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上邪 > 详细内容

上邪

作者:許ヽ今生的愿  阅读:158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上邪

一 桃花劫

卿罗,你可知今年的桃花开的甚是好看,就像你的容颜一样,我依稀又看见了你站在城墙,嫁衣如火,自此以后,城楼我再不敢再看,夕阳我不敢再望,就连那那倾世桃花,也总是转瞬蒹葭。

”将军,夜已深了,早些休息吧,这军书明日再看也罢,不必糟蹋了身子啊。“一位士兵看着自家的将军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将军总是如此的不顾自己的身体,这样迟早是要将身子拖垮的啊。

”不可,这国家,我 一定要好好为她守住,我守的不仅是国家,还有她。 ”

“这江山是你换回来的,我会守护它直到我的生命结束......“将军看着远处的篝火。

“上邪哥哥,我今日可是偷溜出来的哦,我们去那个上次你说的庙会吧,速去速回,不然又会被娘亲发现啦!”

少女灵动的样子如同只小猫,一双杏眸一闪一闪的,嫩白的小脸被阳光晒了一会儿有些细微的汗珠。

衣衫的颜色也是她平时最爱的鹅黄色,上邪听得最多的就是少女的“啊,怎么又有蜜蜂跟着我啊?”然后两个人就狼狈的躲避蜜蜂群。

其实若是招蜜蜂的话也不至于有那么多,可是她偏就喜欢甜腻的香粉,所以每一次她上街都会很壮观,后面都会跟着一群非常小的小保镖。

“卿罗,你慢点,已经甩掉啦!”

“慢点,哎,前面是树!”

“哎,那边不能走,有沼泽......”

上邪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惹上这个小麻烦精的,总是给他惹麻烦,而后她自己还后知后觉,完全不知道收敛,上邪觉得脑袋都大了。

虽然嘴上总是说麻烦,时机上却行动的比谁都快。

“上邪哥哥,你看,这里有桃花哎,好美呦!”上邪看着卿罗,在桃花下的她显得格外的娇俏,真真正正的应了那句人面桃花相映红。

“好啦,你慢点走,前面的桃花还不是一样的,你不要跑的那么快,一会儿又跌倒了。”上邪而已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走路的,每每一抬腿就想跑,一跑就会摔倒,这已经是一个定律了。

“哎呦,上邪哥哥......”

上邪觉得陪她一天所耗费的精力都快赶得上行军打仗了。“都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么多精力。”

“都说了让你慢点啦。”上邪看着趴在地上的那个小人儿。

“你要是哪一次毁容了可怎么办?你是和我出去的,这要是让姑母知道了是我没将你照顾好而让她最心爱的宝贝女儿毁容了,她一定会让我娶你的,我可不想娶一个毁容的丑八怪。”上邪细细的轻擦卿罗的脸颊,生怕戳破了一般。

嘴上虽说着恶毒的话,手却丝毫没有一点用力。

卿罗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心里的那头不小鹿已经快跳出来了,每一次她摔倒了上邪哥哥就会很快的过来看她有没有摔坏,那也是她可以有机会离上邪哥哥最近的时候。

“上邪哥哥,我的脚疼,你抱我好不好。”卿罗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那种眼神任谁都拒绝不了的,更何况是本就经常照顾卿罗的上邪来说。

“那你抓住喽。”上邪一把捞起还坐在地上如小鹿一般的卿罗,将她放在背上。

山路崎岖,坑坑洼洼的道路,上邪已经尽量的将自己的脚步放平稳了,可是卿罗还是被颠的快要她吐出来了。

“上邪哥哥,我,我难受。”

上邪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弱弱的声音,回头一看,卿罗的脸色已然煞白。

他倒是忘了,这山路本就颠簸,她是趴在他的背上的,如此一颠一簸,任什么人都会很难受,更何况是她呢。

“卿罗,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上邪看着脸色依旧没有好转的卿罗,索性把她放下来,将她抱在怀里。

“卿罗,是我不好,我们马上就到了。”上邪加快了脚步。

京都,丞相府。

“卿罗,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你说幸亏有上邪,要不你今日还不就在山里喂狼了。看你还去看不看什么桃花了。”说着为卿罗包扎着纱布的手使劲儿一拉。

