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胆子大的和胆子小的 > 详细内容

胆子大的和胆子小的

作者:__那傷眞恏  阅读:12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韶华和春娇是一起在城里打工的两个打工仔,两人在大城市里租了一个一套一的房子,房租也不是很高,足够两个人支付房租,两人是很要好的朋友,韶华是一个特别朴素的一个农村乡下的一个女孩子,而春娇是一个思维比较前卫对什么事情都比较挑剔的那种人。

韶华是虽然是一个很朴素的人,可是韶华的胆子小,春娇却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经常去看一些鬼片,两个人的性格却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过两人只是结伴到城里工作,因为家里的男人不争气,所以两个女人就决定出来独自闯荡。

朴素的韶华有着一些不好的习惯,喜欢每天晚上起床把厕所灯打开,才能睡觉。她们睡的是学校宿舍那种上下铺,当然在平时生活上的起居都是一样的,只是春娇是睡的上铺,每天夜晚总是两三点的时候,韶华总是去把厕所的灯打开,就是不关灯,那厕所的灯光射到春娇的脸上,总是让春娇在晚上一直睡不着觉,每天都是如此,终于有一天春娇按捺不住了,就向韶华提出了一些要求。

“韶华,我想给你说的是,我觉得你晚上能不能不要上厕所的时候忘记关灯,不然我每次都要自己又去关一次,上下床的真的很麻烦,我不想这样,太影响我的睡眠了。”

老实朴素的韶华只是应道,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只是知道自己确实这样会影响到春娇,可是一到晚上韶华就会觉得有些害怕,要是没有灯,韶华就会连续的做恶梦,甚至有些时候还会梦游,只是这些实情,韶华也不敢给春娇多讲,害怕到时候两人又是吵吵闹闹的。

这天韶华下班很晚,春娇早早的就回家了,听说最近有一部很好看的鬼片,胆子大的春娇打开电脑就在那里看,刚刚一入神,只见影片中,一片寂静,突然……

韶华的电话打来了。

“喂…春娇,我在路边看到有卖烧烤的,你要吃吗?”

“好吧,那你随便买一点吧,一会儿回来拿来当夜宵。”

挂断电话后,突然刚刚放映最恐怖的那个片段来了,还没有心理准备的春娇吓了一跳,还好她胆子大。

“嘭…嘭…”

春娇心想肯定是韶华回来了,哈哈哈,我的烧烤就要回来了,我得大搓一顿,然后看着刺激的影片。

韶华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看到春娇披着头发就把门打开了,家里漆黑一片,原来是春娇为了营造一种气氛,就把房间里面的所有灯都关上了,一回到家韶华,扫视着周围,一下扫到电视里面那惊悚的画面,顿时韶华的脸吓的惨白惨白的,一下蒙上了自己的双眼。

“不要,我不要看,太恐怖了,我害怕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梦见了。”

可是之前的画面果然还是看见了,还给韶华留下了也别深刻的印象,于是韶华早早的就准备在床上睡觉了,原因就是想在自己还没有回忆起来时,快点睡觉,好忘掉刚才看到的,叫上春娇看完电视后记得留一盏灯,春娇就是这样一个粗心的人,明知道韶华胆小还要看鬼片,明知道韶华晚上一害怕就想着开灯,却是在当睡意来了的时候什么都忘记了。

只是这一晚,韶华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没有留一盏灯,熟睡的韶华,居然自己起了床,打开了水龙头,先开始是洗脸,然后是接了一杯凉水,挤牙膏,准备开始刷牙,听着刷牙的声音,吵醒了春娇,春娇一看时间是凌晨一点半,吼道。

“韶华,你疯了吧,你在干嘛,现在是几点啊,你还在那里周游的。”

韶华没有做声,没有理会春娇,自己在黑暗中走到了厕所里,什么也没有干的,又走了出来,春娇目睹了这一切,韶华两眼无神,确实和自己刚刚晚上看的鬼片里面的人物一模一样,吓坏了春娇,春娇大声叫了一下。

“韶华!韶华!”

韶华依旧没有听到春娇在叫她,她只是两眼无神,耳朵里没有声音,在卧室里走来走去的,东做一件事,西做一件事的,就是不见人出声音,之后韶华走出来卧室门,到了厨房,春娇小心翼翼的,从上铺下来,跟着韶华走到了厨房,发现韶华居然在找菜刀。

菜刀?韶华找菜刀干什么?春娇跟的更近的去瞧见,韶华在到处找不到方向的乱砍,春娇上前去制止,韶华一下拿着菜刀就是在春娇的面前舞动,春娇有意图的想叫醒韶华,可是韶华跟被鬼上身了一般,不管怎么叫怎么喊,都不理会人。

后来在这种情况下,韶华把春娇当成了敌人,也像春娇砍去,春娇用手挡住韶华的手,可是怎么制止得了,韶华拿着刀就是一把乱砍,春娇到处躲着,可是一个不注意,韶华砍像了春娇的左臂,春娇的左臂被菜刀划伤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

家中的地板上到处都血,看到血的韶华跟疯了似的,舔着菜刀上的血迹,就像得到了能量似的,春娇的左臂被划伤了一道口子,浓郁的血液味道,一直让韶华发疯了似的乱砍,一直向着春娇砍去。

“一刀,一刀,又一刀。”

能听到地上有头颅掉落的声音,有手臂被砍下来的声音,有着春娇在求救的声音,一直呼唤着,声音由强到弱,最后,一刀下去,春娇的头被砍了下来,血流不止,一下,面前的一个大活人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碎尸,血流不止,源源不断的血液,韶华一头栽进去一直吸着新鲜的血液,活活的吃掉了春娇这个人,韶华嘴里还支支吾吾着说着。

“不……我只有在这个时候,我的胆子是最大的,我就是喜欢新鲜的血液,春娇白天你胆子比我大,晚上我的胆子比你更大。”

当一切都过去了,早上韶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却在床上睡的好好的,只是晚上做了一个可怕的梦,醒来时还觉得手臂有些酸痛,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当韶华还在迷迷糊糊的时候,抬头望着春娇的上铺,一颗头掉了下来,这个头正是春娇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