体非常虚弱,急需补充营养,可是她根本吃不下去,只是忧伤的看着窗外的天空。

“身体这么虚弱,还什么都不吃啊,这样下去,还没找到凶手,你自己就先垮掉了。”林子峰笑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口道,“你是警察?”晓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他的脸上没有警察那种严肃和威严,倒像个正在上大学的阳光大男孩,简单的白色T桖和牛仔裤让他看起来愈显清爽和帅气,“怎么了,不像吗,其实不光你一个人说我不像警察,我也很苦恼,可能是天生是暖男没办法严肃起来吧。”林子峰挠挠头无奈的说。晓晴噗嗤的笑了出来,还暖男呢,真不谦虚。

“你看,你笑一笑多漂亮,不要总是板着脸了,我相信你的丈夫和母亲在天上看着你也不愿意看到你这幅样子的。还有,快吃饭吧,一会菜都要凉了,你不把自己身体照顾好了,还怎么和我一起抓坏人呢。”听到他这么说,晓晴也开始反思起来,是啊,自己有多久没笑过了,好像自从阿鹏去世就没再笑过,其实自己是个很爱笑的人,我真的应该总在这种颓废的状态下度过一生吗,我的路还很长,阿鹏和老妈看到我这样子即使去了天堂也不会开心吧。对,我应该振作起来,抓住杀害阿鹏和妈妈的凶手,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想到这,晓晴看着眼前的饭菜,拿起汤匙开动了。林警官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转过头偷笑。

等晓晴吃完饭,护士撤走了病床上的饭桌,林警官也开始了谈话“你丈夫在离开病房之前跟你说过什么吗,还有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停尸房,他出去之前有没有见过什么人,或者有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晓晴想了想,说:“我只记得那天我半夜醒了,很渴,就跟阿鹏说我想喝水,但是暖瓶里恰好没有水了,然后阿鹏就去了走廊尽头的水房打水去了,可是过了很长时间他都没有回来,我意识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然后我妈就出去找他,可是水房里根本没人,然后我们就联系了医院正在巡逻的保安,再后来就在停尸间里发现了阿鹏,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很惨。”

说到这,晓晴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擦了擦脸,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继续说“他每天都跟我在一起,照顾我,好像并没有什么不认识的人找过他,至于过激的行为,他好像在出事的前几天情绪很茫然,时不时的发呆叹气,而且胆子也变小了,到了晚上几乎不怎么出病房的门,那天要不是我说我口渴他也不会去水房,唉。”晓晴长长的叹了口气,林子峰看的出来。晓晴很自责,于是他开口道“这不能怪你,因为即使你当时没说你渴,你的丈夫也不可能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啊,只要他一单独行动,歹徒就会对他下毒手,所以你也不要太自责了。还有我听说你妈妈死的时候你也在场,但是昏过去了,你妈妈死于钝物撞击。而且你的手里攥着一把铁锤,经过检验之后,铁锤上面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

“这,,这不可能,怎么会是我杀了妈妈呢,我只有她一个亲人了,我怎么会杀了她呢。”晓晴惊愕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真的是自己杀了妈妈!!!

“你先不要激动,很有可能是歹徒对你实行了催眠,然后控制你杀了你的妈妈,再或者歹徒把真正的凶器带走了,把铁锤塞进你手里,然后嫁祸给你。你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给你一个公道的。”林子峰斩钉截铁的对她说,晓晴很悲伤又很困惑,到底是谁会对他们一家有如此的深仇大恨,以至于要这么残忍的杀害自己的家人。

林子峰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要不这样,等会我带去去一下案发现场,你看你能不能想起来点什么。”晓晴点点头。

他们来到地下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在地下室里侦查现场的警官们都准备去吃饭,有一个看起来应该是领导的老警官看到林警官带着晓晴来到了地下室,便迎了上来。

“小林啊,查案子怎么还把晓晴姑娘带到现场来了,这里还没擦掉血迹。”林子峰笑了笑,说:“王组长,我带晓晴来就是为了让她看看现场,看看她能不能想起来什么。”“好吧,你们年轻人查案子总是找点新法子,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这个点也该吃饭了,你们慢慢看,注意不要破坏现场。”好的,您去吧。”

晓晴慢慢走到了地下室被黄色警戒线圈上的地方,看着大片的血迹,晓晴的头一阵剧痛,怎么回事,为什么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呢,她疼的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

“没事,不要着急,慢慢来,平静一下。”林子峰赶紧把晓晴扶了起来,让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

晓晴仰着头,闭上了眼睛,慢慢回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径直走到了靠墙的一大排停尸间前面,拉开了其中一个抽屉,寒气扑面而来,让晓晴打了个哆嗦。可是让她感觉更毛骨悚然的是,当寒气散开,她看到抽屉里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眼睛死死盯着她的婴儿。

晓晴吓得尖叫一声坐在了地上,林子峰扶起她,问她怎么了,晓晴颤抖着声音,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我,我想起来了,那天我睡觉的时候好像听到了某个声音,是小孩子的声音,他不停地说,妈妈,我疼,妈妈抱抱我,然后我的身体就像收到了某种魔力的召唤一样,不听我控制的走到了这里,拉开这个抽屉,抱起了里面这个婴儿。然后婴儿本来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了,之后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到晓晴这么说之后,林子峰觉得毛骨悚然,这个硕大的地下室现在只剩他跟晓晴两个人和无数的婴儿尸体,空旷的恐怖,暗绿色的灯光好像在为什么事做铺垫,他开始懊恼为什么贸然到这里来,还把晓晴也带来了,现在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个让人汗毛倒竖的地方。

