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致命BUG[精] > 详细内容

致命BUG[精]

作者:做我的娘们  阅读:109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人长大了就有了新天地,有了广阔的天地,就需要你不停的去探索,发掘,至于结果是什么,得到的是些什么,那就只有你自己去体会了”。

曾经我的老师说过这么一句话,至于是哪个老师,我真的已经记不起来了。

我只知道我长大后的人生就是由一个游戏开始的,又或许我的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游戏。

......

游戏在娱乐的同时,也会带给我们生活中所经历的悲欢甚至其他的东西。

但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我玩的这个游戏带给我的远远不止这些。

什么,你还幻想着某个小说的情节:某个老头,绝世武功?都几十岁的人了别那么幼稚了。

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东西都是要看缘分的,就好像我跟他相遇一样,都是缘分。

记得那天初夏,风和日丽。其实世界也有美好的一面,不光只是黑暗,这是我后来告诉他的。

随意吃了点午饭,我还是像以往一样匆匆登录了游戏,老规矩,希望能赶上升级队伍的脚步,在游戏里作个领跑者。

因为在现实中,我也一样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介屌丝了。

我抽着烟,听着窗外传来的歌声,有些入神了,这是什么神曲?

游戏中,一个偶然失误,我遇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到和他说话,也许这个就是缘分作怪,因为我一向都不怎么和陌生人说话,更别说主动交流了。

“怎么了,朋友?”我敲了几个字。

他没有回答,那表情只是看了我一眼,懒洋洋的。我淡淡的笑了笑,不是笑他,是笑我自己。

原来我忘了拿下面具,我这个人很怪,平常在游戏里喜欢戴着面具。

“要装B去别处不要打扰大爷清静。”他说话了,居然是敲了这句没有营养的话。

其实我是在装B吗?别人笑我太装B我笑他人看不穿!

“朋友,其实我是看你貌似有些孤独无助,想帮你的。”我以极快的手速回了他。

“你帮我?你能帮得了我什么?”

他看了看我很不屑的回了句。

呵呵,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的人不想当好人管闲事,原来好人不好当还容易被误解。现实中是这样,游戏里当然也是这样了。

“千万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居然敲出了这几个字,感情是在调戏小MM一样。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或许是我那张看起来英俊又善良的脸,加上犀利优美的语言文字,再加上我不屈不挠,死皮赖脸的精神感动了他,经过一系列的语言沟通,他最终成了我游戏好友目录里唯一的一位,请注意是唯一的一位。

这叫那啥,不骂不相识啊。可能是我们性格比较合得来,本来今天是打算做做任务升级的,结果稀里糊涂的就跟他聊起了人生。

我去,这真是缘分啊。原来他也是个苦命之人,世间有多少人如此?尘世间充满尔虞我诈,多少人忘记了人性本质,做人仿佛也是戴着面具,不拿下来你永远也看不清对方,虽然我也戴面具,但也只是在游戏里。

就这样我和他成了朋友,一起在这个游戏中奋斗着,同样不相信不屈服命运的两个人。原来朋友是这样炼成的,谁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其实心正意合两个陌生人也能成为朋友。他这个人其实很不错,虽然比我差点,不过也算优秀男人了。只是没有经济基础而已,恰恰我也一样。也算同病相怜吧!

晚上我又上线了,打开好友目录他也在。他似乎根本就没有下过线似的。我们又一起组队奋斗了,成了习惯!

我照例点了一支烟,猛吸了两口,还是老味道啊。可是刚转过头来看着屏幕左上角的组队框,我却愣住了!

怎么才上线等级突然自己涨了好几级,显然他也是一样,已经给我发来几条信息询问了。

难道是游戏数据显示错误?但是想想也不太可能刚刚才维护了啊!我打开人物属性看了看提高了不少。

我莫名的笑了笑,这TM还真捡了便宜了,莫非是GM看我太帅给我们暗中调了等级不成?

