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第146章 修罗系列之鬼屋 > 详细内容

第146章 修罗系列之鬼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第一章廉价出租

夏兰推开门,一股子陈旧的气味扑鼻而来,她不禁用手捂住了鼻子。屋内灰尘满地,还有着大片大片的蜘蛛网。

她蹙眉,对身边的房东道:“怎么这么旧?”的确很久,就像是被尘封了千年的古墓,一瞬间被人打开,惹人窒息。

“其实也不算旧,只是稍微脏了一点。”房东一边说着,一边把夏兰的东西拎进来,仿佛是害怕她跑了:“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三个月没有住人了。”

夏兰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搬离宿舍急于找个地方住,浏览网页信息时,无意发现了这个屋子。

上面写着:120平方米,月租六百!C市是魔都,寸土寸金,在这样一个城市,竟然有着这么便宜的房子?

夏兰有点质疑,脑海中翻阅过曾经看过的鬼故事:闹鬼的屋子,死过人的屋子……只有这种不吉利的屋子才会这么便宜。

后联系了房东,道出心中疑惑。对方听了,只觉得好笑。他告诉夏兰,这是他为了和自己前女友结婚买的房子,可临到结婚却闹翻了,怕自己住在里面伤心,所以他本决定卖掉。但现在房产不景气,且地段并不吃香,即便出售也会赔钱。

可租出去,他又不忍心打上隔板,但太贵又怕没人租住,所以只好低价出租。

来之前房东告诉过夏兰,说屋子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所以可能比较脏。夏兰有准备,却又没料到竟然脏成这个样子。

见她脸上不悦,房东立马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留下来帮你打扫。”

谁会介意?傻子才介意。夏兰一口应下。房东是个老实人,真的帮着夏兰忙里忙外,以至于夏兰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那么低价的房子,且质量算好,自己还挑三拣四的要人家帮着打扫?

于是她也和房东一并动手起来。

临走时,房东告诉夏兰,说自己叫做林辉,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给自己。夏兰客气地点头,并送房东出门。

晚上,夏兰睡到一半忽而感到一阵尿意,她从床上起来去厕所。上完厕所准备继续睡觉,夏兰却忽而听到一阵声音。

声音是从厨房传来,听起来像是翻东西的声音。老鼠吗?夏兰在心中想到。

她随手摸起厕所的拖把,想着如果是,就送那该死的老鼠上西天。然而,到了厕所夏兰才发现,那不是老鼠,而是一个人!

是一个女人,她蹲在厨房,翻看着洗手台下的柜子。

“你是谁?”夏兰下意识地喊了一句。女人听到声音,回过自己的头来。

那不是人,那是一个女鬼!女鬼一脸苍白,一双眼睛发着碧绿的光,而嘴唇却又被涂得血红!

“啊……”夏兰吓得倒退了两步。

女鬼看着夏兰,咧开了自己的嘴……牙齿血红,像是刚刚吃了活人的肉。她对着夏兰,喷出了一口气。

那口气让夏兰感到迷醉,头一沉,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夏兰从地板上起来,她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觉得好奇,是梦魇和梦游吗?应该不可能是真的见鬼了吧,如果是鬼,那女鬼为什么不杀了自己?

然而,那不是梦。夏兰看到厨房的橱柜上还留有一个血掌印!那个掌印清楚地提醒了夏兰,那是真的。

身体猛然变冷,是心脏为了保护自己抽走全身血液的反应。夏兰哆嗦着摸出了手机,拨打了林辉的电话。

第二章这里有什么秘密?

林辉赶到的时候,夏兰正坐在沙发上面发抖,身子一颤一颤的,脸色苍白好像一张白纸。

“你……怎么了?”之前在电话里面夏兰说的不清不楚,只说有事,要林辉赶来。可到底是什么事情,夏兰却没有告诉林辉。

“有……有鬼……”见林辉来了,夏兰哆嗦着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林辉听完,脸色忽而一惊:“你……你不是梦魇吧?”

“不是的。”夏兰急忙打断林辉:“你看,那里。”顺着夏兰的手看过去,橱柜上还有着一个妖红的掌印。

林辉的面皮子更白了,他把手指头放在嘴里,不住地啃噬着自己的指甲。

“你告诉我,我求求你告诉我。”夏兰看着不做声的林辉祈求道:“这个屋子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是不是死过人?”

