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种下一颗心 > 详细内容

种下一颗心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钻进它的胸口
半夜的时候,闻钧小心翼翼地踏上了六楼的台阶,来到走廊最里面的那扇屋门前。确认真的没有人跟着自己之后,他推开了吱吱作响的房门。
这里是整个宿舍楼的最高层,这层楼的屋子也一直是空着的。站在窗前,可以清楚地看到学校操场上的每一处角落。以前,闻钧就曾经不止一次地来过这里,今天,为了验证女朋友唐小萍的话,他再一次选择来到这里。
那扇窗子已经好久没有开启过了,玻璃上挂满了灰尘。闻钧找到一根小木棍打算用它推开窗子,这时候,他忽然发现玻璃上有一个模糊的手印。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手印,好像根本没有皮肉的包裹,每一根指头上面的关节都清晰地印在玻璃上。手心处,还有一个很深的凹陷。
闻钧疑惑地凑过去,打算仔细看看。这时,他忽然惊恐地发现那只手印居然在移动,沿着黑糊糊的窗口在向上面缓缓地推进。而窗子的外面根本没有人影,或者说,外面的人,闻钧看不见。
一股冷意沿着脊背爬上来,闻钧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唐小萍说,每天晚上她都会看见一条黑影,沿着男生寝室的楼壁向上面爬,看起来是真的。
闻钧开始慢慢地向后退,打算尽快逃回寝室。
就在这时,身后的房门忽然发出一声轻响,一条黑影幽灵般地闪了进来。没等闻钧看清楚,那个人的一双手已经飞快地搭上了他的肩膀。
那是一双冰冷如霜、五指如钩的手,一挨上他的肩膀,尖利的指甲就深入皮肉,用力一带,闻钧就踉跄着差点儿摔倒。
他的头撞在了来人的胸口上,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头竟然;扑哧;一声陷进了来人的身体里。胸腔里的血液顷刻间灌进了他的口鼻,堆积的内脏就像纠缠在一起的绳结,把他的头死死地缠住了。
闻钧被吓得浑身发抖,拼命地把头从里面拉出来。
与此同时,身后的窗子发出一声破碎的声响,紧接着一阵冷风就从后面刮了过来。又一双冰冷的手骨沿着闻钧的两侧肋骨插了进去,闻钧甚至感觉到了那双手已经探人了自己的内脏。

惨叫声被憋在那个人的胸腔里,剧痛叫闻钧浑身哆嗦成了一团。
就在这时,房门又一次被推开了。闻钧感到抓着自己的手猛地一松,他急忙用力向后一挣,头终于从那个人的胸腔里拔了出来。来不及回头,他就拼命地向一边跳开, ;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身上的伤口很深,一条肋骨已经从皮肉里露了出来。他强忍住疼,从地上爬起来,这才看清后来的人竟是自己的室友林凯。而刚才被自己插入胸口的人,居然是一个全身都腐烂得不成样子的恶鬼。恶鬼一颗已经干瘪、黑如焦炭的心从胸前的血窟窿里垂到双腿间,散发着令人恶心的恶臭。
身后的人,则是一个半透明的人体,正和林凯对峙着。林凯的手里,高举着一张皱皱巴巴的黄色纸片。
;闻钧快跑!;林凯大嘁一声,把手里的黄纸向两个恶鬼扔了出去,然后一把拉起闻钧就向门外逃去。
种心脏
林凯拉着闻钧一口气跑到学校的操场上,见两条鬼影并没有追上来,闻钧一屁股瘫坐到了地上。
;你居然去那种地方,不要命了?如果不是我听说这里闹鬼,早有准备的话,你现在已经死了!;林凯大声地对着闻钧吼道。可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又有些不忍,从口袋里掏出一团纱布,打算帮他包扎伤口。可双手刚刚接触到那支出来的肋骨,他就惊叫着跳出了很远。
闻钧忍住疼痛低下头来,一瞬间,他的脸变得惨白如纸。

