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超恐怖之喰人种 > 详细内容

超恐怖之喰人种

作者:神使雪落  阅读:11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你到底是谁?”男人怒吼着一只框流着血已经没有了眼球。

“哈哈...哈哈哈!!!我累了哪天心情好就告诉你”

门缓缓的关上给男人留下的是无穷无尽的黑暗、绝望、和女鬼的咆哮与折磨!

学校的走廊里

“你知道张丽娜为什么没有来上学吗?听说她失踪了,家里人还来学校闹来着,学校说她在外面交了男朋友跟别人走了”“听说咱们学校以前也女女学生跟人私奔的先例,风气真是不好”

叮铃铃!!!上课铃响了正在八卦的学生们一哄而散都去上课了。

“苏香,你来回答一下:孟子主张“民贵君轻”,董仲舒主张“天人感应”,黄宗羲认为君主专制是“天下之大害”。意思的正解?”

啊?苏香尴尬的占了起来,“韩老师,我......嗯我”

“上课不注意听讲,不仅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老师的不尊重,下课来往办公室。”

苏香赶紧坐下把头埋进书里,此时清秀的脸红的像个苹果,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怎么这么倒霉呀,翩翩选中我,全班女生都没听讲好嘛!”想着看了一眼旁边班花刘小艾幸灾乐祸的脸。

不过她抱怨的也没错,全班女生都在花痴讲台上的韩昊宇了哪有心思听课。

韩昊宇是高二历史课的代课老师(也是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28岁,是学校里最年轻的老师,典型的高富帅,还是个中美混血,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眸、白皙的皮肤夫完美的雕刻在棱角分明的脸上,健美的身材几乎可以透过衬衫看见里面的胸肌,还开着豪车上下班,那么有钱不知道问什么要来个三流高中当老师!

一下课苏香就灰溜溜的去了韩昊宇的办公室,“韩老师”苏香紧张的站在办公桌低着头等着挨批。韩昊宇坐在办公椅上自顾自的看着学生档案没有说话,苏香偷瞄了一眼心里嘀咕:“韩老师看我档案干嘛,这么点事不至于开除我吧!”

“今天晚自习晚点走,我给你补课,回去吧。”

“啊?哦”苏香很惊讶但是也没敢多问,回了教室小心脏扑通扑通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期待,晚上只吃了一个苹果就独自去教室,本来就不是什么名校老师也不要求学生晚自习教室里就十几个人,苏香找个角落坐下拿着历史书看着,一直等到教室只剩她自己也没等到韩老师。

“该不是自己听错了吧”苏香打量一下空荡荡的教室,天已黑了教室的灯光不是特别明亮,一想到整个学校只剩下她一个人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正后悔不该等这么晚起身想走的时候,吱!!!教室门开了。

“要走了吗?”韩昊宇一边说一边关上教室的门走向苏香的座位。

苏香脸一红尴尬的坐下“没...没有我以为听错了,嗯......”苏香正语无伦次的说着韩浩宇已经做在他旁边,打开历史书给她讲着今天课上的内容,越讲靠的越近,近到能听到他的呼吸闻到他的淡淡的香水味。

“这里是重点考试会出”韩昊宇抓着苏香的手在书上标记着,另一只手似乎无意间搭在她的腿上,苏香的心碰碰直跳并没有躲闪,过一会韩浩宇的手开始向上动摸索,苏香紧张急了加紧双腿,韩昊宇看苏香并没有拒绝,大胆的把手伸进校服里抚摸着她的su胸,苏香浑身一颤隐私部位一片潮湿,

“别紧张”韩昊宇含着苏香的耳垂轻声安抚拉开了校服拉链,一之手解开白衬衫的扣子一之手滑进隐私部位。

苏香又害怕又期待向后躲闪“韩老师你别......”

“我喜欢你,给我吧,我会负责的”说着韩昊宇扯掉她的文胸把她抱到了书桌上雪白丰满的胸luo露出来,脱掉她的裤子疯狂的吻落到唇上,苏香娇羞的闭上眼睛,“唔......”感觉一阵剧痛眼想要推开韩昊宇可他强势的把她抱起按在地上,眼泪留了下来过了许久韩昊宇起身帮她穿好衣服抱在怀里问:“今天帮你补课的事告诉别人了吗?”

“没有”苏香哭啼的回答。

“我会娶你的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明天搬出宿舍去我那住,不过现在必须保密被人知道我们俩都会被开除的,知道吗”叮嘱苏香一番又说了些甜言蜜语,留了电话才送苏香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的苏香心情很复杂紧张害怕又幸福恍惚,身体的酸痛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一个农村姑娘居然能嫁给韩老师这样的男神幸福的她一晚上都没睡,第二天正好是周六苏香收拾好行李在宿舍等着!

中午的时候吴浩然打电话叫她带着行李打车到景新森林公园,苏香下车刚要给韩浩宇打电话就看到后面一辆奔驰商务缓缓而来。

“上车”韩昊宇降下车窗对苏香说,苏香上车坐在了后面:“韩.....老师这车?”

