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毁童年系列之小红帽 > 详细内容

毁童年系列之小红帽

作者:爷独守空房  阅读:12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bh88.net 收集整理

“小红帽,你去哪里呀?”

“琼恩大叔,妈妈让我去给外婆送些点心。”小红帽穿着红色的兜帽,圆圆的小脸上满是笑容,两个小酒窝儿可爱极了。

琼恩大叔脸上长满了络腮胡,迷人的蓝眼睛里面闪着不知名的光,他微微沉默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又闭紧了嘴巴,微微点头。

“那我走了,琼恩大叔,等我回来的时候,给您带您喜欢吃的果子!”小红帽的声音略微稚嫩,朝气蓬勃,呼扇呼扇的大眼睛里满是纯真。

琼恩还是叫住了她:“小红帽!”

“琼恩大叔,怎么了?”小红帽是个很有礼貌的好孩子,听见长辈的话向来都会认真执行。

琼恩从怀里掏出一个自制的信号弹递给小红帽:“好孩子,这个给你,如果你在森林里遇到危险,把这个拧开,我就会去找你的。”

“太好了,谢谢琼恩大叔!”小红帽双手捧过信号弹,并把它收进了口袋里。

“早点回来。”

“好哒,琼恩大叔!”

“……”

小红帽上路了,她要去森林里的外婆家。

小红帽的家住在村子里,可是外婆家却在森林里,她曾经问妈妈,为什么外婆不和她们一样住在村子里,妈妈总是眼含悲伤的摸摸她的头,一言不发。

然后,聪明懂事的小红帽便不再问了。

小红帽走进了森林,斑驳的树影照在地面上,像铺了一层碎钻,亮晶晶的。

树林里的植物长得茂盛,颜色鲜艳的蘑菇和花朵相互簇拥着,它们仿佛在低声喊着向上生长,夺取阳光。

风微微吹过,树叶摇晃,洒落一片片温柔的影子,仿佛置身在绿色的海洋里。

小红帽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蟋蟀们轻声伴奏。

这时,一只猴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蹦到小红帽面前,不等她反应过来一把抢过小红帽的篮子,“嗖”的一下,跳到了树上。

“猴子先生,可以把篮子还给我吗?”小红帽仰着头,水润润的大眼睛里满是希冀:“这是妈妈让我送给外婆的,如果你想吃的话,等我把篮子送过去,回来的时候给你带香蕉,好吗?”

猴子似乎有些着急,连连摇头,磕磕巴巴的说道:“……别……别去……危险……”

“你是说传闻中森林里有狼的事情吗?没关系的,猴子先生,我……我不怕的,你看这个,这是琼恩叔叔给我的信号弹,他会帮助我的,他可是了不起的猎人呢!”

猴子仍然不愿意把篮子还给小红帽,它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又说不明白,急的抓耳挠腮。

“猴子先生,你如果不把篮子还给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小红帽佯装生气,猴子吓得赶紧拿着篮子下了树,将篮子放到了小红帽的手里。

一路上,猴子跟在小红帽身后,亦步亦趋的,生怕把她弄丢了。

小红帽和猴子说了很多平时生活的趣事,比如说琼恩大叔第一次做饭把盐当成糖了;或者妈妈说她再过六个月就满五岁了,就可以去幼儿园大班了;又比如说村子里的大狗阿花生了一窝小狗崽,特别可爱。

猴子听着小红帽奶声奶气的描述,多少有些放松了。

然而走到森林的尽头,马上就要到外婆家的时候,猴子一把抓住了小红帽的衣服,满脸担心。

小红帽笑了起来,两个小酒窝可爱极了。

小红帽摸了摸猴子的脑袋,跟它说了再见。

可是,猴子仍然跟在她的身后。

直到小红帽从花盆下面翻出外婆家的钥匙,轻轻打开门,看见外婆躺在摇椅上的瞬间,小猴子一下子没了踪影。

“外婆,您好。”

小红帽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开口道。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外婆,心里十分的紧张。

小红帽只有妈妈,从来没见过爸爸、爷爷、奶奶等亲戚,仿佛世界上只有她和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

