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故事

同类

时间:2017-5-8 3:30:55  作者:  来源:  查看:24  评论:0
噩梦 陈伟的室友白小唐是个很温柔的男生。 白小唐的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笑容。这样的男生就多了一些阴柔之气,可是,偏偏白小唐又有着一副帅气可爱的面孔,这让人无法不去注意他。 白小唐能够给人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他从来不做出格的事情,就连和别人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礼貌周到。 所以,当陈伟发现白小唐这几天的行为很古怪时,他感到非常不对劲儿。 白小唐和陈伟住在同一个寝室。这几天,白小唐突然迷上了恐怖小说和恐怖电影。一个人迷恋这两种东西,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奇怪的是,白小唐一边看着这些东西,身子一边忍不住颤抖,而他的脸上,却带着满意的笑容。 这是第一件怪事,第二件怪事——白小唐每天早上起床,都会拿出画笔画上一副素描。没有人知道白小唐究竟画了什么,因为他总是把画锁在床下的一个小木箱里。陈伟曾经偷偷打开过那个木箱,并且看了那些画,当他看到画里的内容时,第一个感觉是,白小唐的精神有些不正常。 第一张画里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应该是个女生,长长的头发低垂着。而从第一张画开始,后面的画越来越清晰,但让他不安的是,这个女生站在一副棺材前面,正向棺材里凝视。不过,女生的面孔还是很模糊,根本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白小唐为什么要画这样诡异的画呢?陈伟不安地想着,接着,他发现了画里的玄机。 “这些画就像是一张张照片,从第一张画开始,视角慢慢拉近,就像是白小唐每天都向那个女生靠近一些。我猜想,这很可能是白小唐的梦境,这也解释了他最近为什么喜欢看恐怖小说和恐怖电影,他想让自己的精神在入睡前保持恐惧的状态,这样的话,他就能做噩梦了。奇怪的是,从他画出的梦境来看,他的噩梦是连贯的——在他的梦里,一直有一个凝视着棺材的女生。”陈伟停顿了一下,注视着我,“白小唐让自己做噩梦的原因,恐怕就是为了看清那个女生的样子。” 我点了点头:“不过,你的推测有个问题——白小唐明明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为什么他要每次悄悄接近一点儿,而不是冲过去看那个女生究竟长什么样子呢?” 难道,白小唐根本不是在梦里看到这些东西的?想到这里,我慌忙说:“你到底有没有看到他睡觉?” 陈伟一愣,皱起了眉头:“我想起来了,白小唐是个生活很规律的人。他每天都是早睡早起,可是,从他发生变化之后,在我睡着之前,他一直都是醒着的。难道,是我想错了?他画出来的根本不是自己的梦境?” 宿舍楼的大门,在晚上十点之后就会上锁,如果白小唐画出来的是真实情景,那么,他一定是在宿舍楼的某处看到的,也许,就是在寝室里看到的。寝室里当然不会有棺材,那他到底是在哪里看到画里的情景呢? 我的目光一下落在了敞开的窗户上。时间已经是深夜了,今晚是长假的第一晚,宿舍楼里只有我和陈伟两个人。窗外洒进来的月光忽然变得冰冷起来,我和陈伟对视了一眼,惴惴不安地来到窗前,不约而同地向窗外看了过去。突然,我们的眼睛同时瞪大。 窗外的棺材 学校的外面有一条小河,往年,每到雨季,河水从小河里溢出来,流到学校,学校的地面就会变得泥泞不堪。去年,学校要修建一个人工湖,设计者突发奇想,让小河从校园的人工湖穿过。果然,河水泛滥的情况不再出现,校园里也多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从我们寝室的窗户,正好能看到小河和人工湖连接的地方。就在那里,我和陈伟看到了一个不该存在的东西正漂浮在水面上。 那是一具棺材,虽然距离很远,但还是能看出棺材已经腐朽。棺材倒不是最让我们害怕的东西,让我们害怕的是,就在那具棺材上,坐着一个长发的女生。 距离太远,看不清女生的样子,只能看到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长长的头发在夜风中飘扬,看起来诡异极了。 我和陈伟慌忙离开了窗户,都面如土色。棺材还在漂流着,用不了多长时间,它就会带着那个诡异的女生漂进人工湖。白小唐所画的女生,不正是这个女生吗? 但是,我和陈伟看到的情景,明显和白小唐画中的情景有所不同。