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不死的盗粮贼 > 详细内容

不死的盗粮贼

作者:殇°︿茨匛夠  阅读:8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一,军粮被盗

就在刚刚,军营粮仓里的粮食被盗了!

贺成武和副尉嵇勇接到消息,匆匆赶到时,不由得被当下的情景怔住——这哪里是来"盗"粮,分明是来"抢"粮!

一片火光火海中,贼寇大概来了百人有余,此时,他们正肩扛着粮食和守卫军们进行殊死拼杀。贺成武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兵上去砍了其中一个贼人一刀,那贼人却好似没感知,抬起一脚将小兵踹出几丈远,兀自又向外冲去。

贺成武提了长枪,三两步飞跃至贼人跟前,翻手间,长枪已经没入贼人腹中,鲜红的血喷洒一地。

那人顿了一下,眼睛瞪得像铜铃,他忽得往后倒退两步,竟手攥枪杆生生将枪头从自己肚子里拔了出来。

动作连贯得像是完全不晓得痛!

贺成武这才惊觉,这帮贼人虽然在和守卫军的交战中个个身负重伤。但他们却好像不晓得痛,且不会死,而且打斗起来个个力大如牛,非常人能及。

此时,兵卒们也都一个个惊住,他们看着这群"怪"人,手握着兵器在外围踟蹰,不敢再向前。

那帮贼人就是趁了这个空当儿,扛着粮食直直地冲杀了出去。

他们跑起来速度极快,像脚底生了风,就连贺成武后来带人骑了马去追,也只是追到鬼门山脚下,那帮贼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鬼门山",顾名思义,意喻这座山山势险峻,路况险恶,上了这座山,无异于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当时嵇勇就要带人上山搜查,但当时正夜浓,山路又崎岖,贺成武考量到将士们的安全,拦下了。

近几年,天气反常,以鬼门山为分界的梁楚两国均遭遇粮荒,尤其梁楚交境附近,庄稼受灾尤为严重,当地居民吃了上顿没下顿,很多沦为流民。

起初贺成武接到信儿,还以为是附近的难民不堪饥饿来盗粮。如今看这阵仗,别说是难民,就是拉帮结派的流寇山匪,也很难倾百人而出,还能将粮食成功从军营里给劫走。

贺成武和嵇勇回到军营已是夜深,他们又叫来师爷楼满山,三人围案而坐,嵇勇忍不住率先发声:"那帮贼人究竟是何来头,竟能身负重伤却百战不死?我嵇勇征战多年,还是头一次见这等稀罕事!"

贺成武脸色发凛:"此番军粮被盗,我军伤势惨重,粮食损失百旦有余。如果不能将这帮贼人的底细查清,恐怕此后难安军心,难树军威!"

"将军,"楼满山思索了一阵,皱眉开口道,"在下突然记起一件事情来。前几日,我偶然听得一个传闻,说是楚王正命令楚国的蛊师在军队中秘密打造一支'战奴'队伍,传言这种'战奴'一旦种蛊成功,作战力就会大大提高,且不会轻易战死。开始我只当是流言,但将军也知道,楚国巫术一向倡行,而我们军营又恰在此时发生了盗粮案……"

"师爷的意思是说,这帮贼人有可能是楚国那边派来的?"贺成武稍作思忖,又道,"可是,楚国虽然比我们受灾严重,但光靠劫走这点军粮,恐怕之于楚国是杯水车薪吧。"

楼满山面容突然严肃起来:"如果……盗粮只是个幌子,而他们是想试验自己的'战奴'队伍,又或者是想试探我们的兵力,摸清我们的作战路数呢……"

贺成武听此如冷水灌顶,细思极恐。

今年年初,楚王曾向梁国借粮,但梁国虽然国库丰盈,但本国庄稼多少也受了灾情影响,为了给本国保留后路,梁王拒绝了楚王。

现今,难道那楚王借粮不成,便狼子野心意图发起战争? 房间里沉默了半晌,嵇勇也渐渐明白过来其中利害,他突然站起身来向贺成武请缨道:“将军,既然此事疑点重重,不如明夜让我秘探楚营,探查他个究竟!” 嵇勇的功夫在军中是一顶一的好,贺成武犹疑片刻,终于准允:"也好,那你明日前去诸事小心。"