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又反复开关机登陆了几次,没办法我做人很谨慎的。可是结果还是一样。

“玩了这么多年游戏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好事,我去他妹的,这下舒服啊!”显然他也很兴奋,虽然只是个游戏。

“那当然了,你遇到我算你运气好,这是托我的福以后跟我混包你有好处!”我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此时彼此都乐开了花。

“突然高了这么多级我们去峡谷练级算了”

“好提议”。

一路向西收拾了几只小怪,到达了目的地峡谷。真是名副其实,峡谷果然是峡谷,跟现实中的峡谷有得一比,游戏做得的确非常不错也很逼真、很完美。站在高高的山坡,俯视脚下那一片土地,心中无比开阔。

“喂,难得今天这么高兴我们切磋切磋?”我也想看看这小子PK技术如何,欺负欺负弱小偶尔也很舒服。

没等他反应我就打开了强制PK,偷袭一向是我的拿手技,他也准备了防御。让这小子看看我的厉害,我思量着,丢出一个隐身技能。

因为有点激动,动作过大游戏里的角色突然脚下一滑,滚下了山坡。在我发动隐身的那一刻他也发起了攻击,一个向前冲击。唉,说他笨还不承认,跟着也滚了下来......

“我去啊,真TM疼啊,搞什么?”

为什么游戏角色滚下山,现实中的我会跟着一起疼?

“我的腿,我.....”

刚骂了几句,突然发现我还身在网吧,回过头去只看到一双双诧异的眼神。

真他妈丢脸丢大了,还好我戴着帽子,我低下头立马拉低遮住了脸。没有跟他交代我就直接退出了游戏。

这TM算个什么事啊,太不可思议了!我真怀疑是不是鬼上身,我拖着一瘸一拐的腿在众人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中,离开了网吧。

走到网吧楼下,兜里的电话嗡嗡作响,我看是他打过来的,直接按了接听键。

“喂,我后背受伤了,不知道怎么的,刚刚游戏里滚下山......”

后面说的什么我没有听直接挂断了。脑袋一片空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谁会相信呢?怎么回去的我也不知道,跟醉酒了一样,迷迷糊糊的。

这几天我一直没有上游戏,他也和我一样。经过这诡异的事件后,他搬来跟我住在了一起。

千万别误会我可不是那个什么什么!还有他也不是。既然这事只发生在我和他身上当然要搞明白所以然!

原来他叫木头,人如其名真是块木头,游戏里傻乎乎的和现实没什么区别。说来奇怪我和他好像似曾相识,我感觉好像是那游戏作怪!

经过几天的研究查阅,关于这个事情依然没有弄明白,也只有在小说,电视剧中才有这样的情节,邪门到家了,就差没有请道士送鬼了。

但是想想小说里面都是好事啊,人家主人公不都是牛到家了吗,也许真是好事呢。就好像武侠小说里捡到本绝世武功秘籍,这也算是奇遇啊!

“那这游戏我们还要玩下去吗?”

木头靠在沙发上,抽着那还剩一丁点的烟,瞄了我一眼。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又没什么损失,顶多在里面注意安全不被伤害,能自动升级加属性,比开了挂都牛X又不会被GM发现,这样的好事哪里找啊。”

虽然这个回答有点近乎白痴,但不捡便宜那不更白痴吗?我们也算奇人了吧,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木头思索了片刻,将手里的烟头一扔。

“我去他大爷的,玩就玩,又他妈不会死!”

说干就干!吃过饭以后,晚上我和木头到网吧上了线。

意料中的事,上线就自动升了好几级角色属性也增强了不少。我和木头对视了一眼,为了不像上次那样出糗同时也为了隐藏我们无敌BUG的身份,我和木头开了个包间。

虽然贵了点但环境还算不错,最主要的是和大厅有门隔离,吼几声也不会被人当白痴看了。

真搞不懂那些人,以我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帅哥,会是白痴吗?靠,真是不识货!

“喂,阿K你看看我们的等级!”

我本人名叫阿K,江湖人称的K哥就是我了。

“升了好几级跟上次一样有什么好奇怪,吓傻了啊你。”我白了他一眼。

“不是啊你看看游戏等级上限!”木头有点激动的说。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我们早已超出游戏等级上限好几级了!震惊绝对的震惊,原来我们不受等级限制!这样的异常GM为什么不知道?

