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脑电波记忆芯片 > 详细内容

脑电波记忆芯片

作者:程心  阅读:14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死亡对于每个人都是在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每个人都要面对自己最后的归处,每个人都要面对“油尽灯枯”。往往没有谁会面对死亡能够心如止水——除非他真的快死了。

“2017年最火的科学研究是什么?”

面对所有媒体如同苍蝇一样寻找爆炸性新闻,我们冀北医学院人类科学研究所的一个课题引起了我的注意——

不是保留脐带干细胞,不是换头,而是牙内置入脑电波记忆芯片。

说到牙内植入脑电波记忆芯片,主要是依靠集成纳米级电脑分析脑电波并进行翻译,说简单点就是这个电脑能记录你的大脑在想什么并记录下来。

具体的科学道理我也知之甚少,必定作为一名报社的新闻记者,找一条大新闻比给自己科普要重要的多。

我,程心,一个真正的新闻记者,虽然拥有敏锐的新闻嗅觉,但也不会道听途说的去写些花边,这个从我冀北医学院工作的媳妇周双那里得到的消息,她还是这个项目的主要研究者,引起了我的注意与好奇,必定我媳妇这个人从事的是医学,从事医学的人往往是严谨的。

科学研究是保密的,但老婆对老公往往是没有任何防备的。

一晚,老婆洗澡,我闲来无事,又懒得去开自己的电脑,就用上了她正在待机的笔记本。

笔记本屏幕上的一个视频文件的文件名引起了我的注意:

“XPSY人体-2017-4-12”。

人体终结?2017年4月12日,这不就是今天?这引起了我无限的遐想。这或许是老婆他们医学院的实验团队进行的某种高科技实验吧。

我战战兢兢的打开了视频文件。视频文件里,老婆在急诊ICU的简易手术室里开始了旁白:

“记忆芯片人体实验最终次。被实验者郭君,45岁,车祸后1小时强抢生命体征回稳,脑部受到严重损伤,是否苏醒,几率甚微。现将SB记忆脑电波芯片植入牙龈部,此次试验已得到了家属签署实验同意书。并对家属录制相关视频应对可能出现的法律问题。”

郭君?不会是早晨刚给我们开会满嘴仁义道德的那个报社社长吧?当镜头拉近到“郭君”的面部,甚至给了他一个特写镜头,我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看着老婆用柳叶刀拉开他的牙龈,黑红色的鲜血如同泉涌,你很难猜到我这时候的心情,我好像尝尝那流出的鲜血,一定很可口。

割开,将微型芯片电脑植入进微创牙龈内,整个过程不过十分钟而已。

鲜血的香甜,还没有满足我的占有欲。哎,旁边站着个女人,他的老婆,在市三中工作的刘春林。

诶,郭军旁边的病床上也躺着一个眼熟的人,那不是被郭君称为妹妹的马总,叫她马总是因为她坐拥冀北市最大的酒店,也算是我们冀北市的富豪,资产过亿。

这些年纸媒低迷,经营收入出现了断崖式的滑坡,《冀北日报》却逆势而行,成了模范典型,郭君的财神据传就是马总。

不过话说回来有人出钱让你不用出去讨生活,自然大家就看惯了郭社长与马总出双入对,也习惯了对他们歌功颂德:报社逆势发展前行的军功章,有郭社长的一半,还有他红颜知己马总的一半。

郭君,那你还是该死啊。“老郭啊,老郭啊,你也有今天,怎么不撞死你啊。”

郭君老婆的眼神也真是让人难以琢磨透,悲喜交加,喜得是没有跟老郭在壮年之时做了一对儿“亡命鸳鸯”,悲得是没了来钱的道吧?这年头对女人来说,与其留不住男人的心,还不如要留住男人的钱袋子,让他在其他女人那里为所欲为。

“脑电波接受仪器请打开。”周双瞅了下身边的护士。

这个仪器跟我们在影视资料里见到的脑电波仪器有所不同,我们见过的仪器呈现的是波状图,而这个屏幕上显示的却是零零星星散落的一行0和1,这些数字有代表着什么意义呢?看着屏幕,我快速地记下了这些数字。

