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彩礼与爱情[精] > 详细内容

彩礼与爱情[精]

作者:我的女神蹦擦擦”  阅读:78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喜庆的充气大拱门下,红地毯铺地,鞭炮齐鸣,亲朋好友都围在红地毯的两边。

帅气英俊的浩南是新郎官,今天他和相恋了三年的女友静璇结婚的大喜之日。

浩南很绅士的打开了车门,对着副驾驶的新娘说:“亲爱的,请下车。”

静璇欣喜的伸出了右手:“亲爱的,还有两万元的下车钱呢。”

静璇的一句话让浩南有点措手不及:“别闹,亲朋好友都看着呢,吉时马上就要到了,来,下车。”

“谁跟你闹了,这可是我们这里的风俗,两万块钱下车钱,快拿来吧,亲爱的。”

“当初我们商量结婚的时候,你也没说要下车费呀。两万不是小数目,我又没提前准备,你现在要,不是难为我吗?”

“那你马上去准备,我在这里等你。”

“亲爱的,你也知道,家里确实没钱了,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你现在让我上哪儿去借?而且哪有结婚当天新人到处借钱的?你看要不先这样,我给你打个欠条,咱们先结婚,以后再给你补上。”浩南耐着性子哄,一面伸手想扶新娘下车。

“哪有结婚打欠条的?我不管,今天这下车钱你必须给,不然我不下车。”静璇推开他的手噘嘴道。

浩南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亲爱的,彩礼你们要30万,我给了;你要求的120平米的新房我也买了,装修的8万元也是我掏的,房产证上也按你的要求写上了你的名字;你说买一辆不能低于20万的小汽车,我也买了;办酒宴共花了8万元;迎亲去你们家,红包就发了2万元,上车费你就要的那2万元,都是我临时找朋友借的,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就不能体谅我一下。”

“大头都出了,最后的2万元你犟什么呀!我俩都结婚了,最后还不都是你的,我这不还得给你生俩孩子吗。”静璇也有些不满意了,抱着手不肯下车,脸色也不太好,“2万下车费都不肯给,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感情能用钱来衡量吗?”浩南深吸口气,再次伸出手,“好了,亲爱的别闹了,吉时过了就不好了,大家都看着呢,这些杂事我们回去再说,先结婚。”

静璇却再次将他甩开了,这一次更加干脆无情。

“我说过,没钱不下车,大不了这个婚我不结了。”静璇提高了音量,周围几个亲朋好友听见动静,都愣在当场。

浩南心里的怒火终于也压不住了:“要钱没有,你看着办。”

静璇看着一直对她百依百顺的浩南竟然敢对她发脾气,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不结就不结,你可别后悔。”

静璇说完就换到了驾驶座上,开起车就走了。

浩南没想到静璇这么任性,她拿了驾照没几天,还没真的上过路,万一出了什么事……

浩南立刻和朋友开着车追了出去。

当浩南开着车追到高速入口时,他看到了令他最痛心的一幕,由于静璇在上高速时弯道超车,大型货柜车躲避不及导致了侧翻,将静璇的车重重的压在了车下,整个车都压瘪了,静璇当场身亡。

静璇走了,喜事变丧事,浩南悲痛欲绝。

静璇的父母也很伤心,把责任都怪罪在浩南身上,说女儿死的冤,放在冰棺里拒不下葬,一定要给女儿讨一个公道。

浩南也是心怀愧疚,本来很相爱的两个人,如今却阴阳相隔。

浩南也知道静璇死的很凶,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她死时穿着红嫁衣,可能会化成厉鬼。

浩南请了一位法师超度静璇的亡魂,化解她心中的怨气,早日投胎!

谁知法师作法时,狂风突起,法坛也被吹倒。

法师摇着头对浩南说:“她怨气太重,不肯原谅你,我法力有限,降服不了她,她会在回魂夜来索你的命。”

浩南听了大惊失色:“法师,我该怎么办?”