夏兰执拗地认为这里肯定死过人,虽然林辉之前的解释很完美,可是配合昨天晚上的事情来看,这里的房租之所以那么便宜,只有可能是因为死过人这一个解释了。

看着她疯癫无状的样子,林辉被迫点了点头:“是。你昨晚看到的那个……是我的女友!”

他迫于无奈地告诉了夏兰真相。

这套房子,的确是他为自己和自己女友准备的新房。但是他女友并没有和他分手,而是被人杀死在了这栋屋子里面。

当晚林辉在公司加班,一整夜没有回来。可第二天打开门却发现,屋内横躺着一具尸体,他女友的尸体。

而家中的财物也被人洗劫一空。

是抢劫案,虽然报了警,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进展。因为怕自己触景生情,所以林辉只好又买了一套房子,搬了进去。

而这套房子,林辉又不愿意空下来,因为怕它一空下来,自己就倍加思念自己女友。但是要他卖掉,也是舍不得的,所以才只能用这么低的价格租出去。

听完,夏兰脸上一阵不悦,林辉赶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想到……我知道这是我的不对,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是无神论者,所以不相信鬼怪。”

看他如此诚恳,又感念他的深情夏兰也不欲再责备了。

“那这样吧,你把订金什么的退给我,我搬出去就算了。这件事情我也不会告诉别人,但是这房子你也不要再出租了。”这个要求很合理,林辉不住道谢。

“但是……”夏兰脸色一沉:“你也知道,现在租房子也很难。所以我希望你可以让我在找到房子之后再搬出去。”

这也是个合理的要求,林辉不好反驳。

但是夏兰也告诉林辉,如果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也实在害怕,希望林辉可以陪伴自己住几天。

林辉本想拒绝,可一想到自己欺骗对方在先,所以也只好答应。

但是自从林辉住下,那个女鬼就没有再出现过了。而自打那个女鬼没有出现后,夏兰也就绝口不提搬家的事情了。

林辉想,可能她是看见房子安宁了,且想到房租便宜暂时不想搬了吧。

第三章阴谋诡计

“你说什么?”一个一身黑衣的女人坐在林辉对面,一副大墨镜遮住了半个面容。但是从她语气中可以听出,她很不悦。

林辉低着头,半天不说一句话。

“那个女人是不是不打算走了?”女人点燃一根烟,吸食了一口。她嘴唇涂抹得很红,像是吃过人肉。

林辉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

半天,他才开口:“或……或许吧……”

“她不走我们怎么找那东西?该死。”女人紧握着拳头,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要不……把她做了?”

“不行。”林辉打断她:“如果这样我们很容易被警察盯上,你想,如果警察介入我们不止找不到那个东西,甚至可能……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女人或许是觉得林辉说的在理,所以也不再说话了。

之后两人又商谈了几个办法,但是都无果而终。最后女人实在不耐烦了,她下了最后通牒,要林辉自己解决,并且只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

回到家中,林辉愁眉苦脸。夏兰见了,不禁走到他面前:“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心事重重的。”

“没什么,一些小事。”他总不能说实话吧?

看着夏兰的脸,林辉很想问她什么时候走,可是又不好问,生怕一不小心漏了马脚。

“对了,”夏兰没有注意到林辉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我今天晚上有事情要出去,可能要明天早上才会回来。”

“哦。”林辉应了一句,仍旧是没什么表情。

晚上九点,夏兰出门,出门前她特意和林辉打了招呼。看着夏兰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间,林辉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半个小时候,那个黑衣女人赶了过来。

“她今晚不在,我们两个找找看吧。”林辉看着女人说道。

女人扫视了一下四周:“我们找了这么久,只怕今晚也未必可以找到吧?”

“先不管这些,反正别浪费时间,今天找不到,我们明天再想办法,看看怎样让那个女人离开。”林辉说着就开始在屋内找寻起来。

女人看着他忙碌的声音,冷哼一声:“不用麻烦你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什么?”林辉回过身来,却对上了女人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之后,他感到腹部一阵剧痛……“你……”

“这就是我想到的办法,如果你在今晚被鬼杀死,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吓得赶紧逃呢?好了,亲爱的,你不是很爱我吗?既然爱我,就把你的命给我吧。”

女人麻利地抽出刀子,林辉倒在了血泊里。他死不瞑目,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竟然会杀死自己!

