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玄色之空 > 详细内容

玄色之空

作者:彼夏伊始  阅读:12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1

“嘿,杨羽柯!”

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袖的女孩拍了拍桌子。

“你迟到了。”

“女生晚点到有什么关系嘛。”

这是杨羽柯前不久在地铁上认识的女孩。那时杨羽柯和邹进去逛展览回来,她正好坐在旁边,身上淡淡的香味像森林的空气一样清凉。她倾过身子问他脖子上的相机镜头多少钱,杨羽柯有点乱了方寸,话也少了下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倒是邹进和她很聊得来。一路下来,知道了她叫凌叶,一个人在这边读高中,无心练书,却想当摄影师。她说有很多漂亮的风景总是一晃而过,她想把它们都记录下来。他们三人一起下车,女孩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们,如果想找她玩就打电话。

后来,杨羽柯和邹进虽然忙于自己的事情,但谁也忘不了那个女孩,他们总是时不时谈起她。最后杨羽柯还是拨通了电话,响了几声又迅速挂断。

电话却打了回来。

“你是你们中的谁?”

“我……我是邹进。”

电话里传来了咯咯的笑声,“你是杨羽柯吧。”

“啊?嗯,是的,你怎么知道?”

“如果见面的话,我只想是我们两个人。”

“你在想什么?”凌叶问。

“没啥,”杨羽柯被从回忆中拉出来,“你出来就是为了吃烧烤?”

凌叶把头一歪,“不然你想干嘛?”

杨羽柯叫了一瓶啤酒,说:“要来一点吗?”

凌叶摆摆手,“我不喝酒。”

“来一点没事。”说着就起身往凌叶杯子里倒。

“诶呀,我不喝啦。”说着凌叶用手去推酒瓶。推搡间酒洒到了凌叶手上,她大叫一声,手一下子变得淤红。

杨羽柯愣了一下,“你酒精过敏?”

凌叶愤怒地看着杨羽柯,起身就走。他就这样看着凌叶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

杨羽柯看着那杯啤酒,想骂人。他大喊一声:“老板!结账!”

2

穿过幽黑的小巷,杨羽柯回到了二楼的出租屋。他敲了敲门,没反应,喊了几声,还是没反应。无奈,他从口袋里摸出钥匙。一进屋里,脚下“啪啪”响。

“啧……水管又破了?麻烦……邹进应该去买材料了吧。”但瞬间,一股腥味就堵住了他的鼻子,他急忙按开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邹进背对着门侧卧在床上,一把黑柄匕首插在他的背上,血流了一地。

杨羽柯冲出屋子,飞奔下楼,他知道也许此时凶手正藏在什么地方。他不敢回头,一直跑,一直跑到巷子口,看到路灯,车流,人群,他感到了莫大的安全感,从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渴望被人关注。

杨羽柯缓过神来,是谁?到底是谁杀的邹进?想要干什么?他现在在哪?他没有一点头绪。

“哦!对,报警!对对对,先报警。”他双手颤抖着掏出手机,一个简单的三位数都按错了好几次。就在他要拨号的时候,一双白皙的手夺走了他的手机。

“不要用手机,关机,只要你发出消息他们就会定位你!”

杨羽柯抬头一看,是凌叶,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

“过来!”凌叶把杨羽柯拉到旁边的小巷子里,就在这时,一小队人轻声快步从对面跑过。

“他们是什么人?”

凌叶看来他一眼说:“记得叶雯吗?你的高中同学。”

“哦,就是胖子啊,和她有什么关系?”

凌叶听到这句话脸都气红了,声音都有些颤抖,“就是因为你们恶作剧写的那封情书,害她自杀了,他爸要找你们报仇。”

杨羽柯一脸委屈,“可是……我又不是主犯。”

“有区别吗?”

杨羽柯沉默了,过了一会又说:“当时一共有三个人,还有一个怎么样了。”

“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凌叶看了看杨羽柯,“先不说这个,现在去我家,能保你活命。”

3

某公寓二楼

杨羽柯看着淡黄色的装潢说:“和你挺配的。”

凌叶擦着一把小刀说:“是吗?”

“你和刚见面是挺不同呢。”

“非常时期嘛。”凌叶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太紧张,转头对杨羽柯说:“喜欢这样子吗?”

杨羽柯笑了笑,“还是以前更可爱。”他顿了一下,说:“你不是学生吧。”

凌叶继续擦着小刀,“的确是学生,只不过和你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杨羽柯知道再问下去凌叶也肯定不会说。接着说:“为什么不救邹进?”

“救他不能救你,就你不能救他,所以我选择救你。”

“为什么?”

