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情人坡 > 详细内容

情人坡

作者:那女子回眸倾城  阅读:163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似乎每所大学,都有一个以;情人X;冠名的景点。X可能是坡,也可能是湖,或者是谷。在Z师大,它叫情人坡。
大四那年我刚实习回来,我和方岩为了完成导师交付的作业,正在师大校园里游荡,想找一个安静又遮阳的地方写生。走着走着,我们就到了西区女生公寓边上的那条林荫小路上。
;哎,知道情人坡吗?;方岩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
;笑话,都快毕业的人了,怎么会不知道。;
;那你去过没有啊?;方岩笑道。
;没有女朋友去那干嘛,当电灯泡啊!;我没好气地说。
;哎哎哎,你看!;
我朝着他手指的方向,在我们的右上方,有一块四五米高的土丘。上面有一排平房。
;看什么啊?;我一脸迷惑。
;那儿就是情人坡了!;方岩得意地说,;怎么样,上去看看?;
我心道原来情人坡就在这女生公寓的后面啊,倒是挺天时地利的。只怪自己四年都没找女朋友,今日才得见真容。反正也没事,不如上去瞅瞅,居高临下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好的视角,于是我说;好啊,就上去看看吧;。
说白了,情人坡就是个土丘,大概约会的人多了,在它的一侧踩出了一条小路,我们很快就到了坡上。那排平房前面,还有石凳石桌,一排水杉树高高耸立在坡的边缘。再往前隔了一道深沟,对面就是女生公寓。我认为这里没什么可玩的,女生公寓因为有很多树挡着,也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树木长得高,这里遮天蔽日,阳光都射不进来,我觉得自己的脸上一定会有很多斑驳的树影。
也许方岩和我的想法不同。他一上来就趴在那排平房的窗台上,不知道在朝里面看什么。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看什么东西呢,我看这房子废弃很久了。;
;哎,你没听说吗?;方岩继续看着里面,背对着我说道,;这个地方曾经死过人的。上个星期吧,有一个大三的女生就在这里被奸杀了。她那苦逼的男友啊,被人一棍子打倒了,现在还在医院呢。;
;你怎么知道?;
;全校都知道啊,谁让你刚回来呢!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哎,等等,我好像发现点什么;;他说着说着激动起来。
我想凑上去看看发现了什么,他突然大吼一声,然后哈哈大笑:;耍你的啊!;
;去你妈的!我还以为你活见鬼了;;
真的要等等了!等等,我看见方岩笑起来的样子好奇怪,印堂发黑,眼神无光,我想纵然这儿阴凉如斯也不可能看不到眼睛的光点吧。
;你看什么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方岩似乎发现了我在瞪着他。
;你的脸有点黑。;
;是吗,我就觉得眼睛有点不舒服。;
;你都看见什么东西了?;我问道。
;没、没什么,这;什么都没有。;方岩说话突然变得吞吞吐吐的,;我们下去吧。;
说来奇怪,走下坡的时候,我看到方岩的脸色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眼睛还是那般炯炯有神,心中不禁感叹道:大概是我想多了吧。
当晚,回到宿舍,面对久违的床铺和这一日的疲惫,我很快就睡着了。半夜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把我硬生生吵醒。我躺在床上,不想爬下去接,电话铃声停了又响,响了又停,到底是谁呢!我极不情愿地下床,拿起电话,;喂!;
;送我回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他妈是谁啊?;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人半夜打我电话。
;我是方岩啊;;女人颤巍巍地说道,每说一个字都像在发抖。
;你妹的,你半夜学女人鬼叫啊!;
;送我回家;我要回家;;
;神经病!;我一气之下就挂了电话。
回到床上,我闭起眼睛想继续睡,脑海里不断地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发颤的声音:;我要回家,送我回家,我是方岩啊;;我回想起白天在情人坡,方岩那张黑脸,那阵莫名其妙的笑,心里一惊,这家伙不会是中邪了吧,于是我又爬下床,拨通了方岩的宿舍电话。
;喂,方岩,是我!;
;你好,我是方岩的室友,方岩还没回来呢。;
;还没回来?!;
;是啊,他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说要回家,但是什么东西也没拿。有点怪怪的。;
方岩到底去了哪里?刚才那个电话,是方岩打给我的吗?为什么声音是个女的?那个晚上,我再也没有睡着过。
就这样醒着一直到了第二天,出门的时候,周围的同学都在传播着一条让人震惊的消息:昨天晚上有个大四的男生独闯女生宿舍被抓起来了。
我一听,隐约觉得不对劲,拔腿就往学校保卫处跑。方岩,你到底怎么了?你他妈到底怎么了?