小红帽曾经问过妈妈,爸爸去哪里了,妈妈温柔的看着她,眼睛里满是泪光,然后突然浑身抽搐,细长的头发散乱晃动,像是可怕的鬼影,让“爸爸”这个词成为了一个禁忌词。

小红帽再也不敢问家里其他的亲人,除了外婆,这是妈妈唯一不会发病的亲人。妈妈会跟小红帽讲很多外婆的事情,比如说小时候的妈妈很调皮,把外婆珍贵的花瓶打碎了,然后被外婆打了屁股;比如说小时候的妈妈偷别人家的苹果,被外婆押着去给人家道歉;比如说小时候的妈妈和男孩子打架,被男孩子打的鼻青脸肿,外婆就温柔的给她上药,外婆的怀里温暖极了,那么柔那么软。

对于小红帽来说,外婆是除了妈妈以外最亲近的人,虽然小红帽从来没有见过她。

“是可爱的小红帽啊,你把篮子放在地上就回去吧,咳咳,外婆这两天身体不好……”

小红帽听见外婆让她离开,心里有些伤心,但是听见外婆身体不好,又一下子着急了。

她连忙跑到外婆身边,小心的问道:“外婆,您没事吧?我给您去采点草药吧……”

外婆转过了身子,小红帽一下子愣住了,她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耳朵,外婆的耳朵把帽子撑得那么大,尖尖的,似乎要把帽子撑破。

“外……外婆……”小红帽吓了一跳“你的耳朵怎么这么大呀?”

“呃...是为了更好地听你说话啊,乖乖。”外婆的声音哑哑的,很奇怪。

“可是外婆,你的眼睛怎么这么大呀?”小红帽又问。

“呃...是为了更清楚的看你啊,乖乖。”

“奶奶,你的手怎么这么大呀?”

“呃...是...是为了更好地抱着你呀。”

“可是奶奶,你的嘴巴怎么大的这么吓人啊?”

“烦人的小鬼,是为了把你整个装进我的肚子里呀!”

“哎呀!”小红帽吓得叫出声来,但很快便“咯咯”的笑了起来:“是狼先生呀!你怎么会在外婆家?”

小红帽大大的眼睛水润润的,里面盛满了笑意,可爱的小鼻子抖了抖,笑的天真可爱。

张牙舞爪的大灰狼表情依旧狰狞,但看着小红帽天真无邪的表情,却冒出了冷汗,它直勾勾的看向小红帽的身后,脸上的长毛抖动着,浑身颤抖。

“狼先生,怎么了?”

大灰狼龇起了牙,咬紧了牙关挤出两个字:“……快跑……”

然而小红帽没能明白他的意图,只是歪了歪头,脸上的小酒窝若隐若现:“狼先生,你在说什么啊?”

“桀桀”声音从小红帽的身后传来,干涩的透着阴冷的湿意,像是从坟墓里带来的腐烂气息席卷着小红帽的全身。

小红帽不可置信的回过头,却被一只干瘦的手一把抓在了怀里,那只手干瘪黑暗,像是枯死的树枝。

这是一个老巫婆,脸上的皱纹星罗密布,鹰钩似的鼻子抽动着,她闻了闻小红帽身上的气息,笑的满意极了。

小红帽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连声音也发不出的瑟瑟发抖。

“哦,我的乖孩子,怕什么呢?我是外婆啊。”老巫婆吊着三角眼低头看向小红帽。

外婆的怀里不仅不柔软,反而寒冷刺骨,让小红帽浑身冰凉,她眼角噙着泪水,小脑袋里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外婆和妈妈说的完全不一样。

大灰狼浑身的长毛直竖,一下子撑破的老巫婆的衣服,红着眼圈死死的盯着老巫婆,它咬着牙嘶吼:“放开她!”可其实此时的它已经害怕的就要站立不住。

这个可怕的巫婆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大灰狼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可是,小红帽还在她的手上。

大灰狼不顾一切的向老巫婆冲去,狠狠一口咬在了她的胳膊上。

老巫婆一时不察,胳膊微微放松,小红帽一下子从她的怀里钻了出来,红着眼眶看着大灰狼,大灰狼满脸狰狞,看起来似乎比老巫婆还可怖,它拼命的大喊着:“……快跑!”

