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奇怪的八音盒[精] > 详细内容

奇怪的八音盒[精]

作者:那女子回眸倾城  阅读:192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1.奇怪的盒子

晚上十一点了,就在我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室友李明从外面闯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个奇怪的盒子。

“干啥啊这是,撞鬼了?还是有人催债?这么慌。”我一脸疑惑地问他,其他的四个室友有的去跟朋友出去撸串,有的去图书馆准备考研,今晚就我和李明两个人在宿舍。这货一进来明显是有事,我也不好睡了。

“你看这是什么?我从校门口捡到的。”说着把那个奇怪的盒子递了过来。

我在手里转了转,盒子的木料不错,捧在手里凉凉的,上面还有个小格子,格子里面一个血红色的“4”直冲眼球。看完这个我就更好奇了:“这不就是一个八音盒吗?木料还可以,做工就一般了,这个4还这么难看,又不怎么值钱,你弄一这玩意干什么?”

这个不怪我问,李明是我们班有名的富二代,平时往游戏里充钱几千几千的走,眼睛都不眨,今天突然抱着一个明显是二手的八音盒来找我炫耀,明显不符合常理。

“不是啊,你听。我听了那么多的音乐,没有一个像这个八音盒的音色这么好的,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听了之后我感觉特别凉快,虽然只有四个音,但是我感觉捡到宝贝了。”

怎么可能,这是六月初,听歌曲子就能凉快?骗鬼的呢!不过我也没多想,现在还没到三伏天,夜风一吹到真是有几分凉快的,只是我死宅不爱出门。

“吹牛吧你!一个八音盒还能听了就凉快的,敢问少爷,是哪儿的神器法宝呀?配合金丹使用升仙更快哟!”我白了他一眼,“睡了睡了,明天还有课呢。”

晚上我起床去厕所回来的时候隐约看到这个盒子在发出淡淡的绿光,这咋可能,大半夜的一个盒子发光?我揉了揉眼睛,还是那样放着,没什么区别,大概是最近看书看多了眼花了,以后得注意点。我接着上床继续睡觉,没看到的是格子上面的“4”已经变成了一个“3”。

第二天中午回来的时候,哥几个都从校外回来了,李明正在和他们显摆那个八音盒。看到我回来也是一脸好奇:“阿志,你是不是早上动了我这个八音盒啊,早上起来上面的4就变成3了,我找了一上午也没找到能变数字的东西。”

我这也是现在才看到:“什么情况?我从昨天就没碰过这个东西啊。”等等,我想起来昨天晚上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这个盒子发光的样子了,当下跟他们说了,结果宿舍长老大阿勇搂着我的脖子跟我说:“阿志,你最近多喝点热水,没事出去晒晒太阳,晚上早点睡,你这看书都看出来幻觉了。”

我这也摇摇头感觉昨晚不真实,大概真的是最近太累了,也不去想了,今天下午没课正好有时间鼓捣鼓捣李明的八音盒。

于是我转头问李明:“没事,有的手表也是得慢慢弄,你这个玩会就会了,先把这玩意播放下让哥几个听听,你不说这玩意有降暑的效果吗。”果然,他们听完跟我昨天的反应一样,满脸都写着“你在扯淡”这几个字。

李明看到这竟然一脸得意的样子:“你们还别不信,昨天我抱着这个东西可凉快了。得,现在我也得让哥几个享享福。”说完就把那个八音盒的盖子打开,然后就流露出异常享受的样子。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凉是在打开盖子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但是......声音呢?

李明一个人在那儿摇头晃脑的,平时他听MP4的时候就是这样。

性子最直的老四叶英最快反应过来,拍了拍李明的肩膀:“行啊李明,现在都会拿哥几个开涮了,你这破玩意是有阵凉风,跟个小空调扇似的,但是声音呢?你这跟的节拍还挺有料的。”

李明听完了两只眼睛瞪得挺大,然后露出了释然的表情:“这也不是愚人节你们几个又合起伙来骗我,这么好听的声音你们居然不欣赏。也不对啊,昨天听是四个音符,现在怎么变成三个了?虽然还是那么好听,但是感觉少了点什么啊,怪别扭的唉。”

阿勇又说:“行了别逗了,人家阿志是看书看多了脑袋有点晕,你这我看就是游戏打多了,你赶紧补一觉吧,有啥事起来再说。”说完就出去跟他女朋友约会去了。

其他的室友也基本是这态度然后都各干各的去了,就剩下李明一个人在原地抱着那个奇怪的八音盒继续装模作样陶醉着。到了晚上我们都回来的时候,李明还在抱着那个破盒子陶醉,合着他这一下午就这么过的?

