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货车司机遇鬼事

阅读105次/收藏0次/点赞0次/鄙视1

八、九十年代那会,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基本还处在温饱阶段,还没有所谓的市场经济,所以在那个年代的人稍微有点经济头脑的,小打小闹做点生意,基本上都还混的不错。

张文书在九几年那会还是个毛头小伙子,他家在农村,整天游手好闲的,又不务农、又不工作,有事儿没事就到处瞎鬼混。眼看着年纪也不小了,也娶不上媳妇,家里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就托县城里的亲戚关系,好不容易找了个货车押运员的生计,让他先跟着师傅学,总算是个技术活儿,将来拿个执照,也不愁吃不上饭。

因为张文书那会年纪也就20来岁,正是闲不住的时候,做货车押运员正好也符合他的个性,整日的在路上奔波,虽然辛苦,但是比起干农活来说,可以天南地北的跑,很是自在。于是就跟着师傅慢慢学起了开货车。

话说张文书家老家在中国的西北地区,也比较偏远。所以师傅带着他经常会跑青藏线,来回都可以经过老家,闲的时候还可以回家住上几天。

跑过大车的人都知道,以前的交通可没有现在这样便利,在当时的年代,全国也没有几条像样的高速路,开车走的基本都是国道,道路狭窄不说,坑坑洼洼的很是难走,而且青藏线又是高原地区,山地极多,一遇到风雪天,运气好的被困个几天,运气不好被困十几天的很正常。所以吃喝拉撒都要在车上,车就是家。

师傅带着张文书走了几趟西藏后,对沿路的状况基本都熟悉掌握了,师傅也就撒撒懒,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一路上就让徒弟开着车,自己则坐在一旁抽着烟喝着茶。

这次车在拉萨市拉满货后,就往回赶,一路上都很顺利。这天晚上大概近12点左右了,车已经开出了灵芝地区,这里人烟罕至,师徒俩在道路边吃了点饭,透了会气,便继续上路。因为山路崎岖,货物又重,所以走的很慢。张文书年轻力盛,半夜开车从来不犯困,眼力又好,所以师傅很放心的就在旁边呼呼大睡。

走着走着,他看见远处不远有个穿红色衣服的人在路边招手,当时张文书也没多想,只是有点奇怪这么慌山野岭的地方,大半夜居然还有人等车,可能有啥急事儿吧,从穿着打扮上再仔细一看,还是个女的。当时的年代,人们普遍都很朴实,路上遇到半道拦路搭车的,都会停下来问问,如果顺路,基本都会带上,也没有收钱的意识,方便别人也是方便自己嘛。

张文书缓缓的把车停下,摇下车窗就问道,“大妹子,这么晚了这是要上哪去?”只见那红衣女人手里拿着张纸条,上面用汉子写了个地址,字是鲜艳的血红色,在昏暗的灯下看去,显得格外刺眼。上面的地址写的是在邻县的一个县区,想再具体问问,那女子含含糊糊说了几句听不懂的藏语,手指着前方,看着很着急的样子。

张文书心肠也热,随口就说,那上来吧,我们也顺路,说着指了指车门,意思让女人上车。那女人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就上来了。

车门一关,师傅给吵醒了,转头问了句,“啥事儿啊?”,张文书就随口答道:“哦,有个藏族的女的,要搭车到邻县去,我想着顺路就把她带上了。”说着,大拇指朝后面指了指,师傅一愣,回头朝后面看了眼,一脸诧异的说道:“后面哪来的人?你是不是做梦呢!”

张文书听师傅这么一说,先是一愣,急忙的从后视镜里往后看,确实有个女人坐在那啊,咋师傅说没有,就说道:“师傅,你没瞅见吗?那不是在那坐着呢。”说着又朝后指了指。

师傅此时好像知道了什么,赶紧从驾驶室前台的抽屉里翻出一个小瓶子,嘴上说道:“小张,赶紧停下车,我肚子疼,快!”

张文书听师傅这么说,看了下后面没车,赶紧踩下了刹车,将车停靠在路边,刚转过脸想问师傅咋回事呢,突然眼前一黑,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他赶紧捂住了眼睛,叫道:“哎呦,师傅你这是干嘛啊!”

师傅则跳下车,拉开后车门,朝车内将剩下的黑狗血撒在车内,嘴里不断的叫骂着,“赶紧滚!”随即又跳上车,对着徒弟说,“快开车!”。

张文书此时也吓傻了,擦掉了眼睛上的秽物,一脚油门就朝前开。说也奇怪,眼睛虽然糊满了秽物,可这会看前面的路,怎么都感觉跟之前不太一样了呢,道路变的狭窄了不说,前方不远处就出现一个急转弯,如果不是师傅叫停车,这会早已冲进旁边的悬崖了!

想到这他头皮一阵发麻,冷汗不禁从额头上簌簌直流。

自己刚才明明记得是条笔直的大道呢,怎么会变成这样,正不知所措,又想起来车后的女人,朝后视镜看去,哪里还有什么人,借着车内昏暗的灯,只看到后坐上留下的那带血字的纸条,人早不见踪影了。

师傅也惊的不轻,缓了几口气才说:“你刚拉的就不是个人,是路边的孤魂野鬼,我一听你说这大半夜的有人拦车,肯定不对,我看不见那女人,你却能看到,说明她迷惑了你,要我们的命哩!”

师傅顿了顿,点上根烟接着说:“我刚用黑狗血撒你眼睛,破除了障眼法,你才看得清道路,要不,咱师徒俩,今天得搁这儿。”

张文书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后背的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呆愣了半晌才缓过劲儿来。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的情景,自己好像确实没看清那女人的脸,只记得她身穿着一件暗红色的衣服。

自那之后,张文书对夜晚跑车很是恐惧,经常睡不好觉,渐渐的也不愿意干这一行了,生怕哪一天再遇到这样的事,挣不挣钱的不说,再把这条命搭进去,可就真不值得了。所以,干了几年就原回了老家,踏踏实实、本本份份的过起了小日子。

由于在村里人员好,又有些文化,所以几年以后就被评为村里的文书,人称“张文书”!

我收藏(0) 我点赞(0) 我鄙视(1)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