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学校的走廊 > 详细内容

学校的走廊

作者:法师  阅读:10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学校走廊上传出一些脚步声,很轻很轻,深夜的微风夹杂着脚步声,如果不仔细听根本辨别不出。

我们今天的故事,说的就是这,学校的走廊。

我呢,在学校里是个很平常的一个人,走在路上都不显眼的那种。

我有一好哥们,同学呢给他取了个外号叫:阿贱,为啥叫他阿贱呢,并非他做人不行,他真名叫张二狗,老话说贱名好养活,所以就有了他这外号。

他是个挺乐观的一人,别人叫他阿贱他倒是不生气,说这个名字叫的轻松。

上了晚自习,我本就不是什么学习的好料子,每到上课都会耍耍手机跟网络上的妹子聊聊天,阿贱和我一样,有事没事就会去撩撩学校的妹子。

今个妹子都没回我消息,闲得无聊,便去了我这学校的帖子里瞧瞧,这一瞧不要紧,瞧了这一下,还真撩起了我的兴趣。

有一个网名叫血红的发了一条帖子,帖子的标题叫谈谈历史。

“什么历史,哈哈,不会是学校建在乱葬岗上吧,都老掉牙了。”帖子一发,便有人回了一条消息。

仔细一看,回帖的居然是阿贱:“诶,阿贱也在看着鸟帖子啊。”

血红说道:“当然不是,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们这学校的走廊死过人?”

我回道:“没听说过,宿舍跳楼过一个女的倒是听说过。”

“对对对,就在我们宿舍旁边那一栋,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听说头磕在了尖的石头上,脑浆都给摔出来了!说的老吓人了!”阿贱也说:“真想不通,这人好端端跳什么楼,活着不好吗?”

我们三人在帖子上闲聊了一会后,有几个同学也加入了进来。

人多了,我便不太想聊了,我个人喜欢人少的地方,关掉了手机,离下课也不远了时间。

叮咚,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是QQ消息,再次打开手机,发现是一个头像空白的人,同意后,对方马上发了一条消息:我是血红,今天晚上有兴趣的话,十二点。我们在女宿舍下见面。

我一愣,她怎么知道我的QQ?

还没等我打好字,他又发了一条消息:就是那女的跳楼那里,有胆子的话。

我这就不乐意了,虽说我不算胆大,但去个死人的地方我倒根本不屑一顾,立即便发了OK的表情给他。

下了课,所有的学生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

晚上十二点,某个班的宿舍悉悉索索的发出一些响声,这很正常,每天去网吧包夜打游戏的学生不少,偶尔我也会翻墙出去打打LOL,CF之类的。

宿管不怎么负责,熄了灯之后巡视一圈点到人数就直接睡觉,所以出宿舍很容易。

今天晚上有月亮,不算太亮,但能照清地上的路。

我们宿舍的隔壁就是女宿舍,那女同学死的位置就在女宿舍的院子里。

翻墙出了男宿舍,便给那血红发了条消息过去,他没回。

我一拍手,暗骂道:“怎么相信刚加的傻逼,卧槽,又得翻回去,算了,今天出去打游戏吧。”

宿舍的前面有一条隐蔽的小路,顺着小路下去,翻过一道围墙,便是到了大街上,然后走两步就是一个网吧。

我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小心的顺着路下去,这路很陡,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忽然,听到背后悉悉索索的又响起了声音,我心一凉,我不会遇到鬼了吧。。。。。。

慢慢的转过头,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衣服,戴着黑色帽的人站在小路之上。

赶紧把头转了回来,往前跑去,小路上杂草丛生,但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不管不顾的往前跑,深怕后面的黑鬼把自己给带下地狱去。

“嗨,是我!血红!”一个女孩叫住了我,我赶紧停住,回头用手电照了照,那个黑影朝着我挥了挥手,手电照到了她的脸。

我呼出一口气,紧绷的心脏放松了下来,往上走去,边走边骂道:“你大晚上穿成这样,装鬼吓人呢,人吓人会吓死人的,知不知道!”

她已经把帽子摘掉了,一袭齐肩的头发在月亮下还反着光,这女孩脸也挺漂亮的,五官很精致,就好似月下美人,可惜她这一身漆黑不适合她的气质。

血红咧嘴一笑:“哈哈,你没事吧。我可没吓你,你自己跑的。”

我问道:“你叫我出来干嘛?你从哪里知道我的QQ?”

