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午夜奇谈之可怕的疯人院 > 详细内容

午夜奇谈之可怕的疯人院

作者:酒鬼蔷薇圣斗  阅读:5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妖艳的花枝头摇曳,诱惑着心中的罪恶,恶魔的种子在发芽,驱散了心中的善念。从此,你的生命失去光彩,你的生活失去意义.......

“队长,这次又让他们跑了!”一个小警察皱着眉头说,“都蹲点三个月了,每次咱一展开行动,那帮毒贩就销声匿迹;等咱稍微放松警惕,他们就又开始贩毒,哎......”

“没事,让兄弟们继续蹲点,一定要把这帮毒贩一网打尽!”马家辰喝了口水,面不改色地说道,其实他现在比谁都着急。在侦破面具杀手案和食人魔案的两个月后,除了茶余饭后的闲谈外,天晶市民可谓不再人心惶惶了,一切仿佛都回到了过去。不过警察局再遭受爆炸后死伤过半,在警校大举招兵买马、录用新人。警察局表面风平浪静,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不过是风暴前的宁静罢了。

马家辰对这个贩毒组织布下了天罗地网,可这个贩毒组织狡猾的很,竟然次次逃脱。马家辰怀疑在警察局有内鬼,于是调查了那帮在警校新招的小警察,结果还真发现一名简历很奇怪的女警察。她叫韩汶徽,她的简历看似平平常常,可是仔细推敲却发现这简历很多地方前后矛盾,她似乎在隐藏着什么。究竟会是什么呢?

“队长,我请半天假。”一个女警察走了进来。她穿衣整洁、手脚麻利、在蹲点时毫无半点烦躁,一点不像个新人。尽管她说这些都是书上教的,可是马家辰对此并不相信。

“怎么了,汶徽?”马家辰抬起头看了眼韩汶徽,两人四目相对。马家辰感到了在那黑色镜框下如水般平静的瞳孔里散发出的睿智,很强,这种气质并非每个警察都有。与其说是气质倒不如说是警察素质,她身上的警察素质并不弱于自己。

“我妈生病了,我要陪她去看病。”女警察平静地说道。

“用不用让小高陪你一起去。”马家辰满脸笑容地对韩汶徽说,手还指了指之前进来的小警察。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谢谢队长关心。”

“那好吧,路上小心点。”女警察点了点头就走了。在这查内鬼的关键时候,每个人都希望证明自己的清白,你却不让人跟着,非盗即奸啊。马家辰心想,于是便静悄悄地追了上去。

马家辰开车紧跟在韩汶徽车后,只看韩汶徽东拐西绕,完全没有回家的样子,马家辰知道他今天跟对了。韩汶徽把车停在一个小胡同里便下了车,马家辰也下车悄悄跟了上去。

马家辰躲在了一面墙旁,露出了半个脑袋,窥视着:韩汶徽走到一个平房外,敲了三下门,房子里走出来个骨瘦如柴、面无血色的小伙子。难道这是她姘头?马家辰胡思乱想起来。不应该呀,她条件还不错,不会找那么个病死鬼啊。

只看平房里有走出来两男一女,有一男一女也照样骨瘦如柴、面无血色像活死人一样,但另一名男人虎背熊腰、杀气冲天。韩汶徽和他们交谈了一会,便举拳挥了上去,没两下便撂倒了三个人,只剩下那个健壮男人。韩汶徽提拳向那男人挥了上去,男人连躲都不躲,硬扛了下去。韩汶徽也是警校毕业,受过专业训练,那一拳足可以打晕普通人。可是,对手太强,男人抓起韩汶徽的手把她举了起来,然后搂在怀里,用手臂勒住她的脖子。只看韩汶徽拳打脚踢,如何挣扎都完全没有用,那男人的手臂像钳子一样紧紧勒住了她的脖子。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难道自己就要命丧于此?自己还没进特案组呢......紧接着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手拿搬砖砸向了那个男人,男人手臂一松,自己又可以正常呼吸。韩汶徽抬头一看是自己的队长—马家辰。马家辰与那个男人搏斗起来,两人打得难分难解,韩汶徽见状就去帮忙,不一会健壮男人也被干趴下了,马家辰给这几人戴上了手铐,并回头笑着对韩汶徽说:“说说自己的秘密吧。”