我想其他人更是发现不了吧,我用其他账号试了试,我们对外显示的等级跟数据都是正常值,但是我跟木头各自的数据在我们看来就不正常了。

不会是系统出错吧?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不是要逆天了?

自动升级还不受等级上限约束,同时游戏运营公司也不能检测出来。无敌了!看来真是好事啊!真像小说电视剧里写的那样,这下还不牛B死了!

我差点没高兴死,这个游戏属于我们了!

“走,木头打装备去!干掉终极BOSS,哈哈。”

都说只要肯努力,一切皆有可能!经过数小时的激烈战斗,我和木头的装备基本算弄齐全了。虽然在和BOSS战斗中肉体上多少会承受点痛苦,比起那些极品装备来说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

可惜还不是真正的无敌,偶尔还是会被BOSS击中。不过不是不受等级约束吗,怕什么?过几天等级上去了,那时候不就真正无敌了,想想都兴奋!

转眼就两个星期过去了,关于我们等级异常的信息游戏运营公司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看来这个游戏真属于我们的了。

经过这两个星期的杀戮我和木头显然成了全服的名人,可谓是出人头地了!这个算得了什么?这两星期我和木头打装备卖的RMB已经好几万了!

可以说成了最成功的职业玩家,以后还给别人打什么工?在那个破公司有什么出息,整天做点小事,还总是受气。现在好了自由、自主了!

晚上我跟木头吃了饭回来,路过以前公司的门口,不经意间我看到了以前的老板在车上打电话,我白了他一眼。

“这个老小子,以前总是为点小事就训我,早晚老子开法拉利撞了你的破车,虽然有时候你对我还算不错,大有提拔之意,没办法谁叫你迟迟不行动呢。”

“如果换了是我,我就做他老板,压死他!”木头拍了一把我的肩膀说道。

“你想当老板?”我看着他。

“比起当老板我更想当总统或者是世界主宰!”

“我靠,你想得真美啊就你那样行吗?”,真没看出来小小的木头心却如此的大!

“你怎么知道我不行?我看你就知道贪钱除了钱你还想要什么?反正我想要的仅此而已。”,木头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除了钱啊我还想要的多着呢,等等,我想想,比如,美女什么的还有......喂,你别跑啊,我靠我还没说完。”

我一边追赶着木头,一边暗自感叹,人生大起大落的似乎有点太快啊,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隐隐的多了些不安,或许是得来的不够光明正大吧。

我跟木头正式踏上了职业玩家之路,同时也告别了在网吧游戏的日子。既然要做职业玩家就要专业点,整天跑网吧多不方便,何况我们有钱了,相信不久的将来就是真正的有钱人了。

夏天的清晨格外明朗,一大早我和木头就上线了,当然准备继续刷装备卖了,这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将来就靠它了。

上线依旧是自动升了几级早就习惯了,上天没有在现实中给予我们超能力,但在虚拟的世界里却赐予了我们超能力,呵呵。老天你没让我失望!

正准备开工,忽然游戏中两个人叫住了我们,是两个美女!至少在游戏里面是美女,至于,现实中是恐龙,或者人妖那就不得而知了,应该不会是人妖吧,因为这游戏,有性别验证的。

“能带我们升级吗,哇,你们居然是无情和飞影!”那两个女的敲出了几个字。

无情和飞影是木头和我的游戏名字,木头叫无情,呵呵名字和他真的很配!木头会有情吗?

我正想着,两个个子相当的美女就已经跑到了跟前,看到偶像当然很兴奋,虽然是个游戏。

“两位美女要帮忙啊,呵呵,好好,没问题嘿嘿!”木头赶紧献媚道。

瞧这定力,唉,不就两美女吗,说不定还是人妖呢?我白了木头一眼。

不过我转头一想,这不对啊,在游戏里我们可是出了名的恶人,其他玩家看到我们两个那都是敬而远之,根本就没人敢跟我们交流,她们两个不会不知道吧?