也就是说,白小唐所看到的情景,应该是那个坐着棺材到来的女生,到达目的地之后的情景,那个目的地,一定是在人工湖的附近。 我和陈伟各怀猜测,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 我们最好不要对这件事感兴趣!”我惊恐地看着陈伟说。 陈伟的脸色,在灯光下显得更加苍白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声说道:“你觉得,白小唐是怎么出去的?” 听到陈伟的话,我不由得愣了愣,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宿舍楼每天晚上都会锁门,白小唐是不可能出去的,可是,从他画中的情景来看,他是在近距离目击了坐在棺材上的女生。白小唐究竟是怎么走出宿舍楼的呢? “不管怎么样,不能让白小唐继续下去了。给白小唐打个电话,和他好好谈谈!”看到那诡异女生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直觉:最好不要对她感兴趣。可是,白小唐显然对那个女生产生了兴趣,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每天晚上都去观察那个女生。 陈伟慌忙拿出了手机,在手机响起的一瞬间,我和陈伟身子同时一抖,惊恐地向寝室门看了过去。 白小唐的手机铃声,居然在空空荡荡的走廊里响了起来。铃声慢慢接近我们的寝室,几秒钟过后,寝室的门被推开了,白小唐慢慢走了进来。见我们站在窗前,白小唐忽然露出了微笑:“看来,你们也看到了。” 说着,他自顾自来到自己的床前,拿出画笔在纸上描画了起来。不一会儿,一张画就完成了。 我和陈伟好奇地向那幅画看去——果然,这次白小唐画的还是那个女生。不同的是,这次,女生的脸变得无比清晰,只见女生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正歪着头凝视着看画的人。 画的视角边缘,是棺材的边框——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白小唐是以自己的视角画的这张画,那么,白小唐是躺在棺材里看到的那个女生的脸! “白小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伟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白小唐的脸上,还挂着那平静的笑容,只听他淡淡地说:“这件事,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窥视 我说过,白小唐是个情绪很平静的人,但是,显然我对他的印象是错误的。那并非平静,而是无所畏惧。从白小唐有记忆开始,他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这对于别人来说,当然是不正常的。而白小唐正是在一个星期之前,才察觉到了自己的这种不正常。 一星期前的一天深夜,白小唐无意中看向窗外的小河,就看到了那个坐着棺材到来的女生。一个正常的人不会坐着棺材漂流,白小唐马上就断定,那个棺材上的女生,一定是鬼。普通人见到灵异事件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害怕,白小唐的身子颤抖了起来,但却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激动。 在这种激动的情绪下,他不可控制地想要近距离看看那个女生究竟长什么样子。终于,白小唐用床单结成绳子,顺着窗户滑了下去。 当他来到人工湖旁时,借着月光,看到那个女生的棺材已经停泊在了湖畔。他刚想要接近,女生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存在,慌忙乘着棺材离开了。 没有看到女生面貌的白小唐,更加心痒。于是,第二天的深夜,他等待在窗前,看那个女生会不会再次到来。 这天晚上,女生乘着棺材再次出现。白小唐故技重施,这次,他比上次更加接近女生,不过,最终还是被发现了。他还是没能看到女生的样子。 “我感觉到这种情绪非常的危险。为了让这种情绪消失,我就去看一些恐怖小说和恐怖电影。”白小唐苦笑了一声,“谁知道,那些恐怖的东西,反而让我更加兴奋了。” 我看了一眼陈伟,这才明白,白小唐在看恐怖小说和恐怖电影的时候,他身体的颤抖,并不是害怕引起的,而是源于兴奋与激动。在这种几近疯狂的情绪下,白小唐只会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晚上,我越来越隐秘,也越来越接近她,可是,每次都会被女生发现。