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秦陵鬼店 > 详细内容

秦陵鬼店

作者:黑衣少女媚如猫  阅读:59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西安是历史文化名城,名胜古迹众多,每一个到西安的人,都必定免不了逛逛西安的古城墙,参观一下陕西历史博物馆里珍藏的文物,还有就是名扬海内外的秦始皇兵马俑,那也是一处最吸引人的景点。

林东是历史教师,平时痴迷于古代文化,这个暑假,学校派他赴西安研修学习,这次安排正中他下怀,等于给他一个去西安公费旅游的机会,为期一周还包吃包住,若在平时,他肯定舍不得花钱跑这么远,但是这次可就另说了。

在去西安的高铁上,林东已经计划好了旅游路线。利用培训的间隙,他抽时间逛了西安有名的永宁门,钟鼓楼,该有馆藏量丰富的陕西历史博物馆,这一通逛可让他大开眼界,许多历史课本上的图片都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培训第三天下午,主办方安排休息,林东就计划去趟稍远一点的景点——秦陵。

吃过午饭,林东就和同住的室友老张兴致勃勃的顶着炎炎烈日坐上去秦陵的班车。

秦陵在西安郊外的临潼区,那一代主要有华清池和秦陵两个景点,由于时间有限,林东他们把目的地选在了秦陵。

逛了秦始皇兵马俑,又到秦始皇的陵墓前走了一遭,二人还意犹未尽,就在景区附近的商业街闲逛起来。

由于正值暑期,酷热难耐,林东本来就怕热,这太阳一晒,他反倒有些头晕目眩。买了一瓶冰水,浇在头上,那清爽劲别提了,林东顿时感觉好多了。

商业街店铺林立,商品也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但大多都是与秦陵有关的主题文化纪念品,大同小异,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但是老张似乎对这些东西十分感兴趣,穿梭于店铺之间,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就是什么也不买。

林东的激情也消耗殆尽,无聊的他找了一个小胡同,里面很阴凉,也很僻静,他就靠在墙上纳凉。

这个胡同就像与世隔绝一般,一进胡同,商业街的喧闹之声就淡了许多。忽然,一阵风吹铜铃发出的声响传到林东的耳朵里,他纳闷的偱声望去,发现胡同的尽头有处店面,没有招牌,黑漆大门虚掩着,门檐两侧各挂着一串铜铃,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奇怪,谁会把店铺开在这么僻静的地方啊!”林东嘴里嘟囔着,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向这个奇怪的小店走去。

来到门前,他发现黑漆大门上镶着一对铜制的门环十分精致,是一对罗刹鬼头,怒目圆睁,獠牙外翻,口中咬着门环,模样虽丑陋恐怖,但是做工很精良,上面泛着铜锈,看样子有些年头了。

“有意思!”林东好奇的推开了虚掩的门,伴随着支呀支呀木门发出的刺耳响声,店内的景象也很快映入林东眼帘。

这个店面不大,屋里光线很暗,屋子最里边和两侧都摆着古朴的货架,货架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老物件,这些商品与商业街店铺里卖的仿制工艺品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林东毕竟有一定的文物鉴赏能力,只扫了几眼,就发现货架上很多东西都极有可能是货真价实的古物,具体是什么朝代的,还需仔细甄别,不过他心底早已难以抑制的激动起来,这里一定能淘到好货。

林东的目光很快被一个生满铜锈而又做工精良的酒具给吸引了。他情不自禁的上前拿起那只酒杯,自顾自的欣赏起来。

“喜欢么?”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林东险些把手中的酒杯掉落在地上。

他回头一看,一个头发花白,面皮紫黑而又枯瘦的老人悄无声息的站在林东身后,老人穿着黑色的粗布汗衫,佝偻着背,模样有些吓人,尤其是他的双眼,闪着精光,似乎与他的年龄不符。

“老人家,您是店主吧!”林东慌忙把酒杯放在货架上。

“嗯!看中了哪一件?”老人毫无感情,色彩的问。

“额,这酒杯多少钱?”林东问。

“500块,不还价!”老人说。

“500块?”林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他仔细看过了,这个青铜酒具可不是仿制品,货真价实,至少是战国以前的东西,真是捡到宝了。

林东努力抑制住内心的狂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道,“还行,500就500吧!给我包起来吧!”

“好的,稍等!”老人接过酒杯,找了个纸盒子装了起来,交给林东,林东掏出五百块钱,塞给老人,揣着盒子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出屋子。他想赶快离开这里,万一老人反悔就糟了。

那个老人望着林东仓促离去的背影,嘴角竟露出一个诡谲的微笑。

刚刚走出胡同,林东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他差点把怀中的东西掉落在地上。

“林东,上哪逛去了,买的啥?我看看呗!”原来是老张,他长舒一口气。

“是你呀!吓我一跳!”

“你怎么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偷什么东西了!”老张诧异的盯着林东怀里的纸盒子。

“什么偷的,刚才买了一个小玩意儿!”

