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用鬼酿酒 > 详细内容

用鬼酿酒

作者:青春兵荒马乱  阅读:9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街上的传单随处可见,但传单是不能随便接的,也许你接的便是你的死亡传单……

这天,天色阴沉沉的,肖东独自一人漫步街上,正准备朝学校赶去。

突然,一身黑衣的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笑吟吟地说道:“同学,都是出来混的,来帮个忙,接个传单吧!”

说完,那人便从怀里小心地掏出一张传单递给肖东,还不断地拜谢。

这时,肖东一瞅手机,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与女友相约的时间快到了,便顺手接过传单,快步离开了,只是眼睛的余光瞅见那黑衣人佩有一印有林的玉珮。

待肖东赶到咖啡馆里,她女友许嫣俏脸浮现出一丝微笑迎了上来,开心道:“不错!这次还挺及时的,不过你手拿着一张白纸干什么?”

“白纸?不传单么?难道那黑衣人骗我?”肖东一脸惊诧的表情,质疑道。

言罢,肖东执过那传单一看,顿时惊吓地后退了几步。

这哪是什么白纸?分明是张死亡通知书,那上面四周遍布着透明的酒桶,而酒桶酸的不是蛇,也不是毒虫,却是狰狞的恶鬼。

而肖东却愣立在房间中间,背后一道黑影袭过,一把利刃穿胸而过,他竟面露惊骇之色,似乎难以置信一般。

肖东深吸口气,平稳了下情绪才颤抖道:“你看到的真是白纸啊?难道不昊其他东西?”

许嫣萌萌着双眼呆望着肖东,不解地说道:“真是白纸啊?不然是啥?”

就在肖东准备去问邻近的客人时,那张传单竟诡异地自燃起来,不一会儿便化成了灰烬。

肖东将这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许嫣,许嫣惊讶的红唇微启,一脸震惊的表情。

她沉吟半响,才严肃地说道:“你确定……确定发你传单的是人吗?”

“人?应该是吧?大阴天的,我也没注意他是否有影子?但是……”肖东惊恐地回忆半天,才道。

许嫣玉手将肖东的额头轻轻一弹,无奈道:“傻啊你!你小说看多了吧?是不是有影子的便是人,无影子的便是鬼?鬼和人看似不同,实则殊如同归,鬼也可能有影子的,但是啥啊?说啊!”

肖东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信息般,惊喜道:“我好像看到他有个印有林的玉佩!”

“印有林的玉佩?”许嫣顿时惊呼出声,“是他!王林,他不死了么?看来找上你的果然是鬼,你心也太大了吧?连传单都敢乱接!哎!”

“鬼?王林他找上我干什么?他又不是我害死的,为啥要害我?”肖东惊悚地朝墙角缩了缩,颤抖着声音道。

“王林?看来这事要找他的死党许木才能搞清楚!走,我先打个电话给他!”说完,许嫣便掏出一苹果7走出了咖啡馆。

但过了近半个时辰,就在肖东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许嫣才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地走了进来。

她笑吟吟道:“许木原本有些不同意,但在我的多次哀求下,终于同意了,叫我们教学楼前等他,放心!肖东,你会没事的!”

等到了教学楼下,一阵阴风袭来,肖东顿时冷得打了个哆嗦,双腿不禁战栗起来。

而一旁的许嫣却俏生生的,一点儿也没有冷的感觉,她见肖东的囧状,微微一笑,但很快便凝重起来,关切地问道:“肖东,你冷啊?这天气不冷啊!”

肖东颤抖着身子道:“冷啊!这么冷!你没感觉到吗?哈欠……哈……”

许嫣一脸慎重的表情道:“你真的可能被鬼缠上了,阴气盛,阳气弱,故惧寒!咦,许木来了!”

许木手提着一瓶透明的白酒,不时长饮一口,缓缓地走了过来。

他见肖东那身冷的模样,关切地递过那瓶酒道:“你这么冷,尝口不?这可是好东西啊!”

肖东见状,连声道谢地接过白酒,痛饮一口,不?这酒有点不对,味道相当怪,甚至有股死尸的腐烂味,这一定是错觉吧!

“你们想打听王林吧?王林前些日子无缘无故死了,而且尸体还失踪了,他的父母将他学校里的东西都送给我们了,我就只要了这酒,这酒味道真心好啊!驱寒提神!”许木吧叽几下嘴,回味道。

“那他出事之前经常去哪儿?”肖东一脸紧张地问道。

“他啊?经常自已一个人去教学楼下的地下室,每次问他,他都闭口不言,只是轻轻一笑道,你们啊?天天学习,没啥鸟用,照样做你的单身汪!”许木沉思一会儿,才缓缓道。

“接着呢?难道他还有其他特殊的地方不成?”许嫣神秘一笑,奇怪问道。

“而当我们问他时,他总是神秘一笑,说道,等他发明一种东西,便会金钱美人尽在囊中!问他什么东西,他总是不说!”许木沉凝片刻,才有些纠结道,“好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说完,许木便夺过那瓶白酒扭头离开了,只余下一句“奉劝你们一句,要相信自已,不要轻信他人,自求多福吧!”

许嫣拉着肖东朝那地下室赶去,一道陈旧的大门拍住了他们的去路。

许嫣竟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打开这门,见肖东一脸奇怪的表情便温言劝道:“不用奇怪啊!这地下室的钥匙正好在我这里,巧吧!”

“你来了?肖东,那酒味如何啊?”面前是一道腐烂的尸体开口道,“你知道这酒是怎么酿的吗?你看!”

说完,那血肉模糊的王林突然拉开两旁的黑布,一道道狰狞的恶鬼被封在酒桶中不断撕咬着,那酒水竟显现诡异的紫色。

肖东顿时恶心地吐了,原来他喝的是鬼叟酒,鬼酿的酒。

突然,一道利刃穿透了他的胸膛,王林狂妄地哈哈大笑起来“酿完这酒,是我的执念,但还缺一个鬼,含冤而死的鬼酿起来效果更好,你说呢?许嫣!”

肖东难以置信地回过头,痛苦地倒在地上,诡异的是,他头上冒出了一个战栗发抖的鬼影。

许嫣拿瓶子一收,那鬼影便被收进一小瓶中,但是她却稳步上前,趁王林不注意,一道符咒印在他额头上,冷笑道:“多一个,味道更好!”……

又是一天,又一黑衣人在街上发传单,许嫣正在急促地接电话便顺手接了过来,而与此同时,许木冷笑道:“我只能制传单,但这场闹剧该结束了,虽然酒味道不错!”……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