小红帽什么也顾不得了,拼命的向森林里跑去。

她不敢回头看,也始终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隐隐知道外婆,妈妈口中温柔的外婆一定不是这样的,这个外婆似乎……并不喜欢自己。

老巫婆冷笑一声,狠狠一甩手,大灰狼就被摔在了地上,口吐鲜血,“狼崽子……”

她轻易地解决了大灰狼,却迟迟没有动身去抓小红帽,反而优哉游哉的取出一把刀,慢慢的把狼的肚子破开。

大灰狼凄厉的惨叫着,很快就戛然而止,它想着,小红帽,快跑呀,离开这里,千万别回村子呀。

可小红帽听不见他的祈祷,她只认得回村子的路,所以她向村子那里跑去。

也不知幸运还是不幸,小红帽迷路了。

猴子出现在她的面前,领着她向森林的深处走去。

走了一段路,小红帽累得气喘吁吁,实在是走不动了,便开口道:“猴子先生,咱们救救狼先生吧,它……”

猴子的眼睛里满是惊惧。

小红帽也知道只靠她自己和猴子根本救不了大灰狼。

突然,小红帽眼睛一亮,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号弹,把信号弹冲着天空拉开了。

红色的烟雾升腾而起。

小红帽似乎燃起了希望:“猴子先生,这是琼斯大叔给我的,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也会救狼先生的……”

然而,小红帽的话还没说完,一颗子弹径直的洞穿猴子的脑袋,血花儿飞溅,猴子瞪着大大的眼睛“轰然”倒地。

“猴子先生!”小红帽抱起猴子的尸体,眼泪“啪嗒啪嗒”的流个不停,眼泪模糊了小红帽的视线,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举着猎枪向她走来。

是琼斯大叔!

可是当心心念念的琼斯大叔出现的时候,小红帽不仅没有高兴的感觉,而且甚至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就如同遇见自己的外婆的时候。

小红帽抱着猴子的尸体向后退了两步,惊惧的看着越来越近的琼斯。

琼斯的大胡子越发浓密,深邃的蓝眼睛平静无波,他没有什么表情,说出口的话却像淬了冰似的:“小红帽,你这不听话的坏孩子,怎么能和这些畜生混在一起,还不好好待在你的外婆家呢?”

“可是……可是……外婆好可怕……”

“你果然被这些畜生洗脑了,你外婆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了,要不是她及时赶到,你早就被大灰狼吃了,你不仅不知道感恩,还擅自跑出来,你知道你外婆多担心你吗?”

“……可是……狼先生和猴子先生……不是坏人……”

琼斯蓝色的眼睛微眯,嘴角鼓起,露出了严厉的神色,就像小红帽每次犯错误的时候的表情:“它们就根本不是人!你忘了你妈妈的叮嘱吗?你想让你妈妈继续生病吗?”

生病这个词一出现,小红帽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她清晰地记得妈妈每次发病的时候,妈妈会不断地嘶吼,扯自己的头发,还把小红帽往外面推,不让她生活在村子里,要把她赶走。

小红帽最不喜欢发病时候的妈妈,她怕自己成为一个没有人要的孩子,所以当琼斯说起生病这个词的时候,小红帽一下子卸了劲儿。

她泪眼朦胧的把猴子慢慢放在地上,小声的说着“对不起”,然后跟着琼斯向外婆家走去。

琼斯似乎是怕小红帽再跑了,一路上死死的抓着小红帽的胳膊,把小红帽的胳膊都抓青了。

小红帽忍着疼痛,紧紧地抿着嘴唇,长长的睫毛低垂着,不敢看琼斯。

琼斯抓着小红帽到老巫婆家的时候,老巫婆正在用铁锅熬煮什么东西,那种味道有些奇怪。

屋子的地面上满是血迹,一张狼皮赫然堆在角落里。

小红帽死死的捂住嘴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的砸在地面上。

猴子先生死了,狼先生也死了,都是因为自己,琼斯大叔说的对,我是个坏孩子。

小红帽强忍着不发出声音,眼泪就是停不住。

“这回送来的也太不听话了,你们到底好好教了吗?”老巫婆搅动着铁锅里的棍子,眼皮都没抬一下,声音嘶哑

“呵呵,”琼斯似乎一点也不怕她,深邃的蓝色眸子毫无波澜:“这回可不是我们教的,是你亲爱的女儿爱丽丝把她养大的呢!”