现在的富二代都这么无聊的吗,什么都玩腻了改玩一个破盒子?我们哥几个也没搭理他,继续干自己的事。

2.血色数字

转天起来,我因为昨天晚上睡得最早所以起来的最早,去盆架拿脸盆的时候无意间瞟了一眼李明的盒子。刚开始睡眼惺忪地还没怎么在意,突然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瞬间就清醒了。猛的一回头。怎么回事,格子上的“3”又变成了“2”。

这东西是根据天数走的吗?那到了“0”之后会怎样呢,开始走负数吗?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我的脑子里,然后又感觉自己有些神经质,一个破盒子又能怎样呢,一把火就能烧了的东西还能翻出花来不成。所以我摇着头就继续打水洗漱。

由于今天的这个专业课比较重要,所以我一大早就去占了前排的座位。到了上课的时候我发现李明没有来,开始我还以为他请假了,但是到了点名的时候还是有他的名字。

我感觉到了不对,虽然平时李明也不着调,但是也遵守了做学生的底线,不可能公然翘重要的专业课啊。我们学校的纪律是整个片区最严的,一年到头也没几次翘课的事件,而且是这么大摇大摆地公然翘课。

直觉告诉我这几天李明的反常绝对跟那个破盒子有关系,自从他在校门口捡回来那个破盒子之后整个人就不对劲了。开始以为他是在涮我们玩,现在看来是真的不对了。

上午的课上完了我从食堂吃完饭又买了一份回去带给李明。从食堂挤了一身汗的我打开宿舍门的时候瞬间冻的一激灵,六月的温度外面大概是30度,一进屋也就感觉也就25度不到,温差大到有点受不了。

我们宿舍没空调,两架风扇开一整天也不可能有这么大温差呀!我转头看向了李明的桌子上,果然,那个八音盒在开着。

见了鬼了,一个那么小的破盒子,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降温效果?难道是新研发的什么高科技?

我又往上看,李明在床上躺着,盖着个薄被单。我以为他不舒服没来得及请假才翘课的,就过去拍拍他:“醒醒,起来了,给你买份饭。吃了然后给班主任打个电话说一声吧,要不然你这非得记过处分,还得写份检查。”

我以为会看到一张睡眼惺忪的脸,没想到李明一转头一脸花痴的样子,还流着口水,居然还伸手摸向我的脸,一边吧唧嘴一遍嘟囔:“小美女,来啵一个。”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先躲开他的咸猪手,然后顺手给了他一个小嘴巴:“醒醒,大情圣,小美人滴没有,你可爱的室友给你带饭来了。”他这次是彻底醒了:“什么玩意,你又搅我清梦,刚梦到一个红衣美女跟我搭讪,正甜蜜着呢!刚约定好两天后就在一起,你特么来捣什么乱!。”

我把饭放在桌子上说:“大佬,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我要是一不小心跟菲菲说了......”还没等我说完,李明一个箭步从床上跳下来搂着我的肩膀满脸是笑:“阿志哥啊,你看咱这关系这么好,你还给我带饭过来,你不能把这个说出去啊,咱们这么相亲相爱......”

“哎?打住,谁跟你相亲相爱?我的性取向可没问题。还有,你现在最好想想怎么给老班打个电话解释你上午旷课的问题,不然你这几天可就有事干了。还有,你这破玩意什么高科技,咋这么凉?现在这屋子里都憋得慌。”

直到现在李明才反应过来:“对啊,我说咋回事越睡越冷。行了行了先不说这个,我得赶紧给老班打电话了,不然今天晚上非得写20000字检查。”说完就去阳台打电话去了。

我也把宿舍门打开了,让温度中和一下,要不待会我俩非得感冒。然后我回来看了看那个奇怪的八音盒,上下左右都看遍了,也没找到一个可以发出冷空气的孔,只有打开上面的盖子才能发出来凉气,但是整个盒子里我全没有看到能制冷的东西,而且就算能制冷,能源又在哪里呢?盒子也完全没有充电的地方。我实在找不到这东西的工作原理。