不一会儿,从仪器上就打印出来了一张记录着数字的纸,正好记录着那些显示在屏幕上的数字。

周双对护士说:“此次监控持续24小时。把病人推回到病房中吧。”

郭君被推回到了加护病房中,昏迷的马总旁边。

周双让郭君的老婆来到了病床前,来看一看昏迷中的郭君,必定急症ICU病房一般是不让家属进来的。

刘春林这个女人不简单啊,我一直对一个女人甘心带着“绿帽子”满满都是敬佩。

“老郭,你说你是活该呢还是遭了天谴呢?要不你把每天万八千的医药费给我准备出来。”刘春林说。

当刘春林的一番话说出来后,郭君的脑电波接收器呈现了剧烈的波动,又是一大堆的数字被打印了出来:000111100010101010001001010……哗哗哗,我把这些数字又记下了。

看来郭君是有话说不出啊,看着这两口子玩“生离死别”,我还挺开心。

老婆电脑里还有一个文件名为“2017-4-12电波译文。”的文本文件,我打开后上面写着:

“春林,我与马公司49%股权有你继承。”

这难道是郭君的脑电波破译出来的文字么?

郭君一个报社社长,他妈的还敢经营自己的企业。我得记录下来去市纪委告他,让他万劫不复。

我拿出纸把这段话记下来。

正好这时老婆周双走了进来,看着我拿着笔记录着电脑上的那段文字,我有点难为情的对她说:

“老婆,嘿嘿,我就是看着玩呢,我啥也没看到。”

老婆周双让我很意外,她竟然没有生气,笑着对我说:

“用不用再拿几张纸让你写字啊?”

……

冀北市日报社,2017年4月13日还是一片平静,上午10点社长郭君召开了一次特别的党委会,是关于研究报社在2017年度的正高级编辑、记者职称推荐、评选工作。

郭君的开场白:“虽然不符合规定,我向党委倡议:59岁长期病休的程心记者作为此次正高级记者的人选。算是报社给他的照顾,按照正高级职称退休,现在他夫人一个人照顾他不容易,我认为组织上可以研究下照顾他。请大家各抒己见。”

就在一个小时前,程心记者的夫人刘春林拿着程心在精神病院里写的小说《脑电波记忆芯片》来到郭君办公室。

“老郭,程心每天在精神病院里发疯一样写这些小说。看看,看看,我都成了你的老婆了。也不知道真疯还是装疯。”刘春林说。

“我家老周在精神病院看着他呢,放心吧,老程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郭君答到。

……

郭君嘴里的老周,就是市精神病院的副院长、省精神疾病专家周双。即将退休的她,也很少出入院里。可是最近来了报社的记者程心,狂躁的妄想症引起了她强烈的研究兴趣。这个妄想症病例很特别,站在他的病房外总会看见:将屋内一台的收音机放在床边,用拇指按住牙齿,然后躺在床上,几分钟后起床,记在纸上一行行的0和1,又开始再纸上开始端端正正的写字,周双已经在程心的病房里拿到了很多逻辑清楚的文字段落,比如2017年4月12日的《脑电波记忆芯片》。

离奇的内容,缺乏逻辑的想象,正是周双对程心文字的评价。但是在这个疯子写的小说里,刘春林竟然是郭君的老婆,让她感觉怪怪的。

干满了这一届,郭君也该退休了。郭君稳稳妥妥的干了快七、八年报社社长了,没熬上副厅,就靠着这个正高职记者的待遇,每个月也能有个万八千退休金了。

报社里像程心、郭君这个年龄段的人也寥寥无几了,他们之间传着一个公开的秘密,20年前,郭君利用手段将署名程心的20篇国家级新闻奖和10余篇新闻学术论文的第一作者改成了自己,并拿到了高级职称,自此恃才傲物的程心郁郁寡欢就精神没再正常过。

4月13日下午12:46分,精神病院副院长周双的桌子上多了一张纸,上面写着:

老婆,我的药你忘记给我吃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