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凶杀案 > 详细内容

校园凶杀案

作者:花开若相惜つ  阅读:16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这是一个古城般雄伟壮观的学校。它集小学、初中、高中于一校,成为全省最广博恒久的文化之乡。数年来,从这里走出的学子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其声名之大无校可比。然而,不久前,原本安宁祥和的文学之乡却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大家好,我叫张旭;;高二(3)班的讲台上,一个瘦瘦高高的女孩子在作着简单的自我介绍。角落里,一个男生酣然大睡。班主任穆金华老师的眼光刀子般的扫来扫去,终于发现了他!
;颜松,你在干什么?;穆老师用她那极高极细的嗓音大喊一声,全班同学都禁不住打了个;颤;。半晌,颜松懒懒的站起来,他用手揉着惺忪的睡眼,半痴半傻的念着:;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我真是搞不懂,校方怎么会要你这样的人?你上辈子是猪吧,又呆又傻的,20多岁还在上高中,真是玷污学校名声;;穆老师口无遮拦的发泄了一通,她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和损人的高招着实令张旭毛骨悚然。但比起两个月前的那件更骇人听闻的事情,这已算不了什么!
;我说张旭啊,人家走还来不及,你怎么还往这儿转啊?;张旭的同桌安萍问。
;走?为什么要走啊?;
;天啊,这么重大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吗?;安萍见她一脸茫然,便打开了话匣子。;我给你说,两个月前,这个学校死了个老师!是死在三楼实验室的,都被肢解了!那个样子可吓人了。;她龇牙咧嘴的说着,仿佛自己亲眼见过似的。
;可不是吗;,前桌的薛子娜转过身,;听别的同学说,那些尸块就在实验室的讲台桌里放着呢!;
张旭抬头看了看她,说:;那是哪个年级的老师?招谁惹谁了?怎么死的那么惨?;
;谁知道啊!我觉得是咱们学校一个学生干的。你说呢,子娜?;
;我觉得不仅仅是咱学校的,还有可能是咱班的呢!;
;喂,别开玩笑好不好?我才刚转来就想把我吓走啊?你;;张旭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安萍捂住了。
;薛子娜你说你说,看咱俩想的是不是同一个人!;安萍兴奋的催促着。
;就是那个!;她用手指了指依旧沉睡的颜松。
;我觉得也是他!哎,你们别看他整日傻兮兮的,其实他一点也不傻。好几次我看到他在班门口的大树上刻东西,我怀疑啊,他在刻暗号!;安萍神神秘秘的说。
;我也看见过,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还有几次我去老师办公室,见他在门口转悠悠,转悠悠的,看到我来他就走了!不会是在找目标吧!;薛子娜说着,脸上勉强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
;行了行了你们俩,跟业余侦探似的。越说越离谱!颜松才不会杀人呢!;张旭实在听不下去了,辩解道。
;你才刚来,怎么就知道他不会杀人啊?;薛子娜和安萍异口同声的问。
;我;我猜的!学习吧!!;她支吾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事情怎么样了?;
一个月后的一个深夜,三楼实验室里响起了一组对话。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最近风声紧,警察有没有找过你?;
;前两天来查过了,看样子是例行公事!赵美云都这样了,他们还能查出什么?哈哈哈;;
;听说你们班又转过来个妞,不会是卧底吧?!;
;怎么可能?那明明是个孩子!;
;还是小心为妙。;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张旭和薛子娜拎着书包,嘻嘻哈哈的去上课。
;唉,子娜,安萍这两天怎么一直没来上课,有病了?;
;谁知道啊!这丫头也不吱一声,大概请过假了吧,要不老师早问了。;
;也许是吧。;
;同学们,第三节课我们做生物实验。好,下课。;穆老师夹着书走出教室,消失在操场的尽头。
;张旭,你在看什么?;薛子娜看着若有所思的张旭,说:;生物实验室就是那个被碎尸的教室,我记得出事以后就被封了,为什么突然开放了呢?;
;突然开放?;张旭疑惑:;难道学校只有一个生物实验室吗?;
;当然不是了,学校共有六个实验室,每个年级两个,自从几个月前出了事以后,属于我们年级的甲A实验室就被查封了,现在案子没有破,作为案发现场是不应该开放的啊。;薛子娜好像很了解公安机关的程序。
;也许只是碎尸现场而不是杀人现场。现在警察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自然就开放了。;张旭肯定的回答。
两人拿着书都到实验室时,老师还没有来,一群学生等在门前,有说有笑。张旭踱着步子,想着这起离奇的杀人案,看着不远处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深深的叹了口气。
;张旭,你看。;薛子娜拿着一枚发卡,递给张旭,;这是安萍的发卡,我在墙角捡到的,怎么会在这儿?;
安萍的发卡!