而且这个冷气不是像空调那样的凉风,而是有些阴恻恻的,让人从内到外感觉到一种冷。我刚从外面进来还没感觉的太清晰,那是因为温差过大。现在我渐渐适应了屋里的温度,这种感觉便渐渐强烈起来,而且越呆越是强烈。

翻来覆去也没看懂这玩意是怎么回事,我无奈地将它扔桌上,放弃了研究它。正在疑惑之时,李明从阳台上回来了,看这小子的脸色还不错,看来是把这个事处理完了。

“呦呵,大情圣,看来这次你又逃过一劫。”我才打趣一句,这小子又变成了苦笑:“逃啥啊,老班说这个学期不能再出任何一次错,不然两次一起罚,估计毕业都是问题了。”

“对了你今天什么情况,发烧了?平时也没这样啊。”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觉睡到了刚才,你们走的太早了都没人叫我。”他说着就过来搭上我的肩。

我想到刚才喊他起床的情形,一阵恶寒,一把推开他:“滚蛋,一个大老爷们撒什么娇,都说了老子性取向正常,你别对我发骚我以后就叫你。”

“太好了,谢谢你志哥,来么么哒。”

“滚!”

“哎这就滚,你说我把这个东西送给菲菲好不好,她怕热,给她这个也算物尽所用。”李明笑嘻嘻地说。这小子哪里都不错,对人也很大方,但是就是太贱了,真没见过哪个富二代像他这样,一脸二哈相。

晚上我们都在宿舍联机玩游戏的时候,李明回来了。我们转头看向他,然后不约而同的发笑。他只能挠着脑袋问:“你们笑什么?哪里不对劲。”还是老三刘子玉心善,直接给他递过去一个镜子。

我们看他把脸上的口红印擦掉之后笑的更厉害了。阿勇笑的都直不起来腰了:“李明啊,你小子从外面捡回来一个这玩意还能有意外惊喜。”

李明只能尴尬的笑:“嘿嘿,这不把它当小空调送出去了。行了你们这几只单身狗这是羡慕哥。”

“我们可羡慕不来,从女生宿舍门口一路走到这里回头率不低吧。”

3.诡异初现

第二天菲菲给李明打了电话过来,这小子为了报复我们昨天嘲笑他的事故意打开免提刺激我们几个单身狗。

电话里传来了菲菲悦耳的声音:“李明啊,你这个盒子的制冷功能是不错,但是格子上面的那个数字1实在太难看,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做的,擦也擦不掉抹也抹不掉,最可恨的是这明明是个八音盒,放出来之后只有一个音,也太难听了吧!”

怎么回事,前天李明说这玩意有三个音,但是我们几个都没听到,今天菲菲又说这个八音盒只有一个音,想起来上面格子数字的变化,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李明,你昨天听到这个八音盒是几个音?”

李明想了想:“你问的还真是哎,昨天我好像就听到两个音,音准数量是不是跟格子上的数字有关系啊?”

还没等我回他,电话那头菲菲的咆哮声已经过来了:“李明!你居然敢把我晾在一边!”这小子反应速度真是一绝,转头对着电话无比温柔地说:“哪能啊亲爱的菲菲,你看我这不是为了你着想呢,也不知道那个八音盒到明天会怎样,会不会就不放音乐了呀哈哈哈?所以你原谅我吧。”

这小子,人家还没真的发飙呢,这就直接吧错认上了,这脸皮怪不得能找到女朋友。

虽说贱是贱了点,但是这招对女孩还真管用,那边菲菲的声音已经软了下来:“哼,就知道你不能这么不在乎我......”得,我还是别再这里当电灯泡打搅人家小两口了。总觉得这东西上面的数字比较邪门,但愿我的预感是错的。

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他俩才聊完,李明现在才转头问我:“志哥啊,你刚才想说什么啊?”

