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截命难逃 > 详细内容

截命难逃

作者:向你借╰肩膀  阅读:5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楔子
刘新点击屏幕截图,截下视频里盂小月的头像,另存在自己QQ空间的私密相册里。刚忙完,孟小月的QQ头像突然黑了下去。刘新连忙拨打孟小月的手机,回应却是关机。
;嗦嗦;,身后传出疹人的奇怪响声。刘新转过身,只见后面一台电脑前,一个身穿白衣的无头人正坐在椅子里慢慢地瘫软下去,像被人抽掉了筋。刘新看得心里发毛,等对方完全瘫在地上,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瘫在地上的无头人,居然只是一件白色的女生外套。刘新瞅着有些眼熟,沉思片刻,脸色忽然变了。联想到孟小月的无故下线,刘新心神不定地离开了网吧。
第二天上午,学校里传出了一条爆炸新闻;隔壁班一个女生昨晚在宿舍里上网聊天时,脖子忽然被利器割伤。幸亏被人及时发现,马上送去了医院抢救。
刘新正在寻思,手机进来了一条短信:小月出事了,在市中心医院。
发送者是孟小月。
梦引
吃过中饭后,刘新急匆匆地赶往了市中心医院。
走进短信指定的病房,里面只住着孟小月一个人,面朝里睡着,似乎还在昏迷状态。病床边坐着一个长发及腰的漂亮女生,刘新和她目光接触,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他感觉这女生的目光冷得冰人,又有些似曾相识。定了定神,刘新上前打了个招呼,顺便问起了孟小月的伤势。
;我是小月的舍友董艾铃,是我用小月的手机给你发了条短信。医生说小月只是被她自己化妆用的修眉刀轻度割伤,虽然有惊无险,但怕伤口感染,还需在医院疗养几天。;
;修眉刀?靠,她想自杀吗?对了,小月出事时,你在旁边吗?;
;我先睡了,是被她的惊叫声吓醒的。然后,我就去叫来了学校的门卫。;
刘新没再多问,坐了一会儿,找个借口离开了医院。
回到宿舍,舍友何小东不在。刘新躺到了床上,反复琢磨着孟小月的事。睡意袭来,刘新的眼皮渐渐重了起来;迷迷糊糊中,只见何小东轻手轻脚走了进来,直接打开笔记本电脑,登上QQ开始聊天。
刘新悄悄走到何小东背后,发现何小东在和网友视频聊天。刘新偷眼看了看何小东聊天框里的视频,头皮顿时一麻,与何小东视频聊天的人,竟是他;刘新!
何小东停止了打字,握着鼠标移向;屏幕截图;。
;喂,住手!;刘新失声大叫,猛地清醒过来。
;做噩梦了?;正在用笔记本电脑上网的何小东扭过头,不屑地瞪了刘新一眼。
刘新抹了把冷汗,颤声道:;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快半个小时了,看你睡得惊慌失措,一定是梦里有人在杀你吧?;
刘新默不作声,回想着梦里的情景,蓦地心念一动,冒出了一个奇怪又可怕的念头。
;我去趟厕所。;刘新说完走出宿舍,径直走到教学楼后面的围墙边,翻墙离开了学校。
截头
来到网吧,刘新申请了一个新的QQ,网名取为姚玲,然后用这QQ加何小东。
姚玲是何小东的前女友,已在一年前患癌症死了。姚玲死后不到一个月,何小东就开始纠缠起了隔壁班的班花,也就是刘新一直在追求的孟小月。何小东是高富帅,对孟小月只是抱着玩弄的态度。
一想到孟小月因为何小东才对自己不冷不热,刘新的心里就窝着一团火。等了一会儿,何小东通过了请求,发来一个愤怒的QQ表情:你到底谁啊,竟敢拿死人和我开玩笑?
