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再爱我一次 > 详细内容

再爱我一次

作者:暗夜有灯  阅读:19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bh88.net 收集整理

漆黑的夜,如浓墨般笼罩了天地间。甬长的街巷里,我独自一个人恍恍惚惚地走在那里。

这是一条狭长的商业街,白天里人来人往,热闹异常。但是到了晚上,两旁的店铺都早早打烊关了门,路面上看不到一个人影。

四下里一片死寂,唯有我脚下的那双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而不停发出的“哒,咔”声。

大概是刚下过雨的缘故,地上的青石板很是湿滑。走着走着,我脚下一扭,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旁边滑了过去。

“哎呀”一声惊叫后,我摔倒在了地上,一阵剧痛从右脚踝处传了过来。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皱着眉咧着嘴,用手轻轻地揉搓着那只受伤的脚踝,希望能缓解一下疼痛。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的一家店铺里竟亮起了微弱的灯光……

我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忍着脚部不停传来的疼痛蹒跚着往那家店走去。

我在心里期望着那家的店主是个好人,能给我点清水洗洗手脚上的污垢,最后还能给我一条热毛巾,敷一下我那已经高肿起来的脚踝……

奇怪的是那家店看起来很近,但我却总走也不到近前,只是隐隐约约地觉着它就在前方十步远左右……

拖着受伤的脚,我努力地不停往前走着,走着……也不知究竟走了多久,终于到了那家店的门前。

暗色腐朽的木质门框上斜挂着一袭像是用明信片卷制而成的珠帘,一块老旧的牌匾并不牢靠地镶在门头上,似乎有些摇摇欲坠。上面用一些质地粗劣的小霓虹灯泡围出三个奇形怪状的字,依稀可以辨出那是“鬼仔行”三个字……

“鬼仔……”我暗念着这两个字,心下突然一惊,但我的一双腿却没有和脑子同步,它们已经迈进了门内……

刚进去还没站稳,一张乌黑且泛着霉气的大桌就赫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桌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边低声咳嗽着一边用那双布满皱纹的眼睛打量着突然闯入的我。

他的眼球已经浑浊了,但从眼球里面透出的目光却是凌厉的……“老,老伯,您这有水吗?我刚才摔了一下,弄脏了手……”。

“有,有的。来,我带你过去洗!”老人从桌后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在前面带着路。这时我才发现,这个老人的背驼得很厉害,像骆驼的驼峰一般……

我跟在老人的身后,往店堂深处走去。顶上的灯泡不知是不是电力不足的缘故总是时不时地闪烁一下,洒下点点暗红色的诡异光芒。

越往前走空间越狭小,窄窄的甬道两边,一些高大的老式柜子紧贴着墙伫立在那里,柜子上面的每一个隔层里像是都摆放着一个匣子状的物件。

虽然我已很小心翼翼,但一只胳膊还是碰到了旁边的柜子,紧接着就听到“啪嗒”一声,有个东西从柜上摔了下来……

走在前面的老人听到响声,迅速回过头来望向地面……接着,他转过身走了过去,弯下腰捡起了掉在那个地上的东西,无比怜惜地用手轻轻抚了又抚,像是要把那上面沾的所有污物都抹掉一样……

“唉,看来它是跟你有缘啊……”老人抱着那个东西边擦拭着边喃喃自语道,“有缘,什么跟我有缘?老伯,你在说什么啊?”我忙连声问道。

老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眼睛定定地看向我道:“你知道我手中的这个木匣里装的是什么吗?我告诉你,这里面装的是鬼仔……”,“啊……鬼仔……”我打断了老人的话,惊呼道。

“不用怕,它不会随意害人的。相反,只要它被人收养了,是会去帮助人的。比如消灾,增运,添财……”老人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我看这个鬼仔像是跟你很有缘,你把它请回去吧!喏,给你,接着……”老人说完便把怀中之物放入了我的手上……

瞬间,一股彻骨的阴寒包裹住了我的双手,并迅速蔓延而上……

半响,我才回过神来,“啊……”我惊叫一声,忙不迭地将手上的那个匣子甩了出去,然后扭头便往外跑。

“你还会回来的,还会回来的……”跑出去后我依稀还能听到从那个老人嘴中不停传来的,如咒语般的声音。

我拼命往前跑着,跑着,但始终感觉老人那双浑浊的眼睛一直在我眼前晃动着,闪烁着,欲语还休……我的眼睛开始迷离起来,意识也逐渐混沌起来……

“啊……”我大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层黏湿的冷汗如蛇蜕般紧贴在后背上,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梦……

