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让你离不开的房子 > 详细内容

让你离不开的房子

作者:天堂那段伤  阅读:139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李二狗的儿子死了,好像在是在厕所里洗澡的时候,用裤腰带自杀的。

二狗子的儿子还在读大学,成绩非常优秀。而且还有一个漂亮善解人意的女朋友,这说是想不开那跟本就没什么可能。听这十里八村儿的人说,李二狗的老婆在前几年也是这样死的。这股子诡异气氛可是将村里人裹得严严实实的。

二狗子是外地人,因为在这附近的矿场当矿工,家里离这里又太远经人介绍 就在这里租了套房子。也是巧了这房子的主人就是自己的工友王叔。他是一个心善的老实人,跟李二狗算的房租费一个月才不过四五块钱,有时候做点肉吃还给他李二狗送过去。

可谁知道就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人,老天爷就是不给人家留一条活路。

那天黄昏的时候,李二狗穿着一件沾满碳灰的工作服,带着一顶灰黄色的安全帽手里拿着锄头和王叔一起从矿里出来。

突然王叔停了脚步子,用手重重拍了一下脑袋:“你瞧我这记性,居然把烟袋子放在里面去了!”

李二狗一懵:“王叔,这挖矿的时候不是说不让抽烟吗?你……”

他朝着我嘘一声:“你小声点,我这人一辈子就这点爱好了,要不兄弟你先回去,我过会儿就回家!”

“还是我陪你去吧!”李二狗说着,就转身向前走。却被王叔就拦了回来:“今天星期六,你那个在城里读高中儿子得回来了,有差不多一个月都没见到,你听我的先回去,这离矿洞深处不过几十分钟的事儿,我自己过会儿就回来!”

“那……好吧!”语罢李二狗看了眼王叔,转身就走了看着快要下山的太阳。他的步子快的很,心想儿子回家也不知道最近大小考试考的怎么样?他还得回家看看,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不好预感!

到了第二天天没有亮的时候有一个工友就匆匆忙忙赶了过来,他大气的来不及多喘一口,看着正起来刷牙的李二狗就问:“王叔回来没有?”

不明情况的李二狗,摇了摇头问他到:“不知道,你找王叔有什么事儿?”

“矿上塌方了!而且在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脑袋被压的成了一团肉泥,昨天就你跟王叔回来的最迟,所以就来看看你们?”那人边说边咳嗽可能是跑得太急,冷风灌进了喉咙里。

“什么塌方?我家老王昨天可没有回来!!”这时的王婶顶着一个黑眼圈儿刚从外面回来。

那个年代还没有什么都让通讯变的方便的东西,昨天夜里见到老头子这么久都没有回来,知道李二狗累了一天了,也不好麻烦人家帮忙去找。于是王婶子一个人拿着个超大号的电筒就离开了家,一晚上她找了王叔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可是就是没有找到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回来就听到他这么说,险些担心到晕倒。

李二狗赶紧过去扶住了王婶,手里的牙膏牙刷一扔:“您先别着急着,我这就去看看。”语罢就个工友飞奔着去了工地里。

这时在尸体周围了许多人,李二狗使了大力气才挤了进去,眼前一切真是惨不忍睹。人的身子还是好好的,唯独一个大石头将脑袋给压烂了!

此时几个人正将已经贴在地上的烂肉和碎骨一点一点用纸壳给铲起来扔到一个黑色的袋子里。李二狗转眼不再看,却无意之间瞥到了尸体手里死死拽着黑色烟袋子。

这下子就哭了出来,这不是就是王叔吗?

王婶知道噩耗之后精神一直不佳,刚将老板陪的一万多块钱拿到手里,把王叔的丧事儿给办了,在某天夜里一人在楼上的厕所里吊死了!

他们生前无儿无女,丧事儿就只好李二狗帮着办了!李二狗的老婆是一个精打细算视钱如命的女人,知道王婶子家里还有九千多块钱,就被着李二狗将钱偷偷揣在了自己兜里。

因为李二狗还在矿上工作,所以想了许久而经不住自己老婆的唆使,所以决定还是就住在这里。可是没有想到老婆得寸进尺,说什么现在住的一楼不好,楼上还有台黑白电视机还有什么什么好东西,硬生生就要让李二狗搬到以前王叔住的房子里去。还别说这里的东西都挺全的。

李二狗也避讳了,就在这儿住了下来。原来的住的房子就学着王叔的做法,将底楼的房子租给了来这里作矿生意的人,不过一个月的的房租费连着翻了翻了两倍。

村里的明里对他们也没什么意见,李二狗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日子就这样照过着。

俗话说的好人在做,天在看。就在王叔一家子死后不久,他老婆就变的越来越奇怪还说着什么上厕所的时候透过镜子看到了一女人的背影,从形态身高之上看都像极了王婶子。

李二狗本来就不相信鬼神,还以为自己的老婆跟自己开玩笑开着。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整天神神叨叨的老婆居然在一条傍晚拿了根儿麻绳在厕所里上了吊。

那天李二狗回家,刚要上厕所来着,一开门就将他吓了一大跳,老婆睁着血管爆裂的眼睛,吐着发黑的舌头,而且嘴里还塞着许多的厕纸。

一双随风微拂的双腿,在此时带动了李二狗所有的恐惧。他第一反应就是可能这个地方真不住得人,随后才搭着凳子,用剪刀割了吊着老婆的绳子,抱着她就是一阵痛哭!

明明已经打算好了,等儿子暑假回来就着他老家去,不过没过几天,突然之间转了性子又觉得,住在这儿还是挺好的什么鬼不鬼的,全是迷信的东西。于是又留了下来,就这么过了几年。

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居然又吊死了。他意识里又有了离开的意思,却和上次一样。他将包袱都收拾好了,当出门的时候就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怎么才来就要走啊!快进来坐坐!”

于是李二狗拿着包袱又走了进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