“你小子,看到美女忘记了我们该干什么了?”我踢了木头一脚。

“你就知道钱,美女送上门,帮帮忙吧。”

“我看你不止是帮忙那么简单吧。”对于这样的木头我确实很无语。感情能这么泛滥啊,可能是他现实中缺乏爱吧,又或者是他本来就是个多情种。我看还是我比较逍遥了,但是这两个美女嘛,我真觉得没什么好感。

“喂,两位帅哥,你们干什么呢?帮个忙吧。”美女又说话了。

无奈在木头再三坚持下我被迫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只好妥协了,唉可怜我一绝世帅哥白给人家做了护花使者。

一路上两个女人唧唧歪歪,木头可是忙坏了,又要打怪又要和她们语音说话。这都什么世道啊?难怪电视电影美女效应那么好,大打美女经济,社会是进步了啊,什么经济都出来了。不过呢,说真的,其实我也喜欢啊,哈哈。

就这样耗了大半天时间,终于送走了两叽叽喳喳的小鸟!临走的时候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我又是被迫的!感觉好可怜啊。

看着木头那兴奋劲,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或许他看到了以前她的影子了,问世间情是何物?他真是个多情种啊。

这几天都不怎么太平,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每天除了打装备还有一项义务,带两美女升级!

很羡慕吧,还有更令人羡慕的呢!两美女说要见见我们,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网恋吗?可惜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啊。

但木头却高兴坏了,整个人跟吃了兴奋剂一样。让人不禁叹道“爱情的魔力真是伟大啊”。

社会的确是在进步,恋爱方式层出不穷,虽然我不反对网恋但也不渴望。我要的爱情也是一种感觉!这个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应该是我家开的吧,哈哈。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空气也清新了。这个不是我说的,木头说的。

不到9点木头就催促我赶紧起床,不是准备上线游戏,而是佳人有约!木头昨天特意买了身西装,穿在身上果然有几分气质,有些霸气,真看不出来这小子打扮一番还真颇有威严似的。

也难怪他会说要做什么老板,总统,世界主宰之类的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看来我的舞台也快铺好了吧。

“想什么呢,你快点啊。”

“你急个什么现在还那么早,我真无语,喂,别拖啊,我自己起来,靠。”

“阿K,我可警告你,一会跟她们见了面你可别搅局捣乱啊,人家那个妹子对你不是有意思吗,你别给我装清高啊。”木头一边拖我一边给我下命令。

“你个死木头,烂木头,我是那种人吗,你放心我绝对配合你,谁叫我们俩是好兄弟呢哈哈。”

“这才像句人话,你快点收拾一下。”

出门叫了个出租车,我跟木头直奔市中心约好的XX公园。好在路上没有堵车,不出十分钟就到了。付钱下了车我还没来得及买份报纸就被木头给拖进了公园,跟鬼投胎似的。

虽然不是周末但公园里依旧是人满为患了,公园环境还不错:绿树花草,假山凉亭小湖,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有一种复古的感觉!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佳人到了,木头亲自去接的。

“你们好,我叫全莉莉,这是我好朋友谭馨。”

跟无数个小说电影情节一样的狗血对白,大家总算是从游戏走到了现实。时间就这样磨啊磨,直到我看见木头和全莉二人的眼睛快成心形的时候,终于结束了这次所谓浪漫的约会。

我总觉得事情来得太突然,这个也是缘分吗?偏偏全莉莉、谭馨和我们同在一个城市,那么巧合的又在游戏中相识再到现实中。也许是缘分吧!我跟木头不就是这么成为好朋友的吗。

晚上,我们又重复着两件事:打装备,带她们俩升级。今天的约会后大家更熟了,但我看不止熟那么简单,木头跟全莉大有可能会发展。

不过我对谭馨真的没什么感觉,但是她却总是缠着我。我只能再次说:一个人长得帅还真是麻烦!

我们两个游戏最大的BUG继续在游戏中横行霸道着,钞票一张张进入口袋,就像造钱机器,虽然没那么快。GM任然没有发觉我们的异常,我想他们根本不可能发现吧。

事情也正如我所预料的一样,一个星期以后全莉和木头正式交往了,为了便于见面,她们还在我们附近租了套房子。

不过有女人也好,至少吃饭有着落了,衣服不用自己洗了,呵呵。有便宜不检真是白痴!