;杀人了杀人了;;还没等张旭反应过来,开门而入的学生蜂拥而出,一个个惊恐地喊叫着,半分钟不到就只剩下张旭和颜松两人。
颜松一脸的凝重,从口袋里拿出白色手套递给张旭。实验室第一排中间的实验台上摆着三个透明的容器。第一个容器里放着一只女人白皙的左手,第二个容器里放着一只左脚,第三个容器里放着几段已经完全被折碎了的残骸。发出一阵阵的恶臭。张旭掩着口鼻:;颜队,有什么发现?;
;暂时没有。;颜松没有抬头,他仔细地盯着那只左手,眉头紧蹙。突然,颜松耳朵支楞一下,急忙脱下手套,拉起张旭就往门外跑。
;穆金华来了,你晕倒,我托着你。;张旭二话没说,躺倒在颜松怀里。
穆金华的高跟鞋声越来越近。
;你们俩在这儿干什么?!;她看到颜松和张旭,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她吓晕了,刚醒。;
;马上回教室!不要妨碍现场勘查。;
颜松与来勘查现场的人两眼一对,扶着张旭走出大楼。
;颜队,这是安萍的发卡,薛子娜在墙角捡到的。;
颜松接过发卡,放在随身携带的证物袋里,;你先回教室吧,我趁乱回队里一趟。;
;又死人了;;
;这次还是老师吗;;
;为什么又是A实验室;;
教室里都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探讨碎尸的主人是谁。
;张旭!;
张旭刚进教室,就被薛子娜那声震住所有人的高分贝吓了一个激灵。
;是安萍吗?;
;子娜你怎么了?;
;你告诉我死的是不是安萍!?;
;警察正在勘查现场,还;;
;我知道是安萍!一定是她!一定是!!;薛子娜打断张旭,歇斯底里的喊着跑出了教室。
张旭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背影,心想:让她自己安静一下吧。

华博中学被迫停课。
这天,张旭拿着第一起碎尸的照片说:;颜队,这个碎尸是在实验室的抽屉里发现的吗?;
;嗯。;
;看着是够残忍的。我刚进学校那天,安萍和薛子娜就说起你是杀人凶手,杀人后把尸块放在抽屉里,还在老师办公室门前转悠等等一系列诡秘的事,我起初还以为这俩人也是卧底呢。;
;安萍和薛子娜?;颜松脸色大变,;这么重要的线索为什么不汇报?!!;不等张旭回过神儿来他就快步走出了办公区。
;颜队,我没意识到这是线索,我;;张旭小跑着紧跟着颜松。
;上车!把你进学校后的事情都告诉我!;
;是!;
颜松开着警车飞一样驰骋在车水马龙的柏油大道上。;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我是重案组颜松,请迅速查明华博中学高二(3)班薛子娜住处,调地方警力协助保护。;
;颜队,你没说错吧?保护?;张旭一脸愕然。
;你说呢?!;颜松斜了她一眼,;尸块放在讲台桌里,只有队里和校长韩慕林知道,安萍和薛子娜是哪儿得的消息?你刚到学校第一天她们就迫不及待的跟你提起这么一宗杀人案的目的是什么你想过吗?;
;是想从我嘴里探知你的身份!;
;错!是从第一天开始就怀疑你的身份!你的那番话早就暴露了你自己,恐怕这就是对方这么早对安萍下手的原因!我之所以在老师办公室门前转悠在树上刻字,都是为了把卧底的嫌疑引到我身上来保护你这个真卧底,可你到好,不仅暴露身份在无形中还隐瞒了这么重要的线索!;
;颜队,我;;
颜松的手机响了!他急速刹车,来了一个180度的车头调转后瞬间消失在远处的片片霓虹中;

薛子娜的尸体是在第三天被发现在华博中学附近的下水道里的。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是72小时前,也就是说,她那天咆哮的离开教室没多久就遇害了。张旭因为知情不报而被记大过处分,颜松也负了相应的连带责任。
薛子娜的死将整个案子彻底推到了僵局。三个月内的连续三个案子让全市人心惶惶,上级下达了限期一个月破案的命令。
;颜队,华博中学今天开始上课了。穆金华说薛子娜不在了就把她的东西全部收走了,什么书啊,文具盒啊,日记本啊,整整两箱子,全部拉到她宿舍了。;
;日记本?;颜松腾的一下站起来,两只眼睛熠熠发光,像是闻到腥味的老猫,着实来了激情。;张旭,走,去华博中学。;
车子在宿舍楼前停住了,颜松大步走向穆金华的宿舍,在敲门的那一刹那突然掏出手枪,示意张旭靠后,张旭也警觉的握着手枪,做着随时开枪的准备。
;不许;;屋里的一切让两人瞠目结舌。只见穆金华斜倚着床沿,坐在地上,手里松松的握着个小玻璃瓶,双眼突兀。一堆书翻倒在他旁边。
;打电话。;颜松命令道。
;小赵,发现穆金华尸体了,过来吧。;
张旭挂了电话,弯腰拿起穆金华手里的小玻璃瓶,;颜队,是氰化钾。看来日记已经被搜走了。;
;是被销毁了。;颜松指了指门后的纸灰,心里想:是谁总是赶在我们前面?难道真的是他?
