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北平闹鬼事件 > 详细内容

北平闹鬼事件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民国19年,我祖父在北平朝阳局做警察,然而他亲眼目睹了慈禧的卫队,变成僵尸遗留在紫禁城。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祖父从当局开过会议后,回到了朝阳分局,一来呢是看看李文国对李昕的事儿是什么态度。

李欣是祖父的“同事儿”。

不久前意外去世了。

李昕的事情到此他都没有亲眼目睹。这二来也正想再次探探紫禁城的情况,指不定暗道那些僵尸便是慈禧的卫队。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些反派斗魔人好像也在参与僵尸的事儿,这些反派者又和慈禧有什么关联……

反派无非是一些邪教之徒,自称斗魔人。

回到分局,李文国依旧像往常一样,静静地坐在那个办公桌上,见祖父进门,他立刻站了起来,上前一边迎接一边眉笑道:“杨队长此次能够化险为夷,可真是了不得啊!只是我那侄女……”

李文国的语气中带着那么一丝的哀落,可见他最近过得并不怎么样。

“李叔过言了,这全靠运气而已,您说的可是李昕!”从他的口中,他应该知道了一些关于李昕蹊跷的事儿。

李文国连续点点头,可要将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他,他会相信嘛?李昕能够复活,那可是老表用他自己的命来换的,简单的说,现在整个李昕都是属于陈邵杰的,除了肉身。

祖父随随便便给李文国编了一个借口,不得不说,祖父对这些事儿确实很烦恼,看来还得李昕自己来亲口跟他说。

这时门外站着一个熟悉的面孔,她盯着祖父半响后,放眼憨笑着冲了进来,不顾及周围的人,就一个跳跃跳到祖父身上。

“队长,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李琳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估计是想说以为祖父死了。

“臭丫头,你快下来,你爸在看着呢!”祖父在她耳边轻轻嘀咕道。

李文国站在原地,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尴尬之处,反而觉得很正常。

“咳咳”李文国捂着嘴,假意咳嗽了两声,接着又潇声息气着道:“琳琳这丫头年龄也不小了,前些天你们局长还跟我说起你们俩的事儿,这…现在你回来了,想看看你意见!”

李文国此言一出,顿时差点没把祖父吓一跳,我们的事儿?李琳和我有啥事儿!他的意思和我所想,估计八九不离十。

可祖父不能直接挑明,万一不是那样儿,这不是证明祖父素质有问题了。

“李叔的意思……”祖父想进一步验证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样。

“呵呵,你看你,这儿女的事情,你听不出来吗?”果然,李文国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不过答案已经浮出水面。

此时李琳有些脸红着悄悄转过身,八成在哪儿美着呢!其实祖父早就看出来,李琳对祖父的感觉,只是祖父一直待她如妹妹。

“呃…那啥,李叔我现在还有公务,这事儿先不讨论哈。”我想我得尽快离开这里,不然真的会被逼婚的。

如果草率拒绝了,对李琳那将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脑海中就像灌满了水,虽然我很不情愿,但李文国主动提出了这样的想法,这让我重新认识了一个曾经很失败的自己。

幼儿时,我希望自己长大了去做一名飞行员,但当我长大了,才发现我更喜欢做一名军人,因为我很崇拜我的偶像“希特勒”,有人说他一个恶魔,他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灾难,可尽管如此,我还是依然崇拜他。

我崇拜他不因为他杀了多少人,而是因为他真的很了不起,从一个不起眼的奥地利人变成一个人德国人,而后登上了德国最巅峰的舞台,俗话说‘无毒不丈夫’。

像他这样的人,我华夏也有不少,比如“秦始皇”等这样的帝王。

可我连做军人的资格都没有了,因为我的好奇,才导致炸弹爆炸,我不敢承认错误,害得整队人被赶出军营。

现在我又做了一名人民公警,可我并不是一名好警察,看到谜史册中的那些人物,我迫不及待想成为哪有的人,换来的只是别人的一句“疯子”!

站在烟雨蒙蒙的街道上,我想起了雪离,想起了天姬,两个不相同的“人”,却有着一张致命的美貌。

雪离她喜欢军人,如果现在她还在她还会喜欢我吗?我已经在她心里失去了她所仰望的那个激发感,她还会喜欢我吗?