伸手拿过床边的闹钟一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了,我居然睡了这么久。下床匆匆洗漱一番后,踏上高跟鞋就冲出了门外。

刚出门,右脚踝处就传来一阵疼痛。我低头一看,那里居然有一块红肿。刚才在屋里穿拖鞋感觉不出来,现在套上高跟鞋走路一挤压,疼痛便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的梦境是真的……”想到这,冷汗再次细细爬满了我的脑门……

但我没时间再去多想,因为我要尽快赶到公司,那里还有一大堆烦心事等着我去处理。

到车库取出车,油门一加,就往公司方向疾驰而去。

刚进办公室,就看见桌上堆的文件像小山一样高。我走过去,拿起一沓文件翻看了几页,然后使劲把它们往桌上一扔,重重地坐回了椅上。

“咚,咚”门外轻轻响起了两声敲门声,秘书小李走了进来。

“有事吗?”,我问道。“老板,我,我要辞职了。这是我的辞职信,放您这里了。”小李略带歉意的看着我,把手中的那张A4纸放到了我的桌上。

“怎么,不想干了?”我看着她的眼睛问道。“老板,你知道的,咱公司现在的状况。恐怕,恐怕马上连底下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了……”小李的声音越来越低。

“算了,你走吧!哦,收拾完东西记得去财务那你这月的工资给领了!”,“谢谢,谢谢老板!”小李感激地说道。我摆了摆手,示意她出去。

屋里,安静地掉根针都能听见。我靠在椅背上,盯着对面墙上的挂钟,看着里面的指针一圈一圈地走动着。

最近几个月以来,不知是市场不景气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公司的订单量大幅度下滑,仓库里的存货积压如山,而在外面的欠款也一家都要不回来,公司资金的运转很快陷入了困境,眼看着就要断链了。

公司虽然不大,但却是我用汗水一点一点地积累而成的,里面倾注的是我这些年全部的心血。

它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我是那么地爱它,呵护它……哎,等等,孩子?

想到“孩子”两个字,我的脑子突然冒出了昨晚的梦境中那个老人对我说的话:“只要它被人收养了,是会去帮助人的。比如消灾,增运,添财……”。

“难道这世上真有养鬼仔这种事情?它要是真的可以帮我摆脱目前的困境,那不妨一试……”想到这,我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抓起外套就往门外奔去……

根据回忆,我来到了梦中的那条街,我知道它在哪里……

此刻已近傍晚,落日的余晖打在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反射出零星暗红色的光。我把车停在路边,下车疾步走了过去。

我一边走一边焦急地张望着街道两边的商铺,但奇怪的是,我把这条街从头到尾找了两遍,也没发现梦中的那个店铺。

“梦究竟还是梦啊,呵呵,我真是傻,居然会去相信梦境……”我站在街边喃喃自嘲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旁的店铺纷纷打烊关上了门。很快,街上便没有几个人影了。腹中传来的“咕,咕”声提醒了我,也是,一天都没吃饭了,确实该回去了。

我揉了揉肚子,转身往回走去。然而就在这时,前方店铺牌匾上“鬼仔行”那三个诡异的字突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原来店在这里啊!”我一阵欣喜,根本没时间去想太多,一脚就跨进了店内。

和梦中的场景一样,乌黑发霉的大桌,风烛残年的老人……

见我进来,老人没有表现出任何诧异,只是微笑着对我说道:“你来了,呵呵……”,而我对此话也没有感到一点意外,只是急切地说道:“老伯,我,我想请一个鬼仔回去!那个,它真的能帮我添财吗?”。

“当然,只要你诚心对它好,它可以帮助你完成你的一切梦想,也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老人望着我的眼睛说道。在那一刻,我发现他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透出的目光竟是那样的诡异深邃,让人不寒而栗……