一下子我就冒出了很多问题。

血红回道:“我听说那教学楼四层的走廊上闹鬼,我想去瞧瞧,一个人又不敢,所以叫你来。”

我心里万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一个人不敢去就拉我下水?我虽然不怎么相信鬼神,但大晚上去那里也瘆的慌,一瞬间就想出了很多拒绝的理由。

“我还有点。。。”

没等我说完,血红就打断了我:“没事,我有常识的,就去看看就好!我今晚肯定得去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你真的不参加吗?”血红睁着大眼睛看着我。

算了,反正四楼又不是没去过,即使有鬼,教学楼我这么熟悉,还怕跑不掉?

我说道:“好吧,去转一圈就回来吧,反正也无聊。”

血红惊喜地说:“走!最喜欢探探这些鬼神的真假了!”

说着,我和她就走去了教学楼。

“呼呼~呼呼~”风轻轻的吹向我的身后,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站在女宿舍的楼下,她慢慢抬起头,腐烂的味道从她的身上弥散开,那是她脑浆腐烂的味道。。。。。。

白衣女鬼看着前往教学楼的我和血红,嘴角诡异的扬起,扬起了一个很大的弧度。。。

教学楼下,阴风阵阵的吹响深夜的声音,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月光之下的学校格外阴森,就像张开了血盆大口的魔鬼,等着无知的人们来临。

我和血红上了楼,温度更是下降了一大段。

我问道:“你有没感觉到这温度有点不对劲?”

血红点点头说:“有点冷。”

已经到了三楼的路口,我心脏不由又紧绷了起来,莫非这世界上真有鬼神这一说?真的有鬼神的存在?

血红的胆子挺大的,没有在三楼停下,而是拉着我向四楼前去。

当时就不明白了,既然你有这般胆魄,还拉着我来干嘛。

四楼到了,我的身体瞬间凉了起来,走廊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就连平常的垃圾都不见。

我轻轻拉了拉血红说道:“好了,四楼也没什么东西,我们回去吧。”

血红的好奇心挺重,摆摆手说:“没事,前面还没看呢,去前面瞧瞧。”

前面是一个拐角处,被墙面给挡住,月光照射不进来,整个拐角处都是黑暗。

“等会,我把手电筒开一下,前面有点黑,别摔着了。”我说道,其实怕摔着更怕突然出现什么东西,那才是更可怕的。

将手电打开,我俩慢慢向前走去。

“啪啦。。。”这一声可把我和血红吓惨了,血红大叫了一声,眼睛一闭往回要跑去,谁知将我撞倒在了地下,我的手机没拿稳摔在了地上,手电筒瞬间熄灭了。

我赶紧爬起身子,扶起血红往回跑去,手机什么的已经来不及管了。

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出去教学楼,真后悔来这!

“哈哈哈,哈哈,瞧把你俩吓得。”从拐角的黑暗里传出一个声音:“好小子,我还以为你翻墙出去上网了呢,原来在跟女朋友玩探路呢。”

这声音的主人我可熟悉的很,就是阿贱嘛。

我和血红停住了脚,回头望去果真就是阿贱。

我摸了摸心脏,骂道:“你丫的,想吓死人啊,你在那干嘛?”

阿贱边走边说道:“刚刚见你出来,还以为你出去玩呢,看你们来教学楼我也来了呗。”

血红刚刚跑得急,又是女生,正躲在我身后喘几口气。

我问道:“你咋比我还先上的四楼?”

阿贱指了指那边,笑道:“又不止这一条路,先上来就给你们来个惊喜,哈哈。你俩还真是闲来没事做,大半夜往这边跑。”

血红平复了心情,苦笑说:“可真是要吓死人了,呼呼。”

我捡回手机,说:“回去吧,没什么鬼神之说,都是自己吓自己的。”

三人正准备下楼:“啪啦。。。”又是一声从背后传来,阿贱回头骂道:“又是谁学我吓人?”

我也顺着声音回头,却看见了一个终生难忘的画面,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吊在走廊上,舌头伸出来老长,还没完,那男生突然抬起头看向三人,而那发出的那声音是从那男生的脚下发出,他的血不是滴答滴答的流,啪啦啪啦地回想在走廊之上。

“鬼。。。鬼啊!!”阿贱一声大叫疯狂的朝着楼下跑去。

血红停在原地,根本还没缓过神来,我也转过身拉着血红跑下楼去。

到了三楼,阿贱的惨叫再次传来,见他从二楼又跑了上来,对着我们呼道:“下面!下面!她在下面!!!快跑啊!”

