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弃婴—血婴寻命2 > 详细内容

弃婴—血婴寻命2

作者:老街  阅读:5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二、寻命

医院的医生联系不到死去的女人的家人,也不知道姓谁名谁,本想问问那老大爷,他也不知道,就只能暂时把她和小孩的尸体放在太平间,发出广告看有没有人来认领了。

昏暗的灯光忽闪忽闪,惨白的墙壁,惨白的灯光,盖着尸体的白布,一切都是白色的,白的渗人,白得可怖。

看守太平间的工作人员是一个上了年龄的老人,在医院退休之后便主动申请来这里工作,是为了贴补一下家用,其实是一位很有资历的老医生。这天例行检查之后站在那刚刚送来的尸体旁,看着那怒瞪着的双眼,满脸印痛苦和仇恨而扭曲的脸,只能深深叹息。老人伸手把那睁着的眼睛抚下,突然又怒睁开!瞪着天花板,嘴也怒张着,放佛临死之前心里有诸多的愤怒和不甘。老人死尸见得多了,所以也并不害怕,用白布把尸体盖起来,一边叹息一边离开了这太平间。

凌晨的安静,让整个太平间显得格外的诡异,那一张张乘放尸体的小床上一张张惨白色的布把每具尸体的轮廓都显印得很突出。一只觅食的黑猫无意间窜到了太平间外,正悠闲的踱着步,突然,它寒毛倒竖!瞳孔急剧收缩,惊恐的盯着那太平间的玻璃窗户,嘴里发出婴儿般的惨叫。只见那安安静静的太平间里,有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色死尸长袍的女人,僵硬的来回走动,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放佛熟睡的婴儿。

 

 

那机械般的动作,随着每一次移动,都发出咚咚咚咚的脚步声,还有令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想来是因为尸体骨骼都僵硬了,再移动便显得有些不适应的。突然听到窗外的猫叫,那移动的尸体停下了脚步,缓缓的转过头看向窗外。当那没有瞳孔的眼白与猫的目光相遇时,猫再次发出一声惨叫,便嗖的一声窜得没影了。因为猫的惨叫太过于阴森,那女人,姑且叫女人吧,女尸的话会走的吗?那女人怀里放佛睡着的婴儿便传出更为凄惨的哭声!但见他双唇发紫,舌头往外凸出,眼睛紧紧的闭着,整张脸除了没有一丝血色之外,还显露出紫黑色。就是这样的一个婴儿,那声音传遍了整个太平间,传遍了整个医院。

这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医院值班医生和护士,听到这从太平间传来的哭声,都吓得浑身哆嗦,又不敢去查看。不只是医生护士,连住院的病人都被这阴森惨淡的哭声给吓得不轻,值班医生没办法,只好给那守太平间的老人打电话。老人本来睡得很晚,这才刚睡着,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惺忪的睁开眼拿起电话接通。“喂,是老王吗?我是马医生。”老人嘟囔了一句之后说道:“马医生有什么事?大半夜的吵我睡觉。”“老王,不好意思了,您没听到有小孩儿的哭声吗?”老王苦笑一声,哪儿来的什么哭声?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刚才自己已经睡着了。便说:“没有听到,什么小孩儿的哭声?”电话那头的马医生,脸色很难看,但还是强忍着说道:“声音是从太平间的方向传过来的,我想您还是去看看的好。”老王沉默了一下说道:“好”。挂断电话,他一边穿衣一边自言道:“唉,造孽啊!”。

他的宿舍离太平间并不是很远,也就一个小小的值班室而已,穿好衣服拿着手电就出门了。来到太平间,看着那依旧紧锁着的门和关严实的窗,用手电往里照了照,也没什么动静,但那马医生不像是说假话,无奈之下他只有拿钥匙打开大门,双手合十说了句:“各位,打扰了,王某不是有意打扰,勿见怪。”。轻轻的进入,看着这几张床,他想要是真有小孩儿的哭声,应该就是今天送来的那对母女尸体了。他径直来到那张床前,说了声打扰,便揭开白布。

揭开白布的瞬间,老王就呆在了当场!这床上哪儿还有那具婴儿的尸体?只见那女尸的眼睛依旧怒瞪,脸上依旧扭曲,原本抱在怀里的死婴,却不翼而飞了!他回头看了看,窗户是关好的,门也是自己亲自锁上的,那这婴儿尸体去了哪儿呢??说实话老王并不是很恐惧,在太平间守了很多年,怪事年年有,只是偷尸体好像还是头一回。当他回头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冷颤,因为他看到那女尸原本平放在身侧的双手,已经直直的抬起伸出,五指张开,像是要抓住什么,而那女尸脸上的表情,好似变得更加狰狞,更加恐怖。

老王转身就跑,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叨叨,希望那女尸不会追过来。不过职业习惯,老王还是强忍着恐惧,把大门给锁上了,锁上之后心里的恐惧也淡了一点,再次叹息一声便回宿舍去了。自从他来到太平间,婴儿的哭声便消失了,只是这一夜,整个医院都在不眠之中。

第二天,老王上报了昨夜的情况,医院派医生来太平间查看,当看到那女尸的动作与表情,饶是见多了死亡的医生们,心里都充满了一种恐惧,或是担忧。医院做出了决定,赶紧把这具女尸火化掉!留下一些东西作为家人认领的证据,就送到了火葬场。火葬场的工作人员看到那尸体的时候,也不禁的冷汗直冒。直说这是被魔鬼附体了,肯定生前有太大的仇恨,死了之后不仅死不瞑目,还有很多的怨念。

尽管医院火化了女尸,也在太平间的各个角落进行了仔细的检查,但那具消失的婴尸还是没找到,就这样蒸发了似的。好在目前还没有人来认领,安置好女尸的骨灰盒,发出广告,也就只有这样等着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广告发出了很多天,但一直都没有人来认领,所有人都逐渐因为工作和生活而淡忘了这件事,那夜里婴儿的哭声,以及消失的婴尸,也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