“现在就要吗?”老人问道,我点点头,“那你跟我来吧!”说罢,老人就走出了柜台在前面带路,我紧随其后。

我随着老人在那些高高耸立的柜子间穿行着,“来,接好!”老人突然停住了脚步从柜子的隔层上取出一个匣子,转身递给了我。我连忙伸手接过,入手处一片冰凉……

我紧紧抱着那个匣子出了店门,回去的路上,我一边开着车,一边不时拿眼角的余光偷瞥着那个木匣。

想象中,在车内昏暗的光线下,那个木匣的顶板慢慢地掀了起来,一个小小的,黝黑的东西从里面悄悄探了出来……

还好,一路上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切只是我的臆想而已。

到家后,木匣被我安放在屋内的隐蔽处。临睡前,我洗净了双手,用针刺破手指挤出一滴血,滴入一个盛满牛奶的小碗中。

那滴血一掉入牛奶中就迅速溶了进去,继而消失不见了。我把碗端到木匣前供奉着,心里默默念叨了些我也听不懂的咒语,这是那个老人教给我的……

这一夜,我没有睡好。耳边总是不停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一个小孩子光着脚在那四处奔跑……

早上起来,我发现碗里的牛奶少了很多,“难道昨晚它真的出来了……”我暗忖道。

半夜黑漆漆的房间里,“咔哒”一声响后,那个木匣的盖子掉在了地上。一个枯弱的细臂从里面探了出来,然后是它的头,胸腹,腿……最后它整个身子都钻了出来。

像一只敏锐的猎犬一般,它四处嗅着。突然,它嗅到了从一旁那个小碗里飘出的奶香味,忙欣喜地端起那只碗喝了起来。

许久后,它满意地放下了碗,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巴。接下来,它便欢快地在房间里四处奔跑着,跳跃着,像只小犬一样撒着欢……

我脑补出这样一幅场景,心下不由得一阵恶寒。这难道就意味着,今后我将要和一个鬼仔永远生活在一起了?我不敢想象,每晚在我睡熟之后,那个小鬼仔悄悄溜到我的枕边,用一双没有瞳仁的眼睛对着我的脸盯着看……

接下来的几天,公司的经营虽没有什么起色,但也没有更坏的现象出现,人员什么的也还算安定,这让我稍稍宽了点心。

但是鬼仔在家里出现的迹象却越来越明显起来,我开始在家里的各个角落里都能看到一串串小小的,瘦削的脚丫印。

有时是在光滑可鉴的地板上,有时是在高高的窗台上,有时是在洁白的软皮沙发上……

甚至有时半夜电视机会无缘无故地打开,我被吵醒后将它关掉而第二天起床后发现那仍是开着的……

而且鬼仔的食量也开始增大了,从之前的一小碗牛奶逐渐增大到了一大碗……

这天晚上,我准备好了牛奶,像往常一样用针刺破手指,挤出一滴血融入牛奶中。那个老人曾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必须要用自己的手指血伺养鬼仔,十指连心,这样才能尽快与鬼仔心意相通……

半夜,睡梦中的我依稀发觉脸上有些冰凉,像是有一只小小的手掌在轻轻抚摸着我……

一惊之下,我立即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果然床边有一个模糊的影像,像是一个很小的孩子……

我下意识地想探出手摸一摸,但还没等手伸出来,那个小小的人形就消散不见了……

我躺在床上,已没有了睡意。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个模糊的,小小的身形居然一直盘旋在我的脑中,久久不能褪去。孩子,孩子……

思绪像一趟疾驰而来的列车,迅捷地将我带到几年前的一段往事中……

那时我在外地读完大学后,就和当时的男友向南一起留在了那个城市。

记得那个时候的我们住着出租房,吃着杂牌泡面,挣着不多的薪水,但内心却是充盈而快乐的。

后来我们看中了一套小公寓,用积攒了很久的钱付了首付,将房子定了下来。这样一来,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家。

不久后,向南因工作能力突出,被所在公司提升为部门经理。

一切似乎都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生活往往不会风平浪静,它总喜欢派出些意外来考验人性……

这天我正在上班,手机突然收到了几张照片,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照片上,向南和一个妖冶的女人搂抱在一起……

我怒不可遏的赶到向南上班的地方,正准备推门而入时却透过他门上的玻璃看见那个如狐魅般妖冶的女人正坐在向南的腿上,纠缠着他……

向南的脸被那个女人挡住了,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屋内的那两个人……

那个女人两段藕节般的白臂紧紧缠上了向南的肩头,倏然间女人一个回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我……