刘新暗觉好笑,飞快输入:没开玩笑,我就是姚玲。你如果不信,就和我视频!用准备好的黑布将视频摄像头裹住,刘新立刻向何小东发出了视频聊天邀请。
何小东点击接受后,刘新迅速点击屏幕截图,截下了何小东出现在视频里的头像。忙完后,何小东的QQ头像居然还亮着,而且很快找了上来:你那边一片漆黑,我什么也看不到。
难道孟小月的受伤只是巧合?刘新有点懊丧,回复了一句:见你妹!我在阴间,你看得见我才怪!随即便下了线。
刘新回到宿舍,何小东还在上网,只是坐着纹丝不动。刘新看着不对劲儿,忍不住慢慢走了过去,轻轻推了推何小东的肩膀。
何小东的头怪异地摇了摇,突然从脖子上滚了下来。接着,何小东没了头颅的身子也跟着栽了下来。
刘新神经质地往后一跳,;扑通;一下跌坐在地上。
人头骨碌碌滚过来,双眼圆睁面朝着刘新,正是何小东。
;砰!;宿舍的门被猛地推开。
一个身穿白色外套的女生立在门口,一条黑围巾裹住了大半个头,只露出一双目光森寒的眼睛。
刘新只觉头皮一阵阵发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拱动,他忍不住抬手去挠,却碰到了一截尖尖的硬物,就像一截细小的针尖。
不,不止一截,密密麻麻,满头皆是!刘新骇然怔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中咒
;你为了戏弄何小东,申请到的那个QQ恰好也是我在阴间正在用的。所以,只要你一登录,我就知道是你。;白衣女生慢慢扯下头上的黑围巾,露出了光溜溜泛着白色幽光的头皮。
;姚玲?!;刘新失声惊呼。他忽然想了起来:姚玲身患癌症,在生前做过化疗,她的这一头长发,一定就是在化疗时掉光的。刘新扭身想逃,后背却被姚玲牢牢抓住。
刘新吓得全身酸软,;扑通;一下瘫坐在地上,颤声道:;自从在网吧看到了你那件白色外套,我就猜到可能是你;;话犹未了,刘新突然觉着头皮猛地一痛,却见姚玲的手中多了两根银光闪闪的细针。
;难道,这是从我头皮上拔下来的?我的头皮里,真的长满了银针?;刘新悚然怔住。
姚玲蹲下身,瞪着地上何小东的头,忽然将两根银针狠狠扎进了何小东的双眼,恨声道:;让你有眼无珠!让你移情别恋!;
刘新看得浑身直打哆嗦,仿佛那两根银针扎的不是何小东的眼睛,而是他的心。
姚玲很快恢复了平静,若无其事地站起身:;你和孟小月一样,还有何小东,你们都中了截屏咒。你是操作截屏的人,所以中咒的情况特殊些。;
;截屏咒?;
;对。记住,以后过了午夜十二点,如果你还在视频聊天,千万不要随便点屏幕截图,因为那时被你截下的,可能是一条命!如果你不信,只要不怕死,可以再申请一个QQ,自己和自己视频试一下。;
姚玲忽然松开了手,过了良久,一直没有动静。
刘新叫了几声没见回应,提心吊胆地转过了身。
姚玲不见了。
脚下,何小东的头和尸体也都不见了。
招魂
怔立良久,刘新去找出了一面镜子。镜子里,他的头皮里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长满针尖,只是头发像被喷了一种特殊的定型摩丝,根根针尖似的发硬立起,如同一只刺猬趴在头皮上。
刘新急忙去洗头,洗完后,头发又恢复了正常。
回想着姚玲的话,刘新犹豫了良久,还是决定试一下。坐到何小东的笔记本电脑前,刘新申请了一个QQ,开始和自己视频。
;咳咳。;宿舍里,好像有人在轻轻咳嗽。
刘新扭过身,没看见人。转回头,视频里的他变成了双眼流血的何小东。
刘新吓得脑中一片空白,竟忘了何小东是在视频里,颤声问:;你;怎么到了视频里?;
何小东嘴唇微动:;你真不幸,先申请到的是姚玲正在用的冥Q,现在申请到的,又是冥间的一个招魂Q。;
;招魂?难道你在冥间?;
;你故意利用‘截屏咒’害我,以为我不知道吗?;视频里忽然伸出了一双血手,指间夹着两根白光闪闪的银针。
刘新吓得怪叫一声,身子本能地往后一仰。这时,他那个新申请的QQ忽然自动下线,血手随之消失,视频里也立刻变得一片漆黑。