我知道,这样下去的话,我永远不可能看到它的长相了。后来我仔细一想,它每次都从小河的上游漂流过来,那么,它一定就藏在上游的某个地方。今天一大早,我就顺着小河向上游去找它藏身的地方。”说到这里,白小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上游的一个淤泥池,找到了女生的棺材,可是,棺材里并没有女生的影子。于是,我做了一个更加大胆的决定——每次它到达人工湖之后,就会打开棺材,向棺材里看,如果我藏在棺材里的话……” 白小唐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打了个冷战。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白小唐就是在棺材里看到那个女生的脸的。在那个女生看到白小唐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这次,它居然没有逃走,而是和我攀谈了起来。原来,上一次下大雨的时候,它的坟墓被河水冲塌了,尸骨被小河冲进了人工湖。它来这里,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尸骨……”白小唐忽然疯狂地笑了起来,“它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它是鬼,那么,它会不会再次死去呢?于是,女生还没有说完,我就把它给推进了人工湖里……” 白小唐的话还没有说完,陈伟就尖叫一声,拉着我逃了出去。 白小唐非常不正常,可是,陈伟为什么会害怕到这种程度呢? 我早就注意到,从白小唐讲述自己的故事开始,陈伟就一直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白小唐。陈伟到底发现了什么让他感到害怕的事情? 陈伟带着我一直跑到二楼,才颤抖地问我:“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女生的身材?” 真相 陈伟为什么忽然问这样一个问题?我皱着眉头想了想,回答:“她的身材很娇小。” “那白小唐的身材呢?” 白小唐的身材,不用我回答,陈伟也知道:白小唐身高一百八十多公分。 “你为什么这样问?”我疑惑地问陈伟。 陈伟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恐惧,才说:“那个女生乘坐的是自己的棺材,棺材一般都是量身定制的。她身材娇小,棺材也一定非常的小,依白小唐的身材,是躲不进她的棺材的。”“你的意思是,白小唐说谎了?”我慌忙问。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了。 哪知道,陈伟却摇了摇头:“问题是,白小唐根本就没有说谎,这正是让我害怕的地方。你还记得白小唐的话吧?每次他接近那个女生,那个女生都会逃走。可是,这次,它发现他在自己的棺材里,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歪着头对着他笑。” 经陈伟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是啊,这的确是一个疑点,那个女生为什么会对白小唐转变了态度呢? “我猜测,白小唐当时的确进入了棺材,可是,这具棺材并不是那个女生的棺材。也许, 那只是一具同样被河水冲出来的腐朽棺材,白小唐误认为那就是女生的棺材。于是,他躺了进去,等待着女生打开棺材的那一刻。就在等待的过程中,棺材进了水,而白小唐就这样被困在棺材里活活溺水而死……” 我一下瞪大了眼睛:“这、这怎么可能?” 陈伟叹了口气:“那个女生之所以不避开白小唐,是因为白小唐已经成为了她的同类。这也就解释了白小唐为什么能进入那个女生的棺材了——因为成为鬼魂之后,他就不受自己的身高限制了。一开始,这只是我的猜测,我并不能确定白小唐已经不是活人了。直到他说,他把那个女生给推进了湖里,我才认定,白小唐绝对不是活人!” “为什么这样说?”我还是不敢相信陈伟的话。 “白小唐为什么会突然对鬼会不会死感兴趣呢?那是因为,他也已经变成了鬼,他把那个女生推进湖里,其实是要做一个实验。” 我不得不相信陈伟的话了,即使我极度希望陈伟的推测是错误的。 白小唐变成了鬼,却又回来愚弄我们,一定有他自己的目的。而这个目的,很可能是假装活人继续生活在我们身边。陈伟尖叫着带着我离开,显然让白小唐明白,陈伟已经猜到了真相。那么,白小唐会不会让知道秘密的我们活下去呢? 我和陈伟不敢再想下去了,从二楼一间空寝室的窗户仓皇地逃出了宿舍楼。 想要离开学校,人工湖反倒成为了我们的必经之路。来到人工湖旁的时候,果然看到那个女生的棺材就停靠在湖畔,棺材旁边,并没有那个女生的身影。 就在这时,一阵尖利的笑声从宿舍楼里传了过来,我和陈伟惊恐地回头,就看到白小唐的身影从我们寝室的窗户轻轻飘了下来。 我一惊,拔腿就想逃。陈伟一把拉住了我:“我们这样是逃不掉的,迟早会被白小唐追上!” “那怎么办?”我急得快要哭出了声。 陈伟若有所思地看向了那具棺材,忽然眼睛一亮:“我有办法了……”

