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诡异的红眼 > 详细内容

诡异的红眼

作者:对江月  阅读:19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王六起床照镜子,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不是镜子里出现了怪事,而是他清晰地看到了自己,这本身就是问题,他近视400多度。

刷完牙,王六戴上眼镜发现自己所看竟然很是昏沉,还是不戴看得清。真是怪事,他嘀咕道,为免突然看不清他还是装上了眼镜。

走在校园中,王六脚步轻快,看湖水轻漾,看树枝微荡,看裙摆飞扬。忽然他意识到状态不对,赶紧移开视线,连声罪过走进食堂。

王六吃着饭还在想自己怎么变成了这样?应该和寝室的人上星期讨论一个问题有关:你最喜欢那个季节?自己说喜欢冬季,白雪皑皑,装点了一片世界,感觉自己的心灵都被净化了。

阿辉连忙反驳道:“算了吧,就你的心灵纯洁。我还是喜欢夏季,闭眼仿佛就能看到将露未露饱满的胸部、群摆下白花花的大腿,煞是好看。”说着还真闭上了眼。阿坤和红亮击掌表示赞同。

王六彻底震惊了,连声说道:“你你你们……无耻。”

阿辉惋惜地看他一眼,说道:“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纯洁还是装的纯洁,但是大把的美好春光不看可惜了。”

王六忽然把面前的鸡蛋饼狠狠地咬了一口,把阿辉的建议咬碎吞下,再不去想。

走出食堂,王六看见前面一个身材姣好的女生,为避免有意或无意的瞥见,他故意扭头不看她。但他才走两步,差点被一抹白晃晕,定定神,他加快脚步走到那名女生旁边。那名女生瞥见他的目光,没有厌恶只有嘲笑,薄唇轻吐出“屌丝”二字,蹦跳着离开。

王六机械着走进教室,回到最后一排的座位上,满脑子都是“原来那是她的胸部啊”。回味了很长时间,他抬起头,看向第一排的女生。果然那春光美好,他忍不住多瞧,而且他发现可远视可近观可放大,他的眼睛就是监视仪,还不费电。确实了这一事实,他闭上了眼,暂时让激荡的心平静下来。

王六冷静下来后,突然感觉到很害怕,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过去的二十年间,已经有充分多的事例证明了他是一个普通人,他也接受了这一事实,想着毕业以后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娶一名普通的女性、往后的生活普通就好,普普通通、本本分分,过一个普通的人生。但现在变了,他不一样,连不一样的原因都不知道。他不是一个没有操守的人,整个下午都没动窥视的念头。

吃过晚饭,王六回到寝室,对着柜子上的大镜子仔细观察自己的眼睛。椭圆形的眼球上两边涂满了白,中间一个圆形的黑边,黄色的涂料向里延伸,最里面有一个黑色的瞳孔,看起来最正常不过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他眉头紧锁,他呲牙咧嘴,他挤眉弄眼。正是挤眉弄眼的动作,他发现了问题。闭上了左眼,右眼照样看得清;但是闭上了右眼,左眼看不清了,如同以前没戴眼镜的时候。他戴上眼镜,无论闭上左眼或右眼,都看不清。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哪只眼出了问题?他取下眼镜,闭上左眼,仔细看他的右眼。过了很长时间,早就过了眼睛该酸痛的时候,他笑了,原来是这只眼,什么东西藏在瞳孔的最深处。

知道了什么原因,但不知道怎么去除或不愿去除,王六只好默认它的存在,并开始有节制地使用。

一天阿辉又看见王六目视前方,眼神空洞,同时伴有咧开嘴傻笑的动作,终于担心起来,说道:“六啊,你怎么了?就是你暗恋某人而不得其法,就是你逃避现实而开始做白日梦,你也该和兄弟们说说,我们想想办法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实现,最怕你现在这个傻样。”

王六从愣神中清醒,连忙说道:“没事没事。“

阿辉看着王六犹有笑容的脸颊,说道:“我看你病得不轻。“

王六把嘴伸到阿辉耳边,说道:“我给你表演一个魔术。“过了数秒,他说道:”黑色A。“

阿辉疑惑地问道:“什么?“

王六说道:“副班长的颜色和尺寸。“

阿辉立即明白过来说的是什么,这小子还故意挑选副班长,因为六知道她和自己非常相熟。尺寸自己以前就无意间看过,只是不知道今天什么颜色。阿辉编辑一段信息发了过去: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你今天胸前黑色。

信息马上回了过来:呀!讨厌,你怎么知道?