凌叶笑着说:“因为我只想我们两个人见面,更重要的是他肯定要最先死。”

杨羽柯虽然有些高兴,但比起这些他更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两只能救一个。

“好了,”凌叶阻止了他继续问下去,“去睡觉吧,明天你得离开这。”

“嗯……好吧。”

月光射进卧室,照在杨羽柯的脸上。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害怕有人划破玻璃爬进来。

“嘭嘭嘭”有人敲响了卧室的玻璃。难道他们来了?辛亏隔着窗帘。杨羽柯浑身颤抖。“嘭嘭嘭”又敲了三声,要快点去凌叶的卧室。他慢慢爬下床,尽量不发出声响,可是双脚却像软泥一样,使不上劲,一下子瘫在地上。“呼”的一声,窗户被打开了,现在防护就只剩下一层窗帘了。杨羽柯手忙脚乱,喘着粗气,卖力向前爬,仿佛一个癫痫病人。

窗帘被拨开,月光充满了整个卧室。杨羽柯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闭着眼睛等着受死。

“兄弟,是我,邹进!”

杨羽柯震惊地看着邹进,“你不是死了吗!”

他笑了笑,“我是死了,但我现在不是人。”

“那你是什么?”

“是鬼。”

杨羽柯直直地盯着他,“不可能,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

“不管你信不信,我告诉你,杀我的就是哪个叫凌叶的女人。快和我走,不然今夜必死!”

“她刚刚还救了我,怎么可能转头就置我于死地。我看就是你们杀了邹进吧,现在又要来对付我。”

“没错,就是他们杀了邹进!”说着,凌叶大步走进来,挡在杨羽柯前面。

哪个人退出窗外,浮在空中,“现在相信了吧。”

杨羽柯惊异地看着他在空中漂浮。突然凌叶抽出那把小刀,反身刺向他。求生的本能使杨羽柯一下子抓住刀刃,血顺着刀刃滴到地上。后面的邹进一脚踢在凌叶的头上,居然将头踢掉了,只有一层皮子似有似无地连接着头和身子。

“快跑!”邹进大喝一声,杨羽柯拉住窗帘,翻出窗户,跳了下去。

4

“我们得趁她恢复的时间快跑,被抓住就完了”他们跑到街上,此时已经空无一人。晚风拂过,让他们不寒而栗。

突然,凌叶从天而降,“咚”的一声将邹进踩在身下。

杨羽柯好像受了惊吓的样子,颤声说:“你真的是鬼。”

凌叶微微一笑,“难道还有假?”好像是看穿了杨羽柯心中的疑惑一样,她接着说:“邹进是我杀的,所以和你约会时我去晚了,那些人是警察,我和他们说你杀人潜逃。时间控制得好吧。”

“羽柯,救我。”这时邹进挣扎着说,“我们两个一定能打败她!”

杨羽柯感觉再不跑必死无疑,往后退了几步,转身就跑。

“看到了吗,”凌叶看着脚下的邹进说:“这就是你的兄弟。”

邹进一下子慌了,说:“您……您听我说几句,如果你现在想杀我的话,”邹进顿了顿,“我肯定会反抗,要是让杨羽柯跑了怎么办?现在你放了我,我帮你一起找。这种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凌叶看着他,摆出沉思的样子。

邹进脸上堆满了笑,更进一步,“比起我这个死人,让活人跑了损失更大不是吗?”

凌叶点点头,说:“既然我已经杀了你,就暂且放过你好了。也不需要你帮什么忙,滚吧。”凌叶从邹进身上下来,他连滚带爬,没一会就消失在夜幕中。

凌叶在房顶上跳跃,寻找着杨羽柯的影子。

此时的杨羽柯正躲在一个建筑工地的二楼,因为他看到了房顶上的凌叶。他躲在墙角,透过墙上的小洞盯着凌叶。这里隐蔽又好逃跑,他看得见凌叶,凌叶看不到他,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安全感。他看着凌叶跳走,心中舒了一口气,可凌叶又突然跳了回来,杨羽柯一下子紧张起来。这时他好像看到了凌叶歪着头在对他微笑,美丽的笑容中带着诡异。

杨羽柯窜起来,飞奔到楼下,可是凌叶已经站在哪里等他了。杨羽柯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

他放弃了挣扎,瘫坐在楼梯上,说:“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凌叶没说话。他接着说:“为什么要杀我?”

凌叶冷笑,“告诉你吧,我是叶雯!”