女人挑衅般地对我一笑,接着回转过去俯身吻下……

盛怒之下,我匆匆收拾了行李买了车票离开了那个城市,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打招呼。当然,也拉黑了与那个城市有关的一切联系……

在这个城市落脚后,我给父母去了电话。两位老人听完我的话后沉默不语,但也没有责怪我,只是默默地给我的卡上汇了一笔钱。那是他们的养老钱……

就在我踌躇满志,准备做出一番事业来时,我突然发现,我怀孕了……

那个小生命在我的肚子里已经几个月了,而我却浑然不觉,我真是个粗心的女人!呵呵,对,我真是太粗心了!连自己的男友跟别的女人搞上了还蒙在鼓里,我真是太粗心了……

没有太多的考虑,我就去了医院。在躺到产床上的那一刹那,一丝犹豫爬上了我的心头,但那也只是一晃而过……

我还年轻,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新生活。我要大碗吃肉,大口喝酒,尽情赚钱,尽兴过每一天。而这个小生命,他来的不是时候……

闭上眼睛,我不再去想什么,只是任由那些手术器械在我身体内部不停地旋动。器械是冰冷的,如同当时我那颗铁石般的心一样冰冷。

我承认,那时的我是自私的。我只想到了我自己的今后,而没想过肚子那个幼小的生命,他愿不愿意来到这个荒谬的世界上……

身体恢复后,我拿着父母给的那笔钱开始创业。每天我都如同一个钢铁战士般奋战在公司,跑业务,拉关系,建人脉……

几年辛苦下来,公司已小有规模。目前的困境只是资金周转问题,只要资金链能够稳住,公司的发展前景还是不错的。“坚持,一定要坚持住!”想到这,我暗自咬牙发誓道。

此刻,天已大亮。我起床洗漱一番,简单地吃了早饭就驱车前往公司。

刚到公司,财务就高兴地迎上前来,“老板,向您汇报一个利好消息。昨晚,那几家欠我们钱的公司把拖欠的款额全部打到我们公司的账户里了,这下咱们的资金就可以周转开了……”。

“难道真是鬼仔暗中助我?”我一边大喜,一边暗忖道。

下班后,我早早赶回家,给鬼仔供奉了一大碗奶。当然里面加了,我的指血……

深夜,一只冰凉的小手轻抚过我的脸。我陡然惊醒,借着窗外的月光,发现床边居然坐着一个小孩……

小小的身子,青白的肤色,瘦瘦的四肢,但一双眼睛却是亮晶晶的,此刻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

“你,你是鬼仔……”我有些惊恐,颤声向他问道。“嘻,嘻!”他嘻笑着,点了点头。

此时,我竟不怎么害怕了,坐起身伸手就去拉他,这一次居然很顺利。

我把他揽到自己身边,他很轻,像一片树叶那样轻。“你有名字吗?”我问道,他摇了摇头。

“对我来说,你是独一无二的!嗯,就叫你一一吧!”,“一一,我喜欢这个名字,太好了,我有名字了!”他拍着手,欢笑道。

我让一一睡在身边,很快他就安然地闭上了眼睛。在帮他把手放进被中的时候,我从他的右手腕上发现了一个淡淡的印迹,像只小小的蝴蝶。我感到很奇怪,因为在我的右手腕上,也有一个同样的印迹……

天亮了,我睁开眼,发现身边已空空如也,一一不在,看来他应该只能在夜间活动。

在公司忙了一天,下班回来的路上途经一个儿童玩具店。无意间瞥见店内琳琅满目的玩具,心中突然一动,“一一也是个孩子,他应该是喜欢玩具的!”,于是下车走进店内,精心挑选了几款孩子们都喜欢的玩具。

果然不出所料,夜里一一出来的时候,看见那些玩具后简直爱不释手,高兴极了。

我看着他在沙发上打着滚,兴奋地摆弄着那几个玩具,感觉他就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而不是什么所谓的鬼仔。

公司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好,而一一也在我指血的饲养下日渐茁壮,他的身体开始结实起来,每天出来活动的时间也增长了,甚至有时白天都可以出现。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一一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在我看来,他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