“啊!”卿罗眼中泛着泪光看着母亲,没敢说话。

她憋着嘴看着母亲,希望她能手下留情点,自己可毕竟是母亲的亲闺女啊,不是捡来的。

“哼,你还知道疼。”可是手上的力道还是轻了不少。

二 令人震惊的消息

“上邪,这丫头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了,今日你就在这里用饭吧,姑母给你做些好吃的。“丞相夫人看着上邪,她身为母亲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心里想的是什么。

“这,好吧,那便叨扰了。”上邪看着和自家女儿表情如出一辙的姑母,心里甚是无奈。

“母亲,父亲还没回来吗?都这个时辰了。”卿罗看着自家母亲,母亲这么漂亮,父亲怎么忍心将她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那么久。

“应该是快了,他是午时才被你皇帝伯伯召进宫里的。这时大抵已经出了宫门了,你父亲身体不好,你皇帝伯伯是知道的,一般他上朝的时间都不会太久的。”其实这回她也不太确定,相公这回被召见的时间有些久了。

“我们先准备晚饭,等饭做好了你父亲也就回来了。上邪你在这里先坐着。清涟你先带着小姐回房换身衣裳。”卿罗明显看见了母亲眼中那略带嫌弃的眼神。

旁边伺候的清涟不情愿的挪着步子。

“也不知道是谁生的,怎么就像个泥猴一样,上蹿下跳的。”卿罗听见了母亲的嘀咕,白了白眼睛,真是的,不想让她听见还说的那么大声音。

“上邪哥哥,你先在这里歇一会儿吧,我去换身衣裳就来。”卿罗一只脚不敢落地,只得一蹦一蹦的跳着走。

看的清涟这个胆战心惊,生怕这个小祖宗一下再摔了,那可真是脸先着地了。

“小姐,您走慢点,您不是脚疼吗......,小姐,您等等我啊。”

约莫一刻钟,主仆二人已经到了后花园。

“清涟,这株茶花已经在我们院内好久了,一直盛开不败,我们的生命若是也那么顽强该多好啊。”卿罗看着那株盛放的茶花,枝叶伸展的很开,就像是少女在伸展腰肢一样。

不过也给人一种张牙舞爪的错觉。她好像看见在她说完那句话之后那株茶花的枝叶向着她伸了一下。

“小姐,我们进去吧,一会夫人又该催了。”清涟看着自家小姐,也不知道脑袋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一株茶花而已嘛,在她看来没什么特别的啊。

“嗯,好吧。”卿罗吐吐舌头,想起自家母亲,瞬间什么感慨都没有了。

看来还是夫人管用啊,清涟看着已经乖乖换衣服的小姐。

没有人看见,就在她们进屋之后,那株茶花的枝叶无风自动起来,真的就像一个人在伸懒腰一样。

不一会儿,那株茶花居然已经全部转向了卿罗的屋子。

“老爷回来了,夫人,要现在用餐吗?”一个侍女看见丞相大人的轿子停在了门口。

“是吗,老爷回来了?好,马上用膳!”丞相夫人听见自家夫君回来了马上眼睛一亮。

“不过,老爷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侍女不忍心的打击了一下夫人。

可是我们兴高采烈的丞相夫人并没有听到。因为在侍女再次抬头的时候夫人已经快到了门口了。

“哎,夫人就是脚力好啊。”侍女自己无限感慨。随机便也跟了过去,看看夫人能不能捅什么篓子。

丞相揽着自家夫人走进了大厅,看见了一个男人,顿时脸就黑了,这就是她去接他的真正用意?

三 他是上邪

“啊,将他忘了。夫君...”她一回头就看见黑脸的夫君,这话就硬是憋在了喉咙里。

“哈哈哈哈,你这是吃的哪门子醋啊,你仔细看看他是谁?”她看见夫君的脸黑了就知道他又是想歪了,其实也不怪他,谁让年轻的时候她过分美丽呢?

“哼,我管他是谁,你...”丞相显然已经陷入暴走模式。

“姑父!”上邪看着两位长辈顿时哭笑不得,怎么就让自家姑父将自己认成情敌了呢。

“你叫谁姑父?”丞相这才转过脸去仔细看此人的长相。嗯,长得不错嘛,不过和夫人长得有些像。

嗯?上邪?