这样的生活多少也算幸福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全莉跟谭馨来了以后,我心中越发的不安了起来,我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可是又说不上来。

“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你们游戏里的事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全莉莉突然说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筷子差点掉地上,这俩小丫头不简单啊,我看了木头一眼,她们是怎么知道的?

显然木头也是一头雾水,我相信木头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全莉的。难道她们是游戏公司的人?

“大姐,你说什么啊?”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却已经开始骂娘了。

“对啊,什么游戏的事啊?”木头也开始了装傻的表演。

“行了,不用装了二位BUG大神,这事也只有我们两姐妹知道,至于怎么知道的,你们不用多问。你们也不用紧张,我们不是游戏公司的人。”

谭馨一边夹着菜,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不是游戏公司的就好,不然真来找麻烦,怎么收拾啊。

不过这件事这么隐秘她们究竟是这么知道的呢,连GM都不知道啊,而且我跟木头从来都是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上线游戏。

对外显示的数据又是正常的,真是奇了怪了。她们究竟是什么人?或者不是人?呸,难道是鬼啊!

“其实,我们也只是想跟你们合作,大家一起玩游戏嘛。”谭馨继续说到。

“合作?怎么合作?”木头很干脆的回了一句,不过我看这小子好像已经有点发火了。

不过细细想来我也有些发火,原来她们早有目的,我就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但是总又说不上来,原来是这样。合作,说的好听,这分明是抓到把柄,想要挟吧。

你们有什么本事跟我们合作,如果是以前呢,可能我们会合作。但是,现在这个游戏是我跟木头的!这无敌的BUG只属于我们。

我看了看木头,甩了个眼神给他,“怎么办?”

“当然是有钱大家一起赚啊!”全莉莉笑了笑。

我咬了咬牙,这两个女人真会装啊,我们都才刚刚开始你们还想来捡便宜?真当我们傻,还是觉得我们好欺负啊,你大爷的。

如果在游戏里敢这样跟我们说,这俩女人不知道已经被我们秒杀了多少回了。我放下手里的筷子,努力克制着情绪。

千万不要逼我!就算在现实中,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软弱了!

“原来你们是为了这个,有钱当然大家都希望一起赚,不过这个事情却不,可,以!”。

木头看了一眼我,接着眼光直指全莉莉。

我知道木头此时已经彻底冒火了,居然又被人这么不经意的耍了,我真不知道木头会做出什么事来。

但这时候我也没有说话,就这么望着他们。

气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这是谈判?或者马上要演变成一种意外事故了?真不敢想象,但此刻我已经开始隐隐动了杀机,从来没有过的想法,我想木头应该也跟我差不多。

“人心果然是会变的,我们姐妹只是试探一下,想不到你们反应会这么大啊!自私、贪婪。既然,你们另有打算,我想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不过我劝你们好自为之!”。说完全莉莉就站起了身,拉着谭馨走出了房门。

我呸,难道你们就不自私,贪婪了吗?说的好听,教训谁呢?故意接近我们,还不是为了钱!现在又说得自己跟天使一样,我看着两人心中一通乱骂。

出门口的时候,她们回头对着我跟木头笑了笑。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这一笑,在我看来就如同一根钢针,深深的扎大腿上。

这一刻,我突然后背发凉,隐隐感觉有些害怕了,显然并不是怕她们出去会曝光我们的BUG,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后怕原因。

我相信木头也是一样,因为经历了这一桩不平常的事,原本我们自己都没弄明白,现在又突然冒出这两个女人来,不是感情的事,很明显是跟游戏中那无敌的BUG有一点关联!

几天过去了,显然她们并没有曝光我们的无敌BUG,这几天我跟木头并没有上游戏,但是也在时刻关注着新闻,显然并没有警察和游戏运营公司的人找上门。难道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

说真的,我真希望是这样,不然我跟木头的命运又要再一次改变了。我并不想回到以前那个穷困潦倒、处处受气的环境里。

我相信木头也跟我想的一样。老天已经给了我们奇遇,不可能就这么白白放弃吧。谁愿意呢?

这几天我跟木头什么都没干,只是到处打听她们二人的下落。因为我们真的很想知道更多的一些信息,她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无敌BUG的!又或者她们知道一些关于无敌BUG的信息呢?

