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不要欺负他 > 详细内容

不要欺负他

作者:羽毛般轻盈  阅读:13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飞针走线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王平安寝室的三个人终于能一起玩游戏了。肖作峰有电脑,留在了寝室里,王平安和马大海没电脑,去了网吧。
他们玩的是三对三的竞技游戏,厮杀了几个小时,直到晚上十点半才分出结果;王平安寝室三个人占得先机,赢下了比赛。
王平安和马大海十分得意地从网吧回到宿舍。推开寝室门,王平安便兴奋地叫道:;肖作峰,最后一局你那一招实在是太高;;
王平安的话还没说完,就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寝室里凌乱不堪,尤其是肖作峰的床铺,他的笔记本电脑都掉到了地上。而肖作峰则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双手胡乱地在空中挥舞。
让王平安和马大海感到恐怖的是,肖作峰的嘴唇上连着一根线,而线的源头来自上方一枚飘在半空中的绣花针。那枚绣花针像是被一个人拿在手中,一下一下地从肖作峰的双唇上穿过。
肖作峰的整张嘴已是血肉模糊,但是却怎么也阻止不了那枚无人操控的针。
王平安和马大海诧异莫名,走进寝室想要帮助肖作峰,但是却不知从何下手。
与此同时,那诡异的针线越来越短,最后绣花针穿透肖作峰的上下唇,钉在了他的嘴上。
肖作峰杀猪似的呻吟着,却因为嘴被缝起来而说不出一句话,求助似的看着王平安和马大海。
王平安和马大海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但是却突然听到一阵走路的声音。二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寝室窗前居然渐渐地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接着,那个影子推开窗子,慢慢地爬上了窗台。跳出窗子前,那个黑影缓缓回头看了王平安和马大海一眼,然后便消失不见了。
一切仿佛是在做梦,等到寝室只剩下被缝上嘴的肖作峰的痛苦呻吟声时,王平安和马大海这才回过神,上前把肖作峰从地上扶了起来。
看肖作峰这个惨样,王平安和马大海当即搀扶着他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可是当王平安和马大海两人挂完号回来,看到坐在椅子上等着二人的肖作峰后,全都愣在了那里。
肖作峰嘴上被缝上的线和针居然不见了,只剩下红肿、流血的嘴唇依然触目惊心。
二人以为是肖作峰自己忍痛把针线拆了下来,但是询问之下,肖作峰显得比二人更加惊讶。显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嘴唇上面的针线到底哪里去了。
踢出QQ群
给受伤的嘴上了点儿药后,肖作峰便随着王平安和马大海回了学校。三人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肖作峰这时勉强能说话了,王平安和马大海便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在肖作峰艰难地叙述之下,二人还是一头雾水,因为肖作峰说;
肖作峰和王平安、马大海在网上和别人对战时还是好好的,只是退了游戏后没多长时间,他突然看到寝室的门开了,但是却没有人进来。当时他很纳闷儿,因为根本就没有风,那门不可能是被风吹开的。他以为是什么人的恶作剧,但是走到门外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当他回到寝室想要把门关上时,门却自己;砰;地一声关上了。
肖作峰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他平时除了玩游戏还喜欢看电影。像他遇到的这种情况在电影里太常见了;那就是鬼来临的前兆啊。
别自己吓自己,别自己吓自己!他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却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阵阵凉风。他颤巍巍地扭着头,却猛地被一股大力推倒在了地上。接着,他就感到眼前一花,像是有什么东西扑到了跟前。同时,他看到一枚穿着线的银针猛地向自己刺来;
王平安和马大海都听傻了,沉默了一会儿,王平安说道:;你怎么会招上鬼的,你做什么亏心事了啊?;
肖作峰哭丧着脸,摇着头:;我能做什么亏心事啊,我要么去教室上课要么就在寝室玩游戏、看电影,平时很少跟人接触的。;
这倒是实话!但是,鬼不会无缘无故地缠上一个人吧?