他活泼,聪明,有时还很淘气,但是我总觉得在他的身上似乎少了一种什么东西,可是我却总也想不起来。

这天傍晚,我出门扔垃圾。为了省事,我只是将门虚掩上,并没有关死。

邻居那对老夫妻家里的一只萨摩耶狗恰好被主人放出来透风,在经过我家房门时它似乎是嗅到了些什么,当即对着房门狂吠不已,但并没有敢冲进去。

等我回来将那只萨摩耶驱赶走后,一回头竟对上了一一的眼睛。只见他站在屋角的阴暗处,眼睛看向大门,目光中透着一股阴冷。

我心下一惊,但并未多想,只是单纯地认为一一不喜欢那条狗而已。

让我没有料到的是第二天一大早,楼道中就响起了一阵哭叫声。我打开门一看,只见邻家那对老夫妻正抚着躺在地上的萨摩耶大声哭喊着。

那只可怜的萨摩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体似乎都已经僵硬了,记得昨天它还神气活现地对着我家叫。

这时,一一昨天那道阴冷的目光突然从我的脑中一闪而过,“难道是他?”……

“一一,你出来一下!”关上门,我返身回屋,对着屋角说道,语气有些严厉。

一一慢慢从暗处现出身,“那只狗是你弄死的?”我直接了当向他问道。

他一言不发地走到沙发边,玩着一辆小汽车。“我在问你话,那只狗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我急道。

“昨天它一直吼我,我讨厌它!”他的语气漫不经心。“所以你就杀了它,就因为这点小事?它只是一只不懂事的小狗而已!你难道一点爱心都没有,你不懂得爱吗?”我提高了声音指责道。

“爱,什么是爱?嘻嘻,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他笑着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当我来到那个世界时,一睁眼就是黑暗,到处充斥着的都是无助的啼哭声和无边无际的寒冷……”。

“幸好,一个老人收留了我。我被安置在一个木匣中,不见天日。但我能够感觉到在我的旁边,有千千万万无数个和我一样的“东西”,它们一个个都被关在那里,那些逼仄狭小的匣子里,永无天日……”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一一,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曾经受了这么多苦!但是请你相信,我会对你好的,就像妈妈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今后,我就是你的妈妈,而你就是我的孩子!”我将一一揽在怀中,下巴抵在他的头上说:“我会好好爱你的,我的孩子!”。

两滴泪水从我的眼中流出,落在了一一的头上,“妈妈,你真的肯爱我?”他开口道。

“是的,我爱你,我要好好爱你!”闻言他的身子一颤,我忙把他抱得更紧了。

从那之后,一一和我更亲了。每天我一回来,他就缠在我身边。很多时候,我恍惚感觉一一就是我的孩子。对,他一定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公司的经营状况蒸蒸日上,每月的利润非常可观,员工们也个个笑逐颜开。

这天,我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他现在有一笔大的合同要和我详谈。挂掉电话后,我连忙驱车前往会见地。

一路上,我心急火燎地开着车,脑子里全是关于合同的细节问题,根本没注意到后视镜里突然出现的一辆大货车……

那辆货车的司机不知是不是因为极度疲倦睡着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货车的方向脱离了控制,像匹疯马一样朝我追来……

“轰……”一声巨响,两车相撞后继而发生了爆炸,火光冲天。

我还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时,身子就已从破碎的车窗飞了出去。我知道这下我是完了,今天必将命丧于此。我眼睛一闭,等待着身体与地面最后的接触……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间,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子迅捷地将我撞开,缓冲下我翻滚在地上,而那个小小的身子却跌入了火海中。那是,一一……

“一一,你快出来啊,快出来啊……”我哀嚎着,艰难地朝火海那边爬去。

“妈妈,你不要过来,别过来!”此刻一一的身上已燃起了熊熊大火,“妈妈,你不要难过!你听我说,能救你,我很开心!这是我应该为你做的,因为我本就是你的孩子……”。

“还记得几年前你流下的那个胎儿吗,对,那就是我!刚开始,我是恨你的,因为是你把我丢到了那个可怕的黑暗世界中。但自从被送回你身边后,你对我的好,对我的疼爱,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我喜欢爱,喜欢你对我的爱,妈妈!而此刻,就是我该回报你的时候……”。