第四章 第二具尸体

夏兰是在第二天早上赶回来的,走到门口她就发现不对劲,大门没关。

大门虚掩着,还留有一条缝。此时是早上六点,按理来说林辉应该还没有起床,难道是有人进去过?

夏兰推开门,喊了几句:“林辉,林辉……”没有人回应,她走进屋内。

屋子里面的摆设和她昨晚出去时一模一样,看不出有外人进来过的痕迹。就在她以为可能林辉是有事出去忘记关门时,忽而发现了不对劲。

她感觉屋子内部似乎有什么味道,淡淡的,但是仍旧可以闻出来,是腥味,而且像是血的腥味!

怎么……难道是林辉的……

她疯了一样推开林辉房间的门,却看见林辉坐在电脑桌前,电脑屏幕是黑色的,但是并没有关机,只是被锁屏。

“怎么回事?”她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走向了林辉:“林辉,你怎么了?”手一推,她看见林辉的脑袋歪了过去。

不止,她还看见了血……在林辉脚下,有着一大摊子的血,那血腥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夏兰哆嗦着把椅子向后拉,她看见林辉的腹部有一个大洞,内脏从洞里流出。肠子像是蛇一样蜿蜒着露在外面,还胃和肝脏也都挂在外面。

“啊……”尖叫中夏兰触碰一下鼠标,电脑的屏幕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女人,不,一个女鬼。

女鬼一脸惨白,穿着一身黑衣,对着夏兰“咯咯”诡笑。而没笑一下,她的脸上就会掉下一块肉,直到整张脸都成为白骨!

半分钟,夏兰足足怔了半分钟才想起报警。

过了十分钟左右,警察赶到,而他们一进屋子就看到一个痴傻的女人。女人坐在地上,身体颤抖的很厉害。

其中一个较为年轻的男警走向夏兰,他轻轻地推了推夏兰的肩膀:“小姐……”

“啊……”夏兰一阵尖叫,跳起来挠破了那个警察的脸。

很明显,她被吓傻了。警察怕她乱来,立马按住了她。在她那哆嗦不清的言语中,警察听出来了,在房间里面有一具尸体。

虽然他们已经有了预料,可见到尸体的时候还是感到了深深的恶心。

为首的警察找人抬走了尸体,并且把夏兰也带到了警局。在警局足足花了三个小时,夏兰才镇定了下来。

她向警方说起了自己发现尸体的过程,以及电脑屏幕出现的女人,还有那个晚上自己见到的女鬼。

但是这样无稽的话警察怎么可能相信?他们告诉夏兰,自己查看了电脑,并没有发现那个所谓的女人,而且电脑也没有被人动过手脚的痕迹。

从警察的目光中,夏兰看出了深深地怀疑——他们怀疑自己贼喊捉贼。

但是经过调查,夏兰并没有杀人动机,所以最后她被释放。

被释放的夏兰,并没有急速逃离这栋死过人的屋子,而是继续住了进去。并且……就好像没事人一样。

第五章 暗处的潜伏者

黑衣女人偷偷监视了夏兰很久,这段时间她表现完全正常,一点都没有被吓到的样子。

怎么回事?这个女人不是很害怕吗?

可恶,她在自己心中默念道。她本以为林辉的死可以吓退夏兰,但是没想到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

思来想去,她觉得还是把夏兰杀了最保险。

准备好一切,她在一个暗夜潜伏到了那个屋子里。她很熟络,走路轻手轻脚,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带着刀子,她摸到夏兰的房间。床上鼓鼓的,夏兰整个身子都埋在被子里面,只露出一个后脑勺。

看着那一头秀发,女人露出一个冷笑。她扬起手,抄起刀向着床上的夏兰刺去。

刀子很锋利,刺破了被子,也刺入了夏兰的身体。鲜血一下子就把被子染得绯红。看着床上的尸体,女人冷笑了起来:“早知道就直接把你杀了,省了我那么多麻烦。”

“是吗?”一个声音从女人身后传来,一把匕首抵在了女人的脖子上:“你真的以为我那么容易就被你做掉了吗?”