二,扑朔迷离

翌日,嵇勇夜探楚营。

这一夜,贺成武等得惴惴难安,直到第二日近晌午时分,楚营那边终于传来消息。

传来的确是嵇勇的消息,却是由楚国的一个小兵来传的信。

说是昨天夜里,梁军副尉嵇勇偷潜楚营,趁楚军先锋官徐怀正在醉酒中将其杀害,现已被楚军羁押到水牢。楚国戍边将军师江复大怒,楚军上下亦愤慨激昂,他们已经向楚王奏请,说此举有悖两国邦交,不日便要向梁国出兵来讨个说法!

贺成武看完信,心中已乱作一团,他明明派嵇勇去查盗粮贼的案子,他又何故会害死楚营的先锋官呢?

贺成武斟酌着此事发生的每一种可能性:嵇勇跟随自己多年,他和楚营那边的人从不曾结过梁子,且他轻功极快,就算真的杀了人,也不至于被楚营的人抓个现行。

贺成武心绪一动,难不成……这是楚军早就设好的圈套?

也许,楚营那边早就料到自己会派人过去探查,他们设计了这场陷阱,就等来个瓮中捉鳖,届时便栽赃嫁祸借此理由向梁国发兵!

此时,一大早上去外边打探消息的楼满山回来了。

"将军,不妙啊不妙。"楼满山神色凝重,"嵇勇这次是惹出大祸了,他昨天晚上潜入楚营把楚军的先锋官给杀了!"

"那先锋官可是真的死了?"贺成武急到。

"千真万确。那徐怀正是出身贵族,在楚国也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这种事谁能做得了假?况且当时,嵇副尉是被师江复师将军亲手抓住的,当时在场的还有很多人,都曾亲眼目睹。"

贺成武眉头蹙起,更觉此事扑朔迷离……

此事八百里加急禀报给梁王,梁王很快传旨来,他命贺成武无论如何都要稳住当前局面,凡事以和为贵,能不战就不战。可眼下军队里,将士们早就惶惶一片,仿佛梁楚大战一触即发。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两天后,贺成武突然接到师江复的一封私信。信中说要约他见上一面,地点定在楚国境内,并希望他对此事不要声张。

这个节骨眼上,贺成武作为梁国将军本不该私下行事。但是就在昨天早上,贺成武就宋怀正之事刚刚向楚国递上致歉信,现在正眼巴巴地等着回复。贺成武不知,这个时候,师江复以私人名义约他,会不会跟宋怀正遇刺之事有关?

思来想去,贺成武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正要出门,刚好撞上赶来的楼满山。楼满山问出端倪后,坚决不同意贺成武只身犯险,最后两方妥协,贺成武只得带着楼满山一并前往。

两人到达师江复指定地点,师江复已经在此等候。他看见贺成武身后的楼满山,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安排楼满山在厅外等候。

房间里,贺成武和师江复两人落座。贺成武开门见山:"师将军此番找我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师江复答得不紧不慢:"你们梁国昨日递过来的致歉信我已看过,你说有一帮盗粮贼流窜在楚梁交境,为了维护楚梁交境安全,你才派嵇勇入我楚境来探查,其中并无半分伤我楚人之心。"

师江复喝了一口茶,继续道:"你还说那帮盗粮贼力大如牛,脚底生风,并且百伤不死,百战不溃。贺将军认为你所说这些,师某应当信还是不信?"

"贺某所言句句属实。师将军生在楚国,不是应该对这种奇门异术见怪不怪吗?"贺成武也喝一口茶。

师江复听出了贺成武的言外之意:"我们楚国近年来虽然巫术风气见长,但这种违背天道,逆反常伦的秘术,楚国人自然不会去涉足,我也当然闻所未闻过!"

贺成武应是,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师江复又接上刚才的话题:"起初你信中所说我确实不信,不过,就在昨天夜里,我们楚营仅有的一点粮食也被这样一帮贼人给偷袭了……"

听闻此事,贺成武心下一动,楚营的军粮被盗,对楚国来说是坏事,对梁楚关系可就意味着有了峰回路转的余地,至少能证明自己致歉信中所言都是真的。他冷哼一声:"这帮贼人当真是反了天了!"