刘新抹了把冷汗,依旧惊魂不定,像刚刚看完了一场3D恐怖电影。
关了笔记本电脑躺到床上,刘新辗转反侧,不知何时才迷糊睡去。
;嗦嗦嗦;;半夜,床底下发出一阵阵疹人的怪声。
刘新被惊醒,打开灯,怪声却没了。
翻身下庥,刘新趴在地上望向床底,整个人突然石化;何小东那双出现在视频里的血手,竟五指笔直地竖在床底下!血手下还积着一大摊血水,正在缓缓流动。
遇祸
;咚!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是舍监:;有人找你,说是你女友孟小月的表哥,就等在门卫室。;
刘新顾不得细想,急忙站起身。
来到学校门口,门卫室里站着一个男青年,果然是孟小月那个做出租车司机的表哥孟飞云。
看见刘新走过来,孟飞云连忙道:;我今晚有事,想接你代我暂时照顾一下小月。小月的父母都在乡下,现在能照顾她的亲人,就只有你了。;
刘新一怔:;董艾铃不是在医院里照顾小月吗?;
孟飞云一脸茫然:;董艾铃是谁?小月出事后,一直就是我在照顾她啊。;
;她是小月的舍友,就是她叫了学校的门卫救了小月。;
孟飞云瞪大了眼:;你搞错了吧?小月一个人住一间宿舍,哪来的舍友?而且我听说,是巡夜的舍监听到了小月宿舍里的尖叫,才发觋了出事的小月。;
;不会吧?董艾铃,东爱玲?何小东爱姚玲,难道董艾铃就是姚玲?;刘新喃喃自语着,背脊突然一凉,倏地打了个寒颤。
两人对视着沉默了几秒,眼中俱是不可思议的恐惧。
孟飞云的车子停在学校对面不远处,是一辆黄色的出租车。
刘新注视着出租车,忽然感觉怪怪的,一时也想不出哪里不对劲儿,忐忑不安地跟着孟飞云上了车。
车子缓缓启动,驶到了一条陌生的公路上。
刘新急忙问:;我们不是去市中心医院吗?;
盂飞云听如未闻,依然专注地开着车。
刘新感觉蹊跷,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盂飞云依然不说话。
这时,车子已经驶在了一条大桥上。
孟飞云一边开着车,一边慢慢转过了头,满是怨恨的一双眼睛里,正在慢慢地往下流着殷红的血。
刘新一下子崩溃了。
孟飞云的脸,变成了何小东!
喇叭声骤起,迎面驰来了一辆大卡车。
;前面,车!;刘新惊呼出声。
何小东听如未闻,依然诡笑着,和他平时飙车一样,猛踩了一脚油门。
魂游
;轰!;
;
刘新猝然吓醒,发现自己依然坐在床前,背脊凉飕飕的,已被冷汗湿透。
床底下,何小东的那一双血手还在,那一摊血水也还在,正蛇一样地在往前缓缓蠕动。
怔坐良久,刘新突然疯也似的冲出了宿舍。
凭着梦中的记忆,刘新沿着公路朝前飞奔着,只觉身轻如燕。
很快,刘新就看到了梦中的那座大桥,桥上围了很多人。
人群外,停着几辆仍在呼啸着的警车。
刘新焦急地飞奔过去,伸手去扳挡在前面的人。谁知,伸出去的手,竞一下子穿过了前面这个人的身体。
刘新骇得一呆,急忙缩回了手。过了一会儿,再次伸出手,轻轻一推,竞推了一个空。
刘新收势不住,身子穿过挡在前面的人群,猛地跌了进去。
首先投入刘新眼帘的,是一具脸朝下趴在地上的男尸,旁边停着一辆撞得变了形的出租车;梦里的那辆黄色出租车!
瞪着这辆出租车,刘新心里突然;咯瞪;了一下;孟飞云的出租车是淡黄色的,而这辆出租车的颜色有些古怪,就像;黄表纸的颜色!
刘新狐疑地掐了一把小腿,感觉一阵钻心的疼。捋起裤管,只见小腿和膝盖都是一片淤青。
刘新正惊疑不定的时候,一个警察疾步走了过来,将趴着的男尸翻了个身。
男尸的脸没有撞坏,五官正是刘新的模样。
;我真的死了吗?我到底是在梦游,还是在魂游?;刘新疑是眼花,连忙使劲揉了揉眼还想细看,可惜男尸已经被警察拖走了。
四周的人都在看着警察搬尸,对跌坐在地上的刘新视而不见。
人群突然像潮水般朝两边退去。
刘新愕然抬头,见装好了尸体的警车正在启动,朝着他坐的位置开了过来。
;喂!没看见我坐在这儿吗?;刘新急得大叫。
没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警车朝着刘新迎面驰来!
