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复活的稻草人 > 详细内容

复活的稻草人

作者:分手要怎么说才不留恋╮  阅读:13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看着校园里一片金黄的的麦穗,楼小旭叹了口气,心想又到了这个时候。

h大学,是省内知名大学,随着生源的增多,也有了新校区,满地小麦就是当初做绿化时的产物,不过现在原本翠绿的麦苗已经变成了金黄色,上面挂着一穗穗的麦穗。

学校索性将错就错,让同学们看管麦田,一方面既节省了经费又锻炼了学生,今天就轮到了楼小旭。

天空万里无云,一片晴朗,但楼小旭心里却是一片糟糕。

看着成群成对的鸟纷纷来吃这些麦子,楼小旭一次又一次的驱赶,不然让值班老师发现就又是一顿教育了。

不过,令人懊恼的是,无论楼小旭怎么驱赶,当他转过身时这些鸟又再次回来,仿佛诅咒一般,周而复始。

望着天空着盘旋在头顶的鸟儿,却又迟迟不下来,仿佛在嘲笑着自己,不禁一阵气恼。

放眼四周,人烟稀少一片空旷,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办法,连忙快步回到宿舍,许久之后,当他回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个栩栩如生的假人,又就地取材做了一个十字架向地上插去,只觉得土地略微坚硬,用了好大力气才插进去,将假人绑在上面,远远望去就像一个真人站在地上一般。

楼小旭满意的看着自己立在麦田里的稻草人,撇了一眼天上盯着自己不走的麻雀,偷笑了一声,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那些鸟果然迟迟不敢下来,而楼小旭也轻松的度过了一天。

第二天一早,天上阴云密布,时不时地雷声表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当楼小旭再次来到这里视察情况时,突然觉得自己的稻草人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皱着眉头走近,想要看清楚,但是下一秒就被吓的蹦了起来。

这哪里是一个假人,而是一个真的人被绑在十字架上。

淹了口唾沫,楼小旭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这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这时,楼小旭已经慌了神,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小旭,你在干嘛呢?”说话的是楼小旭的死党柳江恰好经过这里,看到楼小旭独自一人站麦田中,有点好奇。

“小、小江,你、你看。”说着手指颤颤巍巍指着那个尸体。

“这不就是你做的稻草……”走近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吃惊的看着这具尸体,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缓过神来,平静了一下心情,相互看了一眼

当天学校就报了警,看着几辆警车驶进校园,团团将那块麦田包围住,而楼小旭则是被带到了警局协助调查。

死的那个人是楼小旭学校大四的一个学长,平时温文尔雅,也没有和人结仇马上就要毕业了,谁想到……

“请你手机二十四小时保持畅通,有情况我们会随时通知你,也请你有线索时赶快通知我们”说话的是一个中年警察,正为这件事情操碎了心。

晚上,而被警察审问了一天的楼小旭终于回到了学校。

“咔嚓”推开宿舍门,屋内漆黑一片,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突然外面一个闪电瞬间照亮屋内,一个人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幽幽地看着自己。

再仔细看,这个并不是人,准确的说不是真人,而是楼小旭自己制作的稻草人。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一双纽扣仿佛散发着幽幽的光芒,猩红的嘴唇微微开合,好像在说话一样。

时间仿佛停止一般,楼小旭呆呆地看着这个诡异的稻草人,豆大的冷汗顺着脸庞流下,心里砰砰直跳,这一刻对于自己来说似乎连呼吸都是一件困难的事,就在这时,眼前一阵光芒,明亮的灯光刺眼无比,但此时却犹如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原来不知不觉之间自己按开了电灯的开关。

灯光之下,只有一个普普通通的稻草人静静地放置在自己的座位上,刚刚的一切仿佛都是幻觉。

“呼”楼小旭长长的松了口气,暗骂自己神经质,边想边将这个稻草人拿了起来,不由得想起白天的命案,心里就像装了一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了,看着墙壁上的钟表,已经十二点了,但是楼小旭却是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就在此时,门突然打开,进来的人正是柳江,看着躺在床上的楼小旭,正要开口,却不经意间看到了楼小旭做的稻草人,静静地坐在下面的凳子上,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竟然有些渗人。

“小旭,你怎么把这东西又带回来了?”语气有些结巴。

“嗯,这不是你帮我找到的吗?”话音落下,两个人都沉默了,除了柳江,楼小旭实在想不出谁会帮自己将稻草人收回来,寝室里一片寂静,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

“砰”好像什么东西被撞翻在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下一秒两个人齐刷刷的张开了嘴,神情惊恐,呆呆的看着。