“躲你是躲不掉的,到时候你只有求她放过你,如果她还是不肯放过你,我只有用最后一招,把你的冤屈上奏到地府,让阎王给你们断案。”

静璇的头七,回魂夜,三更刚过,就听着外面狂风骤起,飞沙走石。

门和窗户都被吹开了,刺骨的阴风在屋里打着旋。

浩南镇定的站在客厅里,既然躲不掉,就坦然面对。

静璇从外面飘了进来,还是一身鲜红的新娘妆,还是那么漂亮,静璇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浩南,只是脸白的渗人。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说吧,你想怎么做?”

静璇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浩南:“我不怪你了,跟我走吧。”

“静璇,你已经死啦,你现在是鬼,人鬼殊途,我们是不可能的在一起的。”

“是啊,所以你变成了鬼,我们就可以继续做夫妻了。”

“你放过我吧,不要再任性了,如果不是你太任性,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也不会死。”

“我不任性,我跟你商量啊,我们做一对鬼夫妻好不好?”

说着,静璇就抓着浩南的手,飞出门外消失了。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法师见浩南的魂魄被静璇带走了,就起坛作法,点燃了信香,把写有冤情的黄表纸诉状烧给了阎王爷。

阎王爷接到了浩南的诉状,便派了牛头马面将静璇和浩南传唤到堂。

静璇先陈述了自己的冤屈,就是最后的那2万块钱不给,她才赌气开车回家,中途出了车祸。

浩南也是一肚子委屈:“阎王爷,父母为了我结婚,也贷款了,亲戚朋友也都借遍了,本想着顺顺当当的结婚,谁知道她非要2万元的下车费。也没提前跟我说,我当场是真的拿不出来。我为了娶到她,能做的都做了,她却没有考虑到我的难处。甚是我求她,先打欠条结婚以后再兑现,她也不依不饶,不给钱就不结婚,还任性开车走了,这能怨我吗?

阎王爷,我爱她,为她付出我心甘情愿,我包容她,受委屈我也没有怨言。可是她拿我当什么?保姆?提款机?就为了2万块,拿我们的婚姻当儿戏......她死得是冤,可我也很心痛啊!”

浩南说着呜呜哭了起来。

“静璇,浩南说的可句句属实?”

“属实是属实,可是阎王爷,这婚姻嫁娶,从古到今都是这样的,我哪里做得不对了?我嫁到他家,上要伺候公婆,下要生儿育女,我妈就我一个女儿,他出点钱怎么了?”静璇心里也十分委屈。

你俩这三观不合的,到底怎么在一起的?阎王心里直嘀咕。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情还真不是阎王擅长的。

“行了行了,别抱怨了。”阎王揉揉额角,“静璇啊,无论起因如何,总归是你自己任性胡乱开车,出了事也怨不得别人。看你大喜日子出事,也算冤枉。那我给你安排个好去处,生个大富人家,来生你就不用操心这些小钱了,好不好?”

静璇心知阎王发话自己也没啥反驳余地,能投个富人家也算不错,于是低头答应了。

阎王爷心想:浩南这小子吃苦耐劳,过不多久就是地方富人了,就让你投胎给他做女儿好了,女儿是父亲的小情人嘛。

“浩南阳寿未尽,还不快回去。”

浩南依依不舍的分别了静璇,离开了地府。

醒来之后,浩南收拾好心情,继续好好生活了。他知道静璇说的也有道理,所以一直勤奋工作,终于挣下了一份家业,后来遇到了心仪的人,谈婚论嫁时果然对方没有再在这些琐碎钱财上为难自己。

后来浩南媳妇生了个女儿,长的十分可爱,但是不像媳妇也不像浩南,反而像静璇。浩南愣了很久,回想起如梦如幻的地府一日游,有些哭笑不得。

他忽然想,以后女儿大了,要嫁人了,自己会不会要女婿的彩礼钱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