"反不了天。"师江复面上仍波澜不惊,"当夜,虽然我们也没能抓到他们,但是我的爱犬'哮天'曾在战斗中咬伤了不少贼人,'哮天'嗅觉敏锐,机敏非常,方圆数百里的事物无一能逃过它的鼻子。如果我们要上鬼门山寻那贼人,相信它倒是可以为我们引路!"

"那师将军找我来是想……"

"此事事关楚梁两国,为避免节外生枝,所以此番我是私下找你前来。明天一早,我打算领一支精锐部队亲自前往鬼门山搜查,不知贺将军可否愿意与我一同前往?"

"维护梁楚交境安全,贺某自当无可推辞。只是……贺某临行前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师将军可否准允我见部下嵇勇一面,有些事我想当面问问清楚。”

“可以。”师江复倒是回答得爽快。

随后,师江复带着乔装后的贺成武和楼满山进了楚营。

刚到营地,一个小兵突然慌张来报:"将军,您可回来了,犯人嵇勇他……他刚刚在水牢里自尽了!"

贺成武心中一凛。待他们匆匆赶到水牢,只见一池冰水早就被血染得殷红,嵇勇此时正一动不动地蜷在水中,他的腹部插着一把刀,而那把刀此时正握在他自己的手中……

嵇勇的死,对目前情势来讲绝称不上一件好事。他一死,楚国先锋被刺杀一案便是死无对证,他日再想翻案恐怕又要难上几分。

三,深山遗族

第二天天色将明,师江复、贺成武、楼满山以及一支精锐部队在"哮天"的引路下进入鬼门山。

鬼门山上多密林,地势险峻复杂,且越往深处走,越是毒虫、沼泽遍地。将士们翻过一座山后,普遍疲态尽现。

而更要命的是,大家在跟着"哮天"继续前进时,"哮天"却渐渐开始失了方向。也难怪,路程太远,又事隔两夜,林子里再浓重的血气味此时也消散了个差不多。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时,前方突然有个小兵来报,说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疑似发现了人足践踏过的痕迹。师江复带人过去,扒开密丛,果真见其中模模糊糊蜿蜒出一片杂乱的印记。

师江复大喜:"快,咱们就循着地上的印记向前走!”

随着脚步的深入,山林间那些繁杂的脚印也愈发清晰起来,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周围的雾障之气也渐渐变得浓郁。越来越昏黄的瘴气里,隐约能看到沿路堆积了大片大片的动物骸骨,许是这瘴气毒性太强,将士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咳个不停。

师江复和贺成武对视一眼,他在犹豫着要不要先带大家撤退出去。此时,"哮天"却突然兴奋起来,它"嗷嗷"叫了两声一头扎进了前方。

"哮天!"师江复来不及多想,紧跟着追了上去。

前方雾障已经浓得辨不清事物,贺成武回头看看越来越体力不支的士兵们说道:"大家保存体力,坚持不住就先行返回,我跟在师将军身后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贺成武跟在师江复身后猛冲一段距离,他感觉脑袋越来越沉,胸口也渐渐喘不过气来。就在贺成武快撑不住时,他恍惚听见前方传来师江复的声音:"贺将军,快,快往前走!再坚持一下!"

贺成硬着头皮又猛跑几步,终于头一懵,再没了意识。

再有意识时,贺成武先是听到了周围传来的阵阵嘈杂声,他恍惚睁开眼,便看见周围围了一群奇奇怪怪的陌生面孔。

贺成武一个激灵直起身,他远远看见师江复、楼满山还有几个小兵,他们的处境和自己一样,都被五花大绑着。而他们当中,只有师江复、楼满山还有此时被拴在树上的"哮天"如今是清醒着的。

这帮人……贺成武觉得哪里不对劲,仔细一瞅,他们其中几个人不正是那帮盗粮匪伙中的贼人吗!