我带着血红朝着三楼的走廊跑去,阿贱跟在我的身后。

斜眼往楼下看去,我停了下来。

血红往前跑被我拉住了,她和阿贱赶紧问道:“快走啊,你干嘛?!”

我的脸已经惨白了,我指着楼下说道:“我们。。。我们还在四楼!!”

血红没有看我指的地方,她指着阿贱的身后喊道:“鬼啊!快走啊!”

在阿贱的身后,那个男鬼站在楼梯间,舌头伸了出来,我看见了,他在月光照射下,诡异地笑着,看着我们。。。

阿贱回头一看,一不注意摔在地上:“啪~”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长舌鬼慢慢的,笑着走向我们,还发出咯咯的怪笑。

血红一下子就瘫坐在了地下,眼泪在血红的眼里打起了转:“呜呜~”

阿贱爬起来,骂道:“看什么啊!赶紧跑,这狗日的,真不该来这鬼地方!!”

这长舌的鬼间我们越害怕,笑得越大声,整个走廊除了阿贱的喊声,剩下的只有长舌鬼的笑声了。

我踹开一个教室的门,拖起血红跑了进去:“阿贱,进教室里!”

三人都进教室后,我把门死死反锁住,搬了几个凳子桌子堵住门,希望这长舌鬼不会进来。

血红的脸吓得惨白,眼泪在她的脸上滑出了两道痕迹:“呜呜呜,再也不来这里了。”

整个教室就我三人,很安静,我能感受到我的心脏在跳动,跳得很快。

我和血红躲在靠门的角落,阿贱则躲在另外一个墙角。

许久不见了动静,长舌鬼应该已经不见了。

我轻声让阿贱从窗里看看,如果长舌鬼不再,我们就赶紧跑下楼去。

“啪啦。啪啦。。。”我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那长舌鬼吊在阿贱的前面,诡异的对着阿贱咯咯的笑。

血红吓得根本不敢动,她就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那长舌鬼。

稍稍平复的心情一下子就又起了波澜,我推开堵着门的椅子桌子,抱着血红就朝着外面跑去,身后传来了阿贱的惨叫,我已经管不了了,再回去必死无疑!

下了楼我回头望去,四楼的走廊上吊着两个人,样子已经看不清楚了,我只看见有一个人,穿着阿贱的衣服。。。。。

在操场的时候,脚一滑连同着血红一起摔倒在地下。

四周很安静,月亮躲进了云里,就连一点点的月光都被隐藏而去。

我和血红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就往宿舍跑去了。

还没有到宿舍,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女宿舍的楼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根本看不清,如果不是白色在黑夜之中显眼,我根本就不会发现。

我停了下来,那白色的身影正在往我走来,我问道:“血红,你看那是什么。”

血红还在刚刚的风波中没缓过神,看到那白影又大叫了一声:“鬼啊!!”

这时月亮从云中露了出来,月光再次撒下了大地,我看清了那个白色的是什么。

那是个女人!!双脚离着地面,不是朝我们走来,而是飘来!!

宿舍那里去不了了,整个学校就没有地方可去了,教学楼有那长舌鬼,宿舍又有这女鬼!

对了!厕所!我带着血红跑去了男厕所。

厕所的味道特臭,但臭一点总比丢了命好。

过了好一会儿,我从厕所探头出去,那女鬼就站在离厕所不远的地方,直勾勾的看着我,这时,我看见了她的样貌,脸被血液沾染了一大半,而有一半的头破碎了,露出一些脑浆,好生恶心!

女鬼似乎害怕男厕所的味道,迟迟没有下来,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血红抱着脚坐在一个角落边上,呜呜的哭咽着,我把衣服脱下来给她盖上,等着天亮的到来。

第二天,我被噩梦惊醒了,我梦见了阿贱被那长舌鬼掐着脖子,被活活的掐死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血红上半身躺在我的怀里,她睡着了。

我和血红请了三天的假,天亮之后,老师发现了阿贱的尸体,是被活活吓死的。

后来宿管的人被辞退了,我们这个宿舍的人都被点名批评,校长花了不少的钱把这事情给压了下来。

自那以后,我的学生时代就再没有晚上出去过。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