虽然现在鬼已经走了,但是他们三个人都放心不下,因为谁也不知道鬼还会不会回来,会不会;爱屋及乌;,到时也把王平安和马大海;临幸;一下。
好在后半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时间在三人的忐忑不安中过去了。
三个人都没怎么睡觉,但是上午有课,谁也不能不去,便都早早地爬起来去洗漱了。
王平安正搓着脸上的洗面奶,突然听到寝室里的马大海叫道:;哎,那个二货又在QQ群里骂咱们了,看样是昨天没被虐够啊!;
听了这话,王平安用水抹了几把脸,大笑着走过来:;就是昨天和咱们对战那一队中的那小子?我记得当时肖作峰把他禁言了,他在QQ群里不能说话,只能看着咱们骂他,想想就好笑。;
马大海点了点头:;嗯,肖作峰是群主,我是管理员,这傻小子居然敢跟咱们装,真是好笑。他游戏玩得也烂,干脆把他踢了算了。;
王平安点了点头:;就是。;鬼群:34356744,敲门暗号:鬼故事or鬼大爺。
马大海似乎又骂了一句,然后笑着把那个名为;不要欺负我;的二货给踢出了QQ群。
厕所惨案
王平安和马大海一直关注着肖作峰,还好肖作峰看上去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倒是马大海,从上课开始就一直肚子疼,最后忍不住跟老师打了声招呼,在王平安的搀扶下去了卫生间。
马大海跑进了里间,王平安在洗手池等他。可是等着等着,王平安却听到马大海发出了一声尖叫。那绝对不是拉肚子人发出的声音,而是遭受剧烈打击才会发出来的。
王平安转身走到门口,看到马大海此时正手提着裤子转着圈,眼睛里露出十分惊恐的表情。
王平安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鬼、鬼、鬼;;马大海嘴里发出的只有这一个字。
王平安没有看到鬼,但是见马大海如此怪异的举动,他没敢贸然进去。
;啊;;突然,马大海尖叫一声,然后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也就在他尖叫发出的时候,王平安看到他的脸上飞快地凹陷了下去,那感觉就像是有一只脚踢到了他的脸。
;砰;,这次王平安听到声音了,那正是踢人才会发出来的声音。马大海把手从脸上移到了肚子上,随即又移到屁股上、大腿上;惨叫声接连从他的嘴里发出,听得人毛骨悚然。
那个鬼又来了!王平安知道这是那个鬼的杰作,但是由于惊吓,双腿已经移动不了分毫。
时间不长,马大海被那只看不见的脚踢得倒在地上起不来了。鲜血从他的嘴里、鼻子里流到了地上,身下一片狼藉。
踢人的声音消失了,而马大海也已停止了抽搐,不知道是死是活。又过了一会儿,王平安听到一阵脚步声缓缓地靠近了自己。与此同时,他看到马大海身下的血迹慢慢地流向自己。
王平安当然知道那个鬼正在向自己走来,想要逃走,却由于紧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脚步声越来越靠近,王平安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后挪动着身子,但是很快便靠上了身后的墙面,无路可退。此时他根本不敢尖叫求助,因为他不确定那样做会不会激怒眼前这个看不见的、恐怖的鬼。
血迹在他的眼前停止了流动,然后渐渐地升起,形成了一个人形。那;人;只有一层血皮,两个黑洞洞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王平安。
突然,那个;人;幽幽地说了一句话:;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它就像是融化了一样,身上的;皮;瞬间流到地上,变回一摊血水,慢慢地流回到马大海的身边。
终于,王平安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尖叫。
缘由
卫生间很快就被人群包围了,自然有人报了警,警察也很快赶到了。
马大海死了。
从现场情况来看,王平安有很大的作案嫌疑,但是警察通过对现场的具体勘察,很快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王平安浑浑噩噩地回了寝室,只觉得刚刚发生的事情仿若梦境。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恐怖事件居然就在大白天发生了,看来恐怖并不会因为时间而迟到。
正当王平安一筹莫展之时,一张嘴依然红肿的肖作峰走了进来。
肖作峰的脸色看上去很难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王平安看着他,问:;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肖作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对昨晚自己被鬼缝嘴以及今天马大海被鬼残害这两件事情有点儿头绪了。;顿了顿,他看着一脸吃惊模样的王平安接着说道,;你不觉得这两次见鬼事件都与一件事情有关系吗?昨天晚上咱们三个人在游戏上对战另外三个人,其中一个人在群里装,被咱们三个骂了。我禁言了他,他无法在群里说话,只能看着咱们三个骂他;而今天早上那个人禁言时间到了,就又可以说话了。他再次骂咱们,然后就被马大海给踢了;我禁言他,结果晚上我就被鬼缝上了嘴,这也是被禁言啊;马大海早上踢了那个人,后来被鬼魂踢死了;也就是说,这一切都跟那个‘不要欺负我’有关。;