林东得意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打开纸盒,让老张看了看自己的青铜酒杯。

“呦!好东西啊!”老张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宝贝,他拿出酒杯在手中仔细打量了一番,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林东问,“这……这你在哪里买的?真东西呀!多少钱?”看来老张也是识货的主儿。

“500块!”林东得意的岔开五指晃了晃。

“500?怎么可能?在哪买的,我也去看看!”老张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就在那边胡同里,有一个小门脸,里面可不少宝贝呢!林东拉着老张往胡同口走去,顺手往里面一指。

“哪儿?这就是一个死胡同啊!什么也没有啊!你逗我呢?”老张诧异的喊道。

林东一愣,又往胡同看了一眼,只见这胡同尽头就是一堵墙,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刚才我明明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啊!”林东心头一紧,感觉刚才的经历就像做了一场梦,可是他的手里实实在在拿着一只酒杯。

“你确定是在这里?”老张问。

“是啊!就是这里,错不了,可是那个店铺怎么就没了呢?”

林东纳闷的直挠头。

“你该不会是见鬼了吧!”老张道。

“说什么呢?大白天的,别吓我!”林东忐忑不安的把酒杯放回盒子,一言不发的跟老张回了城。

回到宾馆,林东把酒杯拿出来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连睡觉都是把酒杯捂在被窝里,老张看到林东这个样子只摇头,这家伙准是魔怔了!

林东睡到半夜,忽然被一阵刺骨的寒意惊醒,“这空调怎么变得的这么凉了!”他嘟囔着从床上坐起来,见另一张床上的老张睡得跟死猪一样,一动也不动,甚至连呼吸的声音也听不到,就像死了一样。

他觉得房间有些异样,不仅冷,而且十分安静。“咦,酒杯呢?”林东记得睡觉时他把酒杯攥在手里的。

他一惊,连忙在床上翻找起来,可是找遍了也没有。

就在这时,他发现卫生间的灯亮了,而且里面传来水流的哗哗声,“有人在卫生间!”他心头一惊,因为房间里只有他和老张两个人,而老张正在床上睡觉。那么卫生间里又是谁?有贼进来了!

林东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他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蹑手蹑脚的走到卫生间门口,小心翼翼的伸着脖子朝卫生间里看,这一看,吓得他脊背发凉,烟灰缸也脱了手,掉落在地上。

他竟然看见那只青铜酒杯正悬空着接着水龙头里流出来的血水,是的没错,水龙头里汩汩流出的正是殷红的血水。

只见那酒杯接满一杯后就徐徐上升,然后凌空倒掉,杯中的血水竟然没有洒落地面,而是凭空消失了。

林东吓傻了,他瞪大眼睛朝镜子看去,只见镜子里有一个身穿破烂盔甲的怪物,它双目赤红,一脸腐肉生满了蛆虫,正裂开大嘴端着酒杯一杯一杯的喝着血水,它一边喝,一遍笑,血水顺着他腐烂的身体正不断从身体渗出来,很快整个卫生间都是一片血污。

“鬼呀!”林东吓得大叫,慌忙去拧门把手,想要开门逃跑,可是就是打不开门,而这时,镜子里的恶鬼也扔了酒杯,从镜子里爬了出来,扑向林东,张开血盆大口就咬向他的脑袋。

林东脑袋传来一阵剧痛,接着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等林东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脑袋还隐隐作痛,老张凑过来,关心的问,“你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事了么?”

“啊!鬼,鬼,卫生间有鬼,老张,咱们快点离开这里。”林东想起了昨晚骇人的一幕,惊恐的大叫。

“林东,我没看见什么鬼,我就看见你,端着这个青铜酒杯一杯接一杯喝着水龙头里的自来水,我看你肚子都快撑破了,怎么喊你你都不醒,你还对我又抓又咬,我没办法就用烟灰缸把你砸晕了。”

听老张说完昨晚的情景,林东立马明白自己恐怕是被鬼魂附体了。而这问题恐怕是出在这只青铜酒杯上面。

回想昨晚的情景,那个身穿盔甲的恶鬼像是个将军,他不停的用酒杯喝血水,莫非?这只酒杯曾经盛的就是皇帝用来毒死手下大将的鸩酒?

“这酒杯不吉利!”林东盯着桌上的青铜酒杯,连忙后退了几步。

“你才知道这酒杯有问题啊!要我说,你还是把它扔了吧!太邪门。”老张说。

“我扔哪啊!”林东问。

“它从哪来,还让它回哪去!”

老张说。

林东在老张的陪同下,又来到秦陵景区,在商业区好一阵找,终于发现了当初那个胡同,胡同尽头仍然是那堵墙,根本没有那个店铺的影子。

林东走到胡同尽头,在地上抛了个坑,把酒杯埋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林东心里轻松了不少,他走到胡同口,忽然耳畔传来一阵熟悉的风铃声,他连忙回头看去,只见胡同的尽头又出现了那扇黑漆大门,门口露出一张苍老的脸,正是那个老头,他正冲林东诡异的阴笑着。

林东吓得撒腿就跑,拉着老张拦着一辆出租车一口气跑回了宾馆。

培训剩下两天都一切正常,林东也从恐惧中逐渐走了出来。

坐上回家的高铁,林东就像刑满释放一样,心里轻松畅快,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他十分惬意。

“先生,您东西掉了!”乘务员小姐面带微笑,从林东脚边捡起一个纸盒子递给了他,林东一看见盒子,瞬间如坠冰窟,脸色惨白,又是那个盒子,它又回来了,他颤抖着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果然躺着那只被他埋掉的酒杯,酒杯里还有一层暗红的血渍。

而这时林东才发现,盒子里面还写着一行血红的字:本店每一件商品里都附着一个冤屈的灵魂,每一个购买它的人,都将会被鬼魂纠缠一生,直至死去!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