但是她们却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世界上根本就没这两个人一样。

这年头奇怪的事怎么总发生在我们身上?是人是鬼也想不了那么多了,想不通的事何必自寻烦恼,我跟木头可不是那种傻子。至少现在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坏事发生,我们任然是无敌的BUG!

游戏继续游戏吧,就算是两个人的游戏也要玩下去。木头和我又开始疯狂工作了,不过今天木头只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昨晚他梦到了她们对他微笑。

我心里有很乱,不过我并没有说。我们两个人竟然做了同一个奇怪的梦!这可能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不过我并不是那种看不开的人,一个梦而已,算什么。

游戏人气越来越火爆,我们的工作也相当的顺利,一年后,房子车子有了,游戏玩成这样做梦也没想过。

真要谢谢那个无敌BUG。抓漏洞赚钱就是不一样!

这一年来木头用游戏赚来的钱自己开了家小公司,他真当老板了!现在我们真的有钱了,住洋房,开名车,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我们做到了,还有什么我们不能做到的吗?想想游戏里横行霸道的我们,相信在现实中我们也能一样,等着吧!

现在木头除了游戏外还要忙公司的事,相比之下,我就清闲得多,每天还可以出门闲逛,少了木头我在游戏里的工作时间也相对减少了。

所以平时白天我基本也没上线,有钱人不总是喜欢出去炫耀一番吗?现在出门头都可以抬得更高了,看着街上那些过路的穷鬼,真是没一个上进的,就你们那破工作想发财?

我真幸运!呵呵我很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至于那些伸手要钱的乞丐我更是懒得鸟他们,虽然大爷有钱但是绝不会给乞丐,要我同情你有谁曾经同情过我?

这些臭乞丐我没收拾他就是最好的同情了!我是坏人吗?不算吧。不过做个坏人比做好人有前途!

在街上逛了大半天实在无聊,我看了看这里离木头的公司好像不远了。心里寻思,不如去他那里看看。

当即我去了停车场开车去了木头的公司,下了车,大老远公司的保安就笑着迎了上来,我暗自得意,这个就是有钱人的待遇吧。

我四下看了看,木头真是个天生的管理人才,小小的公司搞得尽然有序,很有活力的样子。

进门就听到木头训斥的声音,我笑了笑原来木头也有这样的一面,看来我们俩人的人生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

“阿K来得正好,晚上有个聚会一起去吧,有美女哦,哈哈很合你的口味。”木头见我来了,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连忙招呼我。

“还是你懂我啊哈哈。”,木头还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着,很开心的笑了。

现在我能相信的也就只有木头这么一个朋友了。以前我们是同病相连,现在可以说算是同命相连。

晚上到了俱乐部,我望了望大厅非常豪华气派。我想这个就是有钱人的欢乐天堂!美女真不少啊,谁能想到我也有今天?我想如果没有钱,那些所谓高贵的美女们会不会多看我一眼,我只知道会看一眼,因为我帅!

这个聚会是商业性质的,当然这个与我无关,我只是享受这样的生活而已。看着眼前这些高贵美女们一个个的媚眼,我又一次笑了。那晚我和木头没有回家,和美女们出去了。

现实中需要不择手段的去得到自己想要的,这是木头晚上跟我说的,以前他可不是这样。不过我听后却也非常的赞同。

几番酒局以后,我喝得迷迷糊糊,躺在小车的后座位上,司机小刀漫不经心的抽着烟开着车,我侧身看了看小刀,示意他把烟灭了。

正要开口说话,突然我猛的一惊,车窗外,我好像看到了人间蒸发的全莉莉跟谭馨。她们站在车对面的路口,微笑着,正向我招手。

她们的身影模模糊糊,我定了定神,难道这是喝醉了还是眼花了?