只见那个稻草人竟然独自的站了起来,一双假眼此时却有了神色,里面充满了怨恨,看着两人。

“啊……”嘶哑无比的声音从那张嘴中传出。

“鬼,有鬼,快跑小旭。”看着仿佛有了生命般的稻草人。不等楼小旭回应,柳江就独自跑了出去。

而楼小旭则慢了一步,刚迈出脚,就被稻草人扑倒在地。

“嘶”吃痛之下,楼小旭不禁呻吟起来,而此时稻草人扑在自己身上,眼里散发着红光。

楼小旭看着自己身上的稻草人,冷汗直流,拼命挣扎,对方的手臂紧紧将自己按在地上,然后慢慢低下头来,原本是一张用笔画上的假嘴竟然张开了,一条长长的舌头,如同蛇一般灵活的勒住楼小旭的皮肤。

“额额,救命……”感受到脖子间舌头的力量越来越大,呼吸也越加困难,肺里仿佛要炸了一样。

看着脸部越来越红,双眼凸出的楼小旭,稻草人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丝的欣喜。

“啊”就在楼小旭意识模糊时,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呼喊着。虚弱睁开双眼,只见柳江神情着急的朝着自己呼喊,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捅向稻草人,只听“镪”的一声,柳江手中的水果刀竟被弹开。

楼小旭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要知道这稻草人是自己亲手做的,用的东西不过是一些棉花和破布,但是现在怎么比铁还坚硬。

而趁着这一会儿,楼小旭也缓过神来,趁机挣扎,终于挣脱这稻草人的魔爪,拉着柳江就逃出宿舍。

两人一路狂奔谁都不敢停下,生怕那个稻草人追过来。

“等,等等我,我跑不动了,呼呼”看着向前跑的柳江,楼小旭上气不接下气的叫住了对方。

柳江向后看了看,夜幕中漆黑一片,神秘而又恐怖。

“那怪物到底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我不过是做了一个假人来当稻草人,谁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说话间还不安的打量着四周,生怕会有什么再出现。

夜色越来越深,风越来越大,豆大的雨滴从天上砸了下来,楼小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但是却死活不敢回到宿舍。

最后困意越来越大,两人实在忍不住,终于慢吞吞的回去,房间里经过刚刚的打斗已经是一片狼藉,而那个稻草人却不知所踪,若不是地上乱七八糟的痕迹,谁也不会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

而楼小旭两人已经很疲倦了,倒床就睡,第二天天还没亮,楼小旭就已经起床,这一晚,只要自己一闭眼眼前就会浮现出那个恐怖的稻草人,然后就惊吓出一身冷汗,根本不可能休息好。

而柳江也是如此,顶着一双黑眼圈就起床了,两人满面愁容的看着彼此,揉着自己发涨的太阳穴,楼小旭脑海里不停的浮现出稻草人的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神情惊恐不已。

“怎么了小楼,这么害怕?”看着楼小旭神情突变,柳江满脸疑惑。

“小江,你有没有发现那个稻草人的脸很眼熟?”

“嗯?你这一说还真有点熟悉,但是忘了在哪见过。”皱着眉头,柳江陷入了沉思。

“你还记得那个学长吗,那个死在麦田里的十字架上的。”楼小旭提示到。

“对啊,可是这个稻草人是你做的,模样怎么会和那个人一样?”听到楼小旭的话,柳江猛然醒悟,拍了下大腿,随即又困惑无比。

“不知道,不过我们必须去查一下。”说完楼小旭就不等柳江反应就出了宿舍,恐惧无时无刻笼罩着自己,这里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哎,小旭你等等我。”看着好友离开,柳江连忙追了出去。

费了好大功夫,两人终于打听到了那位死在十字架上的学长的具体信息,可是结果反而令两人浑身发凉。

原来这位学长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失踪了,却不知道昨天怎么会出现出在麦田中。

虽然是夏天,可是当两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却是如同掉入冰窖一样,浑身发冷。

要知道昨天的那句尸体可是新鲜的,仿佛刚刚死去一般,但是那位学长却是在三年前就已经失踪了,很有可能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怎么会这样呢?

两人毫无目的的游走在校园里,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麦田,这里的情景又让两人吃惊,不知何时,那个稻草人正安静的立在麦田之中,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昨夜仿佛真的如同梦一般。

“不行,我们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不然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看到那个稻草人,楼小旭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承受不住了,自己只不过做了个稻草人而已,天知道自己这两天受了什么罪。

柳江看着楼小旭慌慌张张地离开,心里也是忐忑不安,毕竟这不是自己的事情,不管的话说不定自己什么事情也没有,昨夜的事情可是历历在目,如果自己插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命活下去,可是这样放手不管又觉得对不起好友,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另一边,楼小旭漫无目的在学校里跑着,虽然恐惧无比,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不知不觉又来到了麦田边,看着金黄色的麦穗随风飘荡,荡起一波波的麦浪。

远远的看着稻草人,楼小旭突然想起来一个关于稻草人的传说:

