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青骓手记之水印儿 > 详细内容

青骓手记之水印儿

作者:﹏蝁魔吻__  阅读:58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地上有一滩水。

很奇怪,水和尿都是液体,一个用“滩”,一个却用“泡”。

发现它时塔雪正在宿舍楼下,等她的同学一起去上课。

塔雪姓“塔”,“和尚端汤上塔,汤滑汤洒汤烫塔”的“塔”,蒙古族,很多好处。

她在楼下等同学,同学却在楼上墨迹。同学本就是个注重仪表之人,再加上所去课程索然无味,迟到成了必然。不过也无需过于担心,悄悄地自大礼堂后门鱼贯而入,一猫腰,等再伸直腰板的时候,就已然坐在了座位上。

神不知鬼不觉。

说是一滩水,倒不如说是一个水印儿,饭盒大小,诺大的马路上,就在塔雪脚边湿润着这么一小块,格外扎眼。她用鞋底蹭了蹭,果然只是个水印儿,趟不出水来。怎么会有一块湿的呢?虽是早晨,可大太阳依旧明艳照人,照的塔雪细嫩的小胳膊上一阵发烫,昨天晚上下雨了?也许吧。

厚重的云彩恍惚间遮住了太阳,这才有了一丝凉意,同学不慌不忙的从宿舍楼里走出来,塔雪灵机一动。

“帮我拍一下。”塔雪将手机递给同学,然后自己站在了水印儿的左上方,她在网上看过,这样拍出来像是悬在半空中。

“离的稍微再远一点。”这举动激起了同学强烈的兴趣,“帮我也拍一下。”

果然像是悬在空中,二人相视一笑。

当她们溜进大礼堂的时候,正巧离着后门不远处有两个座位,塔雪心里一阵欢快,lucky!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塔雪脚边,正对着后门有一滩水。巧合的是,也许是由于来往的学生穿行过于频繁,里面的水已经变成了无数的脚印,留下的是一个众多脚印拥簇下的井盖大小的水印儿。这水印儿外围极不规律,而且又透着一股阴冷。

“也许是离门太近了吧。”塔雪想着,可是她还是感觉冰冷的根源来自于这个水印儿,她想起有一次喝多了,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将胃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吐出来,热热乎乎,等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也是这么大一堆,那天是黑中泛灰,今天是灰中泛黑。塔雪想到这儿,不由得作呕,怎么会想起那么糗的事情来?不过,虽然糗,那一天却是塔雪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因为一向暗恋的男神向自己表白了,她高兴异常,所以才喝了那么多酒,塔雪想着,嘴边露出了酒窝。

这酒窝她引以为傲,她的酒窝归类为梨涡,精致可爱,不像那种刀砍斧剁一般的酒窝,笑起来像是两枚刀疤,她的酒窝浅浅淡淡,笑起来又配着虎牙,分外好看。

塔雪努力的将注意力从水印儿中,转移到课堂上来,可是课程既听不懂又过于无聊,冷风还不由自主的从她的衣领、袖口灌进来,她不得不克制着这一切,等待下课铃的到来。

Soobad!

还好,十点钟的时候,上午的课程就全部结束了,塔雪站起身,头却晕晕的,因为下午没有课,所以班级组织去动物园看动物,同学和塔雪打了声招呼,然后和自己的舍友叽叽喳喳的走远了,一群女生在一起能干什么,还不是东聊西聊有的没的的,塔雪摸了摸额头,不烫,身上却一直发冷,看来刚才的冷风并不是无用功,自己感冒了。幸而校医院不是很远,走几步就到,塔雪跨过水印儿,出了大礼堂。

买了一盒感冒药,塔雪找护士要了杯水,然后随意地坐在走廊边的椅子上,她想歇一会顺便把药吃了。

“哎!”塔雪刚要端起水杯来喝水,不料一个男子急匆匆的从她身边经过,怀里好像还抱着什么,他不仅将她的水打翻,而且连声抱歉也不说,头也不回的跑走了,只留下塔雪在风中凌乱,还有一滩人形大小的水。

没想到水还有这么强的扩散能力,仅仅是这么一小杯水,洒在地上却成了这么一大片,而且还在不断地向外扩张,椅子边立着墩布,塔雪拿起来,将水渍擦干净,她不想有人因为踩了这滩水而摔倒,墩布几下过后,在地上只留下个水印儿。

这让她想到了家里的鱼缸,是爸爸自己用玻璃粘的,也就这么大,里面养着几条五颜六色的锦鲤,因为在外地上学,再加上假期打工,塔雪已经很久时间没回家了,不知道锦鲤还都胖胖的吗?爸爸有在喂吗?

“明天回去好了,明天一定回去!”吃了药稍微好受了一点,塔雪向远走的大巴挥挥手,自己因为感冒不能去动物园了,深感遗憾,那些可爱的动物真是与你们无缘啊,小猴子、大老虎、呆河马、长颈鹿,好可爱!

一定比人可爱。

一恍惚,塔雪发现自己正坐在空无一人的宿舍里,准确的说是冰冷的地面上,地上湿湿的,昏暗的颜色向墙边扩展,一个没有边界的水印儿,而塔雪正坐在这个大水印儿上。

以前满员的时候,觉得宿舍很小,可是现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觉得宿舍很大,渐渐地她的眼睛里有了色彩,她一直不知道,原来墙是白色的,窗帘是蓝色的,书桌是黄色的,课本是绿色的......

水印儿是红色的。

塔雪不知道自己刚才拍没拍过照、上没上过课、却没去过校医院、挥没挥过手,她只知道她曾经渴望着友谊、追求过男神,有可爱的家人,还有,她喜欢小动物。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再黏稠的血也淹没不了匕首的光芒,手腕上的血还在不住的向下流,塔雪感觉好冷。

“就这么一直冷下去吧。”塔雪心里想着,“不然感冒要变发烧了。”

“听说没有,好像有一个女同学在宿舍自杀了。”一群女生围在电脑前叽叽喳喳,“好像是咱们学校的。”

“听说血水流了一宿舍,想想都害怕。”听声音像是个小萝莉,“瞧,都上头条了。”

“大学宿舍女生自杀,疑因不同民族遭舍友排挤”。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