原来韩汶徽的父亲是特案组的局长,而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像父亲一样成为特案组的警察。但她不希望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世,要不然其他人就会不停巴结她。相比较成为特案组一员的一路绿灯,她更希望自己能靠实力去获得成功,所以她修改了简历。而这次剿灭贩毒团伙的任务也自然成了进特案组的敲门砖,她不希望别人抢夺这次任务的功劳,所以在发现贩毒团伙行踪后,她谁都没告诉。

“队长,审完了,其中三个瘦弱的人是吸毒人员。”韩汶徽说道。

“哦,知道了,那个健壮的男人呢?”

“没审出来,我查了他的身份,是个神经病,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神经病……精神病院……”马家辰陷入了深思。“陈冠,魏来。龙溪?”马家辰喃喃自语。马家辰顿时想起了两个月前的面具杀手案与食人魔案,在罪犯被捕后,龙溪院长与他的对话。

“‘龙溪院长,这两个人渣也要送往精神病院治疗?’

‘那当然!万一治好了,他们还能造福社会呢!可惜了那么好的身板,如果他们是轻症病人还可以运运东西呢!’”

龙溪?精神病院?精神病?运毒?马家辰感觉脑子很混乱,无论如何他的知觉都告诉他,精神病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汶徽,我们去精神病院。”马家辰开着车驶向了罪恶的深渊。

精神病院外,马家辰和韩汶徽从车上下来,熟悉的气息令他想起了三个月前的疯人院凶杀案,但此时他将面对一个比史超更可怕的贩毒团伙。

马家辰深知在这家精神病院里他只认识龙溪院长,可此时龙溪院长却是最大的嫌疑人。这回究竟要怎么查案?

正在马家辰深思熟虑之时,一头亮丽的红色头发映入眼帘,原来是在精神病院帮工的吕萱萱。吕萱萱刚在这里帮工没多久,但院里多多少少的事她还是知道的。马家辰便打算从吕萱萱那里打听些情况。

“萱萱,在这工作的怎么样?”

“哦?辰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

“哦。”吕萱萱小脸微红,“在这工作的挺好的,龙溪院长对每个病人和医护人员都很照顾。”

“那院里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没有,真没有!”

“仔细想想,真的没有?”

“反正重症病房没有,轻症病房……轻症病房好像总有人先被治愈放回家,之后莫名其妙犯病又被送到院里。”

“哦,我知道了。”马家辰微微一笑。

“知道什么了,队长?”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韩汶徽开口说话了。

“轻症精神病人出院需要主治医师的证明,而龙溪院长除院长外还是一名主治医师。他可以利用这个权利把精神病人放出去帮他运毒,之后再把她抓回院里。就算精神病人被逮到也他也可以说他是一名精神病人,容易受人蛊惑去运毒,好高明的手法。”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龙溪院长是那种人!再说又不只他是主治医师。”吕萱萱摇了摇头。

“就算是这样,队长,我们手里既没有逮捕令又没有搜查令,根本奈何不了他。”韩汶徽叹了口气说。

“这......”马家辰想了一会,“先斩后奏,先去找证据,找到证据后直接抓捕。有什么问题我负全部责任。”

就这样马家辰打扮成医师,韩汶徽打扮成患者家属,而吕萱萱去后勤处偷钥匙。

“萱萱?你来后勤这干什么?”