“上邪?你是上邪?”丞相瞪大了眼睛,居然将侄子错认成情敌,这回他的脸丢大了。

“是我,姑父,我送卿罗回来,姑母大人留我用饭。”

“嗯,一会儿多吃点。卿罗呢?”丞相看着空出来一块的桌子问道。

“她还在屋子里,今日多亏了上邪,要不你加的宝贝女儿就在山里喂狼了。”看着自家夫人的抱怨劲儿,丞相就知道女儿一定又闯祸了。

“上邪,你应该也是刚回朝不久吧,你可知皇上今日召见我所谓何事?”丞相在等着那不懂事的小女儿的时候对上邪问道。

“哦?丞相如此问,那必定是有重要的或者是不可思议的事喽。”上邪看丞相皱着眉,应该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嗯,皇上,他,要纳一个仅16岁的小女孩儿为妃!!”丞相的话在上邪的耳朵里面听起来是很荒谬的一件事情。

“丞相大人想必是没有争得过皇上,他还是一意孤行是吧。”上邪看着丞相那皱着眉眼就知道一定是一个不愉快的结果。

“咦,爹爹回来了?“还没等丞相说话就听见了一声欢快的声音。

“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了?”丞相故意板着一张脸给爱妻看,否则晚上回房有他受的了。

“爹爹,人家只是要去看桃花而已啦。没想到扭到了脚,多亏了上邪哥哥背着我回来的,要不您就见不到您的宝贝女儿了。”卿罗一蹦一蹦的跳到还故意板着一张脸的丞相爹爹身边。

“哼,你还敢说,一个女儿家整天如此不知礼数,这将来可怎么找夫君?”丞相故意说的很大声,眼睛还不时的瞄着上邪。

上邪看着这一家的活宝,不由得笑出了声。

“对了爹爹,您今日去见皇帝伯伯怎么见了这么久?皇帝伯伯明知道您的身体不好。”卿罗撅着嘴不满的说道。

他哪里是身体不好啊,只是人在高位便不得不避嫌啊,即使那个人是他的哥哥。丞相眼里的苦涩都被妻子看在眼里,他的苦,她都知道。

“好啦,快吃饭吧,清涟,叫人去厨房将再热一下。”丞相感激的看了一眼妻子,最懂他知他的人永远只是眼前这个他深爱的女人。

四 茶妃

“皇帝伯伯难道是受了妖人的蛊惑吗?怎么会如此荒唐。“卿罗正站在今日白天夸赞的那朵茶花前面, 所以也就没看见在她说完那句话的时候那朵茶花的花身左右的摇摆,无风自动,像是在嘲笑她一般。

皇宫内。

“皇上,您说突厥要来和亲?”皇宫内一个身着绛红纱衣的女子横倚在软榻之上,皇帝正痴迷的看着她,摸着她的发丝。

“嗯,他们很是嚣张。年年来犯我朝,可惜我朝并无能人可抵,唯有上邪将军一人,可是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没有三头六臂。不可能全凭他一人之力。”皇上只有在说自己的得意臣子的时候眼睛里才有一点光彩,其余时候都是沉浸在浓浓的欲望之中。

在听到上邪的名字的时候,绛衣女子的身子不由一颤,眼神放出了一种异样的光彩。

“宫内女子并无适嫁之人,皇上打算怎么办?”女子冲着皇上妩媚一笑,皇上瞬间就软了骨头。

“那爱妃说该怎么办?”皇帝明显已经将大权全部都转交到了这名妖媚的女子的身上了。

“我们可以封一名公主呀,突厥并没有说一定要有皇室血脉的公主啊,呵呵。”女子娇媚的声音直叫皇上全身都酥了,就差整个身子都栽到女子的怀里了。

这名女子便是皇上新封的贵妃,茶妃。

“好,容我再想想合适的人选。”

“还用想吗?丞相家的那丫头不是就正合适吗?”女子眉头一皱,不高兴的说道。

“卿罗?她不行,她是弟弟唯一的血脉,我不能毁了她。”皇帝瞬间清醒过来了,看见自己已经快要栽在茶妃的身子上了,脸色一沉。

茶妃也是一惊,怎么她的‘迷情’对他不起作用了?

“茶妃早些休息吧,朕还有些事要处理。”说罢便转身离去。

“啊...”茶妃一把将桌子上的茶壶扔了下去。

看来还要加大药量了,这就怪不得我了。“上邪!你一定会是我的,我会将那个小丫头除掉,你没了念想心思就会转移到我的身上了。哈哈哈哈....”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上邪的脸上,映得他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了一层阴影,此时此刻,来人的脑海里只涌现了四个字‘眉目如画’!