“以后没人就叫我昊宇吧,我有好几辆车平时上班开不太好,你要是喜欢等你考了驾照随便开。”

苏香香不知道说什么,毕竟刚确定关系还是感觉很尴尬,但是也很幸福。

这是风景区外墙街道比较偏僻没什么人,车开在安静的公路上两边绿绿葱葱的树木,打开车窗微风吹过带着花香很舒服,车开了四十分钟左右进了别墅,从大门开进去是个花园中间有一个喷泉,顺着喷泉往里开看见别墅的正门,左转车库门缓缓升起里面停了五两豪车,苏香知道韩昊宇很有钱但是没想到这么夸张。

跟着吴昊宇进了别墅整体是欧式风格,与其说是个别墅倒不如说更像个城堡,一楼是一个开放是餐厅连着客厅,二楼是卧室和卫浴,三楼是花房,两个人一天都没有离开别墅除了吃饭就是看电影然后云雨一番,一直到半夜苏香几乎被折腾晕厥才入睡。

一阵女人的哭声周围漆黑一片,隐约看见一个长发女人的背影,苏香慢慢靠近女人慢慢的转身,一个漂亮的女孩瞬间皮肉都化成血水,变成只有眼球的骷髅向她扑过来,“啊!!!”

苏香惊醒。

吴昊宇已经做好饭菜端到卧室里,一个孜然肉片几个小菜两碗粥,“醒了宝贝,来吃饭了”端子小桌放到了床上。

噩梦初醒的苏香揉了揉额头没有多想,拿起筷子和吴昊宇一起吃早餐。

“这是什么肉这么好吃?”苏香一边吃一边问!

“老虎肉,喜欢吃我天天给你做”韩昊宇宠溺的捏了一下苏香的鼻子!

吃过早饭送苏香去学校附近两个人分开,苏香自己打车去学校,毕竟现在需要保密苏香也不介意,吴昊宇给苏香很多钱让她随便挥霍,苏香也开始变得有品味喜欢买名牌,怕买便宜货反而被吴昊宇看不起,同学们也开始议论苏香在外面傍上了大款,苏香就这样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幸福着。

转眼过了三个月放暑假,苏香跟父母撒谎说要勤工俭学没有回家,吴昊宇很忙除了学校还要忙公司的事情,但是对她特别好每天晚上都和她一起吃饭而且都是亲自下厨,有几次苏香想要帮忙都被拒绝的,吴昊宇说他有洁癖厨房都是上了锁的。

“我怀孕了”晚饭时苏香担心的看着吴昊宇脸上的表情,怕他不要这个孩子!

“真的,太好了”说着还去拿了酒庆祝,“你先别去学校了在家里养胎吧,你父母那边先瞒着,反正他们也不能来学校找你,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就结婚在告诉你父母。”

吴昊宇好像很开心喝了很多酒,饭后都没收拾就把苏香抱到浴室里一边洗澡一边亲吻她的身体,“嗯!!!好了昊宇你喝多了”苏香推开他刚擦干两人的身体,吴昊宇就抱起她进了卧室,带着满身的酒气霸道的要了她“我好爱你真想把你吞下去”在耳边说着情话运动了两个小时才沉沉的睡上去。

睡梦中苏香似乎听到有女人的声音,下楼走到厨房声音越来越近好像在哭又好像在说什么,轻轻一推厨房的大门缓缓打开,透过月光看见一个长头发女人全身裹着白布背对着她,苏香有点害怕,但是好奇战胜了恐惧“昊宇不让我进厨房是因为里面......藏了个女人?”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刚要拍那女人的肩膀,女人一转身森森白骨的脸上只有两颗眼球对她怒吼,“走!!!”

苏香惊醒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看着旁边宇吴昊宇苏香决定趁他熟睡偷偷去厨房看看,随手拿了一件粉色睡袍拿着手机和钥匙光着脚下了楼,没敢开灯借着手机的光来到厨房,凭印象拿起一把钥匙小心翼翼拧动门锁,轻轻一推门开了这个门比普通的门厚了很多,厨房很干净中间一个长方形的厨台周围都是橱柜出具没什么异样,只是......按照别墅的面积厨房应该不止这么大呀!

苏香想着左边墙摆放的冰箱有点奇怪,“摆在空墙的中间,摆在墙角不是更好吗!”

用手机照过去地上有磨损,“难道冰箱经常移动?”带着心里的疑问像前一推冰箱动了墙裂开一个缝隙,苏香双手用力把冰箱推到墙角,就像一个门被打开了一样,另一间屋子出现在苏香面前。

瞬间冷空气伴着血腥味扑面而来,用手机照过去整个屋恐怖的差点让苏香晕倒,墙上用铁链吊着几具女尸有的还半跪在上,身上已经没有肉只能从头发上辨认她们是女人,有几个白骨上面还连着血筋,苏香手捂着嘴让自己不叫出来。

“嗯!!!”