那深深的伤口里,居然有一颗还在不停滴着液体的心。
闻钧慌乱地伸进手去,想要把那颗心掏出来。然而,那颗心就像已经生长在他的胸腔里一样,和血淋淋的内脏连接在了一起,刚一用力,就疼得他差点儿昏死过去。
;别动。;林凯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快速跑回来,迅速地帮他把伤口包扎好。然后,定定地看着他说道,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后面的那个鬼,把自己的心脏放到你的身体里了。;
;它、它要干什么?;闻钧疼得冷汗直流,但恐惧却比这疼痛来得更加凶猛。
;这个,我也不知道。;林凯故意放慢语气,以减少闻钧的恐惧, ;但我想,它一定有目的。不管怎么说,我先带你去医院,医生会有办法把它取出来的。;
闻钧点点头,吃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女朋友唐小萍的号码。
听完闻钧断断续续的讲述,唐小萍被吓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然后不顾闻钧的阻拦,就从女生宿舍里跑了出来。
;你居然不肯相信我的话,还要跑来验证?;唐小萍一边擦着脸上的泪水,一边对闻钧说道。
;我、我也只是好奇。;闻钧用力捂住伤口,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
三个人不再说话,打算尽快去校医务室。
可这时候,闻钧忽然感觉到伤口处有些不对劲儿,好像那颗心在不停地生长,透过纱布,甚至可以看到伤口处的血已经变成了黑紫色。紧接着,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包扎在伤口处的纱布忽然间撕裂了,一只皮肤焦黑、婴儿般的小手,从里面伸了出来。
闻钧惨叫一声,再次跌倒。
林凯也慌了,慌忙地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张纸符, ;啪;地一声就贴在了那条手臂上。说也奇怪,那条手臂一挨上纸符,就立刻萎缩了下去,转眼间就无力地垂在了闻钧翻转的皮肉上面。
闻钧被剧痛和恐惧折磨得昏死了过去。
已经不能再耽搁了,林凯俯身就把闻钧背了起来,快步向医务室跑。可就在这时,身后的唐小萍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林凯惊慌地回过头来,眼前的一幕把他彻底惊呆了。刚才的那两条鬼影正一前一后地把唐小萍夹在当中,如飞一般地向不远处的围墙飘去。
寄养鬼心
林凯急忙放下闻钧,从口袋里掏出最后一张纸符,就追了过去。
黑影移动得极快。林凯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追上,又惦记着身后的闻钧,所以在追出几步之后,他就退了回来,眼睁睁地看着不停挣扎着的唐小萍,被黑影带着飘过围墙,消失在黑暗之中。
林凯跺了一下脚,回头打算先送闻钧去医务室。可刚刚把闻钧背在背上,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叫他不由得浑身一抖。
铃声来自闻钧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居然是一颗不断跳动着的心。
;林凯,你看到了吧,这就是闻钧的那颗心。;手机里传出的声音阴冷得可怕,带着狂风般的呜呜声, ;刚才,我已经成功地把闻钧的心脏和我的心脏调换了。不过,你放心,闻钧不会死,我只是在他的身体里寄养心脏而已。;
;你、你究竟要做什么?;林凯声音颤抖着问道。
;也没什么。;那个人不紧不慢地回答道, ;我的心已经开始腐烂了,要想恢复它,最好的办法就是寄放在活人的身体里。为了你们不把我的心挖出去,我只好用闻钧的心和唐小萍来当筹码。等到我的心恢复了功能,我就会把唐小萍放回去,也会帮助闻钧恢复好。;
;可是,你们怎么保证闻钧不会死掉?;林凯惊慌地问道。
;这就要看你怎么做了,只要你按照我吩咐的去做,我就可以保证闻钧和唐小萍的安全。;恶鬼说。
;我、我要怎么做?;林凯咬着牙问道。
;首先把你贴在我心脏上面的符咒揭掉,让它自然恢复,然后;;那个鬼略略沉吟了片刻, ;带着他去刚才遇见我们的屋子,记住,不许声张。我已经在闻钧的身上做了手脚,保证他的魂魄暂时不会离体。那间屋子阴气重,可以延迟闻钧生存的时间。;
;你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根本无法绝对保证他的安全。;林凯已经不再害怕,大声地吼道。
那个鬼发出一阵冷冷的笑声,然后说道: ;我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了,如果我不是看到你舍身来救他,才不会和你进行这场交易。要知道,有了闻钧的这颗心,我已经不再需要以前的鬼心了。;