据说稻草人来源于十七世纪中期的欧洲,当时有人如果犯了死罪,就会处以死刑,死后将他的尸体挂在十字架上插在麦田里吸引秃鹫来驱赶一些小鸟,久而久之人们就做了稻草人来保护自己的庄稼。

但是为什么那位学长为什么出现在麦田里,和自己的稻草人又有什么关系。

看着静静立在麦田的稻草人,楼小旭心里下了一个决定,慢慢的靠近,小心的看着稻草人,生怕会有什么突变,直到来到跟前,细细的打量着,突然蹲下身来,拼命的向地下挖起来。

“小旭。”柳江的声音远远传过来,扭头看去,只见对方正跑向自己。

看到楼小旭的动作,也不多话,柳江拿起一旁的铁锹就帮忙挖。

两人一起挖着,突然一股隐隐约约的尸臭弥散在四周,随着两人挖的越来越深,这尸臭也越发的浓厚。

看着眼前的情景,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的震惊不言而喻,只见一具尸体静静地躺在地上,而十字架不偏不倚的插在心脏出,木棍下段乌黑一片,这是血迹干枯的特征。

这具尸体两人很是熟悉,昨天才亲眼看到被警察带走,可是今天又诡异的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我把稻草人插在这里的原因,所以才找我的?”

“有可能,我听我村子里的老人说过,如果人死后心脏被插进去,那这个人的魂魄就会进到这个人的身体里,而死者也将获得新生,看来这个人的魂魄进到了稻草人中,而他想杀你恐怕就是要将你们两个人的灵魂交换位置。”柳江要比楼小旭冷静的多,沉声说出自己的分析。

“那我该怎么办,这个稻草人我们又毁不掉。”听到柳江的分析,楼小旭顿时有些不镇定。

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稻草人,柳江一时间也是无计可施。

“要不,我们用火,趁他现在没有动静,烧掉他。”

楼小旭提出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建议,目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两人将周围清理干净,毕竟这麦田还是很大的,如果一不小心控制不了火势,那就惨了。

就这样,两个学生就这样忙的要死要活,终于清理出一块空地,此时夕阳西下,只剩下一抹余晖。

火很快就烧了起来,就在要烧到稻草人时,这稻草人突然动了起来,但是火光下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两人盯着火渐渐蔓延到稻草人身上,心都要蹦到嗓子眼儿了。

忽然,似乎脚底装了弹簧一样,稻草人竟一下蹦出了火海,来到楼小旭面前,张开嘴,舌头猛的一甩,抽打在楼小旭的身上。

“啊”忍不住喊出了声,这舌头如同钢鞭一样,楼小旭身上顿时多出了一刀血痕。

看着朋友倒在地上,柳江鼓起勇气,猛的扑向稻草人,他的身体素质要比楼小旭好的多,这一扑,竟将对方撞到火边,身上顿时出现了火苗。

看到这一幕,两人精神一振,楼小旭忍住身上的疼痛,拿起手边的铁锹就冲了过去,可惜对方的背上似乎长了眼睛一般,舌头再次撞了过来,而柳江抓住空隙,再次撞过去,却没想到这舌头一分为二,顿时就勒住两人,将两人吊在半空中,看着两人拼命挣扎,这稻草人眼中闪过一丝渴望,最后一步步走向楼小旭,竟然又出现一条舌头,柔软的舌头这一刻如同钢刀一般,停留在楼小旭的心脏。

看着舌头距离自己心脏越来越近,楼小旭虽然拼命挣扎,但是却是白费力气,脸上因缺氧浮现出一阵紫红,但是求生的本能却刺激着自己不能放弃。

终于,舌头狠狠地刺进身体,但是由于楼小旭的拼命挣扎,并未刺入心脏,但是依旧鲜血直流。

疼痛刺激着楼小旭的神经,或许是稻草人的大意,拼命挣扎之下楼小旭竟挣脱出来。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稻草人气急之下再次甩起那条诡异的舌头。

看着这条舌头,楼小旭一个打滚,躲了过去,突然一个身影突然撞向稻草人,而稻草人也搂住对方,两个人同时滚入火海之中,正是不知何时挣扎出来的柳江抓住时机将稻草人撞到火中,但自己却也进入险境。

看着被火焰吞噬的柳江,楼小旭满脸恐惧,转身就逃。

“小旭,救我。”看着楼小旭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柳江绝望的伸出手,却没有任何奇迹发生,看着火海中被火焰飞快吞噬的稻草人,眼中浮现出一抹绝望、怨恨还有悔恨,最后慢慢爬了过去。

尾声

第二天,学校发现火势时,里面已经都是灰烬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除了楼小旭。

而这件事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直到有一年,一个新生来到寝室时,发现一个栩栩如生的稻草人正静静地放置在一旁……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