"你们究竟是何来头?到底想干什么!"贺成武虽然人被绑着,但说话气势丝毫不弱。只是话音刚落,人群外突然传来一声低喝"快快松绑!",围着贺成武的人纷纷散开,让出一条路。

进来的这个人人高马大,体型魁梧,看架势是这群匪伙的首领。不过贺成武越瞅此人,越觉得此人面目熟悉,脑子里却也一时想不出一二。这时,不远处的楼师爷突然喊了一声:" 祭大!"

不错,他是蔡大!贺成武猛然记起。蔡大是梁营中的一个伙夫,三四年前,贺成武收留了当时无家可归的他,并为他在军中谋了这个差事。

"蔡大,你怎么会在这儿?"贺成武讶然道,"难道你……"

那人却突然对着贺成武抱拳行了个礼:"将军,蔡大并非有意冒犯,前几日之所以带着族人劫了军营里的粮食,实在是因为走投无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事情既已败露,我便不打算再向将军隐瞒什么。"

蔡大让族人为贺成武等人松了绑,又将他们族人的事向贺成武一一道来。

在蔡大的讲述中,贺成武才得知,原来蔡大他们的族人已经世世代代在这深山里生活了三百余年,而蔡大正是他们本族第十三代传袭族长,四年前,蔡大因好奇下山历练,这才结识到了贺成武。

三百年前,那时候大梁的国号还不是"梁",鬼门山以南的领土也不姓"楚"。当时中原诸国争霸,正是混战一片,而蔡大的族人那时只是生活在鬼门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

命运的转折源于他们村子里突然爆发的一场瘟疫,当时正逢两方军队交战,其中一方正好扎营在离村落不远的地方,为了防止疫情扩散,驻扎当地的军官竟然动了一把火烧掉村子的念头。

族人们得到消息后连夜外逃,辗转流入他国境内,可是普天之下,哪还有他们容身之地。在遭到世人百般驱逐后,蔡大的族人被迫一路向西,最终上了鬼门山。 说来天无绝人之路,族里的人在死伤无数后,竟然在山谷里找到一片世外桃源一样的仙地。这里长了许多树,树上结了无数颗果子,族人们本来拿果子来充饥,却意外发现这种果子竟能治好他们身上的瘟疫。不仅如此,族人们在这片山谷定居下来之后,还渐渐发现吃了这种果子能强身健体,而且有使身上的大小伤口快速痊愈的神奇功效。族人们大喜,后来把这种不知名的果子尊为"神仙果"。

听到这里,贺成武他们恍然,原来这帮盗粮贼之所以"无坚不摧,百伤不死"都是因为他们吃了当地这种神奇的果子。贺成武举目望去,见周围确实长了许多奇形怪状的果树,奇怪的是,如今却不见树上生出一颗果实来。

蔡大突然叹口气,又接上方才的话题继续道来。

他们一族靠着这些生生不息的果子已经在深山里扎根三百余年,本以为,他们可以像这样一直祖祖辈辈生存下去。可惜天不遂人愿,近几年气候突然反常,那些"神仙果"开始日渐枯萎,且树上再生不出新的果子来。蔡大的族人失去了食物供给,他们像山下的难民一样陷入了"饥荒"。

"所以你就胆大包天,带着你的族人偷袭了梁营和楚营里的军粮?"贺成武诘问道。

"当我的族人捎信来说山上的'神仙果'都死了时,我只是从伙房里拿走了一些粮食种子,本想着可以在山上为族人开垦出一片田地,只是后来我才发现,鬼门山的地质根本不适合庄稼生长,种进去的种子不出几天就全烂在了土里。眼下族里还有一群老小等着养活,所以我只能铤而走险带人去劫粮。"蔡大顿了一下又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你们竟然能冲破我族多年所设的重重毒瘴,这么快就找了上来。"

蔡大的眼神更加恳切:"将军,我跟随您多年,绝不会动害您之心,您只要答应我日后不会做出伤害我族人的事来,我断不会为难你们。"

贺成武、师江复、楼满山三人面面相觑,事已至此,贺成武根本没得选择,他只能先应下了蔡大提出的要求。

四,真相浮现

此时,天色已晚,贺成武他们暂且留宿在这深山中。

夜深,贺成武和师江复相对而坐,深山的夜晚万籁俱寂,皎洁的月光却将地面照得亮堂。

"贺将军,蔡大一族的事你真得打算就此瞒下来?"