“小刀,你看车对面是不是有两个女人在招手?”为了证实我拍了拍司机小刀。

“K总您是喝多了眼睛花吧,那里没有人啊,我开车,您放心,路我熟得很咧。”

小刀笑了笑,递来了一瓶水。我揉了揉眼睛,正准备再仔细看时,车子已经转出了路口。

这两个女人难道最近又开始出现了?她们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们?此时此刻我的醉意也消了几分,那种毫无征兆的后怕再次涌了上来。

我跟木头不是说过从此以后我们要高高在上吗?为什么再面对这两个女人,我反而会有些害怕了!是我们心里有鬼还是什么?

睡了一整天,大清早起来我就打开电脑上了线,木头忙公司的事还没有回来。

又一个人工作吧,把他们的钱变成我的钱,都已经成了习惯,虽然已经挣了不少的钱了,但是谁会嫌钱多呢。

游戏里,我刷了两个小时装备看着包里的极品装备也算是有些收获了,我开始在游戏里闲逛起来,游戏的画面很美,就当观光旅游了。

这张地图要求的等级高,没几个人在这里刷怪,游戏升级很慢,难度也相当的大,不过玩的人也多,可能也算是一种挑战。

远处几个玩家看到我来了,掉头就跑,早见怪不怪了。因为他们怕飞影和无情这两个恶人。我就是飞影,看到当然跑了,看那狼狈样,要的就是这效果!

我漫无目的闲逛着,突然眼前一亮,我发现远处山脚下有个传送门。

奇怪,以前怎么没看到?好奇之下我加快了脚步。

眼前是一个很小的传送门,看上去有些怪异。

我用鼠标点了一下。没有动,我不禁有些纳闷,看了看系统提示:必须在组队情况下才可以使用!

我无奈的笑了笑,里面应该掉好装备了,可能是新地图,但是官网上怎么没说呢?还是晚上和木头来吧,又一个赚钱的好地方啊!

晚上9点钟,木头终于回来了,一脸笑意。我知道他一定又签了个大合同。

“哇,老总,你总算回来了。”

“很忙啊,不过总算搞定了哈哈。”

木头往沙发上一坐,顺手拿了本杂志。

“阿K游戏怎么样?你上次不是说咱们一起把公司扩大吗,忘了啊?”

“老总,你还知道游戏啊?公司扩大的事先放一放吧,我说过怎么会忘记呢。我发现了个新大陆晚上一起去看看吧,先搞定它吧!”

说完我丢了一根烟给木头。

“新大陆?不是吧,那可真要见识见识了,看看我们最佳拍档今天怎么扫平它!等明天我们两兄弟就去扫平那些商界大佬。”

我们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电脑上了游戏,没有废话直接组队进了传送门。

就在这一瞬间,顿时眼前的电脑屏幕一黑,接着大地颤抖就像地震似的,我的脑袋几乎快被震晕。

“我去,这TM什么玩意啊,以前传送可没这个效果啊,搞什么XX!”

坐在我旁边的木头一通大骂。

我也觉得怪异,自从那次摔下山,发现游戏人物和自己身体相连以后,在游戏里我们都十分谨慎再加上等级太高基本无敌所以都没受过伤。

“这TM该死的鬼传送。”我也不禁骂道。

不过还好,只持续了一会就停下来了,眼前微微一亮已经来到了一个模糊的空间里,这里一片缥缈,根本看不清什么,并没有想象中的新大陆。

“这什么地方啊?”木头看了我一眼摇头说道。

空间不是很大,只是视线有些模糊,但是又没有烟雾。

“我们四处找找看有没有BOSS,看这个环境说不定是只大BOSS呢!”我震惊之余有些激动的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又可以小发一笔了。可转了一会突然我感觉这里好像似曾相似,但因为有些模糊不清的原因,始终没办法看清楚全貌。

我跟木头小心翼翼的往前慢慢地摸索着,此时的气氛也变得越来越凝重了起来,我感觉木头好像有些害怕,难道他看到了什么?

“木头,小心点,我觉得这里有点诡异,你小子看到了什么吗?”

我侧身看看了坐在旁边的木头,发现他脸已经白了一片。

“阿K,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我刚刚看,看到了,全莉莉,跟谭馨!”木头吱吱呜呜的说到。

“木头,你别吓我啊,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还跟我开这种玩笑?”