火光中,一一朝我扬了扬右手腕,“妈妈,你看见了吗,我有着和你一样的蝴蝶印记,我们俩永远是心灵相通的!”。

“一一,我的孩子,你快回来,是妈妈错了,我对不起你……”我拼命哭喊着,但无济于事。

火,一点一点地包围住了一一,“那个世界里有那个世界的规矩,我救了你,那就必须用我自己去偿还!妈妈,我要走了。但愿有机会我还能做你的孩子,希望你还能再爱我!”火光中的一一,像一只小小的蝴蝶,湮没了……

伤好后,我去那条商业街疯狂地找过很多次,但再也没有找到过那家“鬼仔行”。或许,它从未存在过这个世界上吧……

一一走后,我的灵魂也随之一起走了。每天,从公司到家,从家到公司,我机械地重复着,像具行尸走肉般。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或许会是一生……

又是一个清晨,我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镜子里映出了我的脸,黯淡,灰蒙,透着一股阴郁。

这还是我吗,还是那个曾一腔热血,踌躇满志,要做出一番事业出来的我吗?我不得而知,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拉开门往外走去。

刚打开门,一股浓浓的烟味就朝我飘了过来。我厌烦地用手扇了扇,往前走去。一张胡子拉碴的脸忽然从烟雾中现了出来,一双深邃如海的眼睛正凝视着我……

“向,向南,怎么是你……”我的声音有些颤抖,里面满是惊讶和不可思议。

“是我,你,你还好吗?”向南的嗓音有些嘶哑,大概是烟抽多了。我往地上瞥去,看到了一地的烟头。看来,他在这已经站了很久……

“进屋说吧!”我返身打开了门,把向南让进屋。

打开冰箱,我从里面拿出一瓶饮料递给向南。他并没有去接饮料,而是紧紧搂住了我。

我浑身一颤,一种久违的感情从内心深处涌出,但转瞬多年前那不堪的一幕闪现到了我的眼前,心中立即腾起一股厌恶,用手使劲推开了向南。

“当年的事只是一场误会,你听我说……”向南急切地拉住我的手,把我扳到他的面前,接着就向我讲述起当年的那件事……

原来,当年那个妖冶的女人是向南公司的一个重要客户,她看上了向南,一直纠缠于他。

碍于公司的业务,向南只得躲避着她,不想和她正面冲突。没成想后来那个女人竟使了阴招,从旁人那里得知了我的电话,故意发几张修过的暧昧照片给我,向我挑衅。

不明就里的我闯到向南的公司看到的那一幕也是那个女人故意做给我看的,其实向南和她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之后,那个女人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部告诉了向南,向南气得当场给了她一巴掌,跑出去找我。然而,他回去后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房子……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找你,但始终没有你的任何消息。前阵子,咱们昔日里的一个大学同学来这边出差无意中看见了你,他回去后把这事告诉我,我才找到了这里。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向南揽住我的肩头,眼睛里的深情藏也藏不住。

听到这,心中那块原本坚硬如石的地方突然冰雪消融,我再也不想压抑自己的情绪,扑在向南的怀中放声大哭……

向南的出现,就像是一道光,瞬间点亮了我的生命。在我和向南的共同努力下,公司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好,生意越做越大。

两年后,医院的产房里,麻药的劲渐渐消褪,我缓缓睁开了眼睛,“老婆,你醒了,快看看咱们的儿子,八斤重的大胖小子。老婆,你真棒!”向南欣喜地将怀中的婴儿轻轻放到我身边。

襁褓中孩子的脸红扑扑的,正吐着舌头有力地挥舞着小拳头,可爱极了。

我伸手想抚摸一下孩子稚嫩的小手,突然,他右手腕上一个蝴蝶形状的印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啊……”我一声惊呼。此刻,孩子正微笑着看向我,眼睛里亮晶晶的……

黑夜,白日里喧嚣的商业街进入了沉睡中。突然,一束灯光亮了起来,那是一家小小的店铺,门头上写着“鬼仔行”三个字……

店内,一个老人坐在漆黑的大桌后,痴痴地看着伫立在墙壁边那些高大的柜子。半响后,他缓缓站起身走到柜边,轻轻用手抚摸着上面摆放的那些木匣,口中喃喃道:“世间万物,终该有各自的归处。它,终于去了它该去的地方!而你们呢,何时能像它那样啊……”

语落,店中继而响起了一阵声音,像风声,像啼声,像……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