失误 在这空荡的校园里,我和陈伟不可能躲得过白小唐,因为白小唐和我们一样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但是,有一个地方,白小唐绝对想不到——那就是那个女生的棺材。 我和陈伟的身材都很瘦小,一起躲进棺材绝不是什么难事。眼看白小唐已经飘下了宿舍楼,我和陈伟不敢再犹豫,慌忙掀开棺材躲了进去。 刚躲进棺材,就听到白小唐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它来得居然这么快。幸好我和陈伟当机立断躲进了棺材,不然的话,现在一定被白小唐给追上了。 白小唐的声音渐渐远去了,我松了一口气,刚要说话,黑暗中,陈伟忽然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巴。 与此同时,我听到一阵细细的脚步声向我们走了过来。难道白小唐又回来了?随着脚步声接近棺材,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就在这时,只感觉棺材一荡,响起了棺材入水的声音。 我马上就明白了,那不是白小唐的脚步声,而是那个女生回来了。它现在要乘着棺材回到自己藏身的地方了。 想到这里,我悬着的心一下就放下了。白小唐曾经把女生给推下了水,这个女生一定非常的生气,这样一来,女生应该不会再去见白小唐。那么白小唐也没有机会接近这具棺材,这对我和陈伟来说,算是一件好事。 只要静静地躲在棺材里,等到天亮,我和陈伟就会散播白小唐死亡的消息,到时候,白小唐的计划就会落空。 棺材摇摇晃晃,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我和陈伟却不敢轻易地走出棺材,因为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女生是否还待在棺材旁边。唯一保险的方法,就是等待天亮。 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在狭小而封闭的空间里,时间过得非常的慢。 终于,在等待黎明的最后时间里,有光线从棺材的缝隙里泄了进来。谨慎起见,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正是早晨。我慌忙和陈伟一起去推棺材盖,伸手之间,我和陈伟的脸色都变了——棺材盖居然已经被那个女生给封住了!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你看,又是一具被河水冲出来的棺材。” 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老张,咱就积点阴德,把棺材给处理了吧。” 这一定是出来散步的两位老人,他们现在成为了我和陈伟的救星。我和陈伟面露喜色,刚要开口求救,只见在手机屏幕光芒的照射中,一个透明的人影从棺木中挤了进来,伸手捂住了我和陈伟的嘴巴。 白小唐!他最终还是找到了我们! 我和陈伟绝望地睁大了眼睛,在深深的恐惧之中,我们奋力挣扎,想要弄出一点儿声响。可是,白小唐的身子就像是一块千钧巨石,压得我们丝毫动弹不得…… “老张,棺材正好在坑里,就地掩埋吧。”那个苍老的声音说。 接着,传来了泥土落在棺材上的声音……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我和陈伟很快就不会再怕白小唐了。因为,我们将要成为白小唐的同类……

上一篇:水向东黑段子
下一篇:鬼也有人性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本类推荐
小故事大全,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如有文章侵犯作者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6137178@qq.com, 小故事大全黔ICP备12000416号-1
Powered by OTCMS V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