"瞒不瞒得了哪由我们说了算,如果'神仙果'长不出来,他们的粮食供给始终是个问题,不是吗?"

"那贺将军到底是想让这'神仙果'长出来还是不再长出来?"

贺成武看了一眼师江复颇有意味的表情:"长得出长不出,最怕的就是最终留成个祸患!"

师江复心照不宣地笑出声来,他又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不过,此次上鬼门山,师某倒发现有一件事情很奇怪,素闻梁国的楼师爷足智多谋,却从不曾听说楼师爷功夫也很了得。这次上鬼门山,能历险重重最终突破毒障的不过数人,而楼师爷所表现出来的功夫底子甚至不在贺将军之下啊!"

贺成武心里"咯噔"一声,这件事他怎么可能没有察觉。楼满山跟随自己多年,武功从来一般,可是这次上山却表现惊人,难道以往楼满山是在对自己刻意隐瞒吗……

"贺将军,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我军宋怀正遇害那天,我赶到时,确实抓了嵇勇个现行,但在当时我还留意到一个夜行衣装扮的人飞墙而去,他速度快得惊人,饶是我追过去都没抓到他半分影子。而这次跟楼师爷会面,不知怎的,我越看楼师爷,越觉得他与我当夜见到的那个人身形有几分相似。这……会不会是师某多想了呢?"

贺成武眉头拧得更紧,他心里明白,嵇勇绝不会是杀害楚国先锋官的凶手。嵇勇跟随自己出生入死多年,虽然办事鲁莽了些,但也从来都是顾全大局的。可是楼满山呢?如果楼满山真得杀了宋怀正,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贺成武突然想起前不久他接到的一份密报,说是梁营中早年间混入了一个北耶的奸细。现在细细一想,时下正值三国分立,如果那奸细是想找机会挑起梁楚矛盾好让北耶坐收渔翁之利,那么楼满山会不会……

贺成武的额间渗出一层细汗。正在此时,"哮天"不知从哪逮到一只野鸽子,他叼着鸽子从师江复和贺成武眼前晃过,正欲下嘴,师江复突然出口:"慢着!"

"这是一只信鸽啊。"师江复从"哮天'口中拿走鸽子,将绑在鸽脚上的信卷打开一看,脸色立即铁灰。

  这是一封写予北耶王的飞鸽传书,而落笔人正是楼满山。信上讲他本来想借盗粮案一事栽赃嵇勇,挑起梁楚两国纷争,后来又怕贺成武见到嵇勇后会问出端倪,便先一步动手杀了嵇勇掩盖真相。

但楼满山没想到,他在跟着师江复和贺成武上山查盗粮案时,竟意外发现了北耶古籍里所记载的'长胜果'。古籍里曾说道,得到"长胜果"的人,率军定然战无不胜,将来必定坐拥天下。楼满山大喜,遂飞鸽传信给北耶王。

贺成武看过信后,回了回神大叫一声"不好!"便朝着楼满山的落榻处飞奔而去。师江复也紧跟着冲过去,但是两人终究还是来晚一步,他们到的时候,楼满山已经不在了。

贺成武焦灼万分,只怪当初自己有眼无珠,才留了一只"狼"在身边。他很难想象,倘若"神仙果"的事传到北耶,到时候又会引起怎样一场血雨腥风。

于是,贺成武当夜便离开了蔡大一族,他要在楼满山下山之前追赶上他。

刚刚动身,只见师江复带着自己的人也追赶过来。 "楼满山是贺某一时大意酿成的祸端,山高路远,师将军大可不必为了梁营的事连夜奔波。"

师江复眉毛一挑:"事到如今,怎么还能说此事只是梁营的事?那楼满山可是害死我军宋怀正的人,这笔账难道我不该早些跟他算清楚吗?"

贺成武还想再说什么,师江复又道:"贺将军无需多言了,楼满山阴险狡诈,多几个人自然多份照应,况且你若想在楼满山下山前追上他,恐怕离了'哮天'是万万不行的。"正说着,师江复等人已然动脚,贺成武赶紧跟上。深夜里,两位将军,几个小兵,前方一条狼犬带路,一行人举着火把匆匆朝山下走去 ……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