刘新;啊;地大叫一声,猛然惊醒,却见自己还是坐在床前。瞪着那双血手,刘新硬着头皮钻进了床底。
血手,只是一只涂着红色染料的塑料手。
;难道是何小东的亡灵在捉弄我?;想起仍住在医院里的孟小月,刘新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撞邪
;哒、哒;;病房门外响起奇怪的脚步声。接着,一人拄着拐杖出现在病房门口,竟是孟飞云。
病房里只有孟小月一个人,正面朝里睡着。
孟飞云一瘸一拐地走到床前,轻轻叹了口气:;听说你出了事,我急着开车想来看你,谁知半路遇到了一件怪事。;
孟小月悄无声息,似乎还在睡梦中。
孟飞云也不介意,继续道:;我在去医院的路上,看到前面路中央躺着一具无头尸。我下车去看,无头尸突然从地上爬起,飞快地钻进了我的车子并启动,然后,我就被自己的车撞晕了。醒来后,无头尸和车子都不见了。我想打电话叫刘新过来,谁知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说刘新也出了车祸。没办法,我只好报了警。我感觉得出,这个无头尸好像是人装扮的,他想杀我;;
孟飞云忽然停止了说话,转头望向身后,面色顿变。在他的身后,站着神情呆滞的刘新!
一个护士刚好走进来,不小心撞了刘新一下。这一撞,刘新竞朝着孟飞云直挺挺跌了过来!
孟飞云被撞倒在地,不知怎地,刘新竟似重若干斤,孟飞云怎么也推不开。
;真是撞邪了!;护士嘀咕着,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刘新拉了起来。目光落到跌在地上的孟飞云,护士突然尖叫一声,慌慌张张地冲出了门外。
刘新神志慢慢恢复过来,低下头,看到躺在脚下的孟飞云,顿时吓得目瞪口呆。他只记得在到医院的路上,脑中忽然短路似的一片空白,也不知是怎么就走到了医院;
护士领着一个男医生匆匆走来,指着地上的孟飞云,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刚被送进停尸房里的那个人吗,难道活过来了?;男医生嘀咕着蹲下身,翻了翻孟飞云依然圆睁着的眼睛,眼中俱是不可思议,;像这样死而复生,又这么快死去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邪了,真是撞邪了!;
看着男医生拖走孟飞云的尸体,刘新忽然很想跟着去停尸房里去看看,看看停尸房里到底有没有何小东的尸体,还有他自己的。这段时间里,刘新感觉自己一直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他也搞不清自己现在到底是一个活人,还是一个四处游荡的亡灵。
尾声
;你说你一年前吃孟小月的醋,已经为我殉情,现在又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我借到了一条命。;
;借命重生?借谁的命,姚玲?姚玲依然在国外音讯全无。孟小月?孟小月后来配合你装成植物人考验我,现在又开始追求何小东,该不会借她的命吧?难道是何小东?;
;孟小月喜欢何小东,是我后来才知道的。那夜我的魂魄在她宿舍里突然现身,拿着她的修眉刀要杀她,她经不住吓,就说出了她暗恋何小东的真相,说不可能和我抢你。而你却一直自作多情,以为何小东在玩弄她。其实,何小东是为了找出姚玲的秘密,才故意接近孟小月。后来我忍不住,就将姚玲一直身在国外的秘密告诉了何小东;唉!他们三个的关系这么乱,我是不会再淌他们的浑水了。;
;那你到底借了谁的命?哦,对了,还有一个人;;
;嘘!不可说,不可说!泄露天机,会把他招来的;;
;;;
一个月后的一天深夜,刘新坐在网吧里和董艾铃视频聊天,视频里的董艾铃笑靥如花,一双美眸溢满了幸福。
刘新正注视着视频里的董艾铃,身后忽然响起;嗦嗦;的怪声。刘新吃惊地转过头,却见身后并无异样。转回头,发现电脑屏幕上的鼠标箭头竟在自己移动,一直移到聊天框里的;屏幕截图;,;啪;地自动点了下去;
午夜十二点以后,还在聊天的童鞋,千万不要轻易和你的好友视频。因为这时候,你的背后,也许就站着一个准备截命借命的冤死亡灵;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