卿罗本是想要找上邪来踏青的,她的脚终于好了,禁足也被撤除了,晚上便激动的没睡着,这不,在天刚亮的时候就在自家的后院内偷偷的跑出来了。

一路上进府也是十分的顺畅,下人也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看看在战场上叱诧风云的上邪大将军被自己心爱的女子看见了睡姿,在醒来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门被打开的时候,外面的阳光直射进屋子里,还在睡梦中的上邪被强烈的阳光弄醒,睁开眼睛便发现了眼前一张放大的脸,近的连脸上的毛孔都看得清。

“卿罗?”上邪没想到刚刚还在梦中的人儿一眨眼就在眼前了。

上邪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脸儿,没忍住便轻轻的在她的脸上印上一吻。

卿罗一下子怔住了,没想到他会吻过来。不过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她的脸刷的红了,像一个煮熟的番茄。

而在门外的一双愤恨的眸子一直死死的盯着室内的一举一动。

“皇上,你看这突厥王子马上便到我国土,可我们却始终都没有选出一位公主来和亲,这要是发起战争,不是说我们打不过他们野蛮的番邦,只是这受苦的始终是黎民百姓。”茶妃依偎在皇上的怀里,轻轻的拽动他的衣角。

之前皇上居然冲破了她的’迷情‘,害的她功力损耗了不少,这回她不会再大意,也不会再手下留情了,她在上邪的府中看见的那一幕,更加增加了她要除掉卿罗那个死丫头的决心。

皇上看见怀里的茶妃撒娇的模样,而且她说的也不无道理。他瞬间便心软了,想起之前她亦是提出建议的时候他的态度确实是有些过了。

五 生死一线

就这一瞬间的心软,机会来了!

'失魂落魄'!茶妃就在这一个空档时口中默念,同时手中捏了一个决。

皇上的眼神在茶妃念出咒语的瞬间便失去了神彩。

'失魂落魄'是一种十分恶毒的咒法,一般人都不会用这种功法,此咒法一出,下咒人会像被抽去全身精气一般,而被下咒人则是魂魄瞬间离体,可是却不会去别的地方,只是一直被困在被下咒的方圆几里的地方,而身体则是下咒之人的傀儡。

也就是说从此刻起,宣帝便已经驾崩,取代他的是控制宣帝尸体傀儡的茶妃。

一代江山便从此易主。

“召丞相入宫!”

相看的最后一眼,你的身上,落满了桃花。

将军府中,卿罗拉起还在床上的上邪,“上邪哥哥,你快点起来,我们今日去踏青,上次的桃花我们还没有赏完,我要去看桃花。”

“上邪哥哥,这里的桃花开的真艳,我们以后经常来好不好?”还没等上邪回答卿罗就跑去别处了。

“咦,这里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处悬崖?看起来好险的样子,要是掉下去还不粉身碎骨啦。”卿罗咧咧嘴。

这里也开了茶花?真漂亮。

卿罗这便要去摘,可是就近在咫尺的茶花却怎么也够不到,就像是引诱着她一步一步的走过去一样。

“卿罗,回来,那里危险!”上邪在无聊之际看了一眼卿罗,没想到这一看差点没把他的魂吓散,她离悬崖只剩几步的距离,可是她还像没看见一般的径直走。

“没关系的,我去将那朵茶花摘下来就过去。”上邪看着卿罗指着的方向,哪里有什么茶花,明明就只是一堆怪石。

“茶花在哪里?你快回来,我给你摘好不好?”上邪真是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就在这里啊,啊...”卿罗看见那茶花像活了一样,枝叶突然疯狂的伸长,缠住了她的脚腕,一下子就将她拽下悬崖。

“卿罗!”上邪像疯了一样的向悬崖跑,用自己的袍子缠住她的腰肢,幸亏他离悬崖也不远。

“抓住!千万别松手!”上邪眼睛通红,死死的拉住袍子。

卿罗的脸已经煞白,死死的咬着下唇。

“抓住,我这就拉你上去!”上邪一手拉住袍子,将她尽量向上拉,另一只手则试图去抓她的手,可是袍子就在这时被悬崖壁上的怪石划破,眼看着就要撕裂。

千钧一发之际,上邪大喝一声,头上青筋暴露,身子向下一探,捞住卿罗的小臂,一只手将她提了上来,而胳膊却被拉的脱臼。

卿罗看见上邪头上的豆大的汗珠,刚刚缓过一点神来的她赶紧检查上邪的身体。

“我没事,就是胳膊脱臼而已。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重!”上邪尽量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自己解决一下就好,你先歇一会儿。”上邪的眼睛在翻来覆去的检查了卿罗的身体,没有发现任何伤口之后才放心。