我想了想还是别吓唬他了,于是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好奇你那个盒子的原理。”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大早因为没有课我们都没起,准备舒舒服服睡个大懒觉。谁知李明这小子的手机突然把我们都叫醒了,就在我们都准备拿拖鞋扔他的时候,他先是贱贱地跟我们说声抱歉然后接通了电话。

“李明,我做了个噩梦,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鬼在后面追我,说什么还有一天就到时间了。我不知道她要干嘛。”菲菲瑟瑟发抖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别怕,你出来,我去找你,有我在呢没事。”李明用最快速度穿好衣服,用湿毛巾抹了把脸,牙都来不及刷,拿着一个口香糖就冲出去了。

我躺在床上不由得想起来昨天李明的那个梦,也是一个红衣女人,说是还有两天就到时间了。今天菲菲又做了这么一个梦,说还有一天就到了,说中间没有什么联系打死我也不信,但是能有什么联系啊?做梦这种事情这么玄乎也能有联系?

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八音盒。这几天玄乎的事情不少,全部都跟它有关。但是岂止至今并没有发生什么坏事,它到底有什么秘密呢?

等到下午,李明才回来。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哄的,但是我们从他满脸的疲惫中大概可以推断出来到底经历了什么惨无人道的折磨。

“大情圣,哄好了?什么情况啊?”阿勇眼睛里满是戏虐的问。说起来他自己也有女朋友,应该深有感触呀,真是煮豆燃豆萁相煎何太急,看来单身狗也有单身狗的好处。

“不知道啊,她一直哭哭啼啼也没说清楚,我问了半天,只知道那个梦里追她的女鬼穿着红衣服,跟她说还有一天时间什么的。我也想不明白,只能一直哄,她室友今天晚上回家的回家约会的约会,她一个人害怕,我让她去别的宿舍先呆一宿。”李明这也是无奈。

一夜无话,第二天传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菲菲的隔壁宿舍发生了命案,死者正是菲菲本人!

李明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接受不了昏死过去,由于我跟菲菲的关系也挺好,所以我也很难过。但是现在有比难过更重要的事情,活的好好的怎么会就去世了。

警方一到就立刻封锁了现场,我们都进不去,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绝对跟那个奇怪的八音盒有关系!

于是第二天我就在女生宿舍门口等着。菲菲住的是同班同学的寝室,我认识其中一个女孩小梅。发生命案之后好几个寝室都被封锁了,警察勉强同意搬走的学生回去拿自己的东西,这样小梅就可以进入现场,帮我看看里面的情况。

4.真相大白

在小梅的叙述下,我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当时菲菲被李明哄好了以后回到宿舍,就打开了那个八音盒,跟前天我回来一样,宿舍里的温度直接降到吓人。当时小梅和室友几个逛街回来,直接打了一个哆嗦。

当时菲菲已经倒在床上,皮肤冰凉,一看就是冻的。小梅叫醒了菲菲之后,菲菲就把那个盒子扔出去了,但是那盒子晚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出现在桌子上。

菲菲发现之后很害怕,又顺着窗户扔出去了。然后等到晚上大概是十二点半左右,上铺的小梅觉得菲菲在底下发抖,以为她又在害怕。

但是因为白天逛了一天街,实在太累,她也没有管,翻了个身就继续睡了。早晨起来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最恐怖的是,等到警察走了之后,那个盒子又诡异的出现在菲菲的桌子上。

说完小梅就把那个盒子塞给了我,然后一溜烟地跑了。因为昨天警察到现场的时候还没有这盒子,小梅就把它作为自己的物品带了出来,这正是帮了我的大忙。但看的出来,这个八音盒给了她极大的恐惧。

我低头看了看这个诡异的八音盒,一眼就看出了端倪。格子上的数字变成了“3”!

一个恐怖的想法出现在我的大脑中,这数字是不是就代表了拥有这个盒子的人剩余的寿命?

我回到了宿舍,李明已经醒过来了,我告诉他我的想法之后,这混蛋不仅不害怕,居然还产生了一个比我还大胆的想法:他要自己试试这个盒子!

其实我也挺理解他的,自己的女朋友很可能被一个不明来历的八音盒害死,最可恨的是还是自己送给她的。既然不能给她重生,那便给她一个交代吧。

第一天相安无事。第二天问题来了,他又做梦梦到了那个红衣女人,但是这次跟上次不一样的是,她的声音很空灵,而且脸上仿佛罩了一层白纱,看不清脸。

第三天,李明的精神明显有些萎靡,但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们几个也在观察他的状况。一整个白天都正常也平淡,平淡到我都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但是猜错了才好吧!