他拉起晓晴的胳膊,往出口的方向跑去,跑着跑着,晓晴忽然不动了。林子峰回头一看,晓晴的头上冒着黑烟,眼睛变成清一色的白色,正诡异的笑着,看着眼前的林子峰。

林子峰吓得脑中一片空白,连忙放开了晓晴的手,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看着晓晴一点点的逼近,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晓晴忽然开始尖叫,声音刺耳,就像指甲摩擦玻璃一样的让人想要逃避。林子峰捂住了耳朵,还是抵挡不住这声音的穿透力,他感觉自己就要昏厥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杀了我,我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上,你们却这么轻易的杀死了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要你们所有人都死,都下来陪我!!!”林子峰一听,这应该是死去的婴儿上了晓晴的身了。他想起了自己脖子上带着的玉佩,听人说,玉可以驱鬼辟邪,他拽下玉佩,用力扔到了晓晴脸上。

在玉佩接触到小青身体的一刹那,突然发出了谈绿色的光芒,玉也在顷刻之间化成了粉末,有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物体被玉佩从晓晴的身体里打了出去,晓晴也在一瞬间变回了正常,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林子峰赶紧抱起了倒在地上的晓晴,掐了一下她的人中,“晓晴,晓晴,你醒醒啊。”晓晴慢慢张开眼睛,感觉浑身酸痛,就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她想要站起来,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倒在林子峰怀里。

突然,停尸墙所有的抽屉都打开了,从里面窜出了无数的死婴灵魂,像乌云一样笼罩在地下室的上方,不停地窜来窜去,整个地下室如同人间地狱一般充满了孩子的哀嚎和哭声,晓晴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坏了,惊恐的瞪大了双眼,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明显感觉到林警官抱着自己的手在颤抖,他也害怕极了。

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大片的乌云中飘了下来,停在了晓晴面前的地上,尽管只是一团黑烟,也能依稀分辨出应该是个婴儿蹲坐在地上,晓晴想,这可能就是自己那未出世就夭折的孩子吧。

“妈妈,你为什么要杀了我,我好疼啊,我恨你们,我要把你们都杀了到这里来陪我。”说着黑影扑了上来狠狠掐住了晓晴的脖子,林子峰一惊,右手本能的把婴魂打了下去。还未等林子峰反应过来,黑影又朝他扑了上来,张开嘴撕咬他的手臂,尽管根本看不到死婴的牙齿在哪,手臂却被咬的鲜血淋漓。林子峰疼的额头冒汗,大力甩着胳膊,想要甩掉它,死婴却咬的死死的,根本不肯松口。

晓晴用尽全力撞掉了趴在林子峰手臂上的死婴,然后张开双臂挡在林子峰前面,“你不要伤害他,他是无辜的,他并不想伤害你,来,孩子,到妈妈这里来,妈妈爱你。”晓晴伸出手想要抱起地上的死婴,可是却扑了个空。

“不,你不爱我,你爱我为什么要杀了我,我恨你。”晓晴听到死婴这么说,心里一阵自责,满脸泪水的说“孩子,妈妈当然爱你,你的爸爸和你的姥姥他们都爱你,我们把你的名字都起好了,叫远航,希望你能扬帆远航,自立自强。都是妈妈的错,妈妈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让你失去了生命,如果当时妈妈没有在手术台上昏迷,一定会告诉你爸爸把你留下,让你好好活着,听妈妈的话,妈妈跟你走,你放过这个叔叔好不好,妈妈去你的世界陪你玩好不好。”晓晴接近乞求的语气让死婴软了语气。

“真的,妈妈真的爱我?爸爸和姥姥也爱我?你们杀了我也是逼不得已的?”“是啊。我们都爱你,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我们怎么会伤害你,孩子,妈妈爱你,听妈妈的话,不要再害人了,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不,妈妈,我有爸爸和姥姥陪着我就好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替我和爸爸还有姥姥好好活下去,我知道我真的错了,所以我不会在伤害任何人的,你们走吧,不要再到这里来了。”不知是不是死婴的诚心悔改,他的灵魂慢慢从黑色变得洁白,慢慢的往上升。

可是,这漫天的死婴却根本不甘心,怨气让他们不愿意放过任何人,更嫉妒小远航的升天。又是一片哀嚎,无数的死婴横冲直撞,企图杀掉晓晴和林子峰,眼看着晓晴已经撑不住怨气侵入体内已经昏厥,而林子峰也遍体鳞伤,小远航原本已经升到屋顶的灵魂又飘了回来,发出了刺眼的金色光芒,将整个地下室的死婴们全都笼罩起来。

林子峰抱着昏过去的晓晴,看着眼前的场景,诧异的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知道,是晓晴的孩子在保护他们。

“林叔叔,我要消失了,我会带着它们一起消失,以后地下室就太平了,你要答应我,好好照顾我妈妈,她好可怜,因为我的一时怨念失去了所有亲人,我能不能拜托你,一定要让妈妈开心起来,帮我告诉她,我爱她,很爱很爱她。”突然,原本金色的光芒变得更加刺眼,林子峰被这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等他再次张开眼时,所有的死婴都消失了,只留下金色的粉末从半空中散落下来,记录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林子峰疲惫的跪在了地上,看着怀里的晓晴,他淡淡的笑了,他想,他永远都不会告诉晓晴,小远航为了救他们牺牲了自己,他只会告诉晓晴,小远航醒悟了之后上了天堂,做了一个幸福的宝宝,而且,他还会告诉晓晴,小远航爱自己的妈妈,很爱很爱她、、、

又一次,晓晴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林警官满是伤痕的脸,挂满了疲惫,正趴睡在病床旁边。晓晴想,一定是林警官突出重围救了她,虽然自己失去了丈夫,但是貌似有一个又帅气又勇敢还是警察的老公也不错,想到这,晓晴温暖的笑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