苏香吓了一跳,随着声音照过去,看见离门口最近的地方用绷带帮着个女人,正在用眼睛瞪着她,那个女人披散着长发,赤luo着身体缠着绷带的地方还在往外渗血,胳膊上打着吊水嘴上塞着白布,腿已经只剩下白骨跪在地上。

“她还活着”苏香赶紧过去拔掉女人口中的白布,“怎么回事?”

女人喘了口气“你...你快跑,吴昊宇吃...吃人”看苏香呆愣在原地女人急吼道:“我叫张丽娜你们这些天吃的就是我的肉,我有过和你一样的经历,还不快跑”。

苏香缓过神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吐完,哭着就去帮女人松绑,“我带你一块走。”

“我不行了,帮我把吊水拔掉让我死,我就感激不尽了,你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快跑!!!”女人突然喊道。

苏香还没来的急回头被白布捂住口鼻晕了过去,醒来时还在那个恐怖的密室,不同的是密室里多了一张单人床床上用绷带帮着她。

“醒了我的宝贝,今天想吃什么?还吃水煮肉片好嘛?”吴昊宇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可现在听来那简直是魔鬼的声音。

“昊宇你放了我,我有了你的孩子不会说出去的,你说过会一辈子对我好会娶我的我是你的妻子是你最亲的人呀”一口气说完苏香泪如雨下的哭啼着。

吴昊宇拿着白布堵住了她的嘴,“不要哭对宝宝不好,你知道吗吃人肉成型的小孩味道特别好,说了叫你不要来厨房不听话。

这么好奇让你看个够”说完去角落推过来一个餐盘拿起刀在张丽娜的手臂上一片一片的剃着,“手臂上的肉嫩做水煮肉片最好,明天切个胸给你做浓汤”被刀切的张丽娜几次晕厥又被痛醒,恶狠狠的瞪着他,“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不喜欢吃眼睛。”

在厨房忙碌了一会,吴昊宇先拿着一个带塑料管的针筒,往张丽娜胃里不知道打了什么东西,刚拔出食管张丽娜突然咬舌头,吴昊宇赶紧捏开她的嘴把布塞了回去。

喂完张丽娜吴昊宇把苏香推到餐桌前,自己吃完就来喂苏香,她不肯吃吴昊宇就硬往里塞“给我吃下去,不好好吃饭明天就吃你。”

喂完饭吧苏香推进密室,拿起钳子走到张丽娜面前“你喜欢咬舌头这么不乖”一边拔掉张丽娜口中的牙一边训斥她,张丽娜撕心裂肺的哭喊,“喊吧这间密室我特意为你们建的,隔音极好扔个手雷外面都听不到”

拔完满口牙给张丽娜收拾干净后还给每人垫了个尿垫才走。

无法自尽的张丽娜没有被堵住口,断断续续讲述了她的事情,原来她们是一个学校的,去年高二的时候和吴昊宇谈了恋爱,不同的是她没偷进过厨房,和他在一起生活了半年多,有一天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在这个恐怖的密室,在这里受了四个月的折磨,起初一段时间吴昊宇吃完还和她行房事,后来开始吃她的腿就在没碰过她!

苏香心里明白那是因为他找到了下一个目标,那目标就是自己呀,“他什么时候有了新的目标就会开始吃我了吧!”

夜幕降临韩昊宇回到了别墅进了密室,解开苏香绑脚的绷带与她行了房事之后切下张丽娜的胸,真的给她做了个浓汤,之后的一个月一直循环着这个恐怖的过程,苏香知道张妈每个星期会来打扫两次,可是张妈从来都不会进厨房,都是打扫完就走,怎么向她求救呢!

苏香希望能逃出去一直坚持着,直到今天她不想活了,因为张丽娜死了!

吴昊宇剃下她最后剩下的肉也吃不了几天了,接下来就是......。

苏香开始不再吃饭,吴昊宇每天把食物和肉打碎,用食管给她打到胃里。

又过了几天,吴昊宇拿着剃刀开始割她手掌,一片一片生生的往下剃,苏香哭着晕厥了好几次,世界上还有比这痛苦的吗,自己最爱最爱最信任的人就是那个伤害自己的人。

苏香开始不再吃饭,吴昊宇每天把食物和肉打碎,用食管给她打到胃里,打食管的时候苏香不断地诅咒漫骂,“吴昊宇你不得好死,你看见这满屋的亡魂了吗,我们会变成厉鬼撕咬你身上的肉喝你的血。”

“你们就是变成鬼也永远别想出去”吴昊宇拔掉食管拿了工具把苏香的舌头割了下来,苏香绝望的哭喊疼痛让她再次晕厥。

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餐桌旁边看着吴昊宇品尝着自己的舌头,苏香好想一下能晕死过去死了就不会再受这种折磨。

可她没有如愿,两个月以后苏香上半身缠满的绷带,手臂和后背上几乎已经没有了肉,靠在墙上打着吊水,只有下半身被绷带绑着。苏香迷迷糊糊仿佛听见孩子的哭啼还有人在说话“逃!!!报仇!!!”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