“彬姐,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你过来,把耳朵靠过来。”

于是彬姐走到吕萱萱跟前,只看吕萱萱一掌打晕了彬姐,那么多年的空手道毕竟不是白练的。

“彬姐对不起。”说完,吕萱萱便翻箱倒柜找起备用钥匙起来,找到钥匙后,便与其他两人会和。

“现在所有医生还在对病人进行治疗,离午休时间还有俩小时。龙溪院长的办公室在最里面,咱们就一间间搜吧。”吕萱萱说道,虽然她这时已经上了贼船,可她还是相信龙溪院长。

“好吧。”三人便一间间搜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间又一间,什么都没搜到,终于轮到了龙溪院长的办公室。

三人像之前一样把门反锁,便搜起龙溪院长的办公室。龙溪院长的办公室很大,准确来说是把一个大办公室和一个小办公室打通后合在一起的。马家辰决定三人分头找,他和韩汶徽去搜大办公室,吕萱萱去搜小办公室。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在门外响起。马家辰心里暗骂吕萱萱:不说好两个小时吗?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回来了。

韩汶徽眼神示意马家辰该怎么办,马家辰随手拿起了一本出院证明,开始装模做样地写了起来。

“你?你怎么在我这?”龙溪推开门后看见两人后感到十分惊讶。

“院长,患者要出院,我给他她写出院证明。”马家辰指了指韩汶徽说道。

“先不说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的声音我很熟悉,但你一定不是院里的人,你把口罩摘下来,要不然我报警了。”

“我......”马家辰此时满头大汗。这时他真希望吕萱萱赶快找到毒品,这样就能抓捕龙溪了。

“赶快!速度点!我要报警了!”此时龙溪面目狰狞起来。

“我找到了!我找到毒品了!”吕萱萱此时从小办公室走了走了出来,专心致志地找证据使他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龙溪,你涉嫌贩毒,你被捕了!”马家辰摘下口罩对龙溪大喊道。

“家辰?你怎么在这?你听我解释。”龙溪走上前来,走到马家辰面前的办公桌。突然,手打开办公室的一个抽屉,掏出了一把手枪,开枪射向了马家辰。马家辰反应也是极快,身体迅速蹲下,躲开子弹,然后掏出手枪射向了龙溪。龙溪侧身一躲,躲开了子弹,并向外面跑去。两声枪响无疑惊动了整个医院的人,不知又是谁大喊了句“恐怖袭击”,整个医院都混乱起来。医生、病人、家属乱作一团,马家辰从办公室走出来,看见了混乱的人群,却找不到龙溪的踪影。

“妈的,跑哪去了?”马家辰气急败坏地骂道。

在混乱的人群中,一个人却不慌不忙地举起了枪。

“小心!”吕萱萱把马家辰扑倒在地,随之而来的是冷冷的枪声。

马家辰在惊讶之时,感到手上流过暖流,举起手一看是血。

“你中弹了?”

“嗯。”

“坚持下,我把你送到医院。”

“不……去抓龙溪。”

“可是……”

“我没事的。”

“汶徽,你去把萱萱送到医院,我去抓捕龙溪。”

“嗯嗯。”韩汶徽点了点头。

“龙溪……跑向重症病房去了……这是钥匙……”吕萱萱拿出了一串钥匙,这是医院的所有钥匙,之前钥匙都系在一条白带子上,不过白带子已经染成了红色。

马家辰拿走了钥匙便去追龙溪,龙溪一边跑一边开枪射向马家辰,马家辰同样也开枪反击。此时的龙溪早已没有之前医者仁心的感觉,反而更像个训练有素的犯罪分子。

马家辰紧随龙溪跑到了重症病房,可他还是晚了一步,重症病房的大铁门紧紧锁上。马家辰不慌不忙的掏出一串钥匙,可之后他就无语了,钥匙上完全没有任何标志,全都一模一样,这可愁坏了马家辰。马家辰叹了口气:难道真的要让龙溪逃跑?接着他给警局打了电话,让所有警察去追捕龙溪,之后他开始一个个试钥匙开门。

五分钟后,门终于打开了,现场却让他大吃一惊:龙溪居然被人杀死了,一名凶手抱着龙溪的胳膊啃起来;另一名凶手居然正与尸体发生关系;还有一名凶手在龙溪的胸口处刻画,这三人正是魏来、马卡奇和陈冠。他们三人是怎么逃出来的?马家辰也轻易不敢动手,毕竟他不是这三人的对手。马家辰看了看龙溪的尸体,死相恐怖、表情狰狞,仿佛在之前看见了死神一般。龙溪的衣服已经被扒了下来,他的躯体也变得残缺不堪,但马家辰仿佛在龙溪的后背上看见了一个纹身,像是观音菩萨,可是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挽着毒蛇。这种纹身马家辰似乎从未见过。突然,从龙溪的耳中爬出了一条小虫子。马家辰想靠近去拿,可是看了看还在继续折磨尸体的三位大爷,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小虫子一开始还活蹦乱跳,可后来慢慢就不动了,最后似乎是死了。不一会警察就包围了这里,把三名精神病人驱走,并把龙溪的尸体带回医院做一系列检查。