林凯的头开始嗡嗡作响,尽管不知道这个鬼的话是否可信,但这时候,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那间屋子里其实还有其他的鬼,你带他进去,一定还会有危险。;那个鬼又说道, ;不过,你不是有符咒吗,也许可以保住你们的性命。我知道,自从听说那间屋子闹鬼之后,你就从外面求来了这些东西,现在正好用上了。;
;那你什么时候来取你的心;;
;如果闻钧的身体状况良好的话,估计在天亮之前我的心就会恢复,到时候我会来交换的。;那个鬼回答,然后不等林凯再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林凯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从那颗心上把纸符揭了下来。
纸符刚揭下来,那条已经干枯的手臂忽然间就弹了起来,并且极快地缩回到了那颗干瘪的鬼心之中。鬼心就像一个被不断充气的气球,开始慢慢胀大,转眼间就已经和真正的人心同样大小。而且,开始逐渐变红。
随着那颗心慢慢地鼓起,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中的闻钧,竟然缓缓地睁开了沉重的双眼。
偷回来
一眼看到林凯,闻钧好像被吓了一跳,伤口已经不是很痛了,创面的血也已经凝结成块。他茫然若失地看着林凯,努力回忆着刚才那可怕的一幕。
;闻钧,你终于醒了。那个鬼要我们马上去那间屋子里,说是在天亮之前就可以回来把它的心换回去。唐小萍也被它抓走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林凯语无伦次地对闻钧说道,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否能听明白。

好在闻钧的意识并没有消失,听到唐小萍被鬼抓走了,他的身体猛地一震,就想要爬起来,可最终还是摔倒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除了等待那个鬼来换回它的心以外,再没有任何办法了?;闻钧问道。
;你有办法吗?;林凯反问。
闻钧没有说话,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就算真有办法,也只能是拖累林凯。
;我们还是去那间屋子里等着吧,但愿那个鬼是一个讲信用的家伙。;林凯俯身把闻钧扶起来。
二人沿着原路一步一停地走到了那间屋子的门口。
林凯不敢大意,从口袋里掏出纸符。
屋子里一团漆黑,那扇窗子仍然敞开着,冷风不断地从外面涌进来,叫二人不停地打着哆嗦。一点儿声音都没有,静得叫人感到压抑,林凯不由得开始怀疑起那个鬼的话的真实性。扶着闻钧坐到了墙角,林凯小心地靠近窗口。
目光沿着围墙的边缘扫视着,黑漆漆的围墙外,那一棵棵摇晃着的小树,就像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影,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林凯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距离天亮还有很久,正打算回身也借机休息一下,忽然,一条黑影骤然闯进了他的视线。一瞬间,林凯就像被定在了地上,再也挪不动脚步。因为,他很清楚地看到,那个人居然是唐小萍。
此时,唐小萍正趴在围墙的护栏上,一张脸雪白,好像在拼尽全力地向校园里爬。她的一双手上满是鲜血,好像在尽力地保护着什么东西。
林凯终于看清了,那竟是一颗还在不停跳动着的人心。
唐小萍居然逃回来了,还把闻钧的那颗心也带回来了。可没有那个鬼魂的帮助,唐小萍就算偷回了闻钧的心,又要怎么帮助他恢复呢?可很快,林凯就不再犹豫,他跑到闻钧的身边,低声嘱咐他不要乱动,然后不等他回答,就快步跑了出来。
一口气跑到围墙边,这时候,唐小萍才刚刚爬过来。她的一只脚好像受伤了,走路有点儿跛,看见林凯,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你、你怎么回来的,那个鬼没有发现你吗?;林凯慌忙地跑过去问道。
唐小萍的嘴角扯起一丝僵硬的微笑,一边紧张地回头看着身后的护栏,一边回答道: ;其实,那个鬼并没有为难我,我怕时间久了,闻钧会有危险,这才想办法逃出来的。;
;可是;;林凯看着唐小萍手里鲜活的心脏,欲言又止。
;不必担心,那个鬼已经在无意间把恢复心脏功能的办法说出来了。;唐小萍好像看出了林凯的担心,信心满满地说道。
唐小萍的怀疑
二人飞快地跑回到那间屋子里,刚一踏进屋子,二人都惊呆了;坐在墙角的闻钧不见了。
林凯来到窗前,仔细地在操场上巡视着。
;他会不会一个人回寝室了,;唐小萍问。
林凯摇了摇头,根据闻钧刚才的样子,他不可能独自回到寝室。而且,从窗口就可以看到自己和唐小萍回来,他更没有理由离开。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也被抓走了。而抓走闻钧,也许是恶鬼对唐小萍偷回心脏的报复。
;它们不应该这么快就发现我的?;唐小萍还是有些不相信。
;别忘了,它们可是鬼。;林凯说道。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唐小萍看着手里随时可能停止跳动的心脏,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着转。
林凯紧咬着嘴唇,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可很快,他就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闻钧的手机,翻出刚才的通话记录。那颗跳动着的心脏清晰地呈现在屏幕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那颗心居然变得乌黑,而且还有些干瘪,分明就是刚才还在闻钧胸腔里的那颗鬼心。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紧张情绪,林凯按下了拨出键。
;就知道你会给我打来电话。;恶鬼的声音比刚才更加阴冷,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唐小萍正抱着闻钧的那颗心急得直哭吧?这要怪她自己,本来我的心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再过一个小时就可以交换了。可她偏偏要偷走它,我没办法,才把闻钧抓来的。;
;你、你要把他怎么样?;林凯看了一眼慌作一团的唐小萍,问道。
;不怎么样。;鬼魂说道,;我只是想叫他帮我恢复心脏的功能,等恢复好了,我就会放他回去。;
;你对我保证过他的安全,可现在他的心脏在我们这里。;林凯急忙提醒它。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告诉你,你们如果还不按照我的话去做,闻钧就真的回不去了。;鬼魂把最后一句话说得极重。