颜松回到警队后就直接去了宋局办公室,太多的疑点梗在心里,他要跟师傅请教一下。
;张旭,穆金华的死不是偶然,你去查一下她和赵美云的社会背景,我要的是资料里看不到的。赵乐,穆金华死于氰化物中毒,你去查一下氰化物的来源。;
颜松看着俩人的背影,叫来自己最亲近的手下邓凯。;凯子,这两天你负责监控韩慕林,我怀疑他跟这起案子有联系,要寸步不离,明白?;
邓凯走了以后,颜松紧闭着双眼,双手插进头发里。这样安排只是一个诱饵,他真的不希望,事情的真相这样发生。
第二天,张旭带回一个令所有人震惊的线索。
;919是十几年前一个黑社会组织的代号。当年这个团体因盗窃、销赃、诈骗、倒卖文物等一系列罪名,被公检法联网追击,18个月后终于被逮捕。而赵美云,韩慕林,穆金华是919的余党。;
颜松惊诧万分。就在这个时候,邓凯打来电话:韩慕林死了!

;别找了,你要的东西在我手里。;
韩慕林的办公室里,颜松一脸的凝重,摊开手掌,金灿灿的钥匙赫然闪现。
;颜队,你;我;;
;唉;我早就怀疑你了,只是一直不想相信。;
张旭慢慢起身,;怀疑我?难道你认为我是这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可笑!证据呢?;
;证据?证据就是这把钥匙!;颜松说着,把钥匙抛给张旭,;既然你这么觊觎它,那就还给你吧。;
张旭接过钥匙,迅速打开韩慕林的保险柜,然而里面却空无一物。
;唉;张旭,919是你父亲创立的一个罪恶的组织,他带领手下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年的919能够彻底铲除是顺应民意的结果,和赵、韩、穆没有关系。你为了这样一个仇恨,害死了无辜的薛子娜,也毁掉了自己,值吗?说吧,安萍在哪儿?;
;是他们该死!我本不想伤害子娜的,她是无辜的,可是我看了她的日记!;张旭苦笑着,;薛子娜,她是韩慕林和穆金华的私生子!而穆金华是我父亲曾经的女友!我无法容忍一个背叛父亲的人的孩子活着!;
;你混蛋!;颜松指着张旭大骂。
;919原本不是这样的。;张旭黯然地瘫坐在地上。钥匙从手中滑出。;父亲当年创办919,是为了纪念他在9月19日这天出生的女儿。父亲说,他的女儿清秀可人,乖巧美丽,所以要创办一所全省最好的学校,给女儿最好的教育。赵美云,韩慕林,穆金华是父亲多年的朋友,也是最初的合作者。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就在韩慕林选择校址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华博中学的土地上,有一批价值不菲的文物。在金钱与友情之间,他动摇了。他决定吞并这些文物,然后远走高飞。父亲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也发现了这批文物,于是四人起了分歧。;
;他们三个人便合伙杀死了你的父亲!;颜松插话道。
;不错。他们杀死了父亲,然后焚尸灭迹。没有尸体,也无法立案。所以父亲的死一直都没有得到证实。父亲被害后没多久,我母亲就自杀了。;
;你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决定要报仇。;
;我用了15年的时间调查当年的事情,一直一无所获,直到看到了它。;张旭从怀里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
颜松接过照片,是张旭的父亲张中烈和赵、韩、穆四人的合影。;安萍没有死,赵美云也不是你们杀的,对吗?;
;是,赵美云的死也和那批文物有关。当年,她趁韩、穆二人不注意偷藏了一件极为珍贵的兽面人身佛,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出手。;
;后来有人看到了这个文物?;颜松说。
;是安萍;,张旭用手擦了一下眼泪,;她在赵美云的家里看到了那尊佛像,不经意间告诉了薛子娜,而薛子娜又告诉了穆金华。穆金华和韩慕林怕赵美云在国内出手文物会牵扯出他们当年的罪行,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也让她成为了刀下之鬼。颜队,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从穆金华的死。穆金华死于氰化物中毒,这本身没有什么可疑。那天我们发现穆金华尸体的时候,都离得很远,在你我那个位置,根本不可能判断出他是死是活。在这种情况下打电话,本能反应是打120,而你却打给了法医小李。起初我并没有想到这些,直到你随手拿起穆金华手里的小玻璃瓶。你是警官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从警也有几年,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我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装氰化钾的小玻璃瓶上残留着你忘了抹去的指纹。那天现场只有我们两个,所以我就成为你迫不得已利用的最佳人选。回到队里,宋局告诉我是你自己要求去华博中学当卧底的。;