是夏兰,她一副黄雀在后的表情,冷然而幽怨地看着女人。

怎么回事?女人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她本以为夏兰之所以不走,是要钱不要命为了占便宜,又或者在她看来林辉之所以会被杀死是因为他就是杀害自己女友的真凶,他女友的鬼魂是前来索命的。

但是……现在这一幕实在让女人看不透。

“其实我老早就知道上次我见到的那个女鬼是有人假扮出来的,那人就是你吧。”夏兰看着女人说道。

她告诉女人,自己是无神论者,看到那个女人的第一眼她就怀疑有人在装神弄鬼,而当那个女鬼喷出那口气的时候,她就更加确信了。

那不是鬼气,只是那个女人嘴里咬了个喷射装置,从里面喷出来的,是麻醉剂!

“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轮到女人惊恐了,黑衣女人觉得自己已经赤身裸体地站在人前,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人一清二楚了。

“我?”夏兰一边说话一边用力了一下,刀子划拨了女人脖子上的皮肤:“我是文慧的亲妹妹,我叫做文澜!”

文慧这个名字,仿佛有着某种魔法,让女人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第五章 真相

其实这栋房子的主人并不是林辉,还是文慧!林辉,不过是文慧的同伴,或者说同伙比较准确。

林辉、文慧包括这个黑衣女人,其实是一伙贼!

一年前,他们在外国的博物馆里偷来了一样珍宝——天使之泪。传说价值连城的宝物。

但是如此珍贵的宝物失窃,必然引起轰动,所以他们不敢立马销赃。他们决定,等到风头过了再把那东西放在黑市叫卖。

可是,林辉和黑衣女人却没有想到,他们内部竟然会有人黑吃黑——文慧打算独吞天使之泪。

她带着天使之泪逃回国内,并且躲在了这里。可她没有想到,自己还是被自己的同伙给找到了。

林辉他们杀死了文慧,可是却没有从她口中得知天使之泪的下落。他们怀疑文慧把天使之泪给藏了起来,而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这个屋子。

然而,就在他们决定留下来寻找时,却发现那个文慧在死之前发布的招租启示。而夏兰,或者说是文澜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了过来。

林辉只好伪装成这个屋子的屋主,把屋子租给她。他打算等文澜入住之后再要自己的女朋友——黑衣女人装鬼把她吓走。

可是却没有想到,她不止没有吓走文澜,还让文澜要求林辉搬来同住。

无奈,林辉只好入住,再找机会。因为林辉住在这里,所以他们装鬼的计划只能告终。但是林辉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女友竟然会为了吓走文澜而杀死自己!

“你打算把一切都推给鬼怪,然后把我吓走对吗?”文澜的刀子不自觉又用力的几分。她看着黑衣女人说道:“的确天衣无缝,可是对我没用。”

她早就知道了端倪,甚至电脑上的女人她也清楚那只是高端的木马,目前一般警察无法破解的木马!

文澜知道,只要自己不走,这个女人就会再次出现。因为贪婪,这个女人肯定会前来杀死自己,而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要诱惑这个女人出现,因为她要杀了这个女人!

“我姐姐做的事情我一直很清楚,可因为她是我姐姐,所以我只能装作不知道。”文慧和文澜一直有联系,可是前段时间文慧却忽而消失了,从那一刻文澜就怀疑自己姐姐遭了毒手。

于是,她偷用自己姐姐的账号发布了招租信息,然后自己再伪装成租客前来,其目的就是引蛇出洞。

“其实你不杀死林辉我也会动手的,不过很好,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文澜冷笑着说道:“其实你们要找的天使之泪,一直都在我的手上!”

文慧在得到天使之泪之后,就拜托自己妹妹帮着看管。迫于是姐姐,文澜只好答应。

她知道,只要这两个人一日找不到天使之泪,就一日不会离开这个房子。她就是利用此作为饵,来钓这两条鱼!

“好了,你知道了一切,你应该可以瞑目了!”文澜用力一抹,锋利的刀锋便在黑衣女人的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

鲜血喷涌而出,女人绝望倒下!

看着女人的尸体,文澜发出一声叹息:“姐姐,我终于为你报仇了。只是妹妹想问问你,财富真的那么重要?重要到可以让你们违背法律,屠杀生命么?”

那颗钻石,其实早在文澜发现文慧不见后,就被她丢入了茫茫大海。关于这个钻石,一直有一个可怕传说,据闻得到这枚钻石的人,都会不得好死。

她想,这样罪恶的东西就应该沉入大海,永远不见天日。

但是,真正罪恶的是这颗钻石吗?应该是人心吧。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