;我记住了。;林凯连连点头。
;你们现在就去外面的围墙边,就是刚才唐小萍逃跑的地方,把闻钧的心脏放在那里,然后马上离开。我会在心脏完全恢复之后,帮助闻钧恢复的。天就要亮了,我要赶在天亮之前完成这些,否则就算我本领再强,也无法保证闻钧的安全。;
林凯不敢再说什么,急忙放下电话。
;它们不会是想把闻钧的心脏再骗回去吧?;唐小萍瞪大双眼,看着林凯说道。
林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说实话,唐小萍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可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不按照恶鬼的话去做,闻钧就一点儿生还的希望都没有了。他从唐小萍的手里接过心脏,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然后坚定地对唐小萍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出屋子,刚刚踏上楼梯,林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回了屋子。但很快他就跑了回来,手里的心脏已经用自己的衣服包了起来。
;走。;林凯对唐小萍说道,然后大步踏上了楼梯。
人心
二人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围墙边,这里很冷,特制的护栏上面居然凝结着一层白色的霜花。
林凯把那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心脏,放在石头底座的下面,然后,拉起唐小萍躲在了一处黑暗里。目光在身边的护栏上巡视了一番,确认从这里可以很快地跳出去,钻进那片密林。
;如果从这里出去,你还可以找到刚才那两个鬼魂待过的地方吗?;他忽然小声地问唐小萍。

唐小萍怔了怔,不知道林凯怎么会忽然间问起这个,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这就好。;林凯无声地笑了笑。
二人不再说话,死死地盯着夜色中的那颗人心。
很快,两条鬼影出现了。前面是那具已经腐烂的人体,胸口处那个硕大的窟窿还在,黏糊糊的液体不断地从里面滴落下来,恶臭随着夜风飘出很远。而那个半透明的人体则紧紧地贴在它的背上,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闻钧怎么没和它们在一起?;唐小萍的脸色变得雪白,紧张地向四周寻找着, ;不会是已经被它们;;
;不要说话。;林凯对着她不断地做着噤声的手势。
两条鬼影慢慢地接近了那颗人心。在确定真的没有任何危险之后,透明的鬼影从腐烂的人体上面跳了下来,然后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向人心扑了过去。腐烂的鬼影紧紧地跟在它的身后,虽然它的行动很笨拙,但却也是出奇地迅速。二人几乎同一时间到达,两双满是枯骨的手臂同时伸了过去。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四只鬼手刚刚接触到人心的一瞬,忽然,从林凯的衣服上面猛地闪起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如同无数条细细的羽箭,骤然间从里面激射而出,笔直地射人鬼影的身体。
鬼影猝不及防,同时哀嚎一声,就向后退去。然而,还是晚了,光芒一挨到身体,顷刻间就变成了燃烧的火焰,把两条鬼影完全笼罩在了当中。
看着虽然不停挣扎,却仍然在极快变淡的鬼影,唐小萍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我把两张纸符放在衣服里面了。;林凯站起来,对着唐小萍笑道, ;就知道它们不会守信用,所以,真正的人心被我藏在了屋子里。现在,你就回到刚才鬼魂待过的地方去寻找闻钧,我回屋子去把真的心脏拿来。你不是已经偷听到了人心恢复的办法了吗,我们要赶在天亮之前完成这些。;
唐小萍终于明白了,一时间激动得满脸泪水。
唐小萍从围墙上面翻过去,飞快地钻进树林。林凯则以最快的速度跑回那间屋子。然而,刚一进屋,林凯就知道自己错了:屋子里闪动着无数条鬼影,自己藏在角落里的人心已经不见了。地上,只留下一摊鲜红的血迹。
林凯忽然间想起来了,那个鬼说过,这间屋子里阴气极重,是有很多恶鬼的。现在看来,它真的没有骗自己;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