“回去吧。我没事啦!”上邪在稍作调整之后感觉好多了。

不过上邪也通过这件事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小人儿的感情有多么深。

而制造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则在那堆怪石后面,“要不是我的功力最近耗损的太大,又怎么会让你逃过,哼!那就只有那一个办法了。”说罢便消失不见。

“上邪哥哥,你回去就像我爹爹提亲好不好?”卿罗拉着上邪的衣袖, 丝毫没看见那被她拉着的衣袖已经是黑印嶙峋啦。

“我不要,你这么麻烦, 我可不会要一个麻烦鬼的”

上邪将脸扭到一边去,完全不看少女眼中浓浓的失落。

他们回府的路上卿罗一直不停的问他,仿佛不知疲倦。

“我一定会是上邪哥哥的娘子的!”卿罗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其实,不是他不想,而是皇上根本就不会将她许配给他,虽然几率不大,不过他还是会去试一试的。

因为除了她,他没为其他人心动过。

“皇上,我大汉朝数年来并无战乱,为何要让臣去边塞?”

上邪不解的看着宣帝,今日本来要向皇上请求赐婚的,可是,看来今日是说不成了。

六 突厥来访

与此同时,突厥王子也在来的路上。卿罗被叫进宫去迎接突厥王子。

“为什么要让我去,难道宫里面没有人了吗?”卿罗极其不情愿的进了宫。她万万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卿罗啊,今日便由你来带我们的突厥王子来逛逛这京都吧。你可不要辜负寡人的一番心意啊。”说罢,便由着侍人扶着下去了,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突厥王子。

卿罗被今天的事情完全弄昏了头。

“你好,美丽的公主,在下月央。”突厥王子对着卿罗优雅的一笑。

“这是,中原名字?”卿罗疑惑的看着他。

“对,因在下的母亲是中原人,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所以我也要像父亲一样,娶一个很美丽的中原女人为妻。”

卿罗觉得这个王子也没有那么讨厌。“我来带你逛一下吧,你的母亲是不是也和你说过我们中原的事情,你有什么想要逛得地方吗?”

“只要卿罗带我去的地方就都是我想去的。”卿罗看着他那双明亮的眸子,越发的对他有好感了。“那我们就去我喜欢的地方吧。”

“这里,就是你喜欢的地方?”月央看着眼前的这个大酒楼。“好,既然是卿罗喜欢的,那一定是很好的。”

月央的性子是随他的父亲,纯正的突厥人,骨子里就是很豪迈,不拘小节,喜欢就是喜欢,这个女孩,他第一眼看见他就喜欢,所以她的什么他都喜欢。

突厥的男人就像狼,一生就只有一个伴侣。

月央的名字其实和他本人并不相符,他实在是不适合这么细腻的名字。

“听说没,突厥的王子来了,皇上有意要将卿罗郡主送过去和亲呢。”

“还有啊,丞相府今日遭遇刺杀,整个府邸全被血洗,只剩下一个丞相千金,据说是她正在接待突厥王子,这才逃过一劫。”

“是呀,丞相府那个惨啊,浓浓的血腥味连十里外都能闻到。”

“啧啧啧,天灾人祸啊!”

已经进去的月央见卿罗迟迟没有进来,一回头才发现,她的脸煞白,呆呆的站在门口,丝毫没有注意到即将撞到她的小二,拿着滚烫的热汤,汤的上面还泛着油花。

“小心!”月央下意识的就是不能让她受到伤害。一个箭步上前去将她推开。

“啊!”被这么一推,她终于缓过神来了,那叫声是月央发出来的。卿罗赶紧去看他,那热汤完全泼到了他的脸上,眼睛里也全是血,脸更是皱到了一起,然只有一面。小二吓得连连道歉,腿都软了。

可是她全心都在丞相府,她不相信这是这是真的,为什么就会在她出去的时候,这么巧。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家。可是在看见满地的血迹的时候,还有那已经赶到的官兵正在清理的现场,她当时就晕了过去。

“你怎么会这么大意,居然让突厥王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让寡人怎么向突厥交代!”皇上看着跪在刚刚转醒的卿罗皱着眉说道。

“卿罗,你是皇帝伯伯最喜爱的侄女儿,现在你家里出了那么大的变故,你也知道突厥年年来犯,总是这样我黎民百姓也不得安生,他们说了,只要我国嫁过去一位公主,就愿与我国永久交好,你可否为皇帝伯伯分这个忧啊?”

