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离奇师 > 详细内容

离奇师

作者:橙真  阅读:147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那一天我的扣扣上出现了一个陌生人的招呼,出于礼貌,我回复了他一句。可是,我没有想到,当我回复他的时候,他就几乎是一秒过后,就给我发过来一大段话。

那一大段话是这样的:橙哥,我最近看到你在网站上发布的一些短篇故事,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我请你能帮我这个忙,如果不是,那接下来的话,你就全当故事听好了。

“我是一个解剖师,从干起这一行,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年头了,但是在前不久,我遇到了一件怪事,那一天我接了个私活,主家让我帮他们搞到一个肾,其实医院的漏洞有很多,比如说没有家人的尸体,那天我就是找了一个没有家人的病人,在他刚死的时候,我就悄悄地把他的肾给拿走了,当时其实我是想反正他也是死了,他的那个肾可以就一个人,不如就不要浪费。”

当时我看到消息中她的想法之后,就已经觉得她这个解剖师,很让我感觉到恶心,用救人救世的外衣,来包裹着自己肮脏的灵魂。但是我依旧往下面看,因为我很好奇,这个解剖师遇上了什么事。

“当时我拿到肾脏之后就用仪器保存着,藏了起来准备晚上人少的时候,想要倒卖给那些不法商人。

在医院,护士会在八点查一下病床上的人是否都在,然后催促无关的人离开,病人赶快睡觉,所以,我和那些商贩约定的时间是晚上九点。

当时我一直在自己的办公室等着他们,因为无聊我玩着电脑游戏,大约是在八点半之后,我的电脑突然就关机了,随后整个医院的灯都灭了,可能因为我是女的,我当时很害怕,不仅是我怕黑,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是医院,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含冤在这里离开,而且我深知医院有备用电源,国家绝对不会让医院轻易停电,可是现在偏偏就停了电,还是在晚上八点之后,人最少的时候,这不得不让我毛骨悚然。”

其实,当我看到他对自己恐惧的解释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在掩饰自己,对于自己坐下的昧良心的事不想去承认。

“当时,我掏出了手机,我想要看一看现在几点了,本来如果我不去看看手机,我或许还能镇定一会,可当我看到手机屏幕的时候,我真的害怕了。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八点四十四,可是手机上面的信号显示,没有信号!当时我的脑子轰动一下就感觉要炸了是的,这一切来的太邪门了。

出于自己的心慌,我准备看一看那个被我藏在器皿中的肾脏,还在不在。当时,我凭借这手机微弱的亮光,一步一步的缓缓地走着生怕碰到任何东西。

当我走道器皿前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那个肾脏还在,而我又在焦急商户什么时候来,所以,我就直接在存放器皿的房间找了个地方坐着,静静的等待九点的到来,不知道为何,在那个房间里坐着,我都会感到一股冷风在我的脖子上划过。那个时候,我几乎对于时间没有了一点概念,每一秒我都感到度日如年。

时不时的我会拿出手机看一看是否恢复了信号,顺便看一眼时间。可是手机的信号一直不见好转而那时间,也没有我心里预想的快。

虽然十六分钟是很短的时间,可是在那时的我来看,十六分钟,犹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在我的精神麻木中九点到了,我撒开了腿跑向医院的的大门 ,途中我经过了许多护士站,可是所有的护士站里没有一个人,这不应该,虽然八点大部分护士要下班,但是,总要留下一个两个,可是今天,为什么整个医院只剩下我一人。

虽然觉得今天很蹊跷,但是我依然向着大门口跑去,毕竟门口此时可能会有一个人。我就这样一直跑,跑了很长的时间,可是我就一直没有跑到大门口,一直在二楼,兜圈子。

当时的我太害怕,周边的环境,身无一人,手机没有信号,每一点都无不让我窒息。意识到走不出去的时候,我就把手机的等灯给关了,这是我最后的电源,当时我就一直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我生怕我这一动,就会有鬼出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中,我听到了一阵脚步,我当时特别激动,我以为有人和我一样深陷在这漆黑走不出去的医院中,我听到声音后,赶忙向着声音跑去,生怕如果不跟着下一秒,我就听不见脚步声了。

渐渐的我跟着脚步声走,我来到了那个存放器皿的房间,那个人也走进了房间,我看见他的背影,非常激动,我对他喊了一声‘你是谁啊?’当时他没有回答,我隐隐感觉到不安,看着他进入器皿室,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跟着他进去了,毕竟他是整个医院除我以外的人。

但是,当我进入房间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他确是是个人,只不过是个死人。当时我进入房间,第一眼就看见了他打开器皿,取出肾脏的场景,他拿这那肾脏,放入自己早已经腐烂变黑,出现尸斑的肚子里,他的肚子,有一个破开的大洞,暗红的血液不断流出,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脚底下,全是那尸体的血液!

当我看见这一切的时候,我忍不住自己的害怕和恶心,大声叫了出来,可我这一叫,惊动了那个尸体,尸体转过了头看向了我,他那张脸,我不敢看,只是听到他不停地说:‘你拿走我的肾,你为什么拿走我的肾,我为什么,你不能给我留个全尸!为什么!’他不停地说着这话,同事也一步步的向我走来。

当时我看到他向我走来,直接被吓晕了过去,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我本来以为这是个梦,可是当我看到上衣口袋的手术刀的时候,我知道,这不是个梦,因为上面沾染这那肾脏主人的血。

橙哥,您能够帮帮我吗?”

看完了这条信息,我大概明白了,我发过了去一条消息,问她做过多少次偷挖人体肾脏的事,她说很多,只要一有没有亲人家人的死者,我都会这样。

之后,我回了他这么一条消息:昨天之所以,你能逃过一劫,那是因为手术刀,手术刀上沾染了他的血,所以他杀不了你。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你干的这事太多,因果循环,我救不了你。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死者为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