我们还不敢放松,哥几个商量好了轮流守夜盯着李明。

十点钟李明就睡着了,我负责第一班,但是我看李明睡的挺安稳没有什么问题,到了十二点我把老大阿勇喊起来换班。

刚睡着没一会,阿勇就把我们都喊起来了。这时候我们都还没睡熟,于是快速地爬起来看李明的床位。

只见李明的身体一直在哆嗦,跟小梅描述的菲菲一模一样。期间还伴随着口吐白沫的症状。无论我们怎么摇他他就是不醒,阿勇连甩了几巴掌上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扒眼睛的,全部都没用,李明向犯了癫痫一样,似乎已经全无知觉!

叶英反应最快,立刻掏出打火机去点八音盒。寝室里哥几个剩了点小酒,他将酒精倒在盒子上点燃,但酒精燃烧完之后,整个八音盒居然完好无损!鬼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做的,明明看上去是木头材料,居然无论如何也点不着!

虽说点不着,但是好像还是有用的,火苗熄灭后格子上的“0”又重新变回了“1”,李明的状况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经过了这一出,我们谁也不敢睡了,一直就这样盯着李明直到天亮。

终于熬到了七点,李明也醒了。

“昨天我梦到了一个红衣女鬼,她说我是负心人,卡着我的脖子要掐死我。我的妈呀吓死我了,那种窒息感觉你们知道吗?超真实的!不过就在我感觉要死了的时候,她身上突然着了一把火,她一下子就松手逃跑了,我这才感觉能呼吸了。”没等我们发问,他自己就把昨天的情况说出来了。

我们面面相觑,也罢昨晚的事跟他说了。这时候哥几个都背后一冷,面色不好。看来那个八音盒真的有古怪,而且还是迷信方面的古怪,哥几个社会主义接班人可不会对付这玩意儿,说出去必然也没人信,要不要去买几本主席语录放枕头底下天天睡觉前念一遍?

“看来这东西怕火,要不我们再试试用更大的火把这个八音盒烧了?”阿勇给出了一条建议。

“恐怕不行,虽然这次她退了,但是她说她不会放过我的,而且你们发现没有,这个1又变成0了。”李明苦恼地亮出怀中的盒子,果然如他所说数字又变了。

“那怎么办?扔了会自己回来,烧也烧不动?”叶英快要急疯了,他平时跟李明关系最好,现在担心的要死。

“那女鬼说他是负心汉,那我们不如去周围打听一下,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关于感情的命案,无论多久以前的都算。时间不多了,只有一天。我们没法保证今天晚上还能用同一个方法救李明。速战速决!”我冷静的分析。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着这个思路去尝试。

别说还真有效,阿勇在学校的论坛管理员那里发现了七年前的一个感情事故,一个学姐在男友生日当天送给男友一个八音盒礼物。正在教学楼前面等着给男友一个惊喜的时候却发现男友被一个女生挽着手一起出来有说有笑。

后来这个学姐受不了打击割腕自杀了,据说当时血浸透了整个八音盒。

而且最近这六年,每一年学校都有人死,从帖子上的信息来看,死法似乎都跟菲菲一样。菲菲的尸检报告还没出来,但是死亡前的情形我们还是知道的。而且这些死者无一例外,都是有对象的。

莫非这个学姐是被男友背叛,觉得世上没有感情专一的人了,把灵魂寄托在八音盒内后就开始到处报复?

