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重生画廊之——骨粉 > 详细内容

重生画廊之——骨粉

作者:九尾居  阅读:5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你知道什么样的颜料画出来的画是最吸引人的么,你知道?那么,恭喜你了,跟我一起画画吧......

美人骨,世间罕见。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执手画上美人皮,为你安上美人骨,如此,你便可以只属于我一人!

最好的画作,是要用心去完成的。

每一个学水粉的美生都知道,颜料钱是很贵的,我没有钱去买水粉,我是知道自己家的家境的,但是令我感到欣喜的是,每一次当我没有了水粉颜料的时候,父亲总是能给我及时的补回来,对,就是补回来,不是买回来,他给我的颜料颜色很好看,颜色——很正!甚至画到了画里面还会比其他的同学的颜色更加的鲜艳一些,每一次我都会问父亲,水粉颜料是从哪里弄来的,但是父亲从来没有一次告诉过我,只是说这是上好的颜料,这一点毋庸置疑!

幽暗的学校走廊,楼梯口有一间水房,都说卫生间是一个学校阴气最重的地方,其实不然,水房才是,水房总是位于最不好的位置,不是在正对着楼梯的位置,就是在最角落的位置,对着楼梯的话就犯了对冲煞,要是在最角落的话常年见不到阳光,而且我们美术学院里的水龙头可是一直在漏水,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有的同学想在这里自习一下,总会听到特别清晰的水声,好像是有规律的,吵得人心烦。

滴水的水龙头犯了滴水煞,总之犯了煞气的地方总是阴气会比较重的。

今天我自己在这里上自习,画的比较入迷,但是那水滴声好像一只在我的耳边环绕,我根本就没办法专心的画下去,我心烦意乱的去水房刷水粉盘,没想到从后面有一个人猛地抱住了我,我吓得将水粉盘一扔就跑了。

我听到了那个男人叫我,是我的专业课老师!可是,我只能装作不知道,也没敢回去拿我的水粉盘,今天真的是晦气,画没练成,居然连水粉盘都弄丢了,还好我的颜料都在,那可是父亲最宝贵的东西。

第二天来到学校的时候,老师失踪了,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是我,但是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是受害人!

而且今天还有很多的猫在走廊里,一直在怪叫,听得怪渗人的,好像是在和我们对话一样,真不由得让人觉得他们好像都成精了,不过不是规定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么,哈哈开个玩笑。

警察正在调查,我佯装淡定的看着人群,想要往旁边避一避,没有人知道我是最后一个见到的老师,我不敢去和大家说,老师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我。况且,他还害我丢了一个水粉盒,那个水粉盒到现在也没有被发现,好像就被那个水房吞噬了一般,我的直觉这件事情的真相会很恐怖,倒真的宁愿这件案子成为一件无头悬案。

我走到一个楼梯口,本想着这里的人能少一些,但是没想到居然看见了李雪和杨黎在亲吻,亲吻到忘我的地步了,真是没想到平时那么老实的两个人居然会在背地里面这么奔放,要是这是在私密的空间看那样子连衣服都快扒没了吧。

我咳嗽了一声,这毕竟还是在学校里,不能让他们太过忘我不是,令我感到惊恐的一幕是,李雪在听到我的咳嗽声之后回头看了我一下,就是那一眼,好像是死亡的注视!

那根本已经不是人的双眼了,那是——猫的眼睛,瞳孔微缩,她看见我之后直接从身后的那个窗户跳了下去,全程没有任何的停顿,根本没有给我们反应的机会!

我惊恐的站在原地,我的双脚已经快移不动步子了。我能听见水滴声越来越响了,甚至是在现在,大白天的我都感觉到了那种寒冷,听着所有人都在尖叫,朝我这边跑来,但是我的耳朵里听到的水滴声还是越来越越来越清晰!

做了笔录,录了口供,我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自那之后,我感觉到走廊里的猫越来越多了。

回到家里,父亲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只是觉得我比较累,就让我休息了,做了一个梦,那个跳楼的李雪原本是一个女巫,她穿着黑色的长袍,满头都是黑色的卷发,手里还抱着一只猫!

“我是死不了的!”李雪贴在我的耳边对我说了这句话。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满身的冷汗,我根本没办法入睡,我从箱子里拿出了我的水粉盘,这是一个新的,但是和我之前的那个一模一样,但是在装上颜料的时候我惊恐的看着手里的水粉盘,那不是新的,就是我之前丢的那个水粉盘!

怎么会在我自己的家里,这怎么可能,明明是丢在了水房里,父亲昨天又给我添了新的颜料,每一次我最佩服的就是父亲了,总是能够给我及时的补充上我所需要的颜料,虽然我知道我的家里并不富裕。

想到了这里,千万不能浪费父亲的一番苦心,我决定要好好的画一副画,好像最近事情多,都没有好好的画上一副画了。

画着画着,我感觉到自己的手越来越顺手,妙笔生花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画,完成了,呈现在我眼前的正是我的老师,失踪了的老师!

其实,我是喜欢我的老师的,但是这种喜欢是不被允许的,学校一旦发现的话我们两个都会被学校开除,但是我对他的喜欢是打心底的敬佩,虽然夹杂着男女之情,但是我没想到他会在晚自习的时候直接抱住我,我心里既欣喜又害怕。

我曾经见过最美的一幅画是在我父亲的屋子里,父亲的画作是最美的,世间再也找不到第二幅,画上面是我的母亲!但是那幅画就连我也是偷偷见过的,父亲从来不让我见,我从小也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但是父亲总是说母亲就在他身边,我的直觉告诉我,画上的女人就是我的母亲,这是专属于母女的心灵感应。

现实中我们是没办法在一起的,但是现在呢,父亲说画中的母亲一直陪着他,那,现在这样,是不是我的老师也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了,我看着画咧嘴笑了。

第二天,我请了假,听说,走廊闹鬼了,那个走廊被封了,一个星期之后我才重新来上学,看着那个被封了的走廊,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我拿出我的颜料,在走廊旁边又画了一扇门,和之前的一样,我刚画完,就看见,门上的把手,动了!

老师,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朝我微笑,眼神里面饱含思念。然后,出来的是李雪。

她的手里还是抱着一只猫。

“谢谢你!”李雪朝我微笑,笑的依旧诡异妖艳,他们,都在这扇门之后,重生了!

我跌坐在地上,痴痴的看着眼前这道门。

果然,女巫是真的死不了的,她可以无限的寄生,只要有猫,她就可以重生,而老师,则是我赋予了他美人皮...

他们是可以重生,但是要是没有我用骨粉画上这道门,他们也是无法进入到我们所在的空间的。

美人骨,世间罕见。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而另一个说法,则是用人的骨头,磨成粉,加上各种颜料,画之,人可再入轮回,仍记前世,众人称之为神来之笔!

我没看见的是,在老师失踪的那天晚上,在那个走廊里面,不仅只有我和老师两个人,还有一个人,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泛出一片青白色的光,赫然是我的父亲,在他的身边,隐约还有一个女人的影子。

“我又给你寻到骨头了,娃的颜料也有了。”

父亲重复的杀人取骨,给母亲做骨头,我则在晚上用他取骨做完美人骨之后的骨粉,画出被杀的人,这样,他们第二天就会在画廊里重生,只是,算不得真正的人呢!

你是否发现你身边的人,消失了几天,然后又出现了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