阿辉不回信息,而是严肃地对王六说道:“我只能说,六六六,原来你这么的厉害。但是我真正想告诉你的是,你的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刚开始我还不注意。慢慢地,你的空洞眼神次数越来越多,傻笑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开始注意你,我发现你笑时根本就不像你,仿佛来自阴间,阴森可怕。我多么希望我没有误导你,我多么希望你还是纯洁的你。”阿辉握着王六的手臂,四目相对。

王六这才明白自己已经无节制了,害得阿辉这么担心,笑道:“刚才我是瞎猜的,没想到对了,请你不要介意。”下午的课程王六果然没有再犯。

此后一星期,王六忍受着诱惑不去看,很是辛苦。渐渐地他的右眼开始变红了,很是吓人。他去医院看过,但是眼球内外无器质性病变,医生说:“估计属于你的个体差异。”其实,他已经意识到什么出现了问题。

躺在床上,王六翻来覆去不能眠,一个翻身从床上掉了下去,还好,他住的下铺。但是掉的速度太慢了些吧,他始终没有听到自己落在地上的声音。他睁眼一看,身周是深渊,自己一直往下掉。他用双手胡乱地想抓住身前的植被,哪怕是一片叶子也好,但就是什么都抓不住,一直往下掉。

就在王六茫然无措的时候,一道声音从他身边传来:“看来你什么都忘了。那天你喝的酩酊大醉,在河边独自一人说什么为什么,暗恋的女生又被追走了,自己也不想活了,但是又害怕自杀,自己真是没有种啊。为什么不如别人?难道就是因为别人口才好、有胆量、能玩能作?你不服气,你不甘心,你羡慕你嫉妒,说着还向河里吐口水。一片河水被你污染了,我就不忿了,你还没死呢就欺负我这个水鬼,我决定得给你一点颜色看看。就这样误打误撞我上了你的身,确切地说是你的右眼,结果发现很是合适,大概是同类相吸吧。我就作为你的右眼看尽一切春光,其实,我的功能你还没发掘出来,否则难以想象。

没想到,前几天你的想法和我想的相违背,出现了排斥反应。我当然第一想法是抽身离去,没想到我的根本和你的眼睛几乎融为一体了,虽然可以在你的身周活动,但难以抽离。所以,我警告你,不要违背我的意愿,否则就不是光红眼的问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能控制睡觉时的你。“

王六听后很是震惊,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脚尖,却看到了渐近的地面,然后,他听见一声巨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觉大腿骨都粉碎了。“啊“的一声,他醒了,胸前都是汗水。他摸了摸大腿,完好无损,但那种疼痛犹在脑中,挥之不去。安静了一会,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怎么办,但红色的右眼在黑夜里闪了两下似乎表示抗议。

清晨时分,王六再次醒来,看见手里抓着的胸罩和内裤很是无语,竟然让自己干了这些事,再不听话,估计下一次醒来就是在犯罪现场。他站起身来,默默地把东西塞到阿辉的柜子里。

经过一天的抗拒努力下,王六的右眼血红欲滴,十分吓人。晚饭时,他随意问了阿辉一句,会不会游泳?阿辉回道,哪有自己不擅长的运动。他就请求阿辉一块走走,阿辉当然答应。

好像走到王六上次来到的河边,他二话不说跳向河里,惊得阿辉一阵目瞪口呆。但他想不到的是阿辉竟然没去救他,任由他在河里挣扎,直到昏迷。

王六再次醒来,一阵剧烈咳嗽,吐出几口水来,然后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

阿辉正拧着衣服,苦笑说道:“我的六,就算你想实验一下我的游泳技巧,也不能用这么惊为天人的方法吧。刚开始没救你,正是为了我们俩个的安全,等你昏迷了,我才安心去救你,否则河里又多两具尸体,你可知道我也不太会游泳。刚才奇了怪了,就在你第一次昏迷我准备救你时,你忽然动了起来,拼命地挣扎,望向我的眼神里尽是仇恨,吓得我不敢动。之后,从你的右眼跑出了一抹红,你才彻底不动,我才开始救你。”

王六望向阿辉,非常模糊,闭上左眼,右眼几乎不能见,但他很开心,知道自己成功了。

王六微微一笑转了话题,说道:“为了感谢你的大恩,我已经把礼品送到你的柜子了,希望到时你不会吃惊。”

阿辉耸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