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别惹女人 > 详细内容

别惹女人

作者:幽幽月  阅读:1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此故事根据一个真实事件改编,比较重口味儿,心理承受能力差的看了可能会引起不适,介意者慎入……

女人如花,需要好好呵护,他才能带给你美丽愉悦,但是如果你把她伤到一定的程度,她就会……

“你今天又那么晚才回来。”小莉平静的对刚回来的老公陈雷说道:“不是发过誓不在这样了吗?”

陈雷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两点了,正在他想要解释的时候,手机的信息来了:

亲爱的,不是说好今晚不走的吗?你还不和你家那位说清楚,我的肚子可等不了啊~

小莉平静的看着陈雷,她早已经麻木了,从刚开始发现陈雷有小三,她闹过哭过,陈雷也每次答应她断干净,但是每次都食言了,而且她还发现,陈雷暗暗的转移了财产,从那以后,她就变的越发平静。

陈雷给对方回了信息:我今晚回来就是准备和她说的,别急。

陈雷的表情小莉都看在眼里……

“小莉,我们离婚吧。”陈雷无情的对小莉说道。

小莉平静的看着陈雷说:“可以。”

这倒让陈雷觉得奇怪,小莉为什么会那么平静?不哭也不闹还那么爽快的同意了?

小莉笑笑说:“虽然我跟了你十年,也吃了那么多年苦,但是,一段勉强的感情我们谁都不会幸福,所以不必勉强。”

陈雷一听小莉这样说,心中舒了一口气说:“你能明白就太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办手续?”

小莉看着他说:“明天,不过……你能最后一次陪我吃顿夜宵吗?算是好聚好散吧。”

“可以。”陈雷爽快的答应了。

小莉从厨房端出菜,拿了两瓶酒,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吃喝,小莉边喝酒边和陈雷说着他们以前的种种。

而陈雷喝了几口酒吃了点菜,他的心思都在那个小三身上了,哪里还听得进去小莉讲的他们以前的事,他表现的有点不耐烦。

小莉笑笑说:“你听烦了吧,那睡觉吧,我们明天就去离婚。”

“嗯,好。”陈雷毫不犹豫的站起来转过身想去客房睡,但是小莉拿起他那瓶没喝完的酒说:“等等,我们最后一瓶干了,就两清了。”

陈雷又不耐烦的转过身,接过小莉递给他的酒,然后一口气全部喝光了……

次日……

陈雷迷迷糊糊的醒来,他的头有点昏昏沉沉的,当他想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手脚被牢牢的绑在了床上!

“怎么回事!”他大声叫道:“小莉!小莉!”

“叫什么叫?”小莉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冷冷的看着他,他看着小莉的表情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你……你先把我放开!”陈雷边挣扎边说:“我们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小莉微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已经没话和你说。”

说着她手中拿出一把锋利的刀,阴冷的看着陈雷。

“你……你要干什么?”陈雷吓的冷汗直冒。

小莉一步一步的向陈雷走去……

“你别乱来……你……”陈雷慌张的边挣扎边说:“我们……我们不要离婚了……有话慢慢说……小莉!”

“呵呵……”小莉冷笑着说道:“你只有昨天晚上有发言权,现在,你只不过是我要消失的对象而已。”

“什么消失!”陈雷使劲的挣扎着:“救命啊!救命!”

“呵呵……你不该乱喊的。”小莉拿出一瓶东西,然后使戴上很厚的手套,劲搬开陈雷的嘴,给他强行灌了进去。

“啊!!呃!!”陈雷痛苦的大叫一声,而嗓子也再也叫不出来了……

陈雷惊恐的看着此时阴冷的小莉,用惊恐哀求的眼神看着小莉,然后使劲的摇头。

小莉变的温柔,坐在他旁边说:“你放心吧,我那么爱你,不会让你死的,昂!”

陈雷只是使劲的挣扎着痛苦的哭着,但是小莉却显的很平静。

她拿着锋利的刀子贴在陈雷的脸上说:“你是知道我的职业的,所以相信我,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你……都不会死,呵呵……”

陈雷一听更加惊恐的挣扎着,小莉是个手术医师,她的话让他更加的惊恐,甚至想死!

“我跟你吃了十年的苦,你都忍心这样对我。”小莉边拿刀对着陈雷的心脏位置边说:“所以,我想看看,你的心脏是什么颜色的。”

陈雷一听痛苦的扭动着身体,但是嘴里却发不出声音,他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小莉。

“别这样,放松点。”小莉说道:“本来你如果稍微给我留点财产的话,我也会给你打麻药的,哈哈!可是你竟然一分也不留,所以,我没钱买麻药咯~”

陈雷悔恨的闭了闭眼睛,使劲的挣扎着!一直对着小莉摇头。

小莉厉声道:“别动!等下失手了别怪我!”

然后她开始了一场没有麻药的‘手术’。

陈雷已经疼的接近晕厥,他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你说,血这样流会不会流的太多死掉呢?”小莉自言自语的说:“看嘛,心是红色的,也许是我看不清呢……”

她起身,然后拿来能剪动骨头的爆破剪……

小莉看了看陈雷,还没晕呢,于是给他垫了很多枕头说:“你自己看看吧,是什么颜色?”

陈雷已经无力挣扎,他颤抖无助的看着自己胸膛。

小莉兴奋的看着他说:“你想说什么?哈哈!可惜我一点儿也不想听了。”

“不过,你放心吧。”小莉又接着说:“你这样流血不行,我给你缝上就行了,昂!”

然后,她拿来针和线,一针一线的又把那个被她扯大的伤口缝了起来……

然后,她又把刀移到了陈雷的下身……

陈雷迷迷糊糊的看到小莉把刀移到了自己的下身!拼进力气挣扎着,左胸口剧烈的疼痛着,刚缝的伤口又在渗血……

“别动了,动也没用。”小莉一刀下去,陈雷眼睛使劲瞪了一下,面部扭曲,四肢噔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在动了……

小莉拿着那条命根子说:“这个是罪恶的根源,不能留哦。”

说着把命根子放进了绞肉机里,随着机器那刺耳的声音,出来一堆肉酱。

小莉把它们放在冰箱里自言自语道:“可以黑喵喵加餐了。”

然后她又去陈雷那里,给他止了血,然后笑着对昏迷的陈雷说:“放心,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呵呵呵……”

这时候,陈雷的手机响了,小莉打开一看,是一个叫娇娇的女人发来的信息:亲爱的,搞定没有?

小莉微笑着给她回了信息:搞定了,她走了,快点来我家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