马家辰调取了重症病房的监控:龙溪对三人大喊:把你们关在这的仇人来了,你们可以尽情复仇!之后解开了三人的手铐与脚镣。结果,这三人估计终于自由了,心中的杀念自然也爆发了,没等马家辰来就先把龙溪杀了。

之后三天,马家辰根据龙溪平时经常联系的名单,抓捕了几十个贩毒、运毒、吸毒人员。

天晶市,一家医院内

“萱萱,怎么样了?”

“还好~子弹被取出来了,就是有点疼。”

“那就好,好好休息。告诉你个好消息,市政府为你的见义勇为颁发了一面锦旗,你看。”马家辰说着便拿出了一面锦旗展示给吕萱萱,并把锦旗挂在了病床前。

“哈哈,一不小心还成了英雄了~”

“队长,我父亲找你,他在门外。”韩汶徽轻声说。

“哦?”马家辰突然想起韩汶徽她爹可是特案组的局长,他找自己有什么事。紧接着他便出去见这位大人物了。韩汶徽的爸爸今天并没有穿警服,穿的只是一套便装。他的头发已经花白,面向慈善,但眼中透着睿智,看上去毫无架子。

“局长好。”马家辰鞠了个躬。

“小辰,别那么见外,叫我老韩吧。你的大名我可早有耳闻,侦破疯人院凶杀案、囚禁青年男女案、抓捕旅鼠游戏管理员、并破面具杀手案和食人魔案,你办的案子已经在特案组已经传开了,现在又剿灭了天晶市最大的贩毒团伙,可真是后生可畏啊!可是光天晶市能有几个案子?想不想来特案组办点大案子?”

“这……”

“实话告诉你吧,经我们核查龙溪不光是个毒贩,他还信仰邪教,不过他只是个小鱼,后面还有大鱼呢!”

马家辰听到这兴奋了起来,“我干!我干!我要进特案组!”

“爸,那我呢?”韩汶徽小声问道。

“你还不够格,先办几个大案子再说。”

“哦。”韩汶徽撇了撇小嘴,满脸的不服气写在了脸上。

“那就这么定了,小辰,回去准备准备,我们回来去北青市。”

“哦,知道了。”

北青市,一处高档私人别墅内,一个美女正在游泳池里游泳,一个男人正躺在沙滩椅上,他手里还把玩着一个金色的虫子。

“龙溪死了,天晶圣坛遭受重创。”男人开口说话了。

“哦?龙溪死了?新闻上怎么没说?他怎么死的?”美女从游泳池里爬了上来。姣好的身材格外显眼,深深的事业线不知能吸引多少男人,可她的后背上似乎有一处观音菩萨的纹身,那个纹身很奇怪,像观音又不是观音。她打开了一瓶人头马,斟了一杯递给了那个男人,又斟了一杯自己喝了起来,以后坐在了男人身旁的沙滩椅上。

“新闻上没说是为了保守机密,想将我们一网打尽。龙溪是被他自己养的精神病杀了!真是可笑!死相还那么惨!哈哈哈哈!”

“噗,笑死我了,被自己养的精神病杀了,他可真6。”

男人突然侧过身来,看了看那个美女,邪魅一笑,挑起女人下巴。“知蔓,麻烦你,给那几个家伙打电话,让他们小心点,别像龙溪似的栽在了个小警察手里。”

“知道了,圣主,我现在就去办。”美女慢慢走回了别墅里。

男人一边玩弄着手中的虫子,一边想些什么。突然,男人邪魅一笑,“马家辰……”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