天姬…一个不知存在了多久的女鬼,我竟然像白痴一样幻想着和她在一起。

突然这时,我发现我对面站着一个不同寻常的人,虽然街上人不多,可“他”的行移非常诡异。

他的脚尖顶在地面上,后脚跟高高翘起,似乎正个人就那样漂浮在空中,一开始我并不在意。

可当我认真看他时,才发现我看不到他的脸,隔着蒙蒙细雨使他的脸很模糊。

“帮帮我…”一声阴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炸了一惊,对面的那个人不见了。

我身后此时正有一股凉飕飕的感觉,我慢慢回过头,一张模糊不清的脸正靠在我身后。

血液瞬间在我身体里沸腾了起来,“你!你!你!…”

我忽然连话都说不出,鬼怪我也见过不少,可我竟然第一次这么害怕,可能是近距离的原因。

“帮帮我…”他的声音很沙哑。

“你是鬼?”我脑子一片空白,明知他是鬼,却还要问一遍。

“你!你说…”我后退了好几步,那样毕竟太近。

“一,一年前,我被人撞死在这里,他把我丢进了下水道里,我的躯壳在这里泡了一年之久,得不到超度,我哪儿也去不了,地府也不收我,帮帮我…”漂浮在空中的那鬼,慢慢吞吞念了半响,同时他指着那个地面井盖。

我迅速通知了分局,李国文立马就带人赶了过来,当众人撬开那锈气斑斑的井盖时,里面果然有一具尸体,不过只是一具白骨。

通过这事儿,我才明白原来鬼也有难处,下面我得尽快找到慈溪那老妖,一旦让她的那些卫队站起来,那将是一场灾难。

来之前我就已经和孟欣他们约好,今晚零点在紫禁城南门会合,远远的,他俩已经在那等候多时。

随后我们进入了暗道,再回到当初发现棺材的那地儿时,那些棺盖板都已经全部炸开了。

所有的尸体都不见,奇怪了这些僵尸都哪儿去了…

“静花台!”我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那只黑僵。

三人又从低下来到了那口井,可这回井低下并没有积水,之前每次经过这里,这井里都有水,这次怎么会没有水了…

孟欣第一开路,快要爬到井口时,上面儿突然现出一只锋利的爪子…不!那是一只僵尸的手。

要说这鬼面天的称号,那可不是吹出来的,孟欣一把抓住了那只手,借用“他”的力度将自己拽了上去。

我和李昕也趁此机会赶紧一拥而上,才一踏入地面,我滴个乖乖,差点没把我吓傻,所有的僵尸都来静花台了,看到我们的到来,僵尸一个个似乎显得很不高兴,就好像我们坏了他们的事儿。

“杨兄,血鳞现在已经和你融合一体,这回可以试试这血鳞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了。”孟欣像开玩笑一般,盯着那些僵尸道。

“我来给你们打头阵!”孟欣说着,伸出了右手。

只见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而后在手心里迅速画着一个看不懂的符号,可没等孟欣准备好,僵尸已经扑了上来 。

“我说孟大侦探,僵尸站着给你宰的吗!”李昕说道,她的左腿已经招呼了出去,一个旋转下来,就踢退了好几只僵尸。

“脚不疼吗?看我的!”他们互相讽刺着,似乎谁也不比谁怂。

“普道乾坤星月大 法~~~”

“轰”的一声!

周围的僵尸都被孟欣的一掌全给撂倒。

“不错嘛!像个爷们儿!”李昕说道,也在准备着自己的大招。

“降龙伏虎玄天羹…走你!”李昕的整个小身板被自己的咒语给带动了出去。

噼噼啪啪一番下来,只见那些僵尸身上都在冒火花。

“哼~还不得我来收场!”孟欣道。似乎就要结束了,可谁知屋檐上突然冒起一股浓浓的黑烟。

那些黑烟开始分散了起来,就像一条条流动的大蟒蛇,这些形成一条条的黑烟迅速向我们袭来。

孟欣和李昕同时出招,才勉强挡住了那些黑条。

“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哼哼…”黑烟中发出了慈溪那恶毒的声音

“杨邵男,快!”李昕冲着我道,暗示我该动手了。

我按照李昕的意思,慢慢伸出右手,可见手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紧接着手心里的东西越来越大,还是那耀眼的八阵图。

“打出去!”李昕一呼而下。

我迅速对着那股黑烟拍去,果真还有点用,黑条消失了,黑烟也在慢慢减少,屋檐上漂浮着一个艳浓乌黑的老太。

“你这魅,冥顽不化,等着破灭吧!”孟欣指着慈溪骂道。

就在这时,各处传来跳蹦的声音,不一会儿,角落里芬芬跳出一只只黑丫丫的僵尸。

“不行,邵男现在还不会使法,这样下去我们会死得很惨!”李昕的眉头开始紧皱了起来。

“趁现在这里还封得住他们,我们赶紧走,有的是机会灭了这老妖!”李昕说着,从手里丢出一打符纸,符纸瞬间变成熊熊大火。

“走!”

看得出孟欣似乎不太乐意就这样撤退,可正如李昕所说,这样耗拼估计我们是占不到便宜的。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