在学校保卫处,我看到了方岩,他正坐在那里啃面包。见我来了,他赶紧上前说道:;你可来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看他一脸的无辜样,我不知从何说起。
;同学,做错了事情就要承认,你都大四了吧,小心毕不了业!;一旁的保安有点幸灾乐祸。
;我跟你说了我不知道!;方岩跳了起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了女生宿舍,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那得问你自己了,难道你活见鬼啦?;保安合上正在写的本子,;好了,你的事情已经记录了,具体怎么处理等你们学院的通知吧。你可以走了。;
方岩听了这话,双手紧握,眼睛瞪得狠狠的,那保安身子往后倒了倒,说道:;你想干嘛?;我连忙拉着方岩往外走,一边赔笑道:;没什么没什么哈,我们这就走了。;
眼看着离保卫处越来越远,我停下来望着方岩,他倒是被我的认真劲吓到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我半夜睡着睡着就被人叫醒了,醒来一看,灯光很亮,周四几个女生在尖叫;然后,我就被保安带走了。;
;你不是给我打电话了吗?;
;我没有给你打电话啊!;
;你跟室友说你想回家,这你总记得吧?;
;我没说过啊,我昨晚回去很早就睡着了。;
;真的不是你说的?;我想确认一遍。
;我保证。你还不信我吗?;方岩说得斩钉截铁。
现在,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方岩我的感觉,这些或许就是刚才一下子串联起来的:;我想,你可能真的见鬼了,而且已经被鬼附身。;
;你没发烧吧。;方岩摸摸我的额头,;见什么鬼,我不是很正常吗?;
我联系方岩昨天的表现,从他在情人坡的脸色发黑到大晚上那个莫名其妙的女声电话,告诉他我的猜测:你一定是被鬼附身了,白天你是正常人,因为鬼怕光,但是在晚上,或者在情人坡那种阴暗的地方,寄居在你身上的鬼就占据了上风,也因此就出现了鬼借你的身体做它想做的事情,而你完全不知道的情况;
方岩听了,认为我说的很玄乎,他质问道:;照你这么说,我昨晚是被鬼附身了,那你倒是说说,鬼去女生宿舍干吗?;
;回家啊!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了,那个电话是鬼打来的,她想回自己的宿舍,所以她一定是个女鬼。但是鬼会迷路,所以她想到了我;;
;说得太离谱了,那个女生宿舍难道还住着鬼啊,怎么可能!;
;如果;;我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个鬼生前就住在那间宿舍呢?;
我们面面相觑,然后看见彼此额头上渗出来的细细汗珠。我们跑回保卫处,那个保安看到我们吓了一跳,我也不多解释,喘着气问道:;能告诉我们那间女生宿舍几个人吗?;
;3个,本来还有1个,前阵子死了。;
;怎、怎么死的啊?;我问道。
;难道是;前不久那个情人坡;;方岩嗫嚅着。
;对了,还有一个就是在情人坡被奸杀的那女生。;保安说着朝方岩望了一眼,;我说你小子胆也够大的,挑什么寝室不好,挑了个刚死过人的,昨天可是头七啊!;
我想事实到现在已经很清楚,方岩被那个死去的女学生附体了。所以昨天晚上,女鬼借了方岩的躯壳,想回到宿舍,还给我打了一个求助电话。女鬼想办法进了宿舍,方岩却被当成违纪学生逮了起来。
;接下来怎么办?;方岩望着我。
;只能等晚上了。;我叹了口气,;晚上,她一定还会冒出来说要回家睡,那个时候,我就带她,额,或者说是带你们吧,回到情人坡,把她送回那间屋子去。;
终于耗到了晚上,天边最后一抹日光也被淹没在夜色里。我和方岩并排坐在马上边的栏杆上,手里握着超市买来的刀具,以防不测。
我问他:;你还是方岩吗?;
;我还是。;
;确定你是吗?;
;当然确定!;
;她什么时候才来呢,天已经黑了。;
;说话呀;;我催促道。
;天黑了,我要回家,送我回家。;
听到这个让人心里发紧的女声,我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我要完成拯救方岩的任务,害怕的是现在身边坐着的人,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女鬼。
朦朦胧胧的夜色里,星星都不见。我走在通往情人坡的小路上,身边有一个男人特征的女鬼陪伴。
;我是方岩,送我回家;;又是那该死的颤巍巍的声音。
;我知道了,我马上带你回去啊;;我走得很僵硬,两眼一直盯着前方,不敢斜睨一点点,生怕被鬼发现我的不安。
两个人就在西区的小路上走着,偶尔身边有情侣经过,总是对我们报以异样的目光,虽然是在夜色笼罩下,但我依然能感觉到他们眼里所发出的好奇。我不知道我们身上有什么好看的,只是不经意看看自己的影子,结果却发现一旁的方岩没有影子!原来鬼真的是没有影子的。
;我想回家,送我回家;;
;到了到了,马上到家了;;我引着女鬼上了情人坡,晚上,这里的气氛更加奇怪。银灰色的石凳石桌,绿到发黑的树木,万千绿叶遮挡下对面女生宿舍发出的光只看得见一丁半点。
我指着那间平房对女鬼说:;看到了吗方岩,窗户后面就是家了。;
我看到黑脸的、眼睛猩红发亮的女鬼跳到了那扇窗户前,把头探了进去,然后身子哗啦啦抖了一下,里面一阵绿光闪耀,又马上消失。女鬼已经进屋去了,我心道。
说时迟那时快,我赶忙拉起方岩的手,以最快速度连滚带爬地离开情人坡。不知道跑了多少路,我们才停下来,我大口大口呼吸着夜里的空气,方岩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你搞错了,那里不是我的家。;
我心里一惊,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发现肚子上已露出浅浅的刀尖。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把买来的刀握在了方岩的手里。我回头绝望地看了一眼,他嘴角露出诡异的微笑,对我说:;对不起了兄弟,我听说被鬼附身就等于是死了,就算白天正常,晚上也还是要回来的。不如你来陪我吧。;
;可是;;我忍着痛说道,;她刚才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这是她安排的。;方岩痴痴地看着我的伤口,然后用力又捅了一下,;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上她了。她马上就要回来了,一起吧!;
从那一个晚上算起到现在,总共过了三年零二个月零十天。我跟方岩都没有回过宿舍,他说,以后情人坡就是我们三个人共同的家了。直到一天夜里,寂静很久的坡上来了一对情侣,擅自打开我们的房间,在里面卿卿我我,我和方岩在她的唆使下用木棍敲晕了男生,然后一起将那个女生糟蹋了。我们知道,惟有这样才可能获得解脱,彻底逃离此地。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