听到这里,王平安身子猛地颤了一下。他就知道鬼不会无缘无故缠上人,肖作峰的分析应该就是导致这一系列恐怖事件发生的导火索。
这么想着,王平安脸色更加难看了:;这个‘不要欺负我’不会是个鬼吧?我也骂了他,他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我?在卫生间的时候,那个鬼说让我好自为之;;王平安这才把之前卫生间里发生的一切讲给了肖作峰听。
二人心里自然都十分害怕,但是知道害怕是没有用的,目前最重要的是摆脱眼前的恐怖。二人打开电脑上了QQ,然后翻QQ群的记录找到了早上被踢的;不要欺负我;的QQ号。两人对视一眼,忐忑地添加了这个号码。
没想到还不到一分钟,QQ下面就显示添加好友成功。鬼大爺鬼友交流群:34356744。
王平安和肖作峰心里都十分紧张,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不要欺负我;到底是人还是鬼。
肖作峰小心地发消息过去,说的当然是赔礼道歉的话。对方本来对这个号码感到有点儿陌生,但是一看到肖作峰发过去的话就想起来是谁,顿时开骂了起来。
肖作峰自然不敢回骂,忍受侮辱总比没了命强。;不要欺负我;还真能骂,一直过了五分钟,可能对方也是骂累了,于是问肖作峰为什么要加他。
肖作峰也不再拐弯抹角,实话实说,然后恳请;不要欺负我;饶他们一命。但是;不要欺负我;随即发来一个疑惑的表情,同时问他们二人是不是在玩自己。
鬼可能是他哥哥
从;不要欺负我;说的话来看,他似乎并不是那个鬼,否则他没有必要装作毫不知情。于是,王平安和肖作峰约对方见面,觉得或许从对方身上能够找到一些关于那个鬼魂的线索。但是;不要欺负我;以为他们这是要收拾自己,开始说什么都不愿见面,直到后来二人再三立誓,他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原来,;不要欺负我;也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三个人很快在校外的咖啡厅见了面。;不要欺负我;真名叫冯喆,看上去很瘦弱,确实是个正常的人。王平安和肖作峰的心放了下来。
王平安把这两天发生的恐怖经历倒豆子般地讲了出来,只把冯喆听得目瞪口呆。许久,冯喆皱了皱眉头,突然说了句:;难道是我哥?;
;你哥?;王平安和肖作峰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冯喆。
原来,冯喆有一个大表哥,曾经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他和大表哥的关系非常好,比亲兄弟还亲,冯喆来这里上学,就是冲着大表哥来的。可是他上大学没多久,他大表哥就出意外死了。
冯喆挠着脑袋说:;难道是我大表哥看不惯你们欺负我,就在暗中帮我?;
太有这种可能了!王平安和肖作峰激动地想到,但是知道了这些,却依然不知如何对付它。
冯喆接着说:;难怪自从大表哥死后,我感觉到周围欺负我的人越来越少了,我现在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其实是他们都被我大表哥给修理了。;
冯喆看着王平安和肖作峰可怜的样子有些心软,便决定帮一帮他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最终三个人研究出来一个看似非常可行的解决方法:如果那个鬼真的是冯喆的大表哥,它生前和冯喆关系那么好,一定不会伤害冯喆,所以他们打算让冯喆想办法召唤出鬼魂,然后祈求它放过王平安和肖作峰。但话说回来,要是那个鬼魂不是冯喆的大表哥,那么冯喆也就没有办法召唤出它,到时王平安和肖作峰就只能另想解决的办法了。
很快,夜晚悠悠地来临了。
冯喆、王平安、肖作峰三人来到学校最高处;天台之上。鬼魂是从地狱来的,地狱应该在地下,远离地面或许鬼魂的阴气就不那么强了。
三个人在地上摆了几样小菜,还有两瓶啤酒。这当然是按照冯喆的吩咐布置的,因为他大表哥生前和他没事儿就会喝上两口。这样或许会更加容易召唤出鬼魂。
没想到随着;砰、砰;两瓶啤酒盖儿被启开的声音,三人感觉天台之上刮起了一阵阴风。顺着风刮来的方向看去,他们赫然发现前方惨白的月光之下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影。
让他们三人欣喜又恐怖的是,那个黑影的脚下没有影子;
还是大表哥好
那个鬼魂竟然真的是冯喆的大表哥。
看着缓缓向自己走近、被月光照得脸庞越来越清晰的大表哥,冯喆心中还是感到有些害怕。因为此时的大表哥已然是个鬼了,都说人鬼殊途,大表哥还会像以前一样对自己吗?