;当然,更让我震惊的是,你太轻易的说出了919。15年前的这个案子当初在局里虽然有点小轰动,但苦于没有证据无法立案,所以就连当初接警人员也基本上遗忘,全队也只有宋局还隐约记得。更何况赵、韩、穆三人都已改名换姓,根本不可能在一天之内查出他们的资料。我之所以把这件事交给你做也只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试探一下。;
;穆金华死了以后,我重新思考了整个案情,发现所有的线索都是你提供的。我的身份暴露,薛子娜的日记,穆金华的嫌疑,再就是安萍的死。实验室的碎尸其实根本就不是安萍的,而是赵美云的。你太冒险了张旭,你是想利用DNA的时间差,把安萍救出去,可惜啊,我早就确定了不是安萍。;
张旭一怔:;为什么?;
;因为那只左手的中指上有戒指的痕迹。华博中学在外形上要求很严格,学生是不可能戴戒指的。赵美云被杀当晚,韩、穆并没有焚尸,而是把碎尸扔到了枯井里。可这一切却被一直监视穆金华的安萍看了个底儿。韩、穆走了以后,她把碎尸带到了学校。这就是赵美云前一天被杀第二天案发的过程。;
;张旭,我猜的没错的话,安萍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吧。;
;啪啪啪;颜队长,我不得不佩服你严谨的思路,准确的判断。;安萍推开门,;你分析的都对,只是有一点你没想到,薛子娜是我杀的。那张照片也是从她那儿得到的。;
;安萍,你和薛子娜两年多的同学,杀死她,你也真下的去手!;颜松指着安萍:;你真是蛇蝎心肠。你知道学校不好下手,所以你利用赵美云的碎尸假装造成自己的死亡,让薛子娜伤心过度跑出学校。你对得起她对你的友谊吗!;
;够了!;安萍垂了一下头,又抬起来,;颜队长,你放我姐姐走,我跟你回去!否则,你没有任何证据抓捕我们。;她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张旭,抹了一下眼泪。
;证据?;颜松阴笑,;你们太小看我了。;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微型录音器放在了桌上。
;张旭,安萍,投降吧。交出文物,你们可以戴罪立功。;
就在这个瞬间,张旭起身,一把拉住安萍,拿出自己的配枪顶在右太阳穴,;颜队,看在我们一起共事这么久的份上,放过我妹妹吧。她还小;;张旭一脸的眼泪。颜松也是性情中人,他看着自己曾经的搭档和为父报仇的安萍,眉头一紧,湿润了眼眶。说时迟那时快,张旭猛然出枪,扣动扳机,子弹射出,不歪不斜的打中了桌上的录音器。碎片四溅,张旭大笑一声,对安萍说:;小萍,你再没有威胁了,好好活着。记住,这个世界上,有远比报仇更值得去做的事情。;说完,举枪自尽。
这一切显然出乎颜松的意料,他怔在原地,感觉有那么一瞬,灵魂从天灵盖飞了出去。待他回过神儿来,安萍已拿起了张旭的枪,也顶在了太阳穴。与此同时,邓凯等人破门而入。
安萍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录音笔,;颜队长,这是你刚才那番推理的全过程,还有我们杀死穆金华前的谈话录音,留给你带回去做证据吧。只是;;安萍顿了顿,;希望你最好答应我一个请求。;
;你说。;
;我父亲被杀案还有一个凶手,是他告诉我们当年的事情的。也是他先我们一步拿走了那座兽面人身佛。我请求你查到凶手,绳之以法,以慰我全家在天之灵。;说罢,举枪自尽。

案子好像是破了,破的如此心殇。华博中学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颜松内心沉重,没过多久,就离开了警队。邓凯也跟着师傅一起辞了职。
他们走出办公大厅,回望着整个警局。半晌,颜松叹了口气:;走吧凯子。;
;师傅,我们去哪儿?;
;还记得安萍临死前的话吗?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