“你是叶雯!”杨羽柯愣了好一会,说“可我没害过你啊,那封情书……一封情书怎么会……”

“那时候因为我长得胖,你们都拿我当笑话。当我看到那封情书的时候的确不信,但我还是心存侥幸,选择等待。”

天慢慢黑了,没有任何人来,夜空下,叶雯感慨她依旧是她。她抄近道走小巷回家。巷子里很黑,借着巷口的亮光才能微微看见墙边的灌木。这时几个瘦高的人从阴影里钻出来,挡在叶雯前面,一只手摸着她的头说:“小姑娘这么晚一个人回家不害怕吗?”一只手捏了捏她的脸,“这妞怎么这么胖!”这时又一只手捏着她的胳膊说:“让她滚吧。”瞬间她的屁股就被狠狠踹了一脚,她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她趴在地上不动,流着泪。“喂,哭什么,我们又没有把你怎么样。”叶雯爬起来,扇了那个人一巴掌,转身就跑。后面一阵大骂,随后她的胳膊被抓住,接着扯住她的头发。他们把她堵在巷子里,随后叶雯的爸爸赶到,和他们扭打在一起,被捅了两刀,其中一刀刺中了要害,不治身亡。

私立学校高额的学费使叶雯不得不转学,妈妈白天照顾她上学,晚上则找一份夜店的工作,呵,夜店。

叶雯开始减肥,早餐不吃,晚饭只吃一个苹果。进入下半学期,学业更紧张。卫生委员发现了她抽屉里带血的卫生纸。老师让她去医务室看看,可叶雯却回了家,她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也许就这样死掉也不错……”

但是她的确瘦了,偶尔会有男生侧目。他们偷偷讨论说叶雯瘦下来还是挺耐看的,她听说后只觉得恶心。

但这并不能让她免受折磨。

不知何时,校园里传闻她是个破鞋,转学之前就是了。叶雯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她站在楼顶,仿佛又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我还是我啊”!

5

杨羽柯听得入神,凌叶走到他面前,“该上路了。”

“等等!等等!等等!我有重要的东西该你看。”杨羽柯皱着眉头,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你看了之后感觉难受,我只能说对不起!”杨羽柯望向凌叶身后,凌叶跟着转头。此时一个玻璃瓶飞向凌叶,里面的液体洒了出来,一股浓烈的酒精味扑鼻而来。酒精洒在凌叶身上,顿时黑烟直冒,发出呲呲声。

“混蛋!我明明都放了你了,为什么还要害我!”

“老虎趴在你耳边说它不会吃你,你是相信它还是一枪把它干掉?”

邹进走了进来,“羽柯你说的方法还真是好用!”说着,向凌叶扔了一个瓶子,更多的浓烟冒了出来。

“啊!”凌叶发出惨叫,身体像蛇一样扭动,然后缩成一团。黑烟向上升,慢慢地天花板全部被黑烟覆盖,接着黑烟沿着天花板向外延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着了火。

“我诅咒你们!”凌叶狂笑道:“我诅咒你们!”

邹进又向凌叶丢了几个瓶子,“你怕是没机会看到诅咒应验了!”

伴随着最后一声惨叫,凌叶停止了挣扎。凌叶的身体已经变得像烧尽了的塑料一样黑,浓烟依旧不断地向外冒。

许久,浓烟渐渐消散,露出那具焦黑的躯体。杨羽柯慢慢靠近,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又继续挪动脚步。他靠近躯体,用手去戳,尸体就像碎鸡蛋壳一样一戳就破。

邹进兴致勃勃地跑过来,“看来这次死透了!”

“我们回去吧。”杨羽柯说。

邹进笑着说:“不了,我就不回去了,你看我这样……”他叹了口气,满脸愁容。

“那你要去哪?”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邹进看了看杨羽柯,欲言又止。

杨羽柯干笑着说:“如果没地方去,还是欢迎你回来。”

邹进楞了一下,旋即露出微笑,然后转身向黑暗中走去。

杨羽柯望着邹进消失在黑暗中,转头盯着地上的凌叶,“对不起,我只是想活下去。”说着,向着那具尸体深深鞠了一躬。

6

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那件事情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据说后来警方去调查过,但也没有什么消息透露出来。小镇回归安宁,生活依旧平常,当然,除了杨羽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会从梦中惊醒,他总会梦到凌叶的根根青丝,森林般的清新,然后是众人面前的挣扎,还有那栋望不到底的高楼,他总是和凌叶一起坠落,一直坠落,永远看不到底,永远也望不到顶,最终只能向它妥协。

十二年后

炎炎夏日,一队人在山间跋涉。

“杨教授,前面有个寨子,我们先到哪里歇歇。”

“好的,现在人文风貌能保留下来的寨子不多了,希望能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他们坐在村口的大树下乘凉,一个小女孩提着一壶水走了过来。小女孩给杨教授倒水时,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和死气,村里人说那女孩天生就这样。几天后,杨教授要走了,女孩问杨教授,“爱,是什么样的感觉。”

“就像是四月的阳光,不激烈也不痛苦,却能给我们温暖。”

“那,她存在吗?”

“存在的,比如……比如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

女孩看着他,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

杨教授把她抱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夏叶。”

微风吹过,女孩的头发抚摸着他的脸,他看着葱茏的山谷,眼圈湿润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