冯喆心中虽然害怕,但是知道这个时候只有自己能够和对面的鬼魂说上话。他先是和大表哥嘘寒问暖了一番,然后恳求大表哥放过王平安和肖作峰,说此二人虽然得罪过自己,但是并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而且已经向自己赔礼道歉了。
王平安和肖作峰早已吓得双腿打颤,绷紧神经看着眼前的鬼魂。
鬼魂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沉默不语。就在三人快要坚持不住、神经崩裂的时候,它说话了。它答应不再伤害王平安和肖作峰,但是前提是他们必须把冯喆拉回那个QQ群,并且今后要一直跟他的表弟一起玩游戏。
从这件事情王平安和肖作峰看出,这个鬼魂生前应该是真的和自己表弟关系很好,否则不会对这样的小事情如此关心。
王平安和肖作峰自然是满口答应,称回去之后马上就会把冯喆拉回QQ群。
鬼魂又跟自己的表弟扯了会儿家常,然后才满意地离去了。
直到夜晚再次恢复宁静,王平安和肖作峰则早已冷汗直流,仿佛刚刚的经历只是一个恐怖的噩梦。
;事情;解决了?;肖作峰难以置信地问道。
王平安摇了摇头:;还没有,咱们回去赶快将冯喆加进群,那才算完事。;
肖作峰点头,然后二人谢过冯喆的帮忙,表示以后冯喆有什么事情他们随叫随到。从天台到地面,二人都是搀扶着冯喆下来的。
回到寝室,肖作峰登录上QQ,邀请了冯喆入群,没想到几分钟之后冯喆就同意了邀请。
看着一切都结束了,王平安终于浑身一软,瘫坐在了床上。
过了一会儿,王平安才说:;还好我不是那个群的管理,不能禁言别人,更不能踢人。肖作峰,你要小心点儿,以后可别随便禁言或者踢人了,说不定群里哪个仁兄就有死去的亲属或者朋友,到时;;
肖作峰合上电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是啊。不错,好在一切都结束了。;顿了顿,他突然说,;平安,把手机借我一下,打个电话,我手机没电了。;
王平安把手机递给肖作峰,然后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最后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平安被一阵阴冷的气息惊醒。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顿时被吓得尿了出来;
多行不义必自毙
王平安怎么也没有想到,站在自己床前的,竟然正是冯喆的大表哥,也就是那个鬼魂。
它怎么又来了,这次是来找谁的?
反正不是找我的,我不是QQ群的管理员,没有禁言冯喆,更没有踢他!王平安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随即,他就惊恐地发现眼前的鬼魂缓缓地抬起了手,它的手中拿着一根细细的、在月光照耀下银光闪闪的东西;绣花针。
王平安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起身想逃,但是已然来不及了。鬼魂一手按住他的肩膀,他便再也没有挣扎的力气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绣花针在自己的眼前飞舞,同时嘴唇上面传来阵阵透彻心扉的痛。
啊,难道是这样;疼痛使王平安脑子清晰了起来:一定是肖作峰这个王八蛋干的。他之前说手机没电,借走我的手机,其实是有阴谋的。哪有人这么晚还打电话的?他用我的手机上了我的QQ。当然,之前他一定用他自己的QQ在群里给我设置了管理,上我的QQ是为了点一下;同意;。然后,他又用我的QQ对冯喆的QQ做了一些事情;
但是明白这些显然已经晚了,王平安痛苦地挣扎到了地上,看到肖作峰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
王平安的嘴被缝上,什么话也说不了,只是伸出手指着肖作峰,似乎在提示那个鬼魂做这一切的人其实并不是自己。
鬼魂缝完了王平安,并没有结束残忍的虐待。它突然抬起脚,对着地上痛苦挣扎着的王平安使劲儿踢了下去;
直到王平安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个鬼魂才停止了暴行。
一旁的肖作峰虽然吓得脸色苍白,但是心中却很高兴:他早就看王平安不顺眼了,要是没有王平安,他们游戏团队里面最厉害的就是他了。所以,他给王平安设置了管理,并且上了王平安的QQ号,先是禁言了冯喆,然后又把冯喆踢出了QQ群。
本来以为鬼魂做完这一切会直接离开,但是肖作峰却发现它转过了头,正目光阴森地看向自己。
这时,鬼魂幽幽地说道:;你用别人的QQ禁言、踢人,将要受到相同的惩罚。;说着,它猛地扑向了肖作峰;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