老巫婆猛地抬头,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琼斯,像一条正在吐信子的毒蛇:“你……你们怎么敢?”

琼斯看着老巫婆,似笑非笑:“是她自己要求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呀。哦,对了,您最好快一点儿,我得在天黑之前回去,不然的话他们会怎么对待爱丽丝就不一定了……”

老巫婆一下子泄了气,沉声说道:“把她给我吧。”

琼斯松开了小红帽,小红帽死死的抓着琼斯的衣角,却被琼斯一把拍开,抱着她递给了老巫婆。

“琼斯大叔!”小红帽喊了一声,可是无济于事。

老巫婆抱着小红帽,干瘪冰凉的死亡气息蔓延向小红帽的全身。

“哦,多么可爱的小东西啊,不要害怕,我动作很快的,你不会感觉疼痛的……”老巫婆的话音未落,便用右手掐住了小红帽的脖子,一用力,小红帽便彻底没了气息。

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并不是每一个巫师都愿意做的,只是这群人,这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挟持了老巫婆的女儿爱丽丝。

老巫婆是会制作药剂,可是却没有任何的体力能够打败这些红了眼的人,他们听说老巫婆能研制出长生不死的药,一个个的便丧失了理智。

起初,老巫婆是不愿意的,可是爱丽丝,她的爱丽丝被这群人架在火上,要烧死她,老巫婆没有办法,只得同意。

长生药需要一个四岁半的幼童的灵魂作为药引,这个幼童还必须仍旧保持纯洁之心,能够与其他动物交流。

于是,这群人开始将孩子从小培养,让她长成合格的“药引”。

每一个“药引”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她们都叫做“小红帽”,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外婆----老巫婆。

老巫婆也是有自己的主张的,爱丽丝从小跟着自己调制药剂,也懂一些原理,老巫婆就每次都只把药做成半成品,让琼斯拿回去找爱丽丝加工成真正的长生药,这样起码能够保证爱丽丝一直活着,只要这些家伙想要长生不老,就得好好地养着爱丽丝。

老巫婆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可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的女儿过的更舒服一点。

制好的半成品的长生药,老巫婆自己留了一点儿,其余的全都给琼斯了,包括那张鲜血淋淋的狼皮。

琼斯拖着狼皮,带着半成品长生药兴高采烈的回到村子里去了。

村民们高兴地迎接了他。

爱丽丝拿到半成品的长生药后,回到自己低矮的屋子里,忍不住的失声痛哭。

小红帽,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爱丽丝拿了一个小瓶子,把自己的泪水收了起来,快速的喝掉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长生药。她还要用泪水对长生药做最后的处理呢。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爱丽丝完全可以给村子里的人下毒,让他们万劫不复,让这里不再出现下一个小红帽。

可是……

爱丽丝歉疚极了,因为她想跟小红帽说,妈妈对不起你,其实,妈妈也想长生不老啊。

活着,永远的活着,多么的诱惑人,三四年养个孩子付出的感情远远比不上长生不老的诱惑。

老巫婆多少能猜到爱丽丝的想法,所以她只能沉默的自欺欺人,爱丽丝是被迫的,她自己也是被迫的。

可是,一个如此了不起的巫师,会连自己的女儿都带不走吗?

爱丽丝喝完药以后,脸上的皱纹瞬间消失了,整个人像是回到了18岁,青葱岁月,满是回忆。

爱丽丝处理好长生药,出门后,将长生药递给了琼斯,琼斯很是高兴。

嗯……看来可以物色新的小红帽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