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老司机见闻录之打工奇遇

阅读119次/收藏0次/点赞1次/鄙视1

现在农村出去打工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村的刘思然高中毕业之后,因为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于是没有去念大学,而是跟着她的表哥和嫂子一起去沈阳打工了。

他们到了沈阳之后,在一家饲料厂找到了工人的工作,工作不辛苦,而且赚的也不少,于是三个人就一起在附近的平房居住。每天就是早上起来去上班,晚上下班回家,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可是这三个人都是年轻人,怎么能耐得住这种寂寞,于是晚上没事情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就一起去市区里逛街。

这天晚上,三个人又一起去市区里逛街,刘思然就提出来想自己走走,她表哥和嫂子也同意了她的提议。毕竟三个人每天生活在一起,小两口也想有个单独相处的时间,况且刘思然也已经是二十岁的人了,也不可能走丢,就算走丢了,打辆出租车也就回家了,于是三个人就分开行动了。其实刘思然心里的想法和表哥表嫂差不多,她也是想给小两口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表哥和嫂子在街里逛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回到住处,可是一直等到十一点多刘思然还没有回来,两人不免有些着急,于是就给刘思然打电话,可是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尽管每次都打通了,可就是提示无人接听。这下子表哥和嫂子可急坏了,以为刘思然遇到坏人了。小两口跑到附近的民警值班室去报案,可是因为刘思然没回家的时间太短,民警说不能给算是失踪。于是两名值班的民警便开着巡逻车带着刘思然的表哥,沿着他们逛街往返的路来回的寻找。

工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找了两个多小时,才在一个大桥的旁边找到了刘思然,此时刘思然正坐在桥下河边的长椅上睡觉,刘思然的表哥一看就有些心疼,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一个人睡在河边太危险了,于是和民警一起去叫刘思然,结果他们发现刘思然并不是睡着了,而是晕倒在长椅上了。于是三个人赶紧开车把刘思然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说可能是劳累过度,没什么大碍的。刘思然的表哥这才打电话通知自己的老婆,说表妹找到已经送到医院了,今天晚上自己就不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刘思然就醒了过来,不过却神志不清,时而昏睡时而清醒,清醒的时候也是对所有事情都说不清楚,就好像得了老年痴呆,这可把刘思然的表哥给愁坏了。可是到了中午,表哥又发现刘思然不吃饭了,折腾了一整天,无论表哥和表嫂怎么劝,刘思然就是看着这小两口傻笑,不吃不喝。医生也没办法,只能给刘思然打营养液以免她身体熬不住。

一连一个星期都是如此,他们打工的厂子得知了刘思然的情况,给他们仨放了长假,方便他们照顾病人。可是刘思然的身体却一天一天憔悴了下去。表哥和表嫂为了给刘思然治病,带着刘思然去了好几家医院做检查,可是一直没能查出病因。最后刘思然的表哥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实情告诉了刘思然的父母。刘思然的父母在家里也犯愁,没想到女儿刚出去打工没多久就生了病,可是想到女儿在沈阳这种大城市的医院都看不好,于是就想到了是不是女儿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找上了。

于是刘思然的父母就打电话让表哥把刘思然送回来,老两口并没有说想找刘半仙给刘思然治病,而是对表哥说反正刘思然现在只能打营养液维持生命,还不如送回家里来,老两口就能照顾,这样的话,刘思然的表哥表嫂还能继续打工赚钱,总不能因为一个病人又拖累了两个健康的人。刘思然的表哥觉得也有道理,就把刘思然送回了老家。

刘思然的表哥离开之后,刘思然的父亲就赶紧把刘半仙给请到了家里。我们村本来就是个小村子,村民们多多少少也都有些亲戚,这个刘思然和刘半仙虽然不是本家,但是也七拐八拐的沾些亲戚。刘半仙一看刘思然这个状态,心里就有了底,于是就安慰刘思然的父母放心,说这事儿不大,好解决。

刘半仙让刘思然躺在炕上,然后在她脚底的位置点了一支蜡烛,在身体的左右两侧点了两支香,又在刘思然头顶的位置摆了一只装满了水的碗。然后刘半仙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纸烧了,之后刘半仙就盘腿坐在炕沿上,冲着地上已经烧成灰的黄纸问道:你是从哪儿来的?为啥缠上我大侄女?

过了一会儿,刘半仙又说:奥,那行,我知道了,这小孩儿不懂规矩,你别跟她一样的。刘思然的父母看的一愣一愣的,因为他们感觉刘半仙是在跟别人说话唠嗑,可是屋子里只有四个人,一个刘思然躺在炕上昏睡,而老两口则是一直没有出声,只有刘半仙在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跟什么人交流。

最后刘半仙告诉刘思然的父母说,刘思然睡觉的那个大桥,前几天出车祸了,有一家三口在那场车祸里去世了。因为收拾现场的人应付了事,所以现场的血迹冲洗的不干净,有一些血污喷洒到桥边的人行道上,清理人员并没有给打扫。按理说正常走路是踩不到那些血污的,但是刘思然他们是三个人一起走,而且刘思然心性贪玩儿,于是就故意走在人行路的马路牙子上,这才踩到了那些星星点点的血污。

而刘思然的这个行为让那一家三口很难受,觉得被人踩在了脚下,于是那家的女主人就打算报复一下刘思然。最后刘半仙告诉刘思然的父母,看看谁有时间,去那个大桥给烧点纸,再说几句道歉的话,人家就能原谅了,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送走了刘半仙,刘思然的父亲就给刘思然在沈阳的表哥打电话,问他车祸的事情。

刘思然的表哥也很吃惊,因为那场车祸是半夜发生的,而且很快就处理了,有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没想到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刘半仙居然能够知道。于是刘思然的表哥表嫂连夜一起去大桥出车祸的地方烧纸,还一直念叨说孩子小不懂事,让对方别怪罪之类的话。虽然小两口感觉这个办法有点太胡闹,可是想想刘半仙能在老家算出来这场车祸,应该不能忽悠他们。

在表哥烧完纸那天凌晨的时候,刘思然就清醒了过来,一醒过来就要吃要喝的。可是大家问她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刘思然却丝毫不记得了,只是说自己为了给表哥和表嫂制造机会,于是就一个人去河边散步,然后到长椅上休息,之后就是醒来之后的记忆了。而刘半仙为什么会知道那场车祸,还知道有三口之家丧命,大家也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掐算出来的。

我收藏(0) 我点赞(1) 我鄙视(1)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