正当我准备开脚去踢木头的时候,我眼前屏幕的画面突然一转,全莉莉跟谭馨的脸突然印了出来,忽隐忽现十分诡异的嘲着我微笑招手。

我心头猛的一颤,大叫了一声。

“快退出游戏!”

我刚准备抬手却发现四肢僵硬,不听使唤,情急之下我用尽全身力气,猛的一脚将链接两台电脑的电源给踢掉了。

我呼了一口气,心中一直砰砰跳个不停,可是抬眼间却发现我们依然还在游戏里。

两台电脑依然这么诡异的亮着,只是光亮十分微弱了!

我暗骂了一声,刚想起身叫木头跑路,却发现能动的就只有一张嘴,跟噗噗跳动的心脏了。

四肢好像已经被什么东西给牢牢的固定在了地面上,我大叫了几声木头,冷汗一颗一颗的滴落了下来。

在我身旁的木头想必也是一样,因为他也没有了半点动静,此时我只听到木头急速的心跳声。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是无敌BUG啊!这是在游戏里?还是在现实中?我还没来得及细想,只听见一个尖锐可怕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谁?”木头从嗓子眼里拼命的挤出了两个字,声音带着沙哑与颤抖。

“你们终于来了!”

突然眼前的电脑屏幕里出现了一个影子,说他是影子不太确切,应该是漆黑一团的一个物体,看起来有些飘忽不定,忽明忽暗的。

但他的声音却好像就在这个屋子里一样,听上去像是正在我们的头顶上方,我试着努力的想把头仰起来看个究竟,但不管我怎么使劲依然是无济于事,身子根本就无法动弹!

难道?我顿了顿猛然醒悟,难怪刚刚一进来就觉得这个空间这么熟悉,原来屏幕里面的这个空间就是我们的这个屋子啊!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里?”

木头也终于开始恢复了理智,看来他已经是做好了必死一搏的准备,虽然我们已经不能动了。但怕有什么用!果然木头还是比我强。

“你们可以叫我Desire,不是我带你们来的,而是你们自己非要来这里找我啊,哈哈哈哈哈”。

片刻间诡异的笑声,已经布满了整个屋子,我心里越来越感到不安与恐惧了。

拿什么拼啊?现在完全是任由他摆布,在这种恐怖的力量面前,我们所谓的无敌BUG简直就成了一个笑话。

我开始暗骂了起来,这该死的东西,居然还是个洋鬼子,装神弄鬼的。

慢慢的随着Desire一步一步逼近,我开始慢慢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怎么可能?我瞪大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居然是我自己的模样!

“他怎么会是我?”显然木头也看到了,但是此刻木头看到的那个Desire是他自己,这怎么可能啊!

一阵阵诡异恐怖的笑声,遍布整个房间,此时全莉莉和谭馨也出现了,她们的样子越来越模糊,最后竟然也变成了我的模样。

这一刻,我眼前游戏里的无情喷出一口鲜血,轰然倒下了。

怎么会这样?而此时在我身旁的木头也趴在了桌上。

“木头,你怎么样了?回答我啊!”

死一般的静。

难道木头已经死了?不可能,我们是无敌的啊!我绝望的努力想爬起身来,心中如同乱石翻滚,我知道下一个倒下的应该就是我了,此时眼前一片模糊......

或许这个就是死亡的前奏吧,突然间一阵记忆在我脑海闪过,Desire?中文翻译有欲望的意思!

欲望?那两个偶然出现又突然人间蒸发的全莉莉跟谭馨,贪心?权利?

啊,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我们的无敌BUG,这一切......

原来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不是一个游戏了,也是我们的人生啊!

清晨,天依然格外的明朗,一束阳光照进了屋里是那么的有生命力仿佛一切才刚刚开始。慢慢的阳光移向了趴在桌上的两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两具尸体!

“人长大了就有了新天地,有了广阔的天地,就需要你不停的去探索,发掘,至于结果是什么,得到的是些什么,那就只有你自己去体会了。”

当这句话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时,我也已经醒了,我迷迷糊糊的看了看一旁游戏正玩得火热的木头,暗暗捏了一把汗,还好这只是一个梦!但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我摇了摇头,沉思了起来......

深夜食堂/神相赊刀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