宣帝看着眼前的人儿,遭遇如此大的变故,卿罗本已伤心欲绝,突然又听见这个消息,顿时看向宣帝。

“不,皇帝伯伯,你不是最疼卿罗的吗,怎么会舍得卿罗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啊,更何况那突厥的王凶狠无比,经常有少女被伤的奄奄一息的扔出他的帐篷,皇帝伯伯,您怎么会舍得卿罗去那样的人身边呢?”卿罗急急的看着他。

“不要多说了,哼,朕之前是为了你爹那个老匹夫的权势才会那样的,我自己有女儿,怎的会真的对你关心,现在你爹终于死了,朝中的势力我终于全都收到自己的手里了。”

“你也不要想着上邪可以救你,若是你不想他战死沙场魂断的话就挺听我的话,不要再反抗了,你这是代表着我大汉朝,我会封你为公主,即日起便去和亲!”

卿罗呆在原地,原来如此,我说爹爹怎的会无缘招惹杀身之祸,爹爹,您到底还是没能躲得过这皇权的漩涡啊。

七 上邪绝恋

她却没注意到现在的宣帝和以前的不一样了......

过了一夜的时间,她终于想通了。

爹爹,女儿不想嫁,可是,女儿只有上邪哥哥了,我不要他再出事,我要保护他!!!

突厥要有人去和亲,这是您一生的心愿,要家泰民安!

还有自己欠月央的,就由这个来还吧!

卿罗似是下了一个什么决定,眼神决绝的看向门外。

“来人!”

上邪在回家准备收拾东西上战场的时候,小奴给了他一件东西拆开一看,是一娟手帕: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卿罗

上邪知道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她的缘故,她这是在表明自己坚定的心意,可是这未免也说的太过决绝了吧,他们又不是阴阳两隔了。此刻的上邪根本就不知道这首诗的含义。

谁知,回来之时,却是那番光景。

上邪非常想去和卿罗告个别,可是皇上要他马上出发,不许和任何人告别,皇命难违。他也根本就不知道昨日那一日的光景,突厥王子的到来,卿罗被封公主和亲,丞相府灭门,一切的一切,都被人刻意的对上邪隐瞒了下来。

卿罗,等我,回来我就去向皇上上奏要求赐婚!

攥着那手帕,上邪最后看了一眼丞相府的方向,纵身上马,扬起一阵尘土。他真的不是想要拒绝她,只是他不想要她抱着空想,他会在他确定下来之后再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可是谁知,有些话一旦没说出口,就一辈子都没机会说了。

上邪归来的时候正是卿罗出嫁的时刻,她一身火红的嫁衣站在城墙上,借着夕阳的余晖,她就像是超脱了世间一样,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如此动人,魅惑人心的时候,她的身影和以往的俏皮重叠了起来。

又到了飞花的季节,可她的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

他听说了丞相府的事情,还有皇上要她和亲的事,怪不得,怪不得要他这个时候去边塞,还不要他和任何人告别,就是为了防止消息侧漏。

她在夕阳下凄美的一笑,顺着她的手上飘落了下来一个东西,随后转身离去。

真好,他回来了,平安的回来的。

在她转身的刹那,她唇语似又要咏遍【上邪】,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他手上的依旧是上邪,可是这回却是红褐色的字迹!

“上邪哥哥,你可知,我不是每次都故意摔倒的,只是我想要追随你的脚步,可是我追不上,便想着走快一些,再走快一些,这样,你便要追着我走了,如今,终于不用了......”

上邪在城下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她的选择,他懂她的选择,他是要牺牲她自己,偏偏他还就不能去拉她回来,手中绢布上红色的新鲜的血迹与红褐色的旧的血迹慢慢晕染到了一起,就像那开在彼岸的花,浓烈而又绝望.....

后记—— 茶妃:“上邪,你从来不知道,我便是那株你曾经救活的茶花,可是却被你送给了丞相府,我费尽心机要去除卿罗,做尽了违背心意的事,可在看见你在城楼下的眼神,我知道,我彻底输了。”

即使我做了再多也没有用,我的存在不过是你们爱情的见证而已,我自知罪孽深重,无法洗刷,就让我用一世修为来换得被我所牵连得人的一世转生吧!愿下一世,我还能遇见你,如果,我还能有机会有下一世的话....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