我们打听到了那个学姐是死在教学楼五楼已经废弃的音乐教室里,当时学校按下了这件事,所以知道真正情况的人不多,过了这么多年打听出来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水分。但是我们也没办法了,只能冒一次险,毕竟是好兄弟,不能见死不救。

当晚我和李明带着八音盒去了音乐教室,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吧。我还带了一小瓶汽油,要是不行的话我就在这里开篝火晚会,烧了这见鬼的八音盒。

一直等到十二点左右,我都快崩溃了,那个八音盒突然自己打开,叽叽歪歪地放起音乐来。我和李明立刻站起来看过去,只见其中飘出一股红色的烟,然后穿着红衣服的学姐出现了。

“负心人!居然胆敢伤我!”学姐一出现,就直接瞪着李明,根本就无视我。看来传言是真的,她只针对非单身的人。

“请等一等,学姐,我可以证明李明和菲菲绝对没有互相背叛,他怎么就负心了?”我赶忙护在李明的前面。

“滚,单身的我才懒得搭理,这事跟你没关系,再敢拦我连你一起杀掉!”这句话的语调比上一句还要尖锐,我的耳膜隐隐在向我抗议,我的内心也受到一万点真实伤害。

看不起单身的?!

“志哥,让开吧,今天我跟她拼了!能赢就算为了菲菲报仇,被她杀了我就变成鬼继续跟她干!”李明突然爆发了,撸着袖子死死瞪着女鬼。

李明已经从我后面冲出去了,在地上抄起一把椅子直接砸了上去,但是鬼又没有实体,这样的攻击如何能够奏效呢?惹怒了女鬼可不好玩!我一把抱住他的腰,连忙劝阻:“冷静,兄弟冷静啊!咱有话好说!”

学姐仿佛也被李明突然地爆发弄得有点懵,飘在空中若有所思。

“真会装腔作势,你就是用这种把戏欺骗女孩的吧?”学姐冷冷说,眼睛变得血红。

“你等一下,你看这个,当年你男友犯错误之后,被人曝光始乱终弃,毕业之后根本找不到工作,后来借酒浇愁过马路出车祸没抢救过来。”我看到这里马上把管理员师兄给的资料拿给学姐看。

她看到这个的时候我感觉周围的空气一阵波动,尖叫道:“那是他的报应,他活该!算他好运,没让我亲手了解他!”

“哎呀我去,你个疯婆子!”李明还在挣,我被他装一脸,也火了,跳起来抓着八音盒就往墙上一摔,“我草泥马你什么鬼逻辑?谁欺负你你搞谁去呀!那个鬼男人都下地狱了你都不敢去撕他,还有那个抢你男人绿茶,你有本事去撕她呀!搁这耍什么威风呢?你被背叛了你好了不起,干脆全世界都别恋爱结婚了,人类就此绝种吧!”

我一顿暴躁狂怼,学姐被我怼地一脸懵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是气势明显低了很多。

我一看有戏,立刻又说:“你这些年害那么多人,人家跟你无冤无仇的,做了什么恶事也就罢了,我兄弟两口子怎么你了你就来杀人?且不说我兄弟没干过负心事儿,就算干过你拉上菲菲干什么,就因为她有对象?那你特么直说你嫉妒人家不就完了,找什么理由呢?还觉得自己正义使者了是吧?”

连李明也跟着懵逼了,一人一鬼都茫然地看着我。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放缓了语气:“学姐我说你,你这几年飘得有什么意义吗?为了个渣男自杀,自己算算划不划得来。你爹妈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每年给你烧纸期望你安息,你在这里当鬼害人你爹妈知道不?你想过他们没有?”

女鬼真的被我说动了,眼里茫然流下两行血泪,嘴里喃喃念着:“爸爸,妈妈......”

“你说的对,真的是太不值得了......没想到我竟然为了这种无意义的事堕落了这么多年,我真是太傻了......”学姐喃喃说着,脸上血泪横流.慢慢的,她的身影开始变得透明,最后直至消失。

栖息在八音盒里的是她的怨怼和执念,现在支撑她的执念消失了,她也就不再存在了。

李明还沉浸在我刚才意气风发的演讲中,直到女鬼消失,这才转过身来,对我竖起一个大拇指,僵硬地笑了笑:“兄弟,牛逼啊,跟火影学的嘴遁吗?”

我尴尬地笑了笑,看到被我摔出去的八音盒,它变得黯淡无光,被摔破了一个角。

看来这件事终于圆满解决了。李明心里一松,一屁股坐到地上,突然抱着膝盖压抑地哭了起来。他失去了心爱的女孩,这两天一直压抑着,现在事情解决,悲伤才爆发出来。我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突然觉得两个人真心相爱,其实很美好。

也许,我也应该找一份挚爱了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