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妈妈再爱我一次(妈妈篇) > 详细内容

妈妈再爱我一次(妈妈篇)

作者:奈何桥の等待  阅读:10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死在我的亲生儿子刚刚手里。我的儿子是一家医院最有名的内科医生,二十二岁提前研究生毕业成了专家,让我很自豪。可惜刚刚去年结识了吸毒犯大刘,就这么走上一条不归路,欠了很多钱。我说了他很多次,可是刚刚从来没有听过我一句劝导,有时候甚至对我拳脚相加。这不,今天大刘来找刚刚催债,他们在外面不知道说了什么,回来就看刚刚坐在沙发上吸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晚上,我擦桌子的时候突然感觉脖子一凉,鲜血开始像喷泉一般喷出来,我用力捂住脖子,转过身。刚刚手里拿着一把菜刀,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儿子会有一天要杀了我,直到我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看着他用小刀划开我的尸体,割下内脏的时候我似乎猜到了什么。可恶的是他在床上躺了一会竟然回来把木棍捅进我的嘴里,深深地捅到食道才肯罢休,边捅还边说:“让你一天唠叨,爽不爽?啊?唠叨的过瘾吧!把你的舌头捅烂,看你还唠叨不唠叨了!”第二天我的儿子带着我的尸体割下的器官去了城北第三医院,我就跟在他身后。原来啊,正如我猜的一样,儿子把我的器官,卖了!卖了好几百万!看着儿子拿着钱开心的样子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毕竟他是我的儿子啊,只要他过的好,我也愿意付出我的一切,谁让我是当妈的呢!

    白无常来找我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那时候我在医院角落看儿子输钱,突然蹦出来一个穿着白色裙子,舌头吊在半空,戴着高高的帽子,上面写着:“一见发财”。她告诉我我还有一段时间就要去投胎了,找时间让我再见见儿子,然后就去投胎。至于剩下的时间呢,她带我去了地狱,毕竟在人间鬼是不能多呆的。地狱里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鬼,有的嘴唇被撕裂到耳根,只有一排牙齿呼哧呼哧的喘气;有的脑袋在手里提着,却到处找人询问自己的脑袋去了哪里;有的从中间被分成两段,腿在前面走身体在后面爬。但是像我这么肚子被划开一个大窟窿,器官都没有,眼珠子只剩下两个空空如也的洞,这样惨的鬼还真没有。白无常说,作为鬼即使没有了眼睛也可能看到,听到,因为鬼不需要作为人时应有的感知,鬼也不可能流眼泪,因为眼泪是实体。我点点头,跟着他来到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那里是所谓生前穷凶极恶之辈来的地方,各种刑法一应俱全。我就看到一个生前杀人jian尸的犯人被丢进油锅,烫的他滋里哇啦乱叫,每次当他想跳出来的时候一个拿着叉子的鬼就会把他按回去,又是一阵滋里哇啦!看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发毛,我担心我的儿子会不会也……

    再说我儿子,大刘在一次和毒贩交接毒品的时候被警察抓住了,在逼问之下大刘出卖了我儿子,两个人一起被执行死刑。这些都是我从白无常那里听说的,白无常也说,我儿子犯不孝,弑母大罪,以后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听到这个消息我瘫了下去,想想那被火烤,被冰冷冻,被油炸的苦楚哪里是刚刚能经受得住的!我曾经和白无常提起过我想代替儿子受刑,她只是告诉我,不可能的,我儿子犯的罪孽太深重了。

    那天晚上白无常突然叫我去阳间看我儿子最后一面,然后我的时辰就到了。她先是托梦给我儿子,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谁知道我儿子居然会对白无常动了色心。白无常也没说什么,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白无常略施法术就打开了牢门,让我儿子出来。好多天不见刚刚又瘦了一圈,苍白的脸色告诉我他过的不好。我听到白无常说让我出来见儿子的时候我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我自己受苦受难无所谓,我只希望我儿子不要受地狱十八层的苦楚,我知道那有多痛苦。白无常还是一脸冷漠,索性转过脸不再说话。

    我看看儿子,心下作痛,摸到他的脸颊。我心里一惊,不是说鬼不可能碰到人吗?那为什么我居然可以触摸到儿子的脸?从白无常微微颤抖的手指那里可以看出她也很差异。我管不了那么多,和儿子做着最后的道别,最后告诫他在地狱认真悔改,我不怪他杀了我。

    兴许是我终于感化了儿子,他当下承认错误,并且保证不会再犯。我很欣慰,谁知道这时候我的空荡荡的眼睛一痛,一颗珍珠一样的东西落了下来。我浑然不觉,看着儿子,我想,可能真的就要让他受罪了啊,我这当妈的心里不好受啊!毕竟那是我儿子,虽然他杀了我可是他毕竟还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哪能不心疼!

    这时候白无常突然转过脸告诉我,我可以代替我儿子受刑,不过代价就是我儿子一辈子官运,财运尽数失去,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让他做一辈子乞丐来弥补他犯下的错。听到这个消息我赶紧磕头感谢她,我儿子不用死了,也不用受无边苦海的苦难了!看着我儿子流下的泪水,我觉得我死了也值了!儿子终于可以重新做人,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让我欣慰的呢?

    离开的时候我听到白无常说,女鬼泪她当鬼差这么多年头一次见,若不是看在我救儿心切,她可不愿破例。总之不管她说什么,救下了我儿子,终究是好的。

    现在,我在雷云柱上受雷刑,从半空我可以看到儿子在大街上醒过来,白无常最后一次告诫我儿子让他行善积德,不再作恶。我儿子也信誓旦旦回应说,他一定悔过自新。我看着不断落下的雷劈打在我的身上,我不觉得痛,如果可以,刚刚,就让